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他的561

史今! 收藏 2 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史今是七连一排三班的班长。

伍六一是七连一排三班的班副。

班长为全班的人扛事儿。

班副为班长扛事儿。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什么好多想的,没什么好多分析的,反正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既然是你朋友,我就担待了,我就挺你了,哪怕我再不同意,反对的再厉害,但只要你下定了决心,那我还说什么呢?

本来想跳出粉丝的思路写写班长和班副,但我实在做不到,这几天反复看着钢七连从辉煌到解散的那几集,反复看着从许三多进入钢七连到班长离开的段落,没有办法不被班长和班副之间深厚的战友之情所吸引、所感动。挚友这次词用在他们两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不管各人有没有别的朋友,不管在人前是成熟稳重还是火爆强悍,只有跟身边这位寝食同步、有难同当的家伙在一起,才是最最放松,最最真实的那一个自我。

“我最好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班副这么说班长

“我最好的朋友,我带出来的兵。”班长这么说班副。

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俩是好朋友了,班长招兵归来,跳上旧战车完成告别战车仪式的时候,班副乐不滋滋地凑过去夸耀地说:“你的班副我,小升半级。”班长立刻作了一个夸张的惊讶表情,两个人对视着乐得屁颠屁颠的,好像两个沉浸在幸福生活中的孩子一样。还是那句话:年少轻狂,幸福时光。这小小一段的开心时刻,大概是班长和班副幸福时光的一个缩影,因为那时候,最艰难的考验还没有到来,他们谁也没有预想到今后会有分离的那一天,所以他们笑的那么轻松畅快,好像一辈子都会蹲在这战车里,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战友不离不弃的笑脸一样。

真喜欢看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打打闹闹,吵吵嚷嚷,人前成熟稳重的班长卸下所有的包袱和伪装,任性的大孩子一样,尽情地在班副面前折腾、抱怨:可以一把推开班副好心递过来让他枕的帽子,恼怒地叫:“我要凉的要凉的”;可以在被草地上的草扎了手,恼羞成怒地大喊:“这破草地你种啥草,你扎死我了!”可以在班副对许三多吼出一声“滚”的时候,抬脚就踢;可以在班副被许三多气得大叫“真理啊,我遇到真理”的时候,反手就是一拳;带着许三多清洗战车的时候经过班副身边随手就是一巴掌……

而一向火爆强悍的班副则一点脾气都没有,尽情享受班长的欺负,只要班长兜里那盒烟是给自己准备的,那就任班长玩闹地双脚蹬着自己的背,欺负个不停。

相互之间太了解了,知道对方为什么烦恼,所以在你烦的时候,给你吼,给你骂,给你踢也给你踹,只要你心里舒服就行。

“他会拖死你的,班长!”

“全连的人都拼命往前冲,就他抱着你的腿不放?这是什么?是害人,还是害死人!”

老早就这么告诉他了,可是他不听。这一年班长要交两份成绩单,一份全班科目,一份自己的科目,如果不合格,他就得走人。这一点,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就是许三多来到三班之后,他们所面临的艰难困境。全连的人都知道班长会被许三多拖垮,只有许三多自己不知道。

“我求求你行吗?啊?我求求你!”一辈子不说软话的伍六一,只有在班长面前才低的下这颗心,“不为三班,不为七连,甚至咱们都不为成绩!就算他是全军第一牛人咱也不要,行不行,啊?就为咱们在一块那么多年,寝食同步,有难同当的。”

看着眼前这个躲开所有战友四仰八叉躺在战车顶上疲惫无奈地吐着气的班长,班副的心都要掏出来给他,“当兵的最怕一件事,人来了,人又走了……”说着的时候,眼神都黯淡了,生怕这一切成了现实,“你越来越快了,你别让自己走!”

两个人都是强驴子,下定决心的事情不会改变,改变不了班长的决心,班副憋气得只有对着空气拳打脚踢。

班长看着这个家伙,一脸知根知底的不屑:“哎哎哎,别自虐!”

