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一章 失踪的鬼子兵 2

老何 收藏 35 2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5月2日,华北平原上,接近正午的阳光就已经很毒了,黄土铺就的大路,像一条僵死的蛇伏在大地上,泛着浅黄色的光。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两只乌鸦蔫蔫地趴在路边树上,不时“呱呱”两声,像是宣示着它们的存在。 猛然,远处一阵轰鸣,两辆鬼子的摩托车带着一股烟尘驰来。乌鸦吃惊而起,被烟尘呛得发了怒,“呱呱”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5月2日,华北平原上,接近正午的阳光就已经很毒了,黄土铺就的大路,像一条僵死的蛇伏在大地上,泛着浅黄色的光。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两只乌鸦蔫蔫地趴在路边树上,不时“呱呱”两声,像是宣示着它们的存在。

猛然,远处一阵轰鸣,两辆鬼子的摩托车带着一股烟尘驰来。乌鸦吃惊而起,被烟尘呛得发了怒,“呱呱”怒吼着飞起,围着摩托车盘旋。坐在挎斗里的鬼子见乌鸦冲着自己叫,气急败坏地端起架在车上的机枪,冲着乌鸦就是一个点射。乌鸦掉下了几根羽毛,惊恐万状地落荒而逃。

枪声惊动了后面的鬼子大队。不一会,一个骑兵通讯员催马赶上,问出了什么事。鬼子兵一指天边逃逸的乌鸦。骑兵通讯员大怒:“八格牙鲁!尖兵是不允许随便开枪的!”骂完,回马去报告指挥官。

这支队伍,是从朱家庄据点撤往槐树镇的日本中队和伪军大队,带头的鬼子中队长叫犬养春一郎。

犬养春一郎骑在战马上正想着心事,被枪声吓了一跳,待问明原因后,怒气冲冲地骂了声:“巴嘎!”就挥手命令被枪声吓得趴在地下的部队继续前进。

犬养春一郎很郁闷。“大东亚圣战”已经进行了10几个年头了,但可恶的支那人却还没有屈服,而随着皇军与美国人开战,大批的精锐陆军被抽调去太平洋战场,留在支那的大部分是从国内征集的新兵,战斗力下降严重,自己这个还没从军校毕业的学生也被急召入伍来到了华北战场,先是在野战部队实习,在太行山一带和八路军作战,经过几次战斗后,因为对中国人狠,杀的人多,得到了上司的赏识,升职并调任冀中地带,当了独倨一方的中队长。临来冀中前,上司奖励犬养春一郎到慰安所放松一次。

犬养春一郎虽然还没结婚,但“慰安”是怎么一回事却很清楚——在日本上中学时,他就和自己的女教师、女同学玩过性游戏;在太行山里,他也不止一次地随着老兵强奸过中国妇女。听着支那女人的哭嚎,他的兽欲就变得异常满足。他的心理,也在一次次的杀人和一次次的强奸中变得越来越变态。和一群与自己同样心态的兵士们排着队,手里拿着写有“突击一番”字样的小布袋,嘻嘻哈哈地交流着强奸妇女的心得,犬养春一郎觉得当一名皇军真是自己最佳的选择,不仅可以为天皇陛下效忠,而且还可以满足自己。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职业吗?

排在前面的一个老兵还在喋喋不休地向前后的同伙们介绍新来的慰安妇。这可是个尤物,纯种的日本女人,既温柔又漂亮,玩起来别提有多美了!犬养春一郎听着老兵的介绍,裆里不禁硬得像杆枪。好不容易排到,他一个箭步就冲进了那个由一间大屋隔成四间的不隔音的小屋。旁边屋里慰安妇声嘶力竭的叫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比赛着为天皇陛下尽忠的诚意。这更加刺激着犬养的神经。他急急忙忙地脱掉裤子,把从“突击一番”布袋里拿出来的避孕套戴上,没脱上衣就扑向还在擦着刚才日本兵流到腿上的排泄物的慰安妇。俩人一对脸,却全都愣了——那个慰安妇竟然是犬养春一郎的亲妹妹犬养碧傲子。犬养春一郎硬起来的家伙立即像浇了冰水一样缩了回去,回过身去,恶狠狠地问:“怎么是你?”

碧傲子小声说:“你来中国后,父亲就失业了。正赶上皇军招慰安妇,我一想既能效忠天皇又能养家,就报名来了。”

春一郎气呼呼地说:“什么中国?是支那!——家里生活不下去,你为什么不写信告诉我?”

碧傲子挺了挺胸脯,不屑地说:“告诉你有用吗?还不如我自己出来干!”

春一郎回过头,盯着碧傲子毫无羞耻感的脸,咬牙说:“养家糊口也不用干这种下贱的职业啊!”

