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一章 失踪的鬼子兵 5

老何 收藏 18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君子屯是个800多口人的大村,修得非常方正,两条大路交叉穿村而过,既是交通要地,又是十里八乡的村民的大集市。 明代朱棣“靖难之役”中,由于在沧州一代遇到了强烈的抵抗,因此夺下南京后又来了“燕王扫北”,把沧州一代几乎杀成了无人区。朱棣登极后为了巩固政权,迁都北京,同时从山西移民到沧州一带。赵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君子屯南边紧挨着村子是一片麦场。场南面是一片坟地,再南面是一片枣树林。一大早,赵尚礼就命人在大场里用苇席搭了一座长棚。此时,长棚里一片狼藉,二百多伪军围着十多张桌子正在胡吃海塞。空酒坛子丢得满地都是。

几个伪军军官围在一张桌子旁,边喝酒边骂街。

“娘的!鬼子凭什么就能下馆子,咱爷们儿就得到这儿来晒太阳?”一中队长刁唯全骂道。

“二哥,咱们大哥去村里要说法怎么还不回来啊?”二中队长马富贵看了看天,担心地说,“别出什么事吧?”

刁唯全满不在乎地喝了盅酒:“出屁事!日本人也他娘的快不行了,兵力空虚,办什么事不得指望咱们?”

“对!对……”几个小队长附和着,“还是二哥看得准!”

刁唯全是刁唯一的亲弟弟,马富贵是刁家兄弟的把兄弟,包括几个小队长,都是从大郎淀就跟着刁唯一的土匪。可以说,这支伪军队伍,根本就是刁唯一的私人武装。鬼子收编这支部队时也犯过寻思,怕尾大不掉,于是成立了由国民党军溃兵组成的三中队,硬塞进来个从国民党军投降的李焕生来当副大队长兼三中队长。刁家兄弟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违背日本人的意愿,于是就想方设法地排挤李焕生。今天的酒席,一、二中队的军官都集中到一桌,只撇开了李焕生的三中队。

李焕生是槐树镇人,原是国民党第29军的一个排长,在北平抗击日本鬼子时负伤昏迷在了战场上,等醒来后部队已经南撤,只得回了老家养伤。李焕生伤好后,鬼子已经在这一带站稳了脚,和南方的交通也断了,使他想找部队的想法落了空。家里生活窘迫,他又自小当兵,别说什么手艺,就是地也不会种,正在等米下锅之时,原来的老部下徐远程找来了。

徐远程是李焕生手下的班长,被鬼子俘虏后就当了皇协军,后来还召集了不少被打散的溃兵。鬼子看他还有点能耐,就给了他个小队长的官当,并许诺如果能召集起一个中队的人马就让他当中队长。徐远程是个心眼活泛的人,也知道凭自己的“能水”怎么也召集不起一个中队的人马,不料忽然有一天得知了老排长李焕生的消息,就穿着便衣忙不迭地找上门来。

李焕生见到老战友自然高兴,可看看图空的四壁,没敢留徐远程吃饭。但不料徐远程在家里坐了没一会,就拉着李焕生去了镇里最大的饭店隆盛饭庄。

看着徐远程叫的一桌子好菜,李焕生不由得暗暗叫苦。不料吃完饭徐远程掏出一把大洋,挑出一块很随便地丢给了跑堂的,剩下的就往李焕生手里塞。

李焕生诧异地问:“远程,你发财了?”

徐远程嘿嘿一笑:“排长,兄弟现在是皇协军的小队长,今天来就是请老兄出山,一起打天下。”

李焕生一听,气得二目圆睁:“你不是我兄弟!我没有当汉奸的兄弟!”

徐远程也不生气:“排长,当汉奸又怎么了?咱不过是混口饭吃。石友三怎么样,比你我官大多了吧?照样投靠了日本人!”

李焕生气呼呼地质问:“难道你忘了弟兄们的血,忘了咱和鬼子的仇?”

