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一章 失踪的鬼子兵 1

老何 收藏 35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1945年4月末的一天夜里,八路军渤海支队3团向盘踞在津浦铁路北段槐树镇车站的鬼子驻军发起了进攻。 进入1945年以来,日本侵略军渐渐日薄西山,但为了垂死挣扎,又在南方主战场发动了新的“扫荡”,以求最后击败中国,腾出兵力支援太平洋战场正在节节败退的日军。为支持南方的“扫荡”,鬼子从国内运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1945年4月末的一天夜里,八路军渤海支队3团向盘踞在津浦铁路北段槐树镇车站的鬼子驻军发起了进攻。

进入1945年以来,日本侵略军渐渐日薄西山,但为了垂死挣扎,又在南方主战场发动了新的“扫荡”,以求最后击败中国,腾出兵力支援太平洋战场正在节节败退的日军。为支持南方的“扫荡”,鬼子从国内运来了大批的军用物资,从塘沽港下船后通过津浦路南运。因此,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命令渤海支队切断津浦路,支援南方遏制鬼子的攻势。本来支队的计划是隐蔽接敌,偷袭车站,不料在过铁丝网时一名战士不慎碰响了挂在上面的罐头盒子,惊动了站岗的伪军,于是偷袭变成了强攻。

团长周汉池一边指挥部队展开,一边命令炮兵架起六○炮轰击鬼子炮楼。槐树镇车站共有4个炮楼,分别把着车站外围的四个角,铁路线两边一边两个。由于3团的主力1营是从东北面攻击车站,所以炮兵第一发炮弹就打向了东北角的炮楼。炮弹从三层炮楼的第二层钻了进去,一声巨响,砖头瓦块横飞。炮楼第二层的鬼子机枪被炸哑了,第三层掉下了又砸塌了第一层。周汉池一挥手,担任主攻的一营一连战士们发起了冲锋,但前进了不远就被西北角炮楼的鬼子机枪压制住了。周汉池命令炮兵开炮。不料六○炮的炮弹打在钢筋混凝土的炮楼上只是崩掉了一层皮,根本摧毁不了炮楼。周汉池一咬牙,命令爆破手实施爆破。三名爆破手抱着炸药包,利用地形掩护向炮楼运动,不料刚一下东站台就被鬼子机枪打倒了两个,剩下一个艰难地爬上了对面的站台,却也被鬼子击中。

周汉池急得把军帽抓下来狠狠摔在地上:“再上!火力掩护!”

第二组的三名爆破手徒手向炮楼运动。掩护的机枪、步枪一起打向炮楼的射孔,打得射孔周围水泥渣子乱蹦,但却没有起到压制的作用。鬼子的机枪还在咆哮着,而且好像有了分工,三楼的机枪压制爆破手,一、二层楼的机枪改为压制八路军支援火力。

八路军阵地上的伤亡开始增多。周汉池焦躁起来,叫过通讯员,命令西北角佯攻的部队加强攻势,如果可能就变佯攻为主攻。下完命令,周汉池叹了口气。他明白,西边的地形太低,仰攻炮楼的难度太大,而且他们还肩负着阻击槐树镇里敌人增援部队的任务,可自己这边……

第二组的三名爆破手匍匐前进下了东站台,子弹在他们身边舞蹈着,他们也不管不顾,从牺牲的战友手里取过炸药包继续前进。鬼子的机枪打疯了,子弹像泼水一样倾泻在他们周围。一名战士的腿被打伤,但他连回头看一下也没有,继续前进着。血,在他身后拖出了一道暗红的轨道。忽然,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心脏,他抽搐了几下,不动了。剩下了两名战士顾不得照应同伴,利用铁道的掩护,爬上对面的站台,一溜滚翻进了机枪射击的死角。

周汉池手里捏着把汗,看见战士们进入射击死角,才长出了口气,却见炮楼里丢出一枚手榴弹。爆炸的碎片击中了正要向炮楼发出最后冲击的一名战士。

周汉池一拳砸在身前掩体的土地上:“该死!”正要派第三爆破组上去,却见剩下的一名战士匍匐着接近到炮楼底下,把炸药包放好,又滚翻着回到牺牲的战友身边,把战友遗留的炸药包也放置到了炮楼底下,但当他回去取第三个炸药包时,被鬼子机枪打中了。

