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十章 牢狱之灾

erdosbai 收藏 0 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何明亮等人与张耀东一齐进了警察局,待遇可是天壤之别。罗队长将何明亮领到自己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就给何明亮解除了手铐,将何明亮搀扶到沙发上休息,沏了一杯浓茶。何明亮的几个手下被安排在隔壁的大会议室。

两人落座,罗队长就嘘寒问暖:“何公子,怎么今天就大意失了锦州,让一个人就把你们这么多人收拾了?”

“嗨,别提了,那个家伙简直是个变态,十多个人就让人家赤手空拳放到在地,丢人,别提这个了。”何明亮沉吟了一下,显然是组织措辞,“罗队,咱们之间也不是外人,有话就讲在当面,今天兄弟我丢人丢大发了,心里这口气一定的出,就拜托罗队您了,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家伙,兄弟我绝不亏待,这个数,怎么样?”说完用一只手在罗队面前正反晃了晃。

姓罗的队长胖胖的脸上那两只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满意地点点头,道:“我相信何公子的诚意,好,我一定帮你出这口恶气,不过你得介绍下那个家伙的来历。”

何明亮听到提起张耀东就狠得牙痒痒,狠狠地说道:“罗队,你就放心吧,我对这个王八蛋早已经摸清了底细,想搞他的女人还能不调查他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王八蛋去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集团下属的针织一厂,家在省城远郊,是家农民。如果他有什么背景还能分配到这个穷山僻壤吗?早留在省城了,所以你就放心好了。”

罗队长听了介绍,放下心来,转头兴致勃勃神秘兮兮悄声问道:“何公子,这么说,姓张的那个小子在公寓门前说的是真的了?滋味如何,嘿嘿!”罗队长说到此,脸上泛起淫秽的笑容。

何明亮一听说道女人,也忘记了浑身上下的疼痛,同样转头低声笑道:“不错,非常正点,他妈的,老子这么多年上了多少女人,这次这个可以说是这个。”说完,举起大拇指。

“详细说说,如何搞到手的”。罗队长愈发提起了兴趣。

“长话简说,就是把握这个女人的难题,乘虚而入。也正好,当时这小子负伤住院,才有了机会,不然还正不好弄到手。”何明亮将身子稍微在沙发里挪动了一下,扯动了身上的痛处,罗队长取出一包香烟,两人一人一支开始吞云吐雾。

"要说那娘们,真是没得说,不仅脸盘倩,条子顺,更重要的床上的表现也不错,哈哈,告诉你罗队,原本我也是抱着检人吃剩下的残汤剩饭,不想那个SB还给我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了。半月之前让我在酒店里开了苞,上了床这妞身上的资本也特别雄厚,奶子大,皮肤好,还水特别多,一碰就汁水四溢,简直舒爽到家了。啊呀,再说就泄密了,就到这儿吧,那小子的事就拜托罗队了。”何明亮得意洋洋宣扬自己的壮举。

罗队长站起身,拍着胸脯慷慨道:“放心好了,我这就去收拾这个兔崽子,不过那边手续估计办得差不多了,你过去签个字,也算是证言之一。不过证据略显单一,如果让那个小子下大牢,必须丰富证据链,最好是那个女人也出来作证。”

何明亮很为难,喏喏道:“罗队,不太好办,当时上那个女人之前,人家就有言在先。她知道一旦和我好上了,那小子一定和我起冲突,和我签订了书面协议,不能迫害那小子,我有把柄在这个娘们手上。让这小子入狱看来办不成,但至少他打架斗殴还是可以拘留半个月吧。那更是你的地盘,想怎么收拾他还不是由着你,关他半个月好好给我出口气就行了,我这人还是很善良的吗。当然罗队也是秉公执法嘛,维护社会治安,劳苦功高。哈哈!”

