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一章 失踪的鬼子兵 6

老何 收藏 21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疲惫的鬼子、伪军直到太阳偏西才到了槐树镇据点。据点里残存的鬼子伪军,在鬼子小队长大岛雄一的带领下,列队欢迎。草草办理了交接手续,犬养春一郎倒在自己屋里就睡着了。吃过晚饭,犬养才恢复了精神,马上集合队伍讲话。 槐树镇是横跨京杭大运河的一个3000多人的镇子,分东槐树和西槐树两部分,两岸之间靠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疲惫的鬼子、伪军直到太阳偏西才到了槐树镇据点。据点里残存的鬼子伪军,在鬼子小队长大岛雄一的带领下,列队欢迎。草草办理了交接手续,犬养春一郎倒在自己屋里就睡着了。吃过晚饭,犬养才恢复了精神,马上集合队伍讲话。

槐树镇是横跨京杭大运河的一个3000多人的镇子,分东槐树和西槐树两部分,两岸之间靠摆渡连接。槐树火车站在东槐树东面,离村子有2里多路。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鬼子沿铁路线南进,占领槐树站后就修建了据点,驻有一个鬼子中队和一个伪军大队。大部分鬼子和两个中队伪军驻扎在车站,负责保护铁路安全;还有十多个鬼子及一个中队伪军驻扎在东槐树镇,负责日常治安和筹集粮秣。

五天前,八路军渤海支队的一个团突然发动了一次袭击。鬼子中队长野村次郎匆忙迎战,不料被八路军的小炮给炸死了。没了统一的指挥,鬼子汉奸乱了套。两个鬼子小队长和100多鬼子一起完了蛋,伪军也被打死打伤200多。一见形势不妙,幸存的鬼子小队长大岛雄一一边拼命顽抗,一边给沧州的鬼子大队长筱原正次打电话求救,不料电话线早已经被切断了。正在大岛雄一一筹莫展之际,北面来了一列军列。100多押车的鬼子听见枪声,立即下车包抄八路军。渤海支队见已经没时间攻占据点,就边打边撤,临走把铁路给拆了一公里多。

军列进不了槐树车站,只好倒着回了沧州。筱原正次闻讯大惊失色,一边命人拉民夫修铁路,一边向上级报告。津浦铁路是连接南北的大动脉,它的中断直接影响到南方的战局。从塘沽港运来的物资堆积在沧州车站,引起了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的震怒,急得筱原正次像热锅上的蚂蚁。鉴于渤海支队的活动范围已经到了铁路线上,就建议上级撤销朱家庄据点,加强槐树镇据点,以确保铁路的安全。经过几天的争吵,日军上层终于同意的筱原正次的意见,任命犬养春一郎为驻槐树镇据点的主官,整合槐树镇据点的残部,确保津浦铁路安全。车站只剩下了一个炮楼,站房和另外的炮楼还在重修之中,增援的鬼子汉奸只好驻扎在镇子里,好在镇子里的据点原本就是按全部军队驻扎的规模修建的,所以不用再找老百姓征房。

犬养春一郎集合齐全据点的鬼子伪军,宣布了上级的命令,又把槐树镇据点残存的鬼子整编成一个小队,任命大岛雄一为小队长,自己带来的鬼子整编成三个小队。两个据点的鬼子凑到一起,成了一个160多人的加强中队。槐树镇据点残存的伪军打散分入带来的三个中队,两个据点的伪军凑到一起,成了一个350多人的大队,为表彰李焕生支队对八路作战的勇猛,还特意给他多分了十几个人。这使李焕生感动不已,觉得这个日本人还是很够意思的,盘算着以后怎么训练,怎么打仗,怎么报答犬养春一郎的知遇之恩。想着,李焕生忽然竟有了一种士为知己者而死的感觉。

刁唯一的心里可不好受了。本来在李焕生投靠日本人前,自己是日本人的红人,虽然不敢说是百依百顺,但十条意见总能同意八条。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手下的弟兄也跟着沾光,时不时地借剿共之名出去抢点东西,玩几个漂亮娘们,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比以前当土匪时还滋润。可自从李焕生来了,娘的,弟兄们就在鬼子面前失了宠。就说他正规军出身,能打仗,可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啊!虽然自己带队出去十回有八回是去祸害百姓,可起码还有两回是跟八路真杀实砍啊!自己的老弟兄也先后有40多人被八路打死,可他娘的日本人怎么就偏向这李焕生呢?这补充以后,自己心腹的一、二中队加在一起也不过200人出头,他李焕生一个三中队就有150人,再加上三中队的战斗力一向强于其他俩中队,这以后自己不是要他娘的仰人鼻息了吗?

看着李焕生和刁唯一的表情,犬养春一郎暗笑:支那人就是愚蠢!给了李焕生个甜枣吃,就美得他快忘记自己的姓氏了。哼,要不是皇军的圣战还需要你们这些炮灰,非把你们都弄到满洲去采矿!还有那个刁唯一,难道我还不知道你这土匪的心思吗?投靠皇军,你是为了更好地抢劫百姓。指望你为天皇陛下效命,还不如指望公鸡下蛋!现在就是要给你树个对手,不能让你活得太舒服,免得你忘了谁是你的主子!

