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二十二章 第三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6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吃了饭再回部队吧?”萧琴留恋地看着女儿戴上军帽穿上上尉军衔的军装,“你爸不让派车送,妈就给你钱打车!不动你们俩自己小家的钱!那钱留给孩子用,出生以后要花钱的地方还多呢!” “妈——”刘芳芳笑,“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大队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就是周末外出也有严格比例而且要晚点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吃了饭再回部队吧?”萧琴留恋地看着女儿戴上军帽穿上上尉军衔的军装,“你爸不让派车送,妈就给你钱打车!不动你们俩自己小家的钱!那钱留给孩子用,出生以后要花钱的地方还多呢!”

“妈——”刘芳芳笑,“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大队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就是周末外出也有严格比例而且要晚点名的;何况我这属于正常工作日请假外出!说真的,要不是为了跟你谈这事儿,我也不请假的!大队领导肯定是看我爸的面子才批准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也算是小小地蹭了我爸爸一点光吧!”

萧琴看着女儿在门口的大镜子前整理好军容,突然想起来:“对了,把小孩衣服带上!”

“我带那个干什么啊?”

“带上带上,他再犯傻你就给他看!”萧琴笑着上楼去取,“当年我就是这么让你爸那个糊涂蛋明白过来的!”

刘芳芳红着脸看萧琴把小孩衣服拿下来,她接过来塞进挎包:“我走了。”

“看你还不好意思呢!”萧琴笑,“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到部队了给妈打个电话,记着啊!”

“知道了!”刘芳芳已经出门跑了。

“别跑!”萧琴着急地喊,可是女儿已经跑远了。她苦笑:“这个疯丫头哦!”

还没回到沙发上坐下,门外车就停住了。刘勇军黑着脸提着公文包进来,萧琴迎上去:“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了?看见芳芳了吗,她刚刚走!”

“没看见。”刘勇军没什么好脸色,也不看萧琴,直接把包给了小岳:“拿我楼上去。”

小岳跑步上去了。

刘勇军把帽子挂在衣帽架上直接就坐沙发上:“她现在回来干什么?胡闹!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工作日必须全员到齐,她难道不知道吗?”

萧琴不敢说话了,知道他有不顺心的事情。她倒了一杯茶放在刘勇军面前,坐在对面笑:“今天开会不顺心了?”

刘勇军没说话。

小岳下来了:“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你去吧,我不叫不用进来了。”刘勇军说,“客厅的门给我关上。”

“是。”小岳出去关上门回自己的宿舍了。

萧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有话对你说。”刘勇军不看萧琴。

萧琴看刘勇军,脸上煞白张着嘴说不出话。

刘勇军半天不说话,闭着眼睛。

萧琴窝在沙发上,脸上没任何血色。

半天,刘勇军睁开眼睛都是眼泪,举起食指晃动着声音颤抖:“萧琴,你……”

萧琴坐起来看着刘勇军,眼泪已经下来了。

刘勇军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声音很苍老:“你伤透了我的心……”

公车停在山路上,刘芳芳下车欢快地往部队那边跑。宋秘书站在部队门口抽烟,看见刘芳芳过来抬起头。刘芳芳诧异地看他:“宋哥,你怎么在这儿啊?”

宋秘书笑得很勉强。

“我爸爸来了?!”刘芳芳惊了,“坏了坏了,我请假回家的事儿不能让他知道啊!我进去了啊——”

“芳芳!”宋秘书叫住她,“你爸没来。”

刘芳芳站住了,回头看他。

“我是专门在这儿等你的。”

“等我?”刘芳芳很纳闷,“我刚刚从家回来啊?”

“我找你有话说。”宋秘书下定决心,“有些事情,你爸爸让我必须告诉你。”

刘芳芳慢慢转身,看着宋秘书。

特种大队家属院。张雷家的客厅很简单,布置温馨却满屋烟雾。张雷穿着迷彩服坐在角落靠着墙,眼神木然。右手放在撑起来的右腿上夹着烟蒂很长的烟,一地都是烟头。

烟烧到他的手指他没有一点感觉。

暮色当中,宽大的客厅没有开灯。

刘勇军还坐在沙发上,真的是一下子衰老了。

萧琴跪在客厅中央,默默流泪。

“你怎么能这么做呢?”刘勇军的声音很虚荣,“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在杀死两个年轻人的心……他们都是我的士兵……”

萧琴不敢抬头,默默流泪。

“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没有犯罪……”刘勇军看着萧琴,“他们甚至连任何错误都没有,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萧琴哭出声来。

