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二)


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二)


题外话:

没有想到《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一帖居然有众多的朋友点击,确实非常出乎意料,因为鄙人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人看、能成精就行。在此,先道声“谢谢朋友们!”。这样也更加激起了鄙人继续写下去的信心。上回对关于正式相亲作了一些铺垫,也说了不少废话,从此节开始进入主题。这样一来,或许也不会有更多的朋友埋怨鄙人在忽悠。嗨,既要考虑到自己的时间与水平,又要关照来捧场朋友的情绪,同时也希望帖子有好看的理由。原来,想做“好人”真不容易啊!

四、肩负全家重任

父亲有七兄妹,他是长子。因为哥哥在多年前已离我们而去,我就成为了父亲的长子,当然也就是爷爷奶奶的长孙。在农村,一般对长子或长孙的要求比较高,也正如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此,看着我年龄渐大,却仍然未见个人问题的好消息传来,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都着急得很。于是,我的终身大事便成了我家族中的头等大事。

五、俩姐妹上门,我却不在家

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二OO年春节刚过,从姑妈家传来一个令父母为之振奋的消息:姑妈家邻居有位姑娘叫小红,年龄和我相当,也没有找男朋友,正在家,女孩的妹妹也正好从广州回家过春节,看是否可以带她来家里看一看。妈妈一听大喜,连忙全权委托姑父办理此事,并“命令”姑父:勿必尽最大的努力促成俩姐妹此行!并说强妹姐(我的乳名,老家的习俗:把男孩子叫“妹姐”,女孩子叫“伢子”)不在家,有我们在,可以先看一看再说。姑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早年在外闯荡倒腾过木材。不知道姑父用了什么办法,反正他是说服女孩父母让她的两女儿在正月初六那天到我家玩一玩。已婚的小我五岁的表妹与其妹妹是儿时伙伴,在初六那天,表妹带着俩姐妹如约而至。这天,俩姐妹的到来,把老妈子高兴得是合不拢嘴。不知道当年爸妈结婚时妈妈是否也笑得那么灿烂?可是我不敢去问。见到俩姐妹,妈妈是左一个“小红”、右一个“小英”(姐姐小名是“小红”,妹妹小名是“小英”。)后来,小英咬着耳朵告诉我:当时,妈妈叫得那么亲密,弄得她都感觉不好意思了。呵呵!当天,看天色已晚,妈妈又极力留俩姐妹在家过夜,并说渡口已没有船摆渡了,回不去。(我家与姑妈家相隔一条沱江,上游有拦河坝,下游有过江大桥,中间一段平时主要靠人力撑小木船摆渡通过。)表妹也帮舅妈的腔。就这样连哄带“骗”,妈妈胜利了。那一夜,姐妹俩就留在了我家。

六、深圳相亲

表妹和妹妹小英都在广州。这年正月初八,表妹和表妹夫和小英俩姐妹一行到了广州。当时,进深圳还需要边防证,而她们都没有办理。我请单位同事和我一起去南头关外接她们,并通过一位亲戚帮忙从某耕作口进了关。这里我比较熟悉:九七年刚到深圳时,没有找到联系人,当晚,我就在南头关外的荔枝树上把背包当枕头、用腰带绑着身体睡了半夜觉。因为蚊子实在是太多了,半夜时分,我从树上跳了下来,把正在附近值班的保安员吓了一跳,两名保安员连忙摆开格斗架式。看来,这两位保安员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为免误会,我急忙拿出退伍证,简单地讲明情况,换来了他们一阵坦诚的笑容。

在酒店吃饭时,我感觉小红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说话。而妹妹小英却比较开朗,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很迷人。我即时对小英就有了些许好感。不过,我不便表露出来,毕竟双方的家里人都是把小红当作是与我交往的潜在对象。我也在尽量地想和小红套几句话。可是,从见面到吃饭,我和她仅仅打了一次招呼。倒是表妹和小英比较活泼,加上同事的调侃,饭桌上的气氛也还比较热烈。

