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九章 狼狈为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原来,就在张耀东在苏娟宿舍里痛打何明亮的时候,公寓负责人发现打斗十分恐怖,听者楼上的惨叫和怒吼声,害怕出了人命,赶紧跑到值班室报了警。结果刚打完电话,看着自己所在集团老板的儿子满脸是血地开着车离开了,一会儿另一个小伙子也怒气冲冲走出公寓,本来想拦阻,怕凶手跑掉,可看着那个小伙子满面凶气,一个60多岁的老大爷无论如何不敢出去。紧接着就看见公寓门口又上演了一处全武行。

警察的反应速度确实很快,从报警到现在仅仅十几分钟。由于兴阳集团位于这个城市边角上,距离市警察局可是有很长一段路的。

张耀东抬起头看见警察包围了上来,看看四周想逃跑,要他和警察对峙还没有这个胆量,一旦不听劝阻,被人家认定个劫持罪还是非常有可能的,稍有反抗,就是暴力抗法,而去路又被封住,只能束手就擒。

张耀东慢慢站起身,旁边的警察大喝道:“举起手来,双手放在脑后。”张耀东将双手放在脑后,旁边的警察一拥而上,将张耀东双手擒住,用力后扭,掀翻在地。一个警察跪摁在张耀东背上,手脚利落地给张耀东铐上,然后一把揪起来,将张耀东头按下。

此时,一个身体略显臃肿的四十岁上下的警官走了过来,押解着张耀东的那个警察报告道:“罗队,凶犯擒获,请指示。”

那个姓罗的警官威严地摆了摆手,道:“押回去。”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推着张耀东向外面停着的警车走去。

张耀东原本还心存侥幸,毕竟对方多人围殴自己,只能算是打架斗殴事件,看现在警察将自己定性为凶犯,这就不妙了。用力挣扎起来,大喊道:“我冤枉啊,那些后巷里那么多打人者你们这么不抓,怎么单抓我一个,我不服。”

警察们听说后巷还有人,姓罗的队长挥手叫警察进去看看。几个警察快步冲进巷道里,不一会儿,那十多个被张耀东痛殴过的保安被押解了出来。此时,何明亮也被扶了起来,两个警察上前也想押解到警车上。何明亮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看见警察要押解自己,对姓罗的队长叫喊道:“罗队长,我是明亮啊。”

姓罗的队长上前左右打量了半天才辨认出来,惊讶道:“真是明亮啊,怎么被打成这样?”

何明亮勉强睁开虚肿的双眼,用漏风的嘴巴艰难地说道:“我和一个我们集团的一个姑娘谈恋爱,那个王八蛋看见姑娘漂亮,见色起意,上去调戏时我反抗,结果被那个家伙打了一顿,我赶紧叫人帮忙。可是这群家伙,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平时吹牛怎么怎么厉害,结果拉出来被人家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真是一群饭桶。幸亏你们来的及时,不然今天我的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勉强说完,扯动了嘴里的伤口,尤其是被打落的门牙伤口又冒出血来,只痛的这个从来没有受过多大罪的花花公子呲牙咧嘴不已。

张耀东还没有被押上车,就被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劫持着,离这里并不远,勉强听见这个何公子满嘴胡说八道,不由得气愤地大叫大嚷:“血口喷人,什么谈恋爱,将我的女朋友强抢,还说是自由恋爱?挨打了一顿,就找人来帮忙,幸亏老子手脚利索,不然今天就交待在这儿了。凭什么只抓我一个,那些打手和凶器你们就不管,不问青红皂白就抓我,你们只有传讯权,没有拘留权。想拘捕,拿出逮捕证来。”在张耀东争辩的过程中,旁边的两个警察想制止却无法制止,总不能在总多围观者面前堵上张耀东的嘴,只能强行将张耀东推进警车,但已经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围观的人密密匝匝围满警车周围,听到张耀东的话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姓罗的警官一阵面红耳赤,想不到一时疏忽,给出警任务带来很大的被动,手下也太不会办事,看来有必要整顿了,也不知这些警察哪个要倒霉,尤其是押解张耀东的那两个倒霉蛋,前景堪忧啊。

姓罗的警官看见不能再庇护何明亮了,毕竟要在人前装一装,对何明亮使了一个眼色,转头吩咐周围的警察道:“将当事双方都押解起来,还有那些凶器收拾好,快点,别磨磨蹭蹭。”说完径自上了自己的越野吉普车。

何明亮刚开始一愣,接着明白过来了,看见自己的手下有骚动的迹象,赶紧骂道:“你们好好配合警察同志,想拒捕吗?”说完乖乖地伸出手,让警察带上手铐。上来给何明亮戴手铐的那个警察一边忙乎,一边悄悄道:“何公子,先委屈一会儿。”将何明亮推进另一辆警车里。其他那十多个手下只能乖乖地被警察押解上车。