周汉池一挥手,第三爆破组的三名战士跃出了掩体。正在这时,西北面佯攻的部队也发起了冲击。鬼子忙把二楼的机枪调到西边压制西北方部队的攻击,被压制了半天的主攻部队趁机起身开枪压制敌人。

然而形势并没有改观多少,西边打援部队的枪声忽然紧了起来。槐树镇据点分为两部分,保护车站和铁路线是主要任务,所以大部分鬼子和两个中队的伪军驻扎在车站,剩下不多几个鬼子和一个中队的伪军驻在村子里面。两边互为犄角,击头则尾上,击尾则头上,两个据点各有四个炮楼,形成了一个立体防御体系。听见车站打响,驻守在村里的鬼子小队长大岛雄一立即领着鬼子,驱赶着伪军冲出来解救。

打援的部队一阵排子枪打过去。几个伪军被打倒,剩下的回头就跑,却发现后面鬼子的枪口正冲着自己,忙又回过头去,冲两步,往地下一趴,跟八路军对射起来。大岛雄一见突破不了八路军的防守,急忙跑回据点打电话向沧州的鬼子求救,不料拿起电话一点声音也没有,肯定是土八路把线给掐断了。气得他把电话狠狠摔到桌子上,扭头回了战场。

伪军还趴在地下和八路军对射着,一步也没能前进。大岛雄一气呼呼地过来,命令督战的鬼子冲伪军后面开枪。身后飞过来的子弹击中了几个倒霉鬼,剩下的伪军无奈,只好匍匐着向八路军阵地前进。

地方民兵的担架队上来了。带队的君子屯村长赵尚礼爬过来递给周汉池一葫芦水。周汉池一饮而尽,抹抹嘴问:“怎么才来?”

赵尚礼和周汉池是保定二师的同学,二人还一起参加过“高蠡暴动”,私下关系很好,见老同学问,就说:“上级命令我们配合你们行动,救护伤员。交通员路上遇到鬼子盘查,来晚了。”正说着,鬼子一梭子子弹打在俩人身前的土上,溅了俩人满脸土。赵尚礼一边吐着嘴里的泥一边骂:“娘的!鬼子的枪打得还真准!”周汉池叹口气:“现在的鬼子不如以前的了!要是遇见以前的老鬼子,咱哥儿俩刚才恐怕就都完戏了!”

第三爆破组的战士已经取到了牺牲在铁道上的战友的炸药包,但却被鬼子机枪压在了对面站台的下面上不去。周汉池正要指挥掩护,却听见身边一声枪响。随着枪声,鬼子三楼的机枪哑火了。爆破手趁机冲上了站台,但跑了没几步,就被重新响起的机枪打倒了。

周汉池狠狠地骂了句:“该死!”话音未落,就听见身边又响了一枪,鬼子的机枪又随声哑火。第三爆破组剩下的一个受了轻伤的战士,拼尽全力冲到炮楼底下,把第三个炸药包与前两个捆在一起,拉着了导火索。

炮楼被炸毁了,东北方和西北方的八路军战士冲进了站台。民兵担架队也趁机把受伤的战士抬下战场。躲在站房里的鬼子不甘心失败,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了出来,和八路军展开了白刃战。

一个十八九岁的八路军战士,机灵地刺死了一个正和战友对峙的鬼子,但抽出刺刀才发现另一个鬼子的刺刀已经刺向了自己。他的眼睛里透出了死亡的恐惧……随着一声枪响,偷袭的鬼子脑门上多了个血洞。鬼子不甘心地咧了咧嘴,晃荡着倒了下去。小八路军回头一看,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穿老百姓衣服的孩子端着一支三八大盖正冲他笑。小八路也笑笑,回头又冲向鬼子。一个老鬼子见他人小,挥舞着战刀“呀呀”叫着扑了过来,拨开小八路的刺刀就要劈杀。又是一声枪响,老鬼子的脑门上也多了个血洞,战刀堕地,身子倒下。小八路回头一看,还是刚才那孩子。有了外援,小八路信心大增,立即扑向鬼子。他并不和敌人对面拼刺,只是悄悄地在一边,抓机会就给正和战友对峙的鬼子一刺刀。如果有人偷袭他,后面的小孩自然就会用枪给鬼子点名。

站台和站房里的鬼子都被消灭了。周汉池命令1营1连继续搜索站房里有没有剩下的敌人,2连和南面的部队一起围攻车站南面的两个炮楼,3连带领民兵向北破坏铁路,把拆下的钢轨抬走深埋。

周汉池和赵尚礼进了车站调度室,指挥战士们把鬼子的地图、电话等拆下拿走。正忙着,刚才和鬼子拼刺的小八路跑了进来,敬礼报告:“团长,后面发现十几桶汽油。”

周汉池疼爱地给小八路掸了掸身上的土,板着脸说:“小虎子,刚才为什么偷着上战场了?”

