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女警官公开换偶经历后失去公务员身份(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10月24日,陕西省礼泉县女民警苏静,在一网络直播节目中,公开自己的“换偶”经历,在全国引起轰动。近11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苏静被动地接受着人生路径的选择:离开警队,失去国家公务员身份,远离家乡,找工作并不顺心,寄希望于与丈夫一起经营着的“夫妻吧”网站能够赢利……当回溯往事,面对记者提出的“究竟有没有‘换偶’经历”的问题,在苏静身上似乎不见了当初把它公之于众的勇气。 8月,北京。



当坐在记者面前谈论起有关“换偶”话题时,苏静的身份与生活都已发生很大的变化:她脱下了警服,不再是一名警察,离开了礼泉,来到了北京。



她依旧以“一枝独秀”的名字活跃在网络上,写博客,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办网站上。对于是否“换偶”问题,她却不愿正面回答。



面对记者,苏静坚持把“换偶”的这种另类生活方式叫做“夫妻交友”。在她看来,“‘换妻’的称呼明显对女性不尊重,他们也不可能真正交换自己的配偶,而这些夫妻之间其实是很看重情感交流的。”她说,正是怀着向人们阐述这种理念的简单想法,最终选择坐在摄像机前。这是凤凰网制作的一档名为“性情解码”的网络直播节目,那天是2006年10月24日。



对于苏静,“性情解码”的节目主持人刚刚印象深刻。8月中旬的一天,他告诉记者,之前他们在网上征集“换偶”节目嘉宾,希望有亲历者能现身说法,并与性学专家李银河直接对话。当时还在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做警察的苏静,主动写信来,表达了自己“要跟李银河老师对话‘换偶’问题”的意愿。在这封来信中,苏静这样介绍自己:女,29岁,婚龄8年,孩子5岁,公务员,喜好写字。



事实上,在参加节目时,苏静夫妇正经营着一个叫做“夫妻吧”的网站,这个网站当时已聚集了一批对“换偶”感兴趣甚至已有行动的夫妻。



“因为这个网站做得早,我知道‘夫妻交友’这个现象是处于法律的边缘,它究竟违不违法呢?我很想知道法律专家与社会学家的看法,也想见到我崇拜的李银河老师。”苏静说,为此,她从礼泉专程到了北京,坐到了摄像机前。



这是苏静接受访谈的内容节选:



主持人:第一次有夫妻交友的行为实质发生在什么时候?



苏:大概是秋天吧。2004年秋天。



主持人:你们叫做“夫妻交友”,与夫妻换偶的区别在哪里?



苏:从目的上来说,夫妻交友在于提升家庭生活质量,然后增进夫妻感情。换偶主要是以性交换为目的。



主持人:你们是带着情感来交换?



苏:对、对。从内容上说有两个层次,第一是情感交流,比如说一些家庭可以郊游、就家庭孩子等话题进行交流,并不单单是身体的交流。



主持人:这样说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苏:性是发展到一定阶段。感情增进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性交换。不是必然,也不是惟一的目的。



主持人:你自己交换过多少个伴侣?



苏:没有多少,只有两次。



主持人:你和他们私下都是朋友吗?



苏:嗯,是。



主持人:之前就是朋友,还是在网上认识后才是朋友?



苏:都是在网上认识的,大家经过很长时间的了解。



按照苏静当日在节目中所做的描述,她与丈夫曾有过两次“换偶”经历,之后她还把它们记录在自己的两篇网文里,标题为《艰难陈述》、《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

到底有没有换偶?



近10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当回溯往事,面对记者提出的“究竟有没有‘换偶’经历”的问题,苏静闪烁其辞,身上不见了当初把它公之于众的勇气。



“关于我个人交友的经历,不想再说了,再说的话,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也许会有人问,你到底有没有?在你的文章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现在不会去证明什么,也没有必要去证明什么,”她说,“我只会说我是怎么理解这个群体的,怎么样给这个群体营造一个好的交流平台。”



目前,苏静惟一一次肯定自己有过“换偶”经历,也仅仅是在凤凰网做节目时迫于“条件限制”。凤凰网视频直播时,“你也必须要说有过,这是条件限制,不然别人不会跟你交流。”



“换偶”经历的“有还是无”,即便是在熟知苏静的人群中,至今仍旧是一个无可求证的疑问。



苏静于1976年出生于礼泉县南坊镇一个小村庄里,1995年考入陕西司法学校读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县公安局办公室工作,“接接电话,看看报纸,通知开个会”,中间曾跟丈夫一起自费到中国公安大学读书。