两人就此坐实了张耀东的命运,相携走出办公室,为何明亮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何明亮在进入警察局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放了出来,自然那些手下也一并随同他出来了。

罗队长将何明亮送出警察局大门,转身直接带上两个手下到审讯室开始折磨张耀东。

审讯室隔音效果确实好,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外面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张耀东的凄惨牢狱生活就此开始了。

半夜十二点左右,罗队长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审讯室,心里喃喃咒骂着:老子打人也有这么累,真不是人干的活,赶紧到 “妹妹”那里放松一下筋骨。这罗队长也是一个披着羊皮的色魔,靠着手上的执法权,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他现在提到的这个“妹妹”就是上个月发生了一起因经济纠纷的持刀伤人案,将罪犯抓获后,给这人好好上了一堂“教育”课。

两个小饭馆在一处比较繁华的地段常年争夺客源,产生纠葛,经年累月,矛盾越来越大。一家是本地人,另一家是外来打工的小两口。本地人欺负得这小两口实在忍无可忍,在上个月又来饭馆闹事时,将领头的本地那个领头人用刀捅伤,负伤住院才保住了性命。

男人被抓,女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投无门,四处奔波没有一点效果,到警察局拘留室看望丈夫时,被丈夫的残样惊得痛不欲生。无可奈何下求到罗队长那里。罗队长一看见这个漂亮女人凄凄惨惨的样子,心里的兽欲爆发,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答应以后再不打那个男人,并且给女人四处托关系,争取减轻罪行,并且保证男人判刑后在狱里的安全与生活由他照料。

罗队长轻易地堂而皇之地与这个女人姘居,女人只能违心随这个人面兽心的色魔在自己身上留下让人羞耻的烙印。这一个月来,罗队长一有空就到女人那里逍遥。通过他的干预,本地那家饭馆也不敢闹事,这个女人用她脆弱又坚强的肩膀担起继续经营的重担,只等着丈夫三年后出来,离开这个罪恶的城市。纵然自己身体受到玷污又如何,只要丈夫不再受到迫害!

审讯室里,张耀东低拉着头,他的头部倒是完好无损,但整个身子则没有一处没有受伤,不过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按罗队长设下的圈套往里钻。一开始罗队长用橡胶棒狠击小腹,打得张耀东嗷嗷直叫,后来罗队长还嫌不过瘾,此时暴虐已经蒙蔽了罗队长的理智,取出带高强电流的警棍,往张耀东身上猛戳。张耀东毕竟不像普通人那样,尽管被电击的不停地痉挛,实际情况不是这样。辅脑进入张耀东的身体就是电击事故启动的,由于能量供应不足,此时实际功效只开发出一半,正需要大量的能量。电警棍的高强电流满足了辅脑的需要,操控着电流不断激发活性剂对张耀东身体进行改造,自身也达到全运行状态。只要张耀东不死掉,通过张耀东身体为媒介,永远吸收周围的各种能量,保持住这种状态。

吸收是吸收,张耀东身体难以承受一瞬间的高强电流,浑身上下被电击地体无完肤,漆黑的淤青非常恐怖,整个上身红黑相间,特别瘆人。

一个多小时停停歇歇的拷打,张耀东终于坚持到底。罗队长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子,不由得泛起一阵无力感。算了,明天就将他投到看守所,让监狱里的犯人收拾他,那里可比这儿花样多。罗队长泛起恶毒的念头。

张耀东昏昏沉沉,一夜没有睡好,总是半梦半醒。身上的疼痛无论如何让他难以入睡,不觉之间,外面天光大亮,新的一天开始了。

上午九点,罗队长开着自己的高级越野车来到警察局,将昨夜里的事件定性为斗殴,对张耀东作出拘留决定,及时押往市看守所,劳教15天。罗队长就掌握着这项权利,只要在警察局备案即可。

近10点时,张耀东被押出警察局,推进一辆警车,随车四个警察一同去看守所办理交接手续。张耀东透过车窗看着这个经济落后城市里警察局10多层豪华堂皇的大楼,心里冷笑不已:老子一定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看守所位于市东南远郊,距市中心大约10公里左右,警车一路风驰电掣,仅用了1个小时就到达。随车押运的警察与看守所办理了交接手续就离开了,临走时向所长交待了罗队的背后意见。所长心领神会,握手告别。

张耀东戴着手铐,被押解进监牢,一路走来,远处塔楼上巡逻的武警手端枪支来回走动,一旦有突发情况,可以随时听从命令进行弹压。

顺着隔离铁栅栏往里走,里面一队队身着藏青色囚衣的劳教犯在狱警的监督下进行劳动,具体干什么离得太远看不清楚,只隐约看见狱警不时上去痛打囚犯。张耀东看着自己将要度过15天的地方,心里酸苦不已,想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尽管现在不太吃香,但对于这个城市还是缺少的资源,想不到被这些豪门及权力机关玩弄于掌股之上。

