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揭秘

三月春风 收藏 2 529
导读:俄罗斯近期解秘了大量苏联二战时期的军事资料,4月22日俄罗斯《新闻时代报》综合解秘的史料,将苏军两大元帅争夺攻打柏林指挥权的内幕公布于众:   1945年4月中旬,朱可夫元帅向莫斯科汇报称,德军俘虏交待,美国部队正向柏林方向挺进,斯大林认为这是典型的“希特勒式羁绊”,企图挑起苏联 和盟国的分歧,命令苏军抢先攻占柏林。4月17日,斯大林在给朱可夫的电报中说:“他们能做到,我们也应当做到。”   苏军在德军梯次防御阵地中打开一个缺口,但所有通往柏林的道路都极不平坦,到处是森林、湖泊、沼泽,还

俄罗斯近期解秘了大量苏联二战时期的军事资料,4月22日俄罗斯《新闻时代报》综合解秘的史料,将苏军两大元帅争夺攻打柏林指挥权的内幕公布于众:


1945年4月中旬,朱可夫元帅向莫斯科汇报称,德军俘虏交待,美国部队正向柏林方向挺进,斯大林认为这是典型的“希特勒式羁绊”,企图挑起苏联

和盟国的分歧,命令苏军抢先攻占柏林。4月17日,斯大林在给朱可夫的电报中说:“他们能做到,我们也应当做到。”


苏军在德军梯次防御阵地中打开一个缺口,但所有通往柏林的道路都极不平坦,到处是森林、湖泊、沼泽,还有大量高地,尽管仓促,敌方仍可轻易组织起有效的防御。白俄罗斯方面军司令朱可夫元帅和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科涅夫元帅都比较着急,展开了某种“社会主义竞赛”,希望自己能抢先攻克柏林,为莫斯科带来法西斯德国灭亡的胜利消息。从两位元帅向所指挥的部队发布的作战指令中,可以清楚地证实这一内部争斗。


“必须立即强渡施普雷河,于4月20日夜至21日凌晨从南面冲入柏林。我们部队应抢先进入柏林,较好地完成伟大的斯大林的命令。”(科涅夫)


“最晚不迟于4月21日早晨4点,第2近卫坦克集团军部队应不惜一切代价冲进柏林郊区,随后立即向斯大林同志汇报,向媒体公布。”(朱可夫)。


“右面邻军(朱可夫的部队)现在柏林东郊10公里处,我命令第3、第4近卫坦克集团军司令必须在今天夜间(4月20日)首先冲入柏林。”(科涅夫)两位苏军元帅展开了攻克柏林的争夺战,尽管德国人在奋力顽抗,但在战役打响后的第5天,朱可夫元帅指挥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47、3、5攻击集团军)已抵近柏林,4月20日20点29分,向德国首都发射第一次齐射炮火,开始包围城市,在4月24日半夜时分合围。


约百万名苏军官兵准备发起总攻,目的地是国会大厦,这里正好也是朱可夫和科涅夫方面军的分界线。两位元帅的机会大致均等,科涅夫的部分部队还在科特布斯和波茨坦地区,击溃了施普雷河周围的德军集群,朱可夫的部队遭到了柏林守军的顽抗。让朱可夫感到非常意外的是,科涅夫的部下列柳先科指挥的坦克兵攻克了勃兰登堡,就在科涅夫向斯大林汇报攻克这一重要战略据点之时,朱可夫下令自己的骑兵部队立即挥师南下,在乌克兰第1方面军主力部队到达之前占领勃兰登堡。


当时,两位方面军司令每天数次向斯大林汇报向柏林市中心的推进情况。根据报告和简报,有时很难判断部队到底在什么地方,是谁攻占了什么地方,一切都在运动之中,包括人、坦克、分界线等。


在抢占通往国会大厦的要冲安加尔特车站时,朱可夫抢占了先机,科涅夫对朱可夫说:“您的楚科夫和卡图科夫集团军切断了我的卢琴斯克和雷巴尔科集团军的战斗队列,请改变您的兵团进攻方向。”朱可夫立即用自己的方式做出反应,他认为科涅夫的两个集团军故意跟进的唯一目的就是首先抢占国会大厦,随即向斯大林做了汇报:“所有这一切都在制造羁绊,妨碍部队,严重破坏了战斗指挥。”斯大林随后签署命令,要求两位元帅从4月29日开始,严格遵守新分界线,把国会大厦划给了朱可夫,命令科涅夫清除柏林南部和西南部地区的德军。朱可夫最终在攻克柏林指挥权的争斗中获胜,但行动进展并不太顺利。