小虎子偷着一吐舌头:“团长,我给3连送命令后,鬼子的机枪打得狠,不好回来,就和他们一起冲锋了。再说刚才情况多危急啊,我上去不也能添份力量吗?”

周汉池回身冲赵尚礼偷笑一下,转回去又板着脸说:“那要出了危险怎么办?要知道,你是通讯员,你的任务是传达首长的命令,不是上前线拼刺刀!”

小虎子马上立正:“是!下次不会了!”

周汉池笑笑:“好了。告诉后面的战士,把汽油桶一屋放一个,等撤退时给鬼子来个火烧连营!”

小虎子应声“是”就要走,却被端三八大盖的孩子从外面拦了回来:“慢着!汽油还有更好的用场呢!”

周汉池刚才也注意到了这个孩子,知道是赵尚礼带来的民兵,就不满地对赵尚礼说:“老赵,你们怎么把个孩子也派上战场了?”

赵尚礼笑着说:“这是我的小子,非得跟着来。”

“非得跟着来你就带着来啊?这是战场,有危险你知道不知道?”

没等赵尚礼回话,孩子先说话了:“有危险怎么了?周叔叔,我知道你是我爸爸的同学,是八路军的大官。可大官也得说理!刚才要不是我把鬼子机枪打瞎火了,你的人还炸不了炮楼呢!”

“刚才封鬼子射孔的是你?”周汉池差异地问。

小家伙胸脯一挺:“就是!”

周汉池还是不敢相信,回头看了看赵尚礼。赵尚礼笑道:“这孩子的枪法还不错。”周汉池这才信了,兴奋地一把把孩子搂进怀里:“好小子!叫什么名字?”赵尚礼说:“大号叫赵自强。”

周汉池忽然想起:“哎,小自强。你刚才说汽油还有别的用场,有什么用场啊?”

赵自强从周汉池怀里挣出来,不高兴地说:“我叫赵自强,不叫小自强!”一下子,屋里的人都给逗笑了。

周汉池满脸笑容:“好了!赵自强同志,那你认为汽油有什么更好的用场?”

赵自强拉着周汉池的手到了门外,指着还在激战的南面炮楼:“如果借着房子的掩护,我们可以把汽油滚到离鬼子炮楼只有两丈多远的地方,然后再使劲……”

周汉池马上明白了:“你是说烧鬼子炮楼?”

“对!”赵自强坏坏地一笑,“来个大烧鸡!”

后面的赵尚礼插话说:“还有拆下来的枕木也得用汽油给烧了,不能让鬼子修路太快。”

周汉池点点头,马上命令部队滚过几个汽油桶来。忽然北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随后,沿北面铁路线警戒的3营2连通讯员跑来报告:“鬼子援兵来了!”

周汉池一惊:“沧州的鬼子这么快就上来了?”

通讯员说:“可能不是沧州的鬼子,是一列鬼子军车上下来的,人数还不少。我们连长请求支援。”

周汉池想了想:“告诉你们连长,我这里没有援兵,命令他再顶10分钟,看见枕木起火就可以撤退!”

通讯员回身跑去。

周汉池命令部队把汽油桶滚向了西南角的炮楼。汽油桶还离炮楼有三米多远就被鬼子机枪击中,燃起了大火,拖着一条火龙扑向了炮楼,撞到炮楼后“砰”地一声炸开,腾起了一道蘑菇云。同时,北面的枕木堆也燃起了大火。

周汉池一挥手:“命令部队,撤!”

赵自强遗憾地说:“还有一个炮楼没烧。”

周汉池笑着拍了拍自强的脑瓜:“以后还有机会!在我们土地上作孽的鬼子,一个也别想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