八百士 四 前夜 2

wangra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URL] 参谋长梅津久治匆匆走进作战室。 松林若火中佐正面带着微笑,擦拭他的明晃晃的爱刀—— 那把刀体态修长,其工艺乃是神工鬼斧,远远看去恰如一湾湖水,平静得耀人双目,又好似随时会有一阵涟漪,激发出弥漫水面的杀气。 “是一把好刀,对不对?” “佩给松林先生,那是再好不过了,”梅津一笑,“只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参谋长梅津久治匆匆走进作战室。

松林若火中佐正面带着微笑,擦拭他的明晃晃的爱刀——

那把刀体态修长,其工艺乃是神工鬼斧,远远看去恰如一湾湖水,平静得耀人双目,又好似随时会有一阵涟漪,激发出弥漫水面的杀气。

“是一把好刀,对不对?”

“佩给松林先生,那是再好不过了,”梅津一笑,“只是,单单一个中佐的名号,似乎还不足以映衬这刀的光华啊。”

若火脸上一时泛起了红潮。他咬了咬牙,尽量忍住不去发作,

“是吗,这样的名号,小弟我可不稀罕。”

梅津微微一乐,不再去点他的痛处,

“今天一早,松林中佐是否派人炮击了四行仓库后侧?”

“嗯,小试一下炮兵队的训练成果而已。”若火不以为然。

“那么,中佐可知,租界方面对此的反应呢?”

“这个,我可不知道,也没兴趣。”

梅津脸色一沉,“中佐不要太狂妄了,你可知道,英国租界政府刚刚紧急照会我方,对炮击事件表达了不满吗?”

“哦。”若火继续抚摸着宝刀。

“英国方面想知道,中佐的行为,究竟只是小试牛刀,还是有什么进攻的计划?倘若是后者,那么绝不可扰乱租界的日常生活,否则,英国方面自当出面干涉了——”

“传话穿得不错嘛,梅津老师。”若火冷笑不止,

“那么还请您转告一下英国人,我的部队正打算借道租界,杀进四行仓库呢,到时候如果不慎宰了几个红头发的,还请那些大人们多担待。”

梅津气得面色发白,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中佐请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毁了自己的仕途,以及令尊的名声。”

若火猛地站起身来,面带愠色,

“家父的名声?本人只要还有一日在战场上杀敌,就决不会让松林家的威名受损!况且枪炮无眼,英国人也好,支那人也好,如果真的碍了皇军的路,就杀个片甲不留!又岂能缩手缩脚,瞻前顾后,坏了大事,也坏了自己的英名呢?”

他这番话显然是冲着梅津而来。

梅津却依然笑脸相应,

“中佐不要动怒。本人和参谋部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中佐着想。要知道皇军最近的战况一直所向披靡,不在乎上海城里这小小一隅的得失,特地调中佐的部队回来,只不过是想让您好好休整,再立新功。倘若中佐凭一己之利行事,万一出了乱子……到时候你我能否还作为大日本军队的一员,可就难说了。”

梅津的话音虽轻,但是份量极重。若火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会儿,这才故作轻松地长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做了个手势,恭送参谋长离开。

_

梅津的前脚刚一离开,若火的拳头就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听到声音的小川少佐急忙奔入了作战室,望着一脸怒火的队长,不知所措。

若火强忍着怨愤,把刚才的事情简单地与小川说了一遍,中间还夹杂着“匹夫”,“老贼”这样的词语,也不顾是否隔墙有耳,看来着实气得不轻。

“那么,下一步我们怎么办?”小川小心翼翼地问道。

“下一步?”

“是啊,您的第一步棋已经出手,现在正是乘胜追击的大好时候。与其与那些嘴上厉害的老人们舌辩,倒不如早作进攻的准备,一举攻灭谢晋元的孤军。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有千万张嘴,也是无可奈何了。”

“嗯,说得好,”若火总算消了气,轻轻地坐了下来,

“那么,你说说看?”

“是!”小川一个立正,略一思索道,

“我认为,今晨的炮击,可谓一箭三雕。”

“哦?”

“首先,这次炮击打乱了支那守军的阵脚。他们原以为租界是他们的保护伞,大可不必防守,我军也不敢造次。但是炮击过后,支那军队已经完全无所适从,不得不分出有限的兵力保护自己认为‘安全’的后方。”

若火满意地点头。

“其次,我军有了一个全新的进攻方向。四行仓库的平房区被夷平后,那里的战场豁然开朗,没有任何的遮蔽。这样一来,无论攻防双方,一旦控制住那片开阔地,就可以掌控全局,从此处长驱进攻,抑或从此处悄然撤离,都没有任何行动上的阻碍。对于决心死战的支那军队来说,撤退或许并无意义,但是对我们来讲,一旦有机会强行通过开阔地,就可能彻底占领仓库主建筑,以至消灭敌守军。”

“不错。”

“第三,就是牵制作用。如果不出将军您的所料,那么今晨的支那军队,一定已经分出兵力,守卫新开辟的那片开阔地了。这样一来,他们的主要防线必然会受到削弱,事实上,我们的前哨已经基本探明了敌人防线最薄弱的部分,只要时候一到,各处的围攻部队开火策应,主攻部队一鼓作气,定可以突破敌人的顽抗,一战成功!”

若火兴奋地狠狠点了点头,跳起身来,收刀入鞘。

犀利的光芒散开,又在一瞬之间被拢入怀中,宛若闻歌起舞的银蛇。

“将军,交给我吧。”小川请命道,

“我愿意率领一个小队的七十名士兵作前队,一旦突破敌人的防线,将军可以立即率大军跟进,巩固阵地,或者干脆直接消灭残敌;倘若不幸失败,也可以避免更大的损失……”

“好了,我明白了,不必再提。”若火听到“失败”两字,当即摆手让小川停住。

“不过,小川少佐,让你来指挥一个小队,我看还真是屈才啊。”

“将军您只是个中佐,这岂不更加屈才吗?”小川昂首笑道。

两人相视了一会儿,禁不住大笑起来。

小川干干净净地敬了个军礼,转身向门口走去。

“不要死啊,小子。”若火在他身后漫不经心地说。

“将军也是,不要,意气用事啊。”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