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二战”之德国闪电制胜论战争法有感

pmj1982 收藏 2 452
导读: 闪击制胜论虽然是以德国尤其是NZ德国军事理论的面目出现的,但其中所体现的军事思想精髓却源远流长。因为闪击制胜论实质上就是一种利用军事力量的优势发动突然袭击,迅速瓦解对方的作战思想,其精髓是速战速决。而速战速决思想本是军事学术最古老和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是军事家们追求的最佳战略目标之一。自古以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兵贵胜、不贵久”的速战速决思想就深刻影响着战争的进行。但闪击制胜论又不简单地等同于速战速决。它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到工业时代、在强大的经济、科技、军事、社会等综合力量的支撑下由多种因素、多种条件

闪击制胜论虽然是以德国尤其是NZ德国军事理论的面目出现的,但其中所体现的军事思想精髓却源远流长。因为闪击制胜论实质上就是一种利用军事力量的优势发动突然袭击,迅速瓦解对方的作战思想,其精髓是速战速决。而速战速决思想本是军事学术最古老和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是军事家们追求的最佳战略目标之一。自古以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兵贵胜、不贵久”的速战速决思想就深刻影响着战争的进行。但闪击制胜论又不简单地等同于速战速决。它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到工业时代、在强大的经济、科技、军事、社会等综合力量的支撑下由多种因素、多种条件构成的复杂作战思想体系,源自于速战速决,而又远远高于速战速决。那么,这种作战思想为什么出现于20世纪的德国呢?这是与德国当时所处的时代条件和自身条件密切相关的。

一、祟尚速战速决的年代

近代资产阶级Revolution以来,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科技的日益进步,欧洲各强国纷纷建立了现代意义上的常备军,军队的员额不断扩大、兵种不断增多、武器装备不断改善、战斗力不断增强,从而使战争进入了愈加追求速战速决的阶段。因为一方面,战争的目标主要不是吞并一个国家(战争实践证明,即使是拿破仑这样拥有当时一流国力和军队的军事天才也做不到这一点),而是击败敌国军队、迫使对方求和,以获得割地、赔款及其他战争利益,为本国的发展创造有利的战略环境。这就要求战争必须在敌国尚未来得及动用全部力量之前就迅速结束,造成得以获取最大战争利益的既成事实。另一方面,随着机械化武器的广泛使用,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消耗也越来越大,对经济的依赖也越来越大,从而使各国都难以承受长期战争的巨大负担,客观上也要求战争必须速战速决。所以,从拿破仑战争起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论是克劳塞维茨、若米尼还是福煦、富勒,不论是德国统帅部、法国统帅部还是俄国统帅部,都将拿破仑的以速战速决、寻歼敌主力为首要目标的“决战战略”奉为经典,力求集中优势兵力于主要战场,以迅速果敢的机动和出敌不意的奇袭,各个击破敌军,在短时间内击败敌国。

同时,在拿破仑战争以后,欧洲于19世纪上半期形成了俄、英、普、法、奥五强鼎立的多极政治格局,也从此进入了“大国力量均衡”时期——即各大国相互制约,谁也不能容忍其中任何一个大国比别国更加强大,一旦某个大国试图以武力向邻国扩张,便会遭到其他大国的强烈反对。虽然五强鼎立的多极格局只维持了半个世纪,便因1848年欧洲资产阶级Revolution和德国的统一与崛起而走向解体,但“大国力量均衡”思想的影响却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可以说,整个19世纪乃至20世纪上半期,由于欧洲列强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拥有可以独霸欧洲和世界的强大实力,各强国国家战略和对外政策的基本着眼点始终是为了维持“大国力量均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直到随着帝国主义时代的到来,各强国间争夺世界霸权的尖锐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才最终撕破面皮,抛开力量均衡的权益之计,凭借各自实力展开了对世界霸权的疯狂争夺。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这种争夺的总决战。与“大国力量均衡”时代的国家政策相适应,各国军事战略的出发点也必然是速战速决,因为在其他大国觊觎在侧、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战争的理想效果就是在各大国作出反应之前速战速决。久拖不决的战争只能陷入被动境地,甚至“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别无他途的惟一选择