狱警领着张耀东来到宿舍区,被安排进北面2号区19号监舍。狱警打开门,将抱着被褥洗漱用具的张耀东推进监舍,随着“咣当”一声铁门的关闭,真正的劳教生活开始了。

张耀东进了宿舍,四处打量监舍,墙壁脱落严重,斑痕累累,里面摆放着四张高低双人床,只剩下靠门下铺还有空位置。知道是自己的床铺,将行李放下,铺着整齐后坐下歇歇脚。监舍里7个牢犯在张耀东进门后一直冷冰冰地注视着张耀东,张耀东权当没看见,依旧我行我素。

躺在最里上铺的一个光头刀疤大汉和对床上铺的精瘦汉子对视了一眼,精瘦汉字点了点头,心照不宣是个雏儿不然哪能不知一点儿规矩,还不赶紧上来巴结!

这个监舍是所长特意安排的,里面住着一个重刑嫌疑犯,就是这个光头,前一段时间在这一带组织团伙在高速公路上打劫过往车辆。一次打劫时,被害人是本地人,当时正望本省另一个市运输物资,车里一共3个壮小伙子,被光头领着6个团伙半夜堵截路上。双方发生了打斗,将三个司机及随车押运人员暴打一顿。其中一个人被打成残废,至今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成为一个彻底的废人,而恰好这个人是副市长的一位至亲。副市长大发雷霆,严令警局尽快抓获罪犯。结果不到半个月这个危害一方的犯罪团伙全部落网,正在等待判刑,估计怎么也得判处2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甚至会被判处无期徒刑。由于其心狠手辣,在2号重监区一直以来是狱头,能将所有犯人收拾得服服帖帖。故此,本不应该安排到19监区的张耀东经过所长特别关照,被分进19号监舍与光头住在一起,其目的不言自明。

等着送来张耀东那两个狱警的脚步声已微不可闻,刀疤大汉咳嗽了一声,下铺一个瘦瘦的像一个猴子似的中年男子听见暗号,坐起身来,试探起张耀东的底细。

“嘿,兄弟,犯啥事了?”

张耀东转头看了看这个眼睛糊着眼屎,有手指不停挖着鼻孔的猥琐男人,心里没好气地道:“没什么,就是打了个人。”

“噢”。像猴子一样的猥琐男好像一点儿也不介意张耀东的冷漠,心想,小子,等晚上让你尝尝侯大爷的厉害。两人的对话全监舍另6个牢犯都听见了,都没吱声,不一会儿就嘈杂起来。

张耀东躺在硬板床上,两眼直愣愣瞪着上铺那黄色的木床板,心潮起伏,想着昨天突发事件,尤其想到苏娟与何明亮躺在床上的亲密样,牙齿不由嘎嘣作响,暗恨苏娟的水性杨花。以后两人肯定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即使苏娟回心转意自己也不会自甘下贱的。

正在张耀东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皮鞋敲打在水泥地板的脚步声,不时响起“开饭了,各舍人犯排队去吃饭”。

宿舍里那7个人呼拉一下都从床上跳了下来,也没有和张耀东打招呼,提着饭盆冲出监舍。张耀东从昨晚上到现在星米未沾唇,再加上昨晚上的打斗和后来的严刑拷问,消耗了大量体力,肚子里早已经造反了。

赶紧爬起身,找到饭盆,紧跟众人到食堂吃饭。

看守所的饭菜自然很差劲,以张耀东从小在农村养成的不挑食习惯,开始也皱眉难以下咽,但看着其他犯人狼吞虎咽,只能匆匆将就着。

下午无事,一直到晚饭后依旧如此,张耀东还以为向外面一样,一开始稍微有一点的戒备也放松了。10时,宿舍准时熄灯,听着舍里很快响起了呼噜声,还在讥笑这些人没有一点儿心事,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张耀东昨夜没有睡好,白天又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心里有戒备,即使再困,也得强自撑着。看看白天无事,现在这些人已睡着,不由哈气连天,不知不觉进入深沉的梦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