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六十六节 终战,胜利来临Ⅲ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城外烈士公墓,王洪先参谋长正在主持公祭,祭奠那些为了解放商丘牺牲的军民,仪式非常隆重,将士们的英灵得到了安息,参加公祭的商丘人民多达四五万人,人们对天盟誓誓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在烈士公墓的一角,一座整洁的墓碑上铭刻着一行文字:“爱妻孔青琳之墓,夫薛龙立。”因为一直没有找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第九师团残部在中国军队发起总攻的时候,由宇喜多少将按照事先和东乡约定好的计划,在33师胡顺义营阵地上发起了反攻,宇喜多少将动用了3个步兵中队的预备部队,全力反攻胡顺义营的进攻,双方将士厮杀在了一起,由于宇喜多把这3个步兵中队预先部署在了纵深防炮洞,损失不是很大,建制基本完整,武器装备在被围部队中也最为精良,因此一直被宇喜多保留着,任凭战局再危急也不使用,但这一次到了生死关头,宇喜多动用了这支总预备队,利用他们作为尖刀,撕开胡顺义营的防线,护送岛赖少将离开,他自己,宇喜多早已经作了决定,和部队共存亡。

胡顺义营按照计划发起进攻,与正面之敌遭遇,胡顺义营长在第一次交火中就中弹牺牲,部队失去了指挥,后面又遭到了日军东乡联队的袭击,部队大乱,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基本失去了战斗力,被日军轻松突破了防线,岛赖少将和东乡大佐刚刚见面,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侧面一排坦克从树林中冲了出来,郭汝岗师部遭到袭击后,曹磊急忙命令一个装甲连火速救援33师师部,虽然没有及时救下33师师部,不过他们还是从瓦砾中救出了郭汝岗师长,郭师长伤势很重,看上去没有半条命,但另外半条命还在,坦克连苏东连长马上命令一辆坦克拉着郭师长直奔战地医院,自己率领部队按照郭师长指示的方向追去,正好赶上了救援被打散的胡顺义营。

日军根本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见到这么多中国坦克出现,秩序大乱,中国坦克开足了马力全速冲向了日军队列,枪炮齐鸣,不断向密集的日军倾泻子弹炮弹,中国步兵看到了坦克前来支援,士气大振,用不着军官下令,自发的向日军发起反击,正面的步兵冲击,侧面的坦克突击,两方面的打击全落在了东乡联队头上,东乡联队彻底崩溃了,先前的胜利者立刻变成了失败者,施加给别人的死亡之剑落到了自己头上,中国军人不断的在日军队列中制造死亡,日军的失败感随着每一具尸体的增加而膨胀,期间,有肉弹试图使用手雷炸毁中国坦克,可他们根本无法接近中国坦克就被全部击毙。

东乡见到局势已经无法挽回,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军队的援军会不断赶来,他无奈之下做出了一个决定,放弃自己的部队,带领岛赖少将撤走,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这批士兵已经跟随他达五年之久了,以前,他从来没有丢下他们自己先跑,但这一次,如果自己接到的命令是必须带领岛赖一起返回第二军指挥部,命令中尤其提到了自己必须活着回去。

“诸君,拜托了,我一定会替各位报仇的,而且,请在神社内替我占个位子,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东乡向退回出发阵地的士兵们说道,士兵们忙于应付中国坦克发起的猛攻,没有听见他说的话,但东乡暗暗发誓,一定要实现自己的誓言。

岛赖,东乡在一个中队的士兵护送下,抬着,扶着八十多负伤的士兵撤出了阵地,把四百多士兵留在了出发阵地上,吸引源源不断杀到的中国援军注意力,掩护这批小部队脱离战线,最终,等他们脱离了中国军队之后,东乡环顾四周,还剩下岛赖和九十多个负伤的士兵,东乡号啕大哭,跪倒在地,哀悼自己的部队悲惨遭遇,岛赖更加伤心,自己的一个师团部队仅仅只逃出了自己一个人,回去一定也逃脱不了上军事法庭的结果,最后会让自己军人名誉扫地。

宇喜多最后和几个士兵拒守最后的一块阵地,中国坦克团团围住了这几个顽抗到底的日军,望着巨大的钢铁巨兽,宇喜多并没有露出恐惧神情,几个日军士兵挡在了宇喜多的身前,试图阻挡中国军队射击,“万岁,日本万岁。”他们高喊着口号挺起胸膛迎接了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子弹,当中国士兵翻看这几个日军尸体的时候,他们吃惊的看到,满是弹孔的宇喜多少将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中国指挥官命令厚葬这几个日军士兵,以示敬佩。

第九师团已经被全部歼灭,日军各路援军停止了进攻,退回了日军控制区,开始加紧防御,防止中国军队趁机反攻,不过中国军队也在忙于整备军队,打扫战场,没有能力发起声势浩大的反攻,双方战线稳定在了砀山,夏邑一带,过了不久,日军悄悄地撤出了上述地区,龟缩回了徐州一带,商丘战役至此胜利结束,日军损失惨重,中国军队同样的伤亡惨重,不过,中国军队守住了商丘,歼灭了日军主力,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随着伤员不断被运到商丘城内,医生缺乏成了一个大难题,伤员可以住进民房内,医生去不可以用民众来代替,双双接手了青琳留下的救护队,整天忙于救治伤员,而无数的医护人员也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集到了商丘,其中不乏许多外国友人。

