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台"军情局":上课戴斗笠遮面 同学不知背景

海狼元帅 收藏 0 40
导读:说起台湾“军事情报局”,总是会联想到高度机密、白色恐怖、特务、间谍等字眼。随着“台谍案”的不断曝光,这个曾经是台湾特务部门中最隐秘的单位也开始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香港大公报4日的报道从如下几个方面讲述出“军情局”不为人知的内幕。 台“军情局”前身是蒋介石统治时期的“军统”。本部就设在台北市阳明山下的芝山岩(也称芝山庄)。除了芝山庄与台军情报学校所在地新庄以外,“军情局”还下辖许多机密单位,它们散布台北市各处,如位于台北市林森北路的仑坪电台、台北市阳明山风景区内的菁山庄以及位于台北县新店市溪

说起台湾“军事情报局”,总是会联想到高度机密、白色恐怖、特务、间谍等字眼。随着“台谍案”的不断曝光,这个曾经是台湾特务部门中最隐秘的单位也开始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香港大公报4日的报道从如下几个方面讲述出“军情局”不为人知的内幕。

台“军情局”前身是蒋介石统治时期的“军统”。本部就设在台北市阳明山下的芝山岩(也称芝山庄)。除了芝山庄与台军情报学校所在地新庄以外,“军情局”还下辖许多机密单位,它们散布台北市各处,如位于台北市林森北路的仑坪电台、台北市阳明山风景区内的菁山庄以及位于台北县新店市溪园的溪园营区等。

“绝密”见不得光

由于工作涉及绝密,其人才招收对象绝大多数都是台军各军种的现役军官,“军情局”间谍培训班通常每年开班一次,平均每期120人左右,而课程则有“基础”和“专精”之分。

“专精”训练主要科目是间谍情报行业特有的情报搜集、情报办证、档案制作、化妆与变身、技术情报等特殊技术。“专精”训练的纪律也极为严格,如学员都必须使用化名,一起受训的同学在结训之前都不允许打听同学的真正背景,几乎每个人都在一种“见不得人”的猜疑世界中学习和生活。甚至在一些机密程度较高的训练中,教官和学员都采取单独授课的方式,而且据说早期培训时双方还要戴上能盖住面部的斗笠。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计划内容的不同,各个情报机构还对情报人员进行了不同的训练。比如以搜集大陆沿海情报为主的“黎明”、“先基”等计划实施人员就主要装扮成台湾渔民进行刺探活动。而且,为了掩人耳目、以假乱真,这些情报人员还曾在训练中专门练习过一个科目,即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要不戴手套,使劲拉一条长达十几米的粗糙缆绳,即使双手磨得血肉模糊也不能停下。这样,在两个月之后,伤口愈合时双手就会长满如同老渔民一样的老茧。

六项目直指大陆

另外,依据台“军情局”的规定,接受情报训练的学员不能说自己的真实姓名,一切都是在完全保密的环境中进行,学员的思想压力极大。即使是脱离了情报系统之后,依照保密规定,3年内不准出岛旅游、探亲,使台军的情报工作真正成了“见不得人的事业”。

据台“军情局”内部人士透露,长期以来,为了对大陆进行“持续有力”的情报搜集活动,“军情局”配合“国安局”以及其它6家情报单位,对大陆进行了所谓六项情报项目计划,分别是“夏阳”、“黎明”、“先基”、“晨曦”、“春风”、“复华”计划。

具体而言,这六项计划各有侧重。其中“夏阳”计划是指在大陆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等九种重要战略目标中积极发展情报组织的行动计划。该计划以具备上述目标的重要城市为核心,明确规划出20个一级优先发展情报力量的城市,不仅包括北京、天津、沈阳、南京、广州等大城市,还包括芜湖、湛江等中小城市。

间谍死活无人理会

尽管台湾当局为了刺探情报不遗余力,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实际上,这些表面上听起来很唬人的项目计划背后都隐藏着许多台湾“军情局”特务的血泪历史。台“军情局”人员自己也认为,干上这行通常前景不妙。自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后,已有3000多名“军情局”间谍“以身殉职”。

更为严重的是,台当局和军方“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不管情报人员死活。如1982年因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的台“军情局”情报员李俊敏,2006年10月,经多次减刑后即将被释放,但“军情局”以“执行作战任务死亡”为由,为其办理了“死亡”手续,还注销了其在台湾的户籍。后来李俊敏家属经过多方活动,才让“军情局”撤销了李俊敏的死亡手续。

“军情局”对自己人“见死不救”的事情也时有发生,2004年1月,多名为“军情局”充当间谍的台商被捕,结果“军情局”根本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并一再宣称跟“军情局”没关系。2004年4月,曾被“军情局”称为“国府001号情报员”的老牌间谍张志鹏专门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地控诉“军情局”过河拆桥,不顾其死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