一阵尖利的警报响起,四辆警车排着队风驰电掣穿过大街,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围观的人群看见没有热闹可看了,纷纷散去。听了张耀东那番话,在加上了解张耀东和苏娟的恋情缘由的人在里面一解释,全部明白这是一起官商勾结陷害案件,可惜,那位小伙子,不仅得罪了这个市里背景深厚的何家,而且让警察下不了台,到了警局免不了挨揍了,不死也得脱层皮。算了吧,过好自己的生活就阿弥陀佛,千万别得罪那些有背景的家族。里面有家人的,纷纷劝阻自己家里人,出去千万别乱说,尤其警察询问时,一口否认自己不在打斗现场,不然惹恼了何家,自己以后的生活来源就不妙了。这些人绝大部分是兴阳集团的职工,自然要考虑以后事了。

张耀东也是一个不笨的人,不然在发现苏娟奸情的那会,一般失去理智的很可能会将奸夫打死的,但张耀东控制了最后那丝理智,包括第二次打何明亮的时候,都没有被仇恨彻底蒙蔽理智,只是教训何明亮一顿,否则打死人自己有理也成为凶手了。

但看到刚才警察对自己和何明亮的不同待遇,心里不妙的感觉十分强烈。现在的媒体这么发达,尤其像张耀东这类爱好上网了解时事的人,天国各地时不时冒出警察严刑逼供、屈打成招,诬陷无辜的案件。看来,何家在这个小城的势力实在是不小啊!自己在这个屁大的城市人单势孤,怎么能够与何家对抗,何况自己刚才让警察下不了台,千万别到了警局挨揍。但心里也不抱什么希望,挨揍的可能性相当大。自己得做好准备,必须不能听任警察的摆布和利诱,作出对自己不利的言行。想到这里,心情稳定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挨揍吗,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警车十几分钟后停在市警察局停车场内,打斗双方被警察们押解进警察局里。在走动的过程中,张耀东和何明亮不期相遇,看见何明亮那阴沉沉的笑容,张耀东心情落到谷底,愈发坐定了自己刚才的推测。

刚到刑讯室,张耀东就遭受到“特别的优待”:手铐未除,被紧紧地绑在刑讯椅上。张耀东此时已经心情平静下来,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只能坦然面对,所以闭目养神,不言不语。

很长时间后,张耀东坐在审讯椅上快睡着了的时候,姓罗的队长在另两个警察的陪同下来到刑讯室。罗队长坐在中间,两只眼睛在张耀东想来就像恶狼似的,一点儿没有小说里面那种威严,可能是心情不同吧,知道这是心理战,想给自己压力,一会儿好让自己按照他们的思路办,当然自己不“配合”,那就另当别论了,自己皮肉一定要受苦。

“啪”耳轮中就听见左边那个警察用手猛地一拍桌子,开始了问讯。右边那个警察开始了记录。

“姓名?”“张耀东”;

“年龄?”“24”;

“籍贯?” “……”

一路问讯下去,张耀东对这些无关紧要的老老实实配合着警察的问讯。

“你为什么耍流氓,调戏不成,动手打人?”

“警官,我可冤枉啊,我和苏娟,噢,就是那个何明亮说的他所谓的对象,我们从去年就开始谈恋爱了,原打算今年光复节结婚。上个月我工伤住院,由于出院后新调整了工作岗位,好好表现了一个多月,与苏娟联系的少了,等工作稳定下来,今天晚上去宿舍看我女朋友,不想在她宿舍里发现何明亮与苏娟的奸情,一时狂怒,动手打了何明亮,但我还是掌握分寸的,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不想他纠集同伙,手拿棍棒、钢管等凶器,将我堵在公寓门口的死胡同里,明显就是欲将我致于死地。警官同志,你说我能不反抗吗!这可是正当防卫,出来后看见是何明亮指示的,我当时只是想将他擒住,扭送他到警局报案的,你们来之前,他自然要反抗逃跑,我不得已动手打了他,情况就是这样,请三位警官查证,单位的人都知道我和苏娟的事。”

罗队长和另两位警察对视了一眼,心里不由得暗叫不好,就怕这种油盐不进、又懂得一些法律知识,还尽量将自己的行为说得圆滑的人,仅靠恐吓是不起作用的。都从对方眼里看见暗示,只能采取……

“张耀东,你要老老实实交待清楚你的罪行,不要顽抗,要相信我们会给你清白的。”

张耀东心里暗笑,相信你们,我就彻底完蛋了,不由得想起一句笑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真是精辟,和自己现在情形如此贴切。慢慢说道:“警官先生,我可一直将实际情况向你们反应了,倒是有一点我十分不解,按说像我这种行为,最多就是斗殴行为,目前只是嫌疑人,你们只能将我传来问讯,而不是拘捕吧。”说完,举起自己手上的铐子,向三位警察晃了晃。

