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时期,中国处于几个国家分裂的状态,南有大理,西南有吐蕃,西北有夏。北方先有辽国,继而为金。说到金国,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力量非常弱小,但是完颜阿骨打领导有方,通过几次不可能的战役最后竟然将辽灭掉。


扩军备战图辽


女真族的祖先很早就生活在长白山和黑龙江流域(常被称作“白山黑水”),主要从事渔猎、畜牧业。


五代时,女真族之名始见于史籍,并受契丹(辽国族裔)所统治。


女真族的杰出首领完颜阿骨从从小酷爱骑射,力大过人,且为人豁达大度,颇具组织和领导才能。


辽天庆三年(1113),完颜阿骨打接替兄长乌雅束为都勃烈极(部落联盟长),开始“力农积谷,练兵牧马”,增强女真的军事实力。


翌年,完颜阿骨打被辽授予节度使之职,却积极对辽备战。


辽天庆四年(公元1114年)九月,完颜阿骨打率部誓师于涞流河(今黑龙江与吉林省间拉林河)畔,向辽朝的契丹统治者宣战。


出河店大捷:女真3700人 辽国10万人


完颜阿骨起兵后,先经过了宁江州战役,兵源人数由2500人增加到3700人。


公元1114年,完颜阿骨打驻扎出河店(今吉林前郭旗八郎乡塔虎城),辽国集结10万人准备消灭女真兵,当时两军的比例是1比27人。


完颜阿骨打面对强敌并没有退避,而是决定在敌人还没有完全集结之前,出其不意发起进攻。


当时正是隆冬季节,天寒地冻。完颜阿骨打用女真人最相信的萨满教梦卜之说来稳定和鼓舞军心。


完颜阿骨打说:“我刚躺下,就有人摇我的头,如此一连三次,于是我得到了神的暗示,他说我们连夜出兵,必能大获全胜,否则定有灭顶之灾!”听了他的话,士兵士气顿长,三千多铁骑乘风踏雪,直扑出河店。


第二天拂晓,军队赶到出河店近旁的鸭子河北岸,并派精兵猛打正在破坏冰面的辽兵。


辽兵没有料到阿骨打军队来得如此之快,措手不及,顿时溃败。此役女真俘获的辽兵和车马、粮草不可胜数。


这是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之一。


出河店大捷之后,各路女真兵纷纷归服,女真兵力已经超万。


辽天庆五年(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打称帝建国,国号大金。


黄龙府之战:“围点打援”攻陷


黄龙府(今天吉林省农安县)是辽朝重要的国库之所在,也是辽国的经济命脉。


完颜阿骨打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占据黄龙府。但是黄龙府外城防御完善,内城守备坚固,若要强攻硬取,一旦辽兵增援就会腹背受敌。经商议,完颜阿骨打采取常胜将军完


颜娄室的意见,“ 围点打援”:围住黄龙府,扫清其外围,歼灭救援军队。


黄龙府外围被扫平后,完颜阿骨打率兵直捣黄龙府。


当时的黄龙府被围困数月,守将耶律宁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惶惶不可终日。


完颜阿骨打一声令下,金军如潮水般推着各类攻城器械涌至城下,人人奋勇杀敌。


辽兵一触即溃。耶律宁见大势已去,弃城而逃。


护步答冈之战:金军2万人 辽军70万人


得知黄龙府失守的消息,辽天祚帝率70万大军,几乎倾其全部兵力,企图一举消灭新生的金政权。


当时金太祖只有 2万人,两军比例是1比35,这是人类战争史上不可思议的对抗战。


完颜阿骨打认为,虽然辽兵数十倍于己,又来势汹汹,却是乌合之众,庸将怯兵,不足为惧。若是主动出击,成功有望。


他为鼓舞军心,在众将士面前仰天大哭,说:“当初,我领你们起兵,是为了咱们不再受辽欺压,让女真人有个属于自己的国家。不想,天祚帝不肯容我,亲自来征讨。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拼以死战,转危为安;另一条是你们抓我一个,献给天祚帝,杀我一族,投降契丹,或许能转祸为福。”


将士们听罢无不哭泣,决定与辽军决一死战。


两军交战后,金军将士个个冲锋在前,杀出一条条血路。辽兵如潮水般,退潮又涨潮。


正当两军打得正酣时,辽朝内部出现政治纷争,另立政权。


天祚帝放弃这一消灭金军千载良机,回军自救。


完颜阿骨打抓住良机,紧追猛打,终于在护步答冈追上辽军,与辽军短兵相接,左右包抄,辽军大败。


此战之后,曾在北中国不可一世200多年的大辽国一蹶不振,直至灭亡。


金国因战略错误走向灭亡


随后女真人展开以辽五京为战略目标的灭辽之战。攻取五京的前后步骤是东京(今辽宁辽阳)、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中京(今内蒙古宁城西大名城)、西京(今山西大同)、南京(今北京)。五京一下,辽朝随即灭亡。金灭辽后,与北宋遂成敌国。


金太宗完颜晟(音同“盛”)即位后,挟灭辽之威,很快席卷而南,于天会五年(公元1127年)灭亡北宋。


以后金与南宋多次交兵,南攻与北伐,均无力改变南北对峙的局面。


金在与南宋、西夏并立期间,迫使西夏臣服、南宋屈辱求和,始终维持其霸主地位。


但是,随着蒙古的兴起,金的强国地位受到了威胁。金蒙世仇,结怨甚深,蒙古人对金“怨入骨髓”。


金西北邻蒙古,西邻西夏,南邻南宋,处于西、西北、南三战之地,战略地位有明显的弱势。金朝统治者选择了绝夏、攻宋、抗蒙的战略,结果三面树敌,自我孤立,致使形势急转直下。


蒙古攻西夏,西夏求援于金,金坐视不救。西夏遂投附蒙古,与蒙古联手攻金,使金处于西、北两面受敌窘境。金为减轻压力,从中都迁都汴京(今河南开封),采取弃北图南的战略,进攻南宋,企图挹彼注兹,失之于蒙而获利于宋,于是“南开宋,西启夏侮,兵力既分,功不补患”。


结果,金北方尽失于蒙,南方受挫于宋,国土日蹙,国力日衰,在蒙宋夹击之下,“遂至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