之前,苏静最让人惊讶的事情,莫过于跟丈夫结婚。1998年,苏静跟礼泉县公安局当司机的徐大勇“一见钟情”,在双方家人尚不知情下,一周之后就去领了结婚证,并一起住进了苏静的单位宿舍。“这在当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议论。”按照苏静的说法,婚后夫妻感情“非常非常好,我们的观点一致,我说跟他说是完全一样的。”她也据此坚拒记者提出采访徐大勇的要求。



结婚6年后,2004年,“闲着没事干”的徐大勇开了一个叫做“夫妻吧”的网站,上面聚集着一些有着“换偶”经历的网友。据苏静自己说,那两篇记述“换偶”经历的文章就是在2004年发到网上的,当时点击率非常高。



风波地



距离西安不到60公里的礼泉县城并不大,乘三轮摩托车,不出20分钟就可以把整个城区转遍。提及“一枝独秀”,几乎无人不知,显然,曾经喧嚣一时的“女警察换偶”事件,很难走出人们的记忆。



凤凰网的直播节目是在去年10月22日进行的,结束后,苏静回到礼泉,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生活,直到11月17日它被同事在网络上意外发现(而据华商报报道,是苏静自己将这一信息告诉了众多同事)。按照苏静原有设想,“做节目时没有说真名,没有透露警察身份,只是露了脸,即使被认识的人看到,范围也应该很小,顶多会在个人身上做议论,而不会牵扯到工作单位上来。”显然,她错了。



在网络上被认出之后,消息迅速就传遍了礼泉县各大政府机关,一些人还为此专门跑到刑警大队看苏静是何模样。“‘换偶’这种事情,这个小地方的人闻所未闻,觉得太离奇了,没有人能够接受得了,而苏静之前给大家的印象一向是文静且稳重,反差太大,令人意外。”一位熟悉苏静的机关工作人员说。



一开始,来自各方的压力就让苏静难以承受:她去菜市场买菜,去幼儿园接孩子,人们都以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她;刑警大队长的手机响个不停,不断有人打进电话取笑;网络上各种怪异留言源源不断……在这种情况下,苏静不得不离开礼泉,远避北京,与丈夫、女儿一起租住在郊县。



动静太大,当时礼泉县公安局决定对她“停职审查”。按照苏静的讲述,调查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她是以什么身份去凤凰网做的节目;“换偶”经历是否属实;办“夫妻吧”网站的手续是否合法。



对于是否被辞退,苏静说,直到今天,礼泉县公安局仍没有一个明确的处理结果。



“这个事情很敏感。”尽管时过日久,礼泉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陈书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对苏静“换偶”事件讳莫如深。



“礼泉县公安局不可能辞退苏静,”刑警大队一名警察给记者分析,“苏静的事情纯属个人私事,它没有违犯警察纪律中的哪一条。苏静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她跟这个地方的矛盾没办法调和了,包括她与同事、家人之间的矛盾。”在苏静的这位旧日同事看来,他们也怀疑苏静“换偶”经历的真实性,“参加节目也许只是为了宣传她的网站。”



凤凰网“性情解码”主持人刚刚向记者介绍,“苏静之所以上这个节目,与她经营的那个网站是有关系的,可以借此提高知名度与增加流量。”刚刚认为,后来苏静丢了工作,背井离乡,成了这个事件的炮灰,“她的遭遇说明了这个社会对”换偶“行为能接受的尺度。”



与刚刚讲述的苏静的窘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外界曾一度传言在经营网站过程中苏静夫妇获利甚丰,在礼泉,就有说他们获利高达300多万,还曾用这些钱买房买车。苏静予以否认,“即使是现在,每个月网站收入有2000元就很不错了,一年下来,最多也就挣2万元钱,几乎不够支付网站服务器的费用呢。”刚刚也说,根据他经营网站的经验,苏静夫妇想通过这个网站赚大把的钱,“很不现实”。



“夫妻吧”在换偶事件发生之后曾一度关闭,现又重新开张,会员注册已多达12万人。论坛里,被称为“老大”的苏静,因为“换偶”事件的发生,俨然已成为这一隐蔽群体的代言人,尽管她本人是否真的有过“换偶”经历,不得而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