“你的心比蛇蝎还狠毒啊……”刘勇军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

“我知道我卑鄙……”萧琴哭着说,“但是我都是为了芳芳啊……”

“你也葬送了芳芳的幸福……”刘勇军的声音很无力。

“老刘,芳芳她不知道!”萧琴赶紧说,“张雷也不知道啊!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不会知道的!他们现在很幸福,你看见了他们现在很幸福啊……”

“我已经让小宋去特种大队了。”刘勇军睁开眼睛。

“老刘,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啊?”萧琴哭着喊。

“因为他们都是士兵,我是他们的指挥员。”刘勇军说,“我必须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都是因为我造成的这一切。我要承担这个责任,我不能让他们死不瞑目!”

“那芳芳怎么办啊?”萧琴绝望地喊。

“芳芳也是士兵。”刘勇军说,“我相信她会处理好的。”

“老刘啊——”萧琴哭着爬过去抱住刘勇军的腿,“芳芳已经怀孕了!”

刘勇军的眼中散发出绝望的光,他看着远方的落日。

“她已经怀孕了两个月了啊!”萧琴哭着喊,“她要当妈妈了!”

刘勇军眼中的光芒彻底消失了。

“你让芳芳带着孩子怎么办啊?”萧琴哭得很绝望。

“我可能永远不会是个合格的父亲了……”刘勇军的声音很飘渺,他闭上眼睛任凭眼泪流下来:“但是我必须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张雷在夜色当中还坐在角落里面无声流泪,手上拿着已经彻底熄灭的烟头。

门轻轻开了,刘芳芳站在门口。

张雷没有任何反应。

刘芳芳木然地看着张雷,声音也很木然:

“张雷,我们离婚吧。”

方子君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流着眼泪。

小兵兵抓着她的手:“妈妈,我饿了……”

方子君回过神来,擦着眼泪:“妈这就去做饭。”

小兵兵乖乖地看着妈妈:“妈妈哭了,妈妈怎么了……”

“妈没哭!”方子君一下子抱起来小兵兵嚎啕大哭,“妈没哭!妈不让小兵兵再吃苦了!一点苦都不让小兵兵吃……”

“老刘,我知道我有罪!”萧琴无力地跪在地上,“你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你没有机会了……”刘勇军闭着眼睛。

“芳芳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可以帮她照顾孩子……”萧琴无力地哭。

刘勇军老泪纵横:“萧琴,你还是可以来看孩子的。如果孩子喜欢你,你可以帮着带。一切都没有改变……”

“老刘,我会好好照顾孩子的!”萧琴惊喜地哭泣着。

“我跟你,不可能了……”刘勇军无力地吐出这几个字。

萧琴脸色煞白:“老刘!”

“你自己说,我还能和你生活在一起吗?”刘勇军睁开眼睛问她。

“老刘,你不要……不要这样!”萧琴爬过去抱住刘勇军的腿,“我是爱你的……”

“你爱的不是我,是大区副司令夫人这个名分!”刘勇军摇头。

“老刘,你别这样啊……”萧琴哭喊着,“你不能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刘勇军问,“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老刘,你马上要提大区正职了,这是关键时刻!”萧琴哭着说。

“怎么,你还惦记着大区正司令夫人?”刘勇军苦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琴着急地说,“我是怕影响你!你要明白,离婚对你的政治前途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当然知道。”刘勇军坦然地苦笑。

“可能这次大区正职你就提不上去了啊!”萧琴哭着说。

刘勇军点头:“这些我比你更清楚。”

“你还年轻啊,你才55岁啊!”萧琴哭着摇着刘勇军的腿,“你要明白啊,上将对你的军人生涯意味着什么啊?那是一个中国军人最顶峰的辉煌啊!”

刘勇军摇头:“萧琴,你不会改的。”

“我会的!”萧琴着急地哭,“我已经改了!”

“你不会的,你还是不了解我……”刘勇军站起来慢慢地往外走,“我就是宁愿不要这个大区正职,不要这个上将肩章……我也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军人!……可能本来你还有机会,但是我不能容忍你我的感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满脑子官经!太可怕了……”

他打开客厅的门慢慢往外走,小岳跑步过来:“首长有什么事情?”

“让司机开车出来,我回军区司令部。”刘勇军没有回头,脚步很疲惫。

“是。”小岳答应着,“首长什么时候回来,晚饭需要给您准备吗?”

“不用了。”刘勇军站住,“我再也不会回来吃饭了。”

他大步走出去,丢下惊讶的小岳。

还有背后依然跪在地上的萧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