徐远程说:“排长,我什么都没忘。可你想想,连中央军都让日本人打到南边去了。你我又能怎么着鬼子啊?”

李焕生说:“那也不能帮鬼子办事啊?”

徐远程又笑了:“排长,咱这叫心在曹营心在汉!关老爷怎么样,当年还不是投靠了曹操?等有了时机,咱也能给鬼子来个反戈一击。咱这叫曲线救国!只要咱手里有枪,就不怕没机会杀小鬼子!我琢磨着,鬼子坐不了天下,等到国军反攻的时候,咱就是抗日先锋!”

见李焕生还在犹豫,徐远程又说:“排长,我刚才看你家里好像快断顿了吧?你不能光给自己想,也得想想老爹老娘不是?”

一句话,扎住了李焕生的软肋。

当李焕生站到槐树镇据点的鬼子中队长野村次郎面前时,把野村高兴得像发了财。野村知道李焕生作为一名职业军官对于刚刚开始收编周边武装的行动的价值,立即把李焕生送到了驻沧州的鬼子大队长筱原正次那里。

筱原正次得到李焕生也是如获至宝,正赶上刁氏兄弟来降,就把李焕生派到朱家庄据点,当了皇协军副大队长兼三中队长。徐远程也因此功劳提升为这个三中队的副队长。

朱家庄据点是鬼子为对付活跃在河北、山东交界处的八路军渤海支队而设立的,驻扎着一个中队的鬼子和新招降的刁唯一匪帮两个中队。李焕生的三中队来后,鬼子中队长山口洋平十分重视。相对于刁唯一的一、二中队,三中队是以国民党正规军的溃兵为主组成的,虽然战斗力比不了日本兵,但和只会祸害百姓的土匪相比,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可以说,一个三中队能顶一、二俩中队。也正是由于这样,李焕生可以和刁唯一抗衡。即使是投靠了日本人,李焕生也自诩正统,对蒋委员长念念不忘,对于“共匪”还是深恶痛绝的,因此剿起共军来十分勇敢。和八路军打仗,三中队的战斗力让鬼子也叹为观止,这支全由老兵组成的队伍,差不多可以和相同数量的日本兵对抗。这让山口洋平很满意。可是,三中队在下乡清剿时的战利品却远远不如一、二中队,这又让山口洋平很不满意。但李焕生却说:“我的部队,剿共没有问题,但绝不祸害老百姓。我是正规军,不是土匪!”山口没办法,也只得由他。

三个月前,山口洋平带着俩小队的日军和二、三中队的皇协军去清剿渤海支队,不料却中了渤海支队的埋伏。山口洋平被地雷炸得只剩了一只手,“洋平”变成了“地平”。翻译官朱宝亮失踪。李焕生在部下的死命保护下突围逃回据点,100多部下也失去了30多。刁唯一见鬼子队长死了,三中队也被八路打残了,就起心吞并这支和自己不一心且战斗力强悍的中队。李焕生直正是直正,可并不傻,见势不好马上带队出走,驻扎到了附近的村子里。直到新的中队长犬养春一郎来了,在犬养的斡旋下才又回了朱家村,但和刁唯一的关系从面和心不和又进一步到了暗自对抗。

此次转进槐树镇据点前,三中队没有参与对朱家庄的掠夺,一路上也是很低调,既不和日本人近乎,也对一、二中队敬而远之。

场边临时搭了一个灶,几个孩子围着灶打下手,老厨师赵尚国正忙着给伪军炒菜。

一个醉醺醺的伪军晃晃荡荡地走了过来:“加肉!娘的,老子为你们剿共剿匪,就拿这破鸡巴菜糊弄老子?”

赵尚国陪着笑说:“老总,肉全让皇军吃了。没办法,你就凑合点吧。”

醉伪军上来就是一脚:“娘的!老子要不想凑合呢?”

赵尚国忙闪开:“哎!老总,你怎么打人呢?”

醉伪军摆了个架子:“打你是轻的!急了老子还杀人呢!”