回到我服务的位于岗厦村的单位的住所,弟弟也从西丽湖过来了。年轻的人们在一起,再说也是他乡遇故人,感觉很亲切,话题自然就多了,气氛也渐渐地热烈起来。我对俩姐妹也慢慢地有了一些了解:小红性格内向,但为人真诚,不喜好打扮。若以《小芳》这首歌的描述的那种时代背景,她一定是一位好妻子,好母亲。(事实证明,小红确是这样一位美丽善良的好女人,不过,不属于我。但,我没有遗憾。)可是,我的性格相对比较开朗一些,虽然即使到退伍以前,我都不好说话,而更注重干实事,所以,当兵第三年时,一位老兵告诉我:我的进步离不开我不爱说话。当然,在退伍后,在社会上需要与多种人打交道,我说的话慢慢地变多了。再到后来,因为工作需要,必须学会多说话,有时哪怕是废话也得说,环境逼人呀。现在从事服务行业,更得说话了,要不然,客人当我是哑巴那不只有喝西北风了?嗨,咋又扯这么远,真扯淡。

小英的外形相对小红要苗条些,眼睛的睫毛乌黑也很长,染过的头发尽管已洗过,但还是留下了痕迹。当然,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好感。

我发现小英的眼睛特别有神,几次故意盯着她,开始时,她一见我的眼神就别过头。这样的次数多了,我就再多盯一会,竟也奏效。有一次,我发现她的脸突然有些红晕,直看得我心跳加速,血往上涌。或许这就是异性相吸的缘故吧,在经过几次心酸的恋爱之后,我终于又开始体验到了什么是心跳的感觉。

而小红似乎对此视而不见,只顾和表妹说话,我看着她竟然难以找到摆脱尴尬的话题。我与小英的眼神交流瞒不过表妹与表妹夫的眼睛,弟弟也看出了些许端倪。

七、怜香惜玉

有贵客从远方来,作为地主的我,当尽地主之谊了。我的工资不多,高消费的地方肯定不适合,但总得带人家走一走吧。有人说,到了深圳没有看夜景,算是白走了一想来想去,我们去到深南路观深圳的五彩缤纷的灯光夜景。对于我的提议大家一致通过。

初春的深圳仍然带着一些冬日的清冷。北风阵阵吹过,更增加了丝丝凉意。小红长期生活在农村和家乡的小县城,这次来南方,仍保持着简洁、朴素的习惯。出门时,她还套上了一件外衣。而小英在南方生活了一些年,生活中也有了一些南方人的时尚气息。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毛衫,走在马路上,一阵北风袭来,冷得小英不由得缩起了脖子。我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几次欲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为她披上,但是,几次却又装作把手放进外套的口袋里。也许我把握机会的眼光比较及时,或许也是天赐良机。突然,小英打了一个喷嚏,这下真疼到我心里了。

“你感冒了?”我关切地问。

“没有。”小英有点感激地回答。

“我把外套给你吧,要不然,她们(表妹)会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我边说边开始脱外套。

“真的不用了,我没事的。谢谢你!”

“可是,我可能会心疼的喔!”我发誓:当时绝对是用了我最温柔的语气。尽管小红和表妹她们也在,但是,我确信:我与姐姐小红没有可能,反倒小英的存在给我了很大的幻想。

“不会吧?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小英不置可否,故意反问道。

“哦!我倒愿意你能对我感冒了,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在我这里多呆几天了。”我调侃。

这时,表妹她们在一边有说有笑,似乎已忘记了我们的存在。


今天先写到这,未完待续。

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


前言:

几天前看到置顶通告中说明在中秋当日发帖可以有额外工分奖励,我有些兴奋。坦白地说,虽说我并不惟分是图,但是,在正常手段下获取一点意外收益毕竟也不是坏事,光明正大嘛。于是,也激起了我写几个字的欲望。几经抓耳挠腮之后,想起了结婚前找对象的事,偶尔与朋友说起那事时,朋友们都笑话我。当然,更多的是祝福。昨天上不到网,把电脑弄了一下,忘记有刚写好的那篇只等今天就发的帖子也让我删除了,那种痛呀,嗨,还是不说了,只好从头再来。

现在鄙人把相亲时,意外地看上对方妹妹的事写出来。若有朋友能为之笑一笑,即为对鄙人最大的支持;若是感觉嚼之无味呢,当然可以骂一骂或置之不理亦不为过。不过,为朋友祝福鄙人深为关切。试想:谁不想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家人乐享天伦?只要您过得好,就是鄙人最大的心愿!在此,先发一点字,有时间再续上。