最初,朱可夫犯了轻敌的错误,他在一道指令中强调说:“敌人对柏林的防御组织得非常薄弱,但我军攻占城市的行动进展却比较慢。”早在攻打柏林之初,就曾把自己的成功寄希望于敌人的“无力”,另外,根据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经验组建的突击队也不能完全符合柏林的实际情况。柏林被分成9个巩固防区,每个区有1.5万人防御,市内还活动着许多战斗小组,由撤退回来或被击溃的德国兵团士兵组成,最危险的是所谓的“坦克歼击营”,由20-25名德国士兵组成,积极利用地下防御工事,装备8-10套火箭筒、2-3挺轻机枪、1-2支狙击步枪。


4月24日,朱可夫吸取经验教训,签署条令,组建“强大的破坏队”,先是摆出大量各类火炮,纵深400米到1公里长,对前面的楼房、街道、十字路口实施密集轰炸,然后由突击队发起冲锋。第5攻击集团军的突击队由40-45人组成,除步兵连武器装备外,还有6门各种口径的火炮、4辆坦克、5套火焰喷射器,配备几名防化兵和工兵,第3攻击集团军部队在柏林要冲遭到较大损失,其突击大队由2个突击队组成,尖兵班只有8-10人。


在攻打柏林的战役中,无论是德军还是苏军司令部,都没有组织疏散交火地区的平民,也很少抓俘虏。第3攻击集团军作战处长谢苗诺夫上校承认,当时“根本没有战士监押俘虏。”不过,苏军还是给柏林市民和德军官兵提供了生还的机会,提前向计划攻击地区散发传单,派出德国人志愿者,要求对方立即投降。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7政治部主任梅利尼科夫上校在向上级递交的报告中汇报道:“4月26日,46名平民被空投到柏林西部地区,此前返回的两个小组带来了200名柏林居民和28名民兵。”


根据“礼炮”计划,4月25日,苏军对柏林市中心进行了两次密集轰炸,共有1671架飞机参与,投掷了1000多吨炸药。第16空军集团军司令鲁坚科上将命令飞行员“不要带着炸弹回来,不能发现既定目标时就向纵深飞行,如果有哪位飞行员因某种原因带着炸弹返回机场,立即报告其指挥官的姓名。”


4月30日,在摧毁德军4个加强营和1个宪兵队(900人)的抵抗,突破钢筋水泥栅木、防坦克水沟、铁丝网后,第3攻击集团军第79军第171步兵师和第150步兵师的部队几乎同时冲进了国会大厦,一楼、二楼楼梯、走廊内很快就飘满了红旗。几个小时后,第79军军部接到了关于升起胜利旗帜的报告,准确的升旗时间应在13点45分到14点之间。朱可夫在概括了无数相互矛盾的情报后,于16点30分向斯大林汇报:“第3攻击集团军的部队占领了国会大厦主楼,4月30日14点25分在上面升起了苏联旗帜。”


5月2日,柏林卫戍部队投降,苏军政治总局要求重新升起特制的作为胜利象征的旗帜。事实上,早在4月中旬,第3攻击集团军军事委员会就专门制作了9面旗帜,188×82厘米,上面有五星、镰刀、锤子,计划在国会大厦楼顶上升起,其中第5号旗帜于4月22日交给了攻打柏林的第150步兵师,正式作为胜利象征于5月2日在国会大厦楼顶上重新升起的就是这面旗帜。


6月初,第3集团军政治部起草了一份报告,详细汇报对德国法西斯军队最后的决定性打击的情况,报告没有通过保密渠道,而是作为普通信件向莫斯科汇报,其中关于升起胜利旗帜的情况是这样描述的:


“4月30日拂晓,旗帜交给了作为师第一梯队攻打国会大厦的第756步兵团,团里把这面旗帜交给了涅乌斯特罗耶夫大尉指挥的营里西扬诺夫下士指挥的连,强渡施普雷河后,战士们冲进戈培尔所在的内务部大楼,然后经过楼房间的缝隙和地下通道前往国会大厦,夺取了正门楼梯,第1步兵连康塔里亚下士、红军士兵叶戈罗夫、政治副营长别列斯特中尉冲上楼顶,占领了国会大厦的最高点,14点25分在上面升起了胜利旗帜。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加拉泽夫中将立即向莫斯科汇报,明确指出,升起红旗的人是乌克兰人别列斯特、格鲁吉亚人康塔里亚和俄罗斯人叶戈罗夫。”


1946年,康塔里亚和叶戈罗夫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5月9日,第79军军长佩列维尔特金少将向第3攻击集团军军事委员会汇报:“用更鲜红的旗帜替代胜利旗帜,我下令把4月30日升起的旗帜保存起来,由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代表团在克里姆林宫或其他地方,把这面胜利旗帜亲手交给我们伟大的领袖、敬爱的斯大林同志。”5月20日,胜利旗帜在参加了红场上的胜利大阅兵后,正式交给红军中央炮兵博物馆,如今在俄武装力量博物馆内珍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