“住手!”身后传来一声断喝。

醉伪军回头一看,见是李焕生正怒视着自己,不由暗自害怕,但嘴里却还硬着:“你是三中队长,管不着我二中队的事儿!”

“妈的!老子还是副大队长,怎么管不着你?”李焕生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怒道,“你他妈的跟渤海支队打仗时跑得比兔子还快,祸害老百姓来能耐了!”

一看部下挨打,马富贵不愿意了,晃晃荡荡地走了过来:“我说李副大队长,打狗还得看主人!你这分明是他娘的不给我面子!”

“老子连你也打!”李焕生上去也给了马富贵一个耳光,“要不是你临阵脱逃,老子也不会吃八路的大亏!”

马富贵一下被打急了,噌地掏出手枪:“你敢打老子?老子毙了你!”

李焕生箭步上前,唰地从马富贵手中把枪给下了。不料二人争夺中枪走了火,“啪”的一声把正炖着菜的大锅给打漏了。汤汁飞溅,把炒菜的赵尚国吓得“娘”一声趴到了地上。

一听见枪声,场里的伪军们酒醒了一半,纷纷跑到一旁抄枪。此时,三中队的素质显示了出来,齐刷刷地把枪对准了还没来得及拿起枪的一、二中队伪军:“不许动!”

刁唯全的汗一下就冒了出来,连忙作揖打躬地说:“李副大队长,马中队长喝多了。你大人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我这给你赔不是了!”

马富贵的酒也吓醒了,忙满脸赔笑道:“李副大队长,瞧我这狗脸!灌了点猫尿连北都找不着了!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啊!”

李焕生脸色一缓,轻轻摆了摆手。三中队的士兵们慢慢放下了枪。不料,他们刚一放下枪,对手立刻纷纷抄枪,等他们再端起枪来,却已经和对方成了对峙之势。

刁唯全收起笑脸,冷笑着对李焕生说:“李队长,命令你的人缴枪!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李焕生后悔不已,怎么就没想到这帮土匪不讲信义呢?娘的,自己成了宋襄公了!可缴枪就意味着灭亡,就是死也不能窝窝囊囊地死啊。

正对峙着,忽然发现大场外日本兵呈包围之势逼了过来,随后就听见犬养春一郎的大骂声:“八格牙鲁!”众人转头望去,只见犬养春一郎领着刁唯一、朱宝亮等人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

犬养春一郎面如沉水地走到对峙的李焕生和刁唯全面前,一人一个大耳光:“巴嘎!都把枪放下!”

众伪军听朱宝亮翻译后,都忙不迭地放下枪,老老实实地在日本兵的枪口下到一边列队去了。

犬养春一郎问发生了什么事。李焕生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朱宝亮给犬养春一郎翻译完,又说:“队长,老百姓之所以投靠八路,就是因为有刁队长这样的人。如果是在匪区,这也不算什么;但这里是模范治安区,再这么干,会把老百姓都逼到八路那边去。”

犬养点点头,冲着刚才惹事的醉伪军一招手。那伪军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犬养骂了一声:“八格牙鲁!”抽出战刀就劈了过去。伪军惨叫一声,倒地死去。

被溅了一脸血的刁唯全哆嗦着,擦也不敢擦,动也不敢动。

犬养春一郎冲刁唯全笑笑:“刁桑,你对皇军的忠心,我的明白。下属的过错是不能由你承担的。你放心,皇军还会继续信任你!”

刁唯全立正鞠躬:“嗨!愿为天皇陛下尽忠!”

犬养春一郎笑着点点头,转身又对赵尚礼说:“赵会长,请不要误会,皇军是不扰民的!”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把联合票,“这个,给那个被打的村民作为补偿。”

赵尚礼心里骂着,脸上却堆满了笑:“太君真是太客气了。我替他谢谢皇军!”

犬养冲着鬼子大队一摆手,鬼子兵都收起了枪。紧张了半天的伪军们才松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