碧傲子撇撇嘴说:“下贱?下贱吗?你在其他慰安妇身上突击的时候怎么不说?你以为你就高贵吗?告诉你,我们都是为天皇陛下效忠。不过你是用枪,我是用身体;你用枪打击帝国的敌人,我用肉慰安帝国的勇士。你用枪,一次只能杀一个支那人;我用肉,可以激励皇军杀无数的支那人!——从这一点上说,我比你要高贵的多!”

犬养春一郎张张嘴,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碧傲子,只能“咳”了一声,提起裤子就要出去。碧傲子在后面叫住了他:“哥哥,你不玩玩吗?”

“玩?和你?”犬养春一郎惊诧地问。

“当然。你也是皇军的勇士啊!我非常愿意为皇军的勇士效劳!”碧傲子笑着说,“来吧,还犹豫什么?你忘了从前在家里偷看我洗澡了?”

犬养春一郎闷哼了一声,脱掉裤子就趴了上去,但是马上他就悲哀地发现,由于刚才的惊吓,自己阳痿了!

垂头丧气地出了慰安所,犬养春一郎恨恨地骂了一声“巴嘎”,可又不知道该骂谁。骂支那人?好像支那人没来把自己劁成太监;骂碧傲子?好像她只是想慰安自己没什么恶意;骂上司让自己来放松?好像上司是一片好心……归根结底,还是得怨支那人发动了这场该死的战争!

带着这种恶毒的心理,犬养春一郎来到了朱家庄据点。这里本来是日军在冀东南较大的据点之一,但随着八路军的渗透和游击,满员的日军中队丧失了四分之一的勇士,而一个400多人的皇协军大队更是被打得只剩200多人,而且还不断出现逃兵。虽然番号没变,但战斗力却难以保证。鬼才知道这些靠不住的支那人会不会哗变,即使不哗变,关键时刻溜走也会给皇军以致命的打击。更为可气的,是“土八路”几天前竟然袭击了津浦铁路沿线的槐树镇据点。100多皇军玉碎,中队长野村次郎去见了天照大神,铁路也被炸了一公里,致使大批支援南方“圣战”的物资滞留在了北面的沧州,引起了华北派遣军总部的震怒。为了确保铁路线的畅通,无奈之下,皇军只能放弃朱家庄,全队补充去槐树镇据点。

让人不放心的还有身边这个朱翻译官,前任的山口队长活着时就为皇军服务,但前任队长被“土八路”伏击丧命时他竟然毫发无伤,过了两天才回据点,说是在亲戚家躲着——疑点太多了!然而自己初来乍到,支那话一句也听不懂,暂时还离不开他。实在郁闷啊!

犬养春一郎身后骑着匹毛驴的朱宝亮也在想心事。8年前从日本留学回来后,自己就给日本人当了翻译官,先后伺候了三任日本中队长。第一个升官调去南洋了,听说今年初被美国人在菲律宾给炸死了;第二个上个月被八路军打伏击给毙了。现在这个娃娃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死——他恶毒地想着,嘴角不禁漏出了一丝微笑。还是自己聪明,上个月被伏击的八路军俘虏后,马上答应合作。本来吗,给日本人当翻译就是混口饭吃,犯不上给这帮王八蛋卖命。这帮畜类,在自己的家乡无恶不作。就说身边这个“狗养的叫春狼”吧,本来都他娘的阳痿了,隔三差五地却非得找女人强奸,虽然成不了真事,可就是爱听女人哭嚎——什么东西!自己老家朱家庄还好点,可四邻八乡的百姓却遭了大灾。老乡们当面不敢说自己什么,可背地里戳脊梁骨的肯定少不了。鬼子撤朱家庄据点前,放下了过去的伪善面目,大肆搜刮了一番,本来还相对安宁的村子也遭了一场大劫。他娘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可日本鬼子不是兔子,不,怎么能拿鬼子和兔子比呢?那样不是在侮辱兔子吗?自己骑的这匹毛驴也不知道是皇协军从谁家抢的,不过既然抢了自己也不能给送回去,那就自己先骑着,总比让那帮土匪吃了强!咳,老乡们一定又在骂自己了。听八路军说苏俄人已经攻进柏林,美国人也开始轰炸日本本土,看来世界大战快结束了,自己可不能给他娘的鬼子陪葬!

天近中午,犬养春一郎用日本话问:“朱桑,离槐树镇还有多远?前面什么村子可以休息?”

朱宝亮往远处望了望:“队长,前面2里路有个村子叫君子屯,是个大集镇。我们的联络员已经通知维持会准备饭菜,可以吃饭休息。君子屯离槐树镇还有10里,属于模范治安村。”

犬养春一郎点点头:“幺西!你先进村找维持会长。我们不能惊扰了模范治安村的百姓。”

朱宝亮“嗨”了一声催驴一溜小跑进了君子屯,去找维持会长赵尚礼。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