一、请假回家

截至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到深圳已有近两年时间。我仍在关外的某镇从事治安工作。尽管离家不算太远,就是乘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再加两个小时左右的汽车路程,但是,期间我没有回过老家。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爸妈总是催我回去,他们的理由是我已老大不小,按老家的风俗,是该找对象成家的时候了。可是,我一个月就几百块钱,能做什么用?我又用什么来养家糊口呀?现在的女孩子都很现实,我既无钱财也无人才,会有哪家的妹子愿意跟我受罪呢?即使有傻妹子愿意(说明:在此这里称“妹子”是当地人对女孩的昵称。),难道到时真的要让全家都喝西北风吗?于是打完电话就有点后悔,干嘛要打电话,又惹一顿唠叨。可是,没有家里的音信却又是那么令人不舍,家人总是那么令人牵挂。就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中,我仍然继续打着电话听着妈妈的唠叨,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混着过。想找一种更适合自己的事,但是第一次找工作的困难仿佛就在昨天。这次好象是第一百次听到妈妈要我回去了。家里说有一个女孩正好在岳阳做皮鞋生意,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无论如何也得看一看,不管结果怎样。最后,我经不住父母的“威逼利诱”,便答应回一趟老家,就算是看一看家里人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中旬,我向领导请假,说想回一趟老家,这也是我自到该单位后第一次请假,领导很爽快地答应了。尽管外地人和本地人的工作与待遇都有一些差别,彼此之间也不是怎么熟悉,但是,领导对我似乎比较欣赏。几次遇到险情时我的表现或许为他们留下了一定的印象。比如深圳市九七“十三号台风”登陆,我所服务的区域有几家工厂被洪水围困,我和同事们在齐胸深的泥水中不停地扛沙包抢险,从而排除了险情。一九九八年除夕之夜,位于山边的一家较大型工厂的留守员工燃放烟花引发了山火。我是随第二个上山的救火员,第一位是熟悉路径的本地消防员。由于扑救及时,山火终于在我们面前低下了头。另外,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我在当地某镇举行的“深圳市第十八届长跑日活动”中获得了个人第三名,也是我所在治安队中惟一获得名次的队员。当然,这不是我摆功的地方了,只是交代一下本地的领导对我这个外来的打工者的认可而已。

二、两次相亲

半个月的假期里见了两位女孩,但最后都没有成。第一位好象没有看上我,有点泄气。另一位是见过一面之后,便一个在老家湖南、一个在深圳地交往了一段时间,最后,我婉转地告知女孩她也许能找到更适合她的人。后来,她的一位好友打电话给我,说那女孩很郁闷。只是知己可遇不可求,我只能为她祝福,尽管那时的我依然是孑然一身,但总不能凑合着过一轮可能无多大幸福的婚姻。

三、不是相亲的相亲

尽管我在远离家乡的千里之外,家里人对我的终身大事热情不减。自从上次那两位女孩均已泡汤之后,父母更是为我操足了心。不是今天托这位大婶回娘家时留意留意,就是请那位大叔帮忙找一找看哪里有合适我的妹子。也算是老天有眼,婶婶娘家正好有一位亲戚家有个女孩,这里暂称为“阿芳”,年龄与我差不多,在惠州上班。婶婶拿去了妈妈转交的我的照片,哎,我的形状还是别说了:自称为“三等残疾”,有时也忘记理发,本人也是农民,穿着老土,以至于有一次送表姐回家忘了火车站出口在哪,正在张望寻找时,却让警察怀疑是小偷,那次,我也就顺理成章地当了一回“贼”。还好,妈妈给的照片是我当兵时的样子,有军装衬托,倒也有股英武之气,呵呵!拿着妈妈特意告诉我的关于阿芳的电话号码,出于礼貌,当然也是抱着某种目的,我联系到了阿芳。感觉电话费不低,且有的话不能较全面地表达出来,我们也通了几封书信,彼此之间也有了一些了解。但是,最后,也是由于不是原因的原因,我选择了放弃。今年年初,堂弟来我这里,他告诉我:阿芳现在过得不错,并说我的信写得好。嗨,她过得好我当然为之祝福,毕竟也是我曾经有过爱恋的女孩嘛。至于信,好不好也没有关系呀。

现在有事了,下次就入正题: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

在此,祝愿朋友:中秋节快乐、人圆心也圆!


[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一》

[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二》

[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三》

[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四》

[原创]《相亲时,我看上了对方的妹妹五》






本文内容于 2007-10-5 19:07:09 被依然阳光灿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