班副抬腿照着战车就是示威地一脚。

“你老是这么爷们!”班长说。

“对,我就是爷们!”班副回答。

“你纯爷们!”班长开始下套。

“纯的!”班副没意识到,还是气势汹汹。

“那你咋不拿脑袋磕呢?你怕疼啊?”班长转头问。

班副受不了激,又给了战车一拳。

“脑袋!”班长伸出一根手指。

“你以为我傻呀?”班副气得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以为你不傻呀?”班长回答。

真是太艰难了!许三多的浑浑噩噩、三班成绩全连垫底、连长也恨也怒、费尽所有的心思他就是不长进还有自己未卜的前途……这一切都如磨盘一样压在班长的身上,作为挚友,班副就是班长那段时刻唯一的支撑,唯一的发泄口。

朋友是什么?不是索取友情,不是死死地依靠对方,而是相互的支撑和支持,是精神上的更深刻的交流。还能为这个一切都扛上肩膀的班长做些什么呢?他说“你就痛快敞亮地帮帮我”,即使再讨厌许三多,也还是尽力去训练他;班长顶了两个鸡蛋破坏演习的缸,就挺身而出帮他扛;班长彻夜不眠地照顾许三多,就给他披件外套;压力之下班长烦躁,就让他吼让他叫让他抬手就打;班长被一锤子打伤了手,就一声不响地扑上去扭住许三多……

“快来扶我!”倒在地上的班长知道班副要干什么,及时地喊住。

那捏紧的拳头在许三多的脸上晃来晃去,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只能咬着呀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我不揍你,我不揍你,我不揍你……”

那一夜披肝沥胆的发泄,很多人都感动于班长对三多的苦心,而我的眼睛却盯着班副和班长之间那不可割舍的友情。太多太多的细节表现了两个挚友之间的那种深到灵魂深处的了解、坚持和相互的支撑,那一声一声的恨到极点、爱到深处的怒吼,伴着那荡气回肠的音乐,真听得人心尖发颤。

“你魔障了!你疯了!” 恨不能吼醒这个拿自己前途开玩笑的班长,恨得掐着烟的手指着他,又指着他,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心给他看看:不能没有你!

可是当班长义无反顾捧着受伤的手回身去找许三多的时候,班副还是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慌张地追着他,拉着他,扶着他,“干啥呀?你干啥呀?”即使被班长一脚踹到一边,还是要急急地追上去。

“你又在自作自受。”冷冷地看着为三多掌钎的班长说上一句。

“那你就跟我一块儿作,一块儿受!”想也不想地吼回去,就是这么强硬,你是我朋友,你就得跟我一起受这个罪!

“你敢砸!”冷冷地对着恨极了的许三多,“你敢举起那锤子,我就打死你!”你敢再伤害班长,我就要你死!

“你!进来!”冲着袖手旁观的班副吼上一句,“人家已经是钢七连的人了,你爱咋咋的!”我就是要带这个兵,我就是不抛弃他,不放弃他,我就是要把他培养起来,塑造起来,你要是帮我,你就给我站进来!

“我让他滚!全连人都让他滚!”滚了就不会拖累你了,班长!滚了你就不会走了,班长!

“让他滚就站进来!”我不会放弃他的,即使跟你掰了,六一!决不放弃他!你站进来,你就得跟我在一起!

当三多终于被班长的怒吼骂醒,终于举起了铁锤,一下一下砸向班长单手支撑的铁钎的时候,那铁锤也仿佛一下一下砸在伍六一的心里。这一锤一锤砸出了三多的信心,也砸出了班长的决心,越砸越坚定,谁也无法改变。作为最了解班长的伍六一,他早在班长决定回头来找三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是不可逆转的事情了,就知道这把离别的剑已经悬在他们头上了……还能说什么呢?对这个外表温和内心倔强的挚友?既然说了寝食同步,那我们就有难同当吧

一把拉开班长,拿过铁钎,淡淡地甩下一句:“你又在自作自受!”仰头对三多怒吼:“砸!”

