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爱 上部 (三)学院报到

3344520 收藏 1 2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7/


这时候政委看下小刘说这位就是你前任班长,他现在要走了;你这几天合他工作交接下,把一些日常问题都熟悉下,等下你们就一起去交接。好了!天涯你去合小刘交接吧,出了政委办公室以后,我合小刘往我处理事情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小刘问我:老班长,你要调走了?


我笑笑说:是啊!就这几天要走了,不过不是调走;要去上学了。在合小刘交谈中知道他是从江西老区来这里当兵,因为写了一手好字;在连队也是文书,要调他的时候他们连长还不舍得放。可是军令如山,不愿意也要放啊;在合小刘交接时候交代了些应该注意的问题,我时候小刘也可以去考试,我把自己复习的那些资料给了小刘;希望他以后可以用上。晚上给家里写了信回去,说下自己的情况。


过了一个礼拜以后,我打着背包在干事合政委的陪同下走出了我熟悉的营房;由于这个指挥专业只有报考,所以走得时候就我自己一个人。今年我们团有21个人考上了军事院校,10几个人是陆军指挥专业;他们大部份是一直去报到,就我自己这个专业不热门。后来才知道整个专业就在全国招了一个班,再后面这个专业就取消了。本来还想去合小蓝的妈妈告别下,可是去了她家一次;家里都没有人在,应该是在学校没有回来,最后只好托政委转达。

干事开着老式JEEP把我往火车站送,路上很不好走。从营房到火车站要走五十几公里的路,一路上尽是坑坑洼洼的路。在颠簸中和干事聊了很多,原来干事也知道我和小蓝的事情;原来有一天我请假出去复习的时候,干事刚刚也有事情出了营房。刚刚好看见我往小蓝家走过去,后面通过慢慢了解才知道我的事情。干事怕我在这个时候出问题,及时报告了政委;当时政委也考虑到这些事情,后面是小蓝找到政委才解决了这些下事情。因为那时候部队的硬规定;战士如果在服役期间有谈恋爱行为是要受到处理的,干事也是为了我好才这样做的。我后面问了干事;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事情啊?干事笑笑说:我手下的兵我总希望有出息,不希望为了儿女私情在部队毁了自己的前程。你可能没有感觉自己在谈恋爱,但是你去找小蓝已经属于有这样的行为了。如果不是政委的外甥女估计你现在不是去军校的路上了;应该是政委找你谈话了。去院校以后好好努力,你的专业很少人学。估计以后会是热门职业吧;事实上这个专业后面院校就没有再招人。后面自己想想也是,这个年代有些事情放在现在的社会来看发现是很正常的,不过当时就是不可以。


老式JEEP在这早期的公里开了快2个小时才到火车站,干事把一袋文件和资料交到我手里;拍拍我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就笑笑地上了JEEP车走了。多少年以后我没有明白干事当时的意思,应该是鼓励或者是有什么话要说。我们干事是72的兵,他老家是河南;对了忘记说他的名字了,张卫国;那个时代特殊的名字。由于火车要到晚上才到,我就在火车候车室那里拿出纸和笔给家里和小蓝给的地址写了封信。信的内容我现在也有点忘记了,时间太长了。好象是我要去院校报到了,大概是勿担心、谢谢之类的言语。写完以后走出车站候车室,找到边上的邮局把这两封信寄了出去;看看离火车到来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找了家面馆吃了碗面。当时一碗面只要八毛钱,吃过面以后就往车站走了过去。拿着团里开得证明到车站找到站长换成车票,上了火车以后。车上人不是很多,这里不是始发站。找个靠门的地方坐了下来,我的习惯就是尽量靠在门边;这里离列车员地方近,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上忙。


火车上面开始稳定多了,每个人开始拿出自己带的东西,在上面三言两语聊开了;坐在我边上是两夫妻,小两口应该是第一次出远门;列车经过每个站点的时候对着窗户外面指指点点,很是开心。那时候火车没有现在快,可以说是很慢的。逢站都要停,如果是现在从福建厦门到北京也就三十几个小时,打在那时候最少要开个十几天。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的结果啊,幸福一代人!火车经过二天二夜的行驶到了**城市,下了火车以后有点不知道路要往那里走。走到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问了下**学院如何走,原来学院离这里还有二十几公里。还要再搭车过去,走出火车站走了一公里多到了车站;看见了到学院的车,上了车以后找个地方站着。在车子慢悠慢悠开了快一个小时到了站以后,原来学院离车站还有三公里多;为了省点钱,我决定走路过去这里可以顺带看看这里的交通和环境。


走了十几分钟,看见模糊有点像学院的房子;再问下边上的老乡确认了就是那个地方,一想到以后三年都要待在这里,不觉加快了脚步;走到学院门口,我看见了****指挥学院。拿出录取通知书在警卫员这里登记完以后,告诉我要到前面大楼的左边办公室报到;走了过去以后,到一间门上面贴着(新学员报到处)的办公室前面;我喊了声报告,进去以后;一位上尉对我说你一定是**部队的天涯吧,看着我奇怪得看着他;他笑笑说:全部学员都来报到了就差你还没有来,尤其是你这么大声喊报告;就知道只要**团的士兵才会这样。说完以后给我张表格叫我添写清楚,添完以后他拿起电话打了内线;不一会而有个带着红色肩章长得白净、带着眼睛进来,对他说:常助理你找我;对,这是天涯;这是你们班长郑卫国,你们是一个班的,等下他带你从你们班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