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一章 失踪的鬼子兵 3

老何 收藏 29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君子屯是个800多口人的大村,修得非常方正,两条大路交叉穿村而过,既是交通要地,又是十里八乡的村民的大集市。 明代朱棣“靖难之役”中,由于在沧州一代遇到了强烈的抵抗,因此夺下南京后又来了“燕王扫北”,把沧州一代几乎杀成了无人区。朱棣登极后为了巩固政权,迁都北京,同时从山西移民到沧州一带。赵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君子屯是个800多口人的大村,修得非常方正,两条大路交叉穿村而过,既是交通要地,又是十里八乡的村民的大集市。

明代朱棣“靖难之役”中,由于在沧州一代遇到了强烈的抵抗,因此夺下南京后又来了“燕王扫北”,把沧州一代几乎杀成了无人区。朱棣登极后为了巩固政权,迁都北京,同时从山西移民到沧州一带。赵氏的祖先到了本地后,经过十几代繁衍和不断有外来的人口进入,渐渐地发展成了一个大村,店铺林立,成了周围村子的中心。清朝乾隆年间,有个外地的行商在村里饭馆吃饭后,把装钱的褡裢忘在了桌子上。掌柜的发现后就派伙计拿着褡裢去追客人,不料那人竟在路上遇见了劫路的土匪,被杀了。伙计没办法就回了店。掌柜的觉得不义之财不能发,就把褡裢收好,又四处托人打听,最后得知那商人是北面沧县的,就派人将褡裢送去。商人的家属收到这份钱后,不禁赞叹:“真是君子啊!”这事传遍四乡八里,后来被官府知道了。知府认为辖区内出现此事,实在彰显本人治理有方,于是立即上表要求表彰。适逢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沧州,由纪晓岚陪同着微服私访,见赵家庄一带梨枣茂密,景色宜人,就有几分喜欢。纪晓岚是北边几十里外的崔尔庄人,和赵家有亲戚关系,再者“亲不亲,故乡人”的观念深厚,就趁乾隆高兴,讲道情似的把赵家庄人拾金不昧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讲述了一遍。乾隆皇帝收到要求表彰赵家庄的奏折后本来还有三分不相信,听了纪晓岚的讲述,看了宜人的景色,赞赏地说:“如此美景,如此君子,相得益彰矣!”纪晓岚知道乾隆好大喜功,就恭维说:“国泰民安,方有君子涌现!此地教化之优,民风之良,实乃吾皇文治之功也!”乾隆大喜,立即传旨拨银为该村修建了一座牌坊,并亲题:君子有道。从此,赵家庄就改名为君子屯了。

君子屯维持会长赵尚礼是个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幼时正赶上兵荒马乱,在父母的支持下,去东乡拜师学武,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一手“八极拳”十几个人难以近身。沧州是闻名遐迩的武术之乡,治下南皮、盐山交界之处更是拳法“八极拳”的发源地。本来“八极拳”的门人遵奉“艺不外传”的祖训,但经不住赵尚礼一片赤诚,再加上掌门人年轻时与人斗狠受伤被赵崇年救过命,又喜欢赵尚礼聪明,就祭告天地祖宗后正式收尚礼为徒。赵尚礼三年艺成归家,父亲就组织近门子弟跟着他练武。几年下来,君子屯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尚武之地,官军、土匪均不敢轻搦其锋。其父赵崇年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同时还是远近闻名乐善好施的士绅,今年已经七十多岁,对近四十岁上得到的这个老儿子爱如珍宝。可疼爱归疼爱,但在做人上却没降低要求,先是督促其学武,然后又督促其学文。赵尚礼在保定第二师范毕业后,正赶上“高蠡暴动”。一心救国的年轻人热血沸腾地参加了暴动,跟随着贾湘农带领的农军和国民党军队对抗。暴动失败后,革命进入了低潮。和队伍失去联系的赵尚礼无奈中回到了家乡,把从队伍上带回来的驳壳枪和子弹放进瓦罐埋在了院子里的枣树底下,娶妻生子,过起了庄稼日子。

在平静的庄稼日子里,赵尚礼也没有忘记救国的责任。农忙时在家带着短工们伺候土地,农闲时就四处游历,找党的组织。听说红军长征到了陕北,他也动心想去投奔,但路途遥远,又有家庭拖累,几次三番地下不了决心。

卢沟桥事变,鬼子南下,津浦路沿线都驻扎了鬼子兵。面对金瓯之缺,赵尚礼义愤填膺,挖出已经生了锈的枪支弹药,擦亮后就要去和鬼子拼命。阻挡不住的妻子只好搬来了老父亲。赵崇年没有阻拦儿子,只是说了句:“男儿当为国尽忠!可你自己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啊?”