……这是什么样深厚的友情?这又是什么样两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们总是说,男人的友情跟女人不一样,战士的友情,又跟平常人不一样,他们没有利益纠葛,没有铜臭味道,他们的友情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建立的,是在弹火纷飞中得到磨练和考验的,锻去了杂质,淬去了灰尘,金子一般纯真和坚韧,赤诚一片。友情是什么?就是相互的支持,相互的关爱,相互无条件的付出,相互无限制的包容……真正要做到这些,该是多么不容易啊。

班长了解班副,直到他虽然性格火爆,但内心深处却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也知道为了朋友,他可以付出一切;班副同样也知道班长,知道他的执著和倔强,也知道他的无私和善良,直到他多么重情感,能为了情谊付出一切。他知道那些诸如:“你很重要”“你不是别人”这类的话就是班长的软肋,所以他郑重地找到许三多,几乎是痛心疾首地告诉他:“你这是在害他”……其实,这何尝不是班副的软肋?他何尝不也是为了情义而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不知道怎么说到班长的离去……对班副来说,这也如刀割一般,即使早早就预料到了,即使像用自己的努力使这一天来得晚些,更晚一些……可还是阻挡不了那把分离的利剑从天而降。演习后的聚餐,班副一个人坐在远离喧闹的角落,似乎已经预感到了那一天就要到来,而这个时候许三多还那么没心没肺……老七已经无法面对这个拖垮了自己最好一个班长的家伙了……

记得曾在百度吧上读到这么一句话,249说的,大意为:因为你们都是561,所以你们排斥许三多。这话看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可是,我又想,不,我不是561,我做不到他那样的刚强有情义,可是我喜欢他这样的男人,喜欢561和老七这样个性的好男儿,完全能够体会他们心中班长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对班长的感情有多深,对许三多的“恨”就有多深……

写不下去了,觉得什么言语也表达不出班长和班副之间那种无法割舍的深厚感情,那种意气风发之中并肩作战的年轻的感觉,也无法用我这只笔描绘出班长离开之后,班副的那种痛,即使他一直背对着所有人,即使他一句话不说,一个柔软的眼神都没有,可谁说他不伤心?他不会向许三多那样痛哭流涕,他只有把那份情感死死地,死死地压在心底,听着许三多惊天动地地占用所有人告别的时间和机会,班长连句话,也没有时间跟他说……走了,走了,独自坐在他俩曾经坐过的石桌边,吸着班长买给他的烟,想着班长讲过的那些话,回头看一样他曾经坐过的地方……不过是自嘲地笑上一笑,身边却没有了那个人……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宿舍中,看着手中的烟盒,想起什么忙笑话要说给他听,回头一望,那张床板已经空了,再没有那个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人一拳打来、一脚踹来了……

“班长走了以后,我就没朋友了……他说谢谢你,他输你那么伤心,害得他也伤心得像死了一样。他让我告诉你,人是可以很有意义的生活下去的……他说有些事儿,受点伤才能明白……他让我们到了那个时候想想这句话……”这么久了,还是说不出他的名字,被一句一句问道:“谁啊”竟然忍不住将头整个地浸到了水中,这样,就看不到眼泪了……“照顾我的人,让我照顾你的人,让我成了现在这样的人,让你成了现在这样的人,被我们挤走的人……还能有谁呢?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他会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你身上,因为你更可怜巴巴,比我更像一团扶不起来的烂泥巴。没办法,他就是要让我们这些泥巴成个人形……让泥巴也得自尊和自爱。我真,我真想想你那样,臭不要脸的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占用了他所有的时间和友情。我唯一的朋友,被你抢走了……走了,本来不想提他的,每次一看见你就想起他,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原因!”

走了,走了,走了……

喜欢那一个场景,班长和班副穿着迷彩服,高高的卷着袖子冲洗着战车,蓝天就在他们身后,战车在他们脚下,微风轻轻吹来,衬着他们矫健细瘦的身材,更显出年轻的色彩。他们没有交谈,只是这么认真地各司其责,只有蓝天,只有战车,只有风儿,只有他们两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