“是我在问你,还是你来提要求。”左边那个警察不由得一阵气结,“张耀东,你也刚才承认,是你先动手打的何明亮,才引起后面的一系列纠纷,就从这点,你的罪行就明白无误,还是老实点交待。”

张耀东摇了摇头,面带嘲讽地看着这个警察,道:“警察先生,你的问话有问题,一是事情起因我刚才已经说明,那就是首先何明亮勾搭上我的女朋友,虽然我还不了解具体缘由,但我相信我和女朋友之间的真实感情,毕竟我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难道非得要结婚才受到法律的保护?二是何明亮勾引我女朋友,明显是道德有亏,品行不正,我想问在座的警官同志,尽管有些不雅,请多原谅,那就是,如果你的老婆或女朋友被你当场捉奸在床,而且对方还言语侮辱,用金钱和恐吓来威胁你,也就是说我和你老婆相好了,给你钱,滚吧,以后我还会再来的,希望你给在外面把风,不知在座的诸位是什么心情,总不至于平静地说,好吧,我们上警察局评理去,如果是这样,我无话可说。”

三个警察面红耳赤,这个家伙,损人不带脏字,居然拿他们作比喻!!!

“住嘴,你不要得寸进尺,以为我们这么好说话,今天既然来到我们的一亩三分地,就由不得你了,最后问一次,是不是你调戏不成动手打人?”

张耀东心里一沉,看来说理说法行不通了,人家认定了自己,现在就要翻脸了,对于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流氓,虽以前没有接触过,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在大街上跑?理屈词穷,自然语言就变成拳头了。心里呐喊道,来吧,老子早已经做好准备了,你们这群吃人饭不办人事的渣滓!

张耀东轻蔑地看着对面这三个“警棍”,说道:“我保持刚才的说法不变,请三位警官调查。”说完闭上眼睛,对三个几个警察的咆哮没有作任何回应。

“啪”一声桌子再次拍响,这次是一直没有作声姓罗的队长阴沉地说:“好,好!我叫你顽抗,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成全你。”说完,气冲冲站了起来,顺手从审讯桌后面拿起橡胶棒,向张耀东走了过来。

张耀东睁开眼睛,看着罗队长逐渐逼近过来,说道:“罗队长,你如果打我,就违法警察总局颁发的不许刑讯逼供的规定,这会让你下台的。”

“呵呵,看来懂得还不少吗,谁看见了我刑讯逼供,再说我打了你,把你养上个半月,伤势不就恢复了,谁能知道,何况,老子有很多办法让人即使现在看见,也瞧不出一点儿痕迹,只怨你得罪了何公子,命苦啊,谁让你生不在一个有权有势的家庭。”罗队长用橡胶棒轻轻拍打着手,咬牙切齿道。

“我知道,从你们在公寓门口那会儿就免不了这顿了,这类例子太多了。不过,我丑话搁在前头,别门缝里小瞧人,谁知以后呢,没听说一句名言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说我并没有违法犯罪,即使真如你们说的那样,也顶多判个一两年,甚至半个月的拘留就不是完事了,但你们的行为,我不会张嘴吗,难道我的手就废了,不会发表信息吗,别忘了,现在电脑网络这么发达,发个帖子对于我还是很容易的。那样的话,你们就逃脱不了被调查的命运,轻者被警告,重的有可能丢了乌纱帽,也得进监狱里尝尝滋味。再说了,你就能预料我一辈子就是给人打工、作牛作马的料?”张耀东不停歇地一口说完,希望能威胁住这个恶棍。

很明显,这番话起了作用,罗队长眼睛滴溜溜转着,后面的那两个小警察更是不堪,面带慌乱,有一个欲言又止,被另一个拉了一下衣袖,就低头不言语了。张耀东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罗队长威势真不小,居然能让那两个警察对于这么重大的违反纪律的行为都不敢制止,只能寄托在这个罗队长身上了。不过这个罗队长以前肯定干过类似的事,恐怕刚才自己对牛弹琴了。一会儿打自己时,肯定不会留下把柄和痕迹。

果然,罗队长那丝犹豫的神色不见了,代之以毅然决然的神色,回过头来狠狠地看着那两个警察。后面的两个警察一看阵势不对,其中刚才问讯的那个警察站了起来,平静地对罗队长说道:“罗队,你慢慢和嫌疑人聊聊,我和小刘出去将案卷整理一下。”说完匆匆出了刑讯室。罗队长非常满意这个姓李手下,很会眼色行事嘛,看来以后得重用重用。

转回头来,脸色就像夏天的雷雨,说变就变,阴沉地说道:“听见了没有,我会和你好好唠唠的。哈哈……”。说完仰头大笑,回音在刑讯室里回荡着,久久不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