赵尚礼冷静了下来,和老父亲商量一番后就打出了招兵护村的大旗。赵崇年本来就是官府在册的村长,同时还是赵家的族长。赵尚礼平时更是仗义疏财,在四乡八里口碑甚好,如今他挑头成立护村队,自然应者如云。护村队成立后,赵崇年又带头捐钱去天津买了枪支弹药,每天进行训练。

赵尚礼的儿子赵自强才八岁,每天也跟在队员们屁股后面像模像样地训练。这小子鬼头鬼脑的十分招人喜欢,队员们都愿意逗他。自强一来就让他练拳给大家看,不然不让玩枪。小自强也不怕羞,一板一眼地一套“八极拳”,每次都赢得一片喝彩。叫完好,民兵们就拉着自强端着枪去练习。开始小家伙端着枪还费劲,晃晃荡荡地举不稳,慢慢长了力气后,才稳定了下来。

几个月后,民兵队长刘玉堂主持民兵搞了次实弹打靶,小自强像个跟屁虫似的缠着刘玉堂非得上场。刘玉堂经不住缠,想想也没打关系,就让一个民兵护着自强打一枪。不料,赵自强一枪打去,竟把作为靶子的酒瓶子嘴给打掉了。

刘玉堂笑道:“好小子!蒙得还挺准!”

自强一噘嘴:“什么蒙的?俺瞄的就是瓶子嘴!”

刘玉堂哈哈大笑:“还犟嘴?你再来一枪,要再打在瓶子嘴上,我就收你当民兵!”

赵自强也不多嘴,伸手要过子弹,“啪”地一枪,瓶子嘴又飞了。

民兵们都张嘴结舌。天啊!这是个九岁的孩子吗?刘玉堂更是把嘴张得能吞下个鸭蛋,二话没说,又递给自强一发子弹。“啪”,又是枪响瓶嘴飞!刘玉堂一把抱起小自强:“好小子!还真行!”

晚上,刘玉堂就向赵尚礼做了汇报。本来赵尚礼不愿意让孩子摸枪,但听说自强枪法出众,一边嘿嘿乐着,一边喝斥他不许再玩枪。

在铁路线上站稳了脚跟,鬼子开始向四外扩散。对于各村成立的护村队,鬼子一方面是利用,另一方面是限制,强令收缴枪支弹药,限期内不缴的按通匪论处。赵尚礼见硬顶不行,就捡了几只破烂的枪支上缴,然后命令把好枪全埋了起来,以备后用。

缴枪的举动使鬼子对赵尚礼另眼相看,再加上其父亲赵崇年是远近知名的士绅,于是就让赵尚礼出任县新民会长。赵尚礼怎么肯当汉奸,百般推辞。鬼子苦苦相逼,赵尚礼没办法,就去找父亲拿主意。赵崇年说:“我听说鬼子要在各村成立维持会。你不如就应个维持会长,反正得有人当。你当总比找个铁杆汉奸当好——关键时候备不住还能帮乡亲们挡挡风雨呢!”因此,赵尚礼就应了个村维持会长。

这个会长当上后,赵尚礼却没给鬼子真心办事,而是应付了事,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实在躲不过去就胡乱对付。八路军从西边太行山上下来,武工队进村活动,赵尚礼意外地遇见了一位熟人——带队的队长周汉池竟然是自己在“高蠡暴动”时的战友。在老战友的介绍下,赵尚礼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了一名扎在敌人心脏里的钉子。按照上级指示,他一边发展地下党员进行秘密抗战工作,一边支应着鬼子并侦查情报。君子屯距离鬼子在铁路线上的据点槐树镇太近,因此抗战工作是在地下进行的。大多数村民都知道赵尚礼是鬼子委派的维持会长,只有少数基本群众才知道他是共产党的村长。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共产党的势力在当地越来越大,知道赵尚礼真实身份的人也越来越多。赵尚礼的工作也越做越好。他学会了和鬼子虚与委蛇,明白了明里给鬼子陪的笑脸是为了更多地捅这帮畜类们刀子。

进入1945年以来,鬼子的日子每下愈况,除了铁路线上基本不敢出门。赵尚礼高兴得天天像在过年,根据上级指示,一边把原来护村队中比较可靠的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民兵,挖出深埋的枪支秘密抗日,一边发动群众捐粮捐物支援抗战。本来还有些人暗中骂赵尚礼汉奸,如今见他原来是个“白皮红心”的人,就都高兴地聚集起来。君子屯村民的组成很简单,就是赵、刘两大户,彼此沾亲带故。家族观念深,人们很抱团,没有汉奸、没有恶霸。全村团结得跟一个人似的,君子屯也就成为了一个鬼子据点眼前的堡垒村。八路军攻打槐树车站时,没等赵尚礼动员,支前的民兵就自动集合了起来,虽然没打下据点,但乡亲们听说打死了2、300多鬼子汉奸,高兴得像过年一样放起了鞭炮。

朱家庄据点的鬼子要撤到槐树镇据点的消息,赵尚礼一早就从交通员那里得到了消息。半上午又接到伪县政府的公文,要他接待撤退的鬼子。他一边安排群众坚壁清野和转移,一边组织了一伙老弱病残举着“膏药旗”去应付鬼子。由于是贴近铁道线的村子,又顶着个“模范治安村”的帽子,估计鬼子不敢乱来,所以赵尚礼估计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