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车上的老军人

某市某路的某个公车站,提前下班的小吴挺着8个多月身孕的在翘首等待她要坐的16路公车。远远地好像来了一部,近了一看原来是56路。也许正如她老公所说,要等的那一路公车往往是不会来到的。她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公车站的椅子上。肚子里的宝宝好像是她坐下来表示不满似的,用力地蹬了她的肚皮。小吴揉揉肚子,小声地对肚子里的宝宝说“快了,车快来了!”脸上露出了将要为人母亲幸福的微笑。

小吴和老公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两夫妻的工资除了供楼和日常的开销所剩无几,所以日常代步的基本就是公共汽车这种廉价的交通工具。由于两夫妻的单位都离不远,所以一般上班都是一起坐车,老公自从当了准爸爸以后,天天像保护国家领导人一样护送她(老公是退役军人,现在还是预备役),有时公车的人多,他们也会打打的士。在他们生活的这所城市里,人满为患,上下班高峰期时的公共汽车和鱼罐头有得一比。

这两天由于预备役进行国防演习,老公前往参加封闭式训练。小吴是多么想让老公不要去,可是老公说不行,这一定要参加的。难道你一个预备军官还要比现役的军人重要?你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最需要你吗?你就不能向领导说说,这一次不要参加?小吴想不通,赌气了。

小吴对自己说,少了老公在身边,现在我开始要自己来保护肚子里的宝宝了。虽然老公一再交待要她上下班都打的士,可是小吴心想:你如果真地关心我,为什么不请假?我可不是脆弱的女人,不就是上下班吗?坐公车也没什么,何况单位领导也批准我可以推迟半个小时上班和提前半个小时下班,目的就是避开上下班的高峰期。一种好强的心理让小吴今天不想打的士,准备老公回来时再告诉他,我这几天都是坐化车上下班,省了几百块,让老公不敢小瞧女人。

一部进站的汽车将小吴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好像16路!小吴手叉在腰上站了起来,仔细一看,确定了这部是16路以后向车门走去。一手拉着车门的护手,慢慢有迈了上车。因为上车的只有小吴一个人,司机在听到“滴”的一声,小吴用交通卡刷过以后的声音,便加大油门,汽车便像马一样往下一个站冲去。因为那该死的惯性,小吴的好像给人往后拉了一下,退了几步,就在要摔倒的时候,小吴紧紧地抓住护手,才站稳了。

司机好像在后视镜里见到小吴的狼狈样,放慢了车速,转过头歉意在笑了笑。按响了车上的广播“各位乘客,请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为有需要的乘客让座。”这时小吴才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站得更稳一些,手轻轻的拍拍肚皮,安慰肚子里的宝宝不用害怕,并小声地说:“别怕,别怕,有妈妈在。”

做完这一切之后,小吴才有空环顾四周,由于还没到下班高峰期,车上人不是很多,可也没有了空座位了,小吴揉揉酸乏的腰,又调整理一下姿势,让自己站得更稳。腰好像快承受不了肚子里面宝宝的体重了,肚了越来越沉,腰也越来越酸。

“各位乘客,请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为有需要的乘客让座。”分别用普通话和粤语又广播了一次,小吴觉得司机也太哆嗦了,广播里的女声虽然非常动听,可是起到了效果是非常小的,如果人家想要让座,不要你放广播,自然有人让座。小吴在这一方面是有经验的,何况公车上的座位边上还写着“老、弱、病、残、孕妇专座”。如果按字面来分析这些位置应该是小吴可以随便坐的,可是……

车上的电视里正在放幽默短片,车上的人看得津津有味,小吴也随着大家欣赏起短片来。恰好放的内容讲的就是有关车上让座的事,演员把公车上故意不让座人的丑态以夸张的方法演绎了出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好笑,小吴在心里更加大笑,坐着的人是在笑短片里的小丑,小吴是在笑车上的人!同时,小吴也感到做做的无奈.

这时坐在小吴旁边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挪了挪他那肥大的屁股。哦,人家良心发现了,要给我让坐,小吴心想。就要准备从口中说出“谢谢”两字时,才发觉这中年男子挪了一下屁股不动了,一脸漠然。原来是小吴挡到人家看电视了,人家挪一下以方便更好地观赏精彩的电视节目,小吴转过头红着脸对自己小声地说“糗大了!”

车又进了一个站,上来两个70多岁的老人家,是一对夫妻,一来后就站在了小吴身边。一个刹车,司机一边咒骂着刚刚骑单车闯区灯的人,一边把方向盘打回原来的位置。又是那该死的惯,小吴的人往前倒,但是肩膀给人托了一下,站稳了。原来是站在身边的老人家在这时候出手相助,小吴向他们道了谢,老太太就和小吴聊天了起来“几个月大啦?”“怎么还上班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家住哪里?”

小吴一边回答一边打量着这对老年夫妻,老太太手扶在他丈夫的臂弯里,脸上岁月留下的印记也抹不去曾经让男人心动漂亮的脸庞。男的虽然满头白发,脸上的刚毅,身体站得挺直,穿着一条军裤表明他是一名老军人或者曾经是一名军人。

这一段路由于在修理,还没完工,车走在上面摇摇晃晃,车上的人更加摇摇晃晃,小吴更用力地抓紧了护手,生怕一个颠簸给站不稳摔倒了,肚子里面的小家伙好像也对这路况表示抗议,用力地蹬着小吴的肚皮。小吴只好松开抓紧护手的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肚皮来安慰小家伙。

老头突然甩掉老太太的手,站在这戴眼镜中年男了的面前说:“请你让个位。”

“为什么?”中年男子的眼光透过像酒瓶底的镜片一接触到老头的眼光便垂了下来。

“不是给我让座,是给这位妇女让个位。你没见到人家怀孕吗?”老头手指着小吴说。

男子虽然眼光不敢与老头对视,但是嘴巴却没有软下来“车上那么多人,凭什么要我让位?”说罢手指着车上的其他人。车上的其他人见状,头到转到一边,好像眼前没有发生这一幕。小吴想劝老头,给老太太挡住了。

老头手指着“老、弱、病、残、孕妇专座”问:“你是属于哪一种?”两眼瞪着男子。

男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悻悻地说:“不就让个座吗?”说完才不情愿地站了起来。灰溜溜地站到了一边,嘴里还不知道说些什么,老头把眼一扫,眼镜男马上闭上了嘴,眼光马上转到车上的站牌,很认真地琢摩起来。

老头让小吴坐,小吴在犹豫,“坐吧,这是你应该坐的!”老太太随势把小吴扶到座位做下……

车到站后,小吴下车前要把位置让给老太太坐,可老太太说:“我们也到了,我们就住在你们小区隔壁的军区干休所”说着,两夫妻向干休所的大院门口走去。望着老头挺直的身躯走进大门,哨兵“嗖”了一下,立正敬礼,老头也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那个敬礼的动作和哨兵一样标准!

小吴晚上睡觉前对自己说,老公明天回家一定要对他说:老公,对不起。不管是现役军人还是退役军人,军人永远是军人,我爱你老公,爱你这个预备役军人!肚子里的小家伙轻轻地踢了踢小吴,好像是对她的做法表示同意。




本文内容于 2007-9-29 11:32:12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