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庆十一)一次03.8,两次总理来我家

[长城原创](庆十一)一次03.8,两次总理来我家


马上又到国庆节了,提起***总理在03年国庆节和05年两次到自己家里做客,陕西华县下庙镇的康天恩老汉至今还是一脸的笑容。

陕西的渭河在自1968年发生过一次大的洪水以后,沉寂了35年。35年中,虽然也有数次曾经河水上了堤岸,可是还没有造成大的损失,我在当兵前和当兵的过程中,虽然也曾经亲身经历过数次渭河抗洪。可是,03年8月31日的那场水灾,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1968年,渭河淹掉了包括华县、华阴两个县的数百万亩农田和几万户的房屋,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致使几十万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此后数十年,经过努力,沿渭河东西数十公里修建了渭河大坝,大坝以南是村庄,以北就是千万亩的良田。通过几十年间不断的对渭河大坝加宽加高,河水虽然几次上岸,可是最终还是没造成房倒屋塌的损失。我在1991年高中毕业时,就曾经抗过一次洪,那一次只是在大坝以北的河滩地里。当时在大坝北面的地里像棋盘一样,修建了许多小的围堰,我们这里人把这种小的围堰叫做小坝,小坝的主要目的还是防止河水淹了庄稼,那次的水涨到了小坝以上,经过几昼夜的努力,堵塞田鼠洞的窟窿,最终河水退去,小坝里的秋粮得到了保全。

94年,服役探亲的我和父亲两个人,在七月给爷爷奶奶的夏旱的一片河滩地里的玉米浇水到了半夜,眼睁睁的就是浇不到地头,只好一再的等,直到东方的天空已经微白,天快亮的时候才收拾回家。那一夜,把人熬得够呛。谁知道第二天,河水上岸,又轻轻地把地“浇”了一遍,想起来,真的叫人啼笑皆非!96年时我服役退伍在家,侍候农村家里剩余的一点地里种的冬瓜,正是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村里的村长叫我到大坝北边抗洪,和91年一样,还是保护小坝里的庄稼。那次走得太远,离开大坝距离有三四公里,突然就传来了消息,靠近大坝的小坝决堤,让我们马上转移撤退到大坝上。那时我经过部队几年锻炼,跑起来刷刷的,我一个要好同龄的朋友,跑了一程却是气喘吁吁,没办法的时候,我用铁锨的把拉着他,终于在洪水切断后路之前跑上大坝。上了大坝,才发现母亲在坝上焦急的寻找我,当我不动声色地到她跟前时,被母亲狠狠的骂了一顿。家里的长势不错的冬瓜,也在洪水中被冲得一干二净!

2003年8月,天像是被谁捅了个窟窿,雨一直下个不停,我所在的山区,也是连门都变了形状,开起来费力得很,挂在衣柜中的衣服、放在鞋盒里的皮鞋纷纷的长了霉菌,“毛”很长,潮湿的简直没有丝毫办法。到了月底,华县境内的三条由南向北的南山渭河支流石堤河、罗文河、方山河已经在雨水中浸泡了一个月时间,由于是地上河,堤岸防守困难异常,而这几条河的两岸,居住着数十万的居民,渭河的水,也是一个劲地涨,最终,石堤河东岸不堪重负决口,水势汹涌,很快淹没了大坝以南的村庄和庄稼,所幸的是由于政府组织转移得力,在这次大的洪水来临之前,就已经转移了有可能受灾的村庄所有人员和物资,加上这些年农村条件越来越好,楼房也多,所以只有一些还是土木结构的房子倒塌了,灾民在洪水退去不久就重新回了家。发生水灾的时候,我在单位上班,不在家,后来春节时回了一趟老家,面对满面疮痍的故乡,泪水流了出来。女儿那时还小,一岁多的她,见我流泪,也哇哇的大哭,村里人见了无不动容。都说18的娃像18,对家乡还是有感情。

这次洪水过后,我的家乡经济作物如芦笋,黄花菜,桃树,梨树等一批庄稼地毁于一旦,最深处的积水有8米多深。原本一派生机的故乡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多亏政府给与了极大的帮助,这才渡过了难关,这两年,又慢慢的有了起色。

据统计,渭河“03.8”洪灾给渭南市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3亿元。有5个县(市、区)、55个乡(镇)、56.91万人受灾,29.09万人被迫离开家园,12.9万人无家可归,102.52万亩农作物绝收,19.19万间房屋倒塌,42万家畜家禽死亡,大批基础设施被淹毁,182所学校的4.9万名学生无法上学。108国道、渭河上涨水漫大桥、大华公路被迫中断数十天,“二华”(华县、华阴市)“夹槽”地带汪洋一片。几十万人口几代人的积累毁于一旦,情景惨不忍睹。

***总理在03年10月1日亲临受灾的华县下庙镇康甘村,在村民康天恩的家里,和村民们促膝长谈,鼓励村民做好灾后重建工作,使大家得到了极大的鼓励。2005年4月21日,温总理再次来到康老汉家里,这一次,洪灾过后的阴霾已经荡然无存。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大家谈得最多的是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中央取消农业税以后农民负担的减轻,康老汉一个劲地说,多亏中央的政策,现在家里日子“嘹咋咧”——好得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