德国之所以信奉速战速决思想乃至最后发展到闪击制胜论,根本上还是由于其自身条件的深刻制约。这种条件表现在德国自普鲁士统一以来的国家战略目标与其所处战略环境和自身实力的长期矛盾上。这一矛盾决定了德国历届统治集团只能选择速战速决乃至闪击制胜论的作战思想来为其国家发展目标服务。德国地处中欧,强敌环伺,“天生是被包围着的”,两线乃至多线作战问题传统上就是令其十分头痛而又挥之不去的难题。早在腓特烈大帝时期,普鲁士就有着树敌多、战线长、兵力不足的问题,幸而当时其敌人法奥俄三国同床异梦、互不配合,才使得德国通过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各个击破的方法顶住了三国同盟的军事进攻,奠定了普鲁士作为欧洲大陆新兴强国的基础。在威廉一世时期,普鲁士在统一德国的过程中的最大障碍仍然是几个大国联合干涉的危险。德国按照稳住英国、拉拢俄国、先打击奥地利、最后与法国决战的战略计划,先后进行了普丹(麦)战争、普奥战争和普法战争,实现了德国的统一。其中每一场战争都是速战速决的,如对奥地利的战争就是突然宣战、快速攻击,结果只用了7周就击败了奥军;而针对法国的战争实际上还不到7周便决出了胜负——1870年7月19日战争爆发,9月2日法军就在色当惨败,包括法皇在内的8万多名法军投降。因此,作为一个统一国家,德国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处在一个西、东、南三面分别被法、俄、奥包围的不利战略环境中,有可能在三个方向上遭到三个强国的同时攻击。这种险峻的战略环境是速战速决思想在德国根深蒂固的根本原因。

如果德国只是满足于做一个统一的中欧强国,那么速战速决思想恐怕就不会演变成后来的闪击制胜论,因为与速战速决思想相比,闪击制胜论带有更大的疯狂性、冒险性和投机性,它是在自身实力和战略环境满足不了国家政策的贪婪目标的情况下,对国家命运孤注一掷的赌博。所以说,德国统一后不断膨胀的野心是速战速决思想最终发展为闪击制胜论的真正温床。

统一后的德国发展非常迅速,在19世纪末崛起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号工业强国。在此情况下,德皇威廉二世制定了图谋征服全球的“世界政策”,即首先控制中欧各国,然后征服法、英、俄三大国,随后向巴尔干扩张吞并奥斯曼帝国并在各大洲扩张,继而征服日本和整个亚洲,最后与美国决战,争取世界霸权。这一狂妄野心对世界其他强国的利益构成了严重挑战,从而进一步恶化了德国所处的战略环境。法国是德国的宿敌,普法战争失败后更是一心要报仇雪恨,因而德国对法作战的一线是铁定的现实,再加上英国奉行所谓的“光荣孤立”政策。德国可能的盟友只有在俄、奥和新崛起的意大利中寻找。俄国本身并不愿意看到德国的强大,再加上在土耳其、巴尔干、关税贸易等问题上与德国的矛盾和冲突,终于在1894年与法国缔结了共同对付德国的军事协定。20世纪初,随着德国迫不及待地推行其“世界政策”,英德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激化,英国也于1904年和1908年分别与法俄两国结盟。这样,德国的盟友就只剩下了奥、意两国(况且意大利虽然加入德意奥三国同盟却始终与德国貌合神离),两线作战问题又一次成了德国战略环境的“恶梦”。但这一次,德国不仅面临着两线作战问题,更面临着实力远不如对手的问题——虽然德国本身是一个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其实力不逊于英、法、俄任何一个对手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胜出一筹,但其所在的同盟国军事集团的实力却远逊于英、法、俄所在的协约国军事集团,因为奥匈帝国是一个带有浓厚封建残余、国内各种矛盾错综复杂的没落帝国,意大利也是一个被称为“贫穷帝国主义”的欧洲二流国家。