犬养春一郎正做着美梦,忽然一个日本军曹跑来报告:“中队长,坂田一男失踪了!”

犬养一愣:“什么?什么时候失踪的?”

“没注意。据说进君子屯前还在队伍中。”

“巴嘎!人失踪了好几个小时才发现,真有失我大日本皇军的素质!你马上带人去寻找!”

“嗨!”军曹敬个礼后带人走了。

军曹带人走后,犬养春一郎陷入了沉思。坂田一男是今年刚从朝鲜补充来的新兵,一直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平时里也有不少厌战言论,因为这个还挨过军棍。这小子不会潜逃了吧?真是个多事之秋啊!皇军在战场上焦头烂额,后方也有了不稳的迹象。难道天照大神不再眷顾他的子孙了吗?八格牙鲁!日本的失利都是让坂田这样的不肖子孙弄的!没有了武士道的精神,没有了皇军战无不胜的气势,怎么能够实现八弘一宇的理想,怎么建设王道乐土?

犬养春一郎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里睡下,直到被人喊醒。犬养睁眼一看,是大岛雄一。

大岛雄一立正报告:“报告中队长,特务队长秦怀忠有重要情况报告!”

犬养起身,洗了把脸:“叫他进来。”

大岛雄一喊了声“进来”,随声走进一个躬身的中年男人。

“太君!我发现了皇军失踪士兵的踪迹。”秦怀忠鞠了个躬,报告说。

“他说的是什么?”犬养问大岛。

大岛摇摇头,表示也听不懂。

犬养气得一拍桌子:“巴嘎!你来支那已经很久了,怎么还听不懂支那话?”

大岛雄一“啪”一个立正,傲慢地说:“报告中队长,我认为只有日语才是世界上最高贵的语言,学习其他劣等民族的语言是一种耻辱!”

犬养不怒反喜,赞赏地笑笑:“把朱宝亮叫来。”

大岛走了不一会,朱宝亮衣冠不整地跑了进来:“太君,你找我?”

犬养冲秦怀忠一摆手。秦怀忠忙向朱宝亮鞠躬:“翻译官,我有重要情况向太君报告!”

朱宝亮看了看秦怀忠,心里不由打个冷战。这秦怀忠是槐树镇人,本来也是书香门第出身。父亲是满清末年的秀才,老来得子,自然爱如珍宝。但不料这秦怀忠娇生惯养之下却不学好,自小就和一群泼皮无赖打恋恋,从十多岁开始就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时间长了,由于家大业大,泼皮们也愿意围随,竟成为远近闻名的流氓头子,人们背后都叫他“秦坏种”。河西老马家的闺女,不知道怎么跟他对上了眼,天天过河来找他。秦坏种也不避讳,来了就去隆盛饭庄开一桌,让狐朋狗友们作陪。姑娘吃顺了嘴,腰带就不那么紧。秦坏种占了姑娘便宜,回来就跟狐朋狗友们得意洋洋地吹嘘:“也就是老子有能耐,能玩这么俊的大闺女!别说!娘的大闺女那玩意就是比窑姐儿的紧!老子弄了半天才进去,真他娘的痛快!”然后就一五一十地把细节叙述得惟妙惟肖。众混混听得津津有味,出去就四处白话。一来二去就传到了老马家。老马头恨秦坏种又惹不起,只好拼命地打闺女。闺女羞怒之下上了吊。秦坏种听说,喜出望外:“娘的!正怕她缠着老子呢!死了好!死了这个老子才能找下一个!”儿子不争气,秦老秀才两口子说也说不得,管也管不了,一气之下先后翘了辫子。从此秦坏种更加没了约束,整天和帮狐朋狗友四处游荡,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吃喝嫖赌,把个家业败完,却正赶上日本鬼子进驻,于是领着一帮贼兄弟卖身投靠,当上了特务队长,四处刺探抗日军队情报,和朱家庄据点的刁唯一并称“东西双鬼”。

心里想着,朱宝亮脸上却不动声色,懒散地问秦坏种:“什么情况?”

“我发现了失踪皇军的踪迹。”

朱宝亮立刻醒了盹:“什么?在哪里?”

秦坏种点头哈腰地说:“我估计在君子屯。”

朱宝亮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日本人对于杀死日军和收留投降日军的村子从来都是屠杀殆尽,假如失踪的鬼子兵真的在君子屯,那君子屯可就危险了,然而自己还不能不告诉犬养。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朱宝亮无奈地回身,对犬养春一郎说:“太君,他说失踪的皇军可能在君子屯一带。”

犬养春一郎瞪着绿豆眼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朱宝亮回身恶狠狠地问:“你是怎么知道失踪的皇军在君子屯?如果谎报军情,格杀勿论!”

秦坏种慌了起来,连连鞠躬:“翻译官,我说的句句是实!我看见君子屯赵尚礼的儿子带着一个好像是皇军的人从村里出来往北乡走了。根据我的情报,土八路渤海支队的一个团正在北面沧县一带活动。”

朱宝亮喝道:“真的?”

“真的!我保证!”

朱宝亮回身对犬养春一郎说:“太君,他说看见一个村民带着一个好像是皇军士兵的人从村里出来。”

犬养沉思了一会,喊道:“传令兵!传令全队集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