六月一日,为了鼓舞军民,民心,宣扬我军是威武之师,我在商丘城内举行了胜利之师凯旋阅兵,参战部队均派出了最优秀的部队参加了凯旋阅兵,各部参阅官兵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威武的仪表向商丘人民和各国新闻人员展示了自己的军威。

我并没有站在主席台上,检阅仪式由伟国、经国兄弟主持,关麟征也派部参加了凯旋阅兵,远远的望着他们被记者们如众星捧月一般围在中间拍照,我心如止水,并不羡慕,站在人群中,身穿便衣的我并不为人注意,不过滕超带领十多个特种兵化装成便衣分散在我周围暗中保护着我,我望着从面前经过的部队,心中在流泪,这些将士中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已经不在了,永远也见不到了!

青琳,孔鹄,崔之元,胡大宝,施权,武子迅,赵熙,胡顺义,梁大义,孟庆伟,高明一,胡可及,杨尚生,等一个个名字快速从我脑海中闪过,他们的一言一行,音容笑貌依然留在我的记忆中,但他们永远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尤其是青琳,我的至爱,再也不会对我甜甜的微笑,拧着我的耳朵了,我的泪水悄悄的流了出来。

雄壮的进行曲掩饰了两旁民众的哭泣声,这场浩劫中,商丘三十万居民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失去了他们的亲人,而且,我指挥的参战部队三个师,一个旅,四个独立团,合计四万多人的部队伤亡接近一万人,损失也非常大,取得这次胜利,商丘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这代价付的很值,它让日本人今后听到商丘这个名字就会落泪,就会伤心,就会害怕。

城外烈士公墓,王洪先参谋长正在主持公祭,祭奠那些为了解放商丘牺牲的军民,仪式非常隆重,将士们的英灵得到了安息,参加公祭的商丘人民多达四五万人,人们对天盟誓誓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在烈士公墓的一角,一座整洁的墓碑上铭刻着一行文字:“爱妻孔青琳之墓,夫薛龙立。”因为一直没有找到青琳的遗体,棺木里装的只是青琳生前穿过的一套军服。

凯旋仪式和公祭结束后,后羿装甲旅在城南设立了招兵办,商丘和徐州青壮年踊跃参军,十分火爆,城北,孟秘书长和刘铁军正带领着商丘民团加班加点抢修城门,清除瓦砾,毛泽义,李灿带领商丘警备团和一部分民团正在清理城北难民区的废墟和尸体。

毛羽和马玉龙也活了下来,他们是第二、第三警察中队仅存的幸存者,他们代表了警察大队们不朽的勇士魂。

商丘进入了重建阶段,困难重重,但经历了浩劫的商丘人民有信心,有能力,凤凰涅磐,战火重生,商丘从此作为一座不朽的城市,中国人民反抗奴役的象征闻名于全世界。

第一艘满载全世界志愿者的货轮已经从德国港口基尔起航,目的地就是中国武汉,但他们首先要到泰国,经缅甸进入中国,如果广州还在中国手里,这批志愿者就不必如此颠簸,舟车劳顿了,按照隆美尔的计划,他要召集至少5万志愿者到中国去,帮助中国人民抵抗侵略,中国人民会永远感谢这些在困难时刻帮助过中国的国家和个人。

胜利来临的时候,人们才会感到胜利来之不易,这胜利是用那么多宝贵的生命换来的,当我缓步商丘街头,处处可以看到战争给商丘造成的伤害,触目可及到处是残垣断壁,两军在这里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拉锯战,而且多次进行过残酷的巷战,日军士兵的尸体还到处可见,有些已经开始腐烂了,目前要首先收集掩埋的中国军民的遗体,不过,这些日本人的尸体也不能弃置不管,否则商丘城内有爆发瘟疫的可能性,我命令后羿装甲旅第100装甲步兵团动员新招募得士兵清理日军尸体,已经腐烂的尸体用火焚烧,没有腐烂的都运送到城东乱坟岗,以后处理。两万多具日军尸体被运送到乱坟岗后,每晚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吓得周围居民纷纷搬走,有的人传说在那里见到过日军鬼魂行军,报到我这里,把我乐得哈哈大笑,我对汇报的军官说道:“他们生前就打不过我们,死了我更加不怕他们了。有本事就让他们来吧,我倒要看看日本鬼魂有什么可怕的地方。”第二天晚上我就带着双双,腾超和几个警卫员赶到乱坟岗察看,只看到遍地的日军尸骨,根本没有见到什么鬼魂,一直到天亮,我也没有看到一个日军鬼魂,事情传开之后,人们纷纷传说,我是正气缠身,所以鬼魂不敢出来,久而久之,这里的鬼魂传说也就销声匿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