如一战前夕,同盟国集团拥有1.2亿多人口、300多万平方公里殖民地,总兵力达168万人,战争初期可动员兵力610万人,而协约国集团拥有2.6亿多人口、6000多万平方公里殖民地,总兵力达289万人,战争初期可动员兵力1000万人;同盟国集团国民收入总额为190亿美元、军费开支总额为8770万美元,而协约国集团国民收入总额为240亿美元、军费开支总额为1.1亿多美元;同盟国集团占世界工业总的份额为2L 6%、相对工业总潜力为200.9(以1900年英国工业潜力为100%计算),而协约国集团占世界工业总的份额为27.9%、相对工业总潜力为282。?。以上数据表明,同盟国集团在总的战争力量对比上要弱于协约国集团。而当拥有9800万人口和137亿美元国民收入、占据世界工业份额32%、相对工业潜力达298.1的美国加入到协约国集团后,力量对比的天平就更加显著而迅速地倒向厂不利于德国的一面。

在这种必须两线作战而又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德国除了企求以闪击制胜论的奇迹赌一把国家的命运以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惟其如此,也就预先注定了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闪击战必然以失败而告终一—协约国集团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在战争潜力上占有优势、经得起消耗,它们利用强化了的国家机器不断动员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战争,最终在长期的消耗战中活活拖死了德国。

在一战中惨败的德国并不甘心失败。它利用各战胜国之间的矛盾,利用美英等国继续在欧洲维持大国力量均衡的战略机遇,利用西方国家对****苏联的仇视,很快就着手准备新的争夺世界霸权的战争。而且,此次争夺较之一战更加疯狂和凶残,其突出表现就是以XTL为首的NZ党在民族复仇心理充斥全国的气氛中执掌了德国政权。XTL继承了威廉二世的称霸思想,提出了以战争手段夺取所谓“生存空间”的分步走的战略计划,即第一步兼并周边国家,第二步击败法国、驱逐英国、占领西欧和北欧,第三步制服英国和苏联、统治全欧洲,第四步向欧洲以外扩张建立殖民帝国,第五步征服美国或至少与美、日一起瓜分世界。

尽管XTL的这个计划比威廉二世当年在争夺欧洲霸权的同时向全球扩张的计划更有步骤性,在打击对象、打击次序和打击方法的筹划上也更独具匠心,但这个计划在战略上仍然是一个败笔,因为它追求的目标依旧是德国的实力和所处的战略环境无法满足的。不过XTL认为,飞机、坦克等新式机械化武器装备的使用为实施真正的闪击战提供了最充分的可能性,闪击制胜论只有到了机械化时代是“完美无缺”的。然而实践证明,在自身实力和战略环境这两个制约德国作战思想的根本条件均没有大的改变的情况下,NZ德国的闪击制胜论只不过是一次更加冒险的赌博和一次更加辉煌的失败罢了。

如在实力对比方面,以二战前夕的1938年为例,轴心国方面德、意、日三国的总人口为1.84亿人、国民收入总额为270亿美元、相对工业总潜力为348、在世界总的相对战争潜力中所占份额为20.4%,而同盟国方面美、苏、英、法四国的总人口为4.08亿人、国民收入总额为1190亿美元、相对工业总潜力为835、在世界总的相对战争潜力中所占份额为70.1%,其力量对比的悬殊程度大大高于一战时的水平。在战略环境方面,虽然德国在战争初期利用西方大国的绥靖政策和苏联的“中立”避免了两线作战问题,依靠一系列闪击战实现了击败法国、驱逐英国、占领西欧和北欧的第二步战略计划,但它在进攻英国本土不成转而进攻苏联之后,就又陷入了两线作战的被动境地。在此情况下,德国的再次覆灭就只是时间早晚的事了。

可见,闪击制胜论之所以在德国而不是在别的西方军事强国中出现是有其深刻历史背景的,它既是战争发展到机械化工业时代的产物,也是德国特定战略环境下的产物,更是德国统治世界的欲望难以被自身条件满足的产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