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窝”的信天游——评乔盛的长篇小说《黄沙窝》

aqssm 收藏 1 225
导读:《黄沙窝》使我沉醉于“信天游”,质朴热诚,嘹亮清纯,粗犷又温柔,机敏而天真,是一种韵味,一种风情,更是一种品格,一种精神。回旋在这部长篇小说里的,就是这种“信天游”的格调,“信天游”的氛围。而《黄沙窝》的“信天游”,都是作家乔盛依据人物性格和情节发展的需要新创造的,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国西北黄河长城交界处的农村的“信天游”。   那是时代、地域、世态、人情、景物、风光、习俗、缘分汇聚而成的心声,那是雄浑壮丽之美的旋律。   我所说《黄沙窝》的“信天游”,不仅指穿插在作品里的乐曲,根本上指的是弥漫于全

《黄沙窝》使我沉醉于“信天游”,质朴热诚,嘹亮清纯,粗犷又温柔,机敏而天真,是一种韵味,一种风情,更是一种品格,一种精神。回旋在这部长篇小说里的,就是这种“信天游”的格调,“信天游”的氛围。而《黄沙窝》的“信天游”,都是作家乔盛依据人物性格和情节发展的需要新创造的,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国西北黄河长城交界处的农村的“信天游”。

那是时代、地域、世态、人情、景物、风光、习俗、缘分汇聚而成的心声,那是雄浑壮丽之美的旋律。

我所说《黄沙窝》的“信天游”,不仅指穿插在作品里的乐曲,根本上指的是弥漫于全书内容的生活情味。这部长篇小说,真实而生动、纯正又新颖地映现了“信天游”故乡的生活,那是千百年来地域文化积淀形成的特定生活,若非身处其间心领神会,就不可能描绘得出。故事可以任意编造,生活必须切身体会。单凭故事走红的小说,难给读者以真正的乡土气息和人生滋味。

而我读《黄沙窝》,最先感受并因痴迷,正是这种能够醒人耳目、沁人心脾、润人肺腑的生活情味。

它所写的生活内容,不仅仅限于偏僻的黄沙窝农村新闻,而且由此辐射开来,还反映了野鸡川乡的矿区商战、神松县里的官场风云。从总体结构看,宏观世界是以神岚煤田的开发为契机与轴心,全景式地扫描了工业进展给农业传统带来的生机和衍生的危机。从结局落点看,它以一场莫名其妙、突发悬疑的矿难为寓言和警告,检视新旧交替转型时期人性、人情、人际关系的变迁及其利弊。

它所所展示便不只是生活情味,更耐人寻味的是:它提示人,为推动或者适应生活的进程,需要调理各自的心。

生活的中心是人,是人的心。《黄沙窝》中人物,多能给人深刻印象。官场一号贾县长,善于“廉政”,收两条“大前门”,付五十元烟款,而那盒里的烟,百元钞票所卷。从官场进商海的董部长、矿长则“土”气,公开索贿、行贿。商海一号黄金狗,是作为转型期中羊角峥嵘的代表人物塑造的。其专长就在于敏锐抓住时代转换暴露的机制空隙和人性弱点,投机取巧,坑蒙拐骗,遂成大款。

这个沙窝里的农民,精明过人,邪念无边,竟想用钱买上个全国政协委员,这便是“黑炭价值比黄金要看好的时代”产物。

这个时代产物,颇有典型意味,从其可以窥测当今某些富翁的真相实质。受他欺骗而不自觉、跟他并存形成对照的是憨实拙笨、无能进取的黄金贵。在“金狗”得逞的天下,他这一“金”无“贵”可言,只能是贱民,接连遭噩运:受“狗”剥削,遇匪劫掠,只因听闻“鸡”信息,便被司机诬陷殴打。而传统的家庭观念,使他对“狗”忠心耿耿,最后被炸得尸体“模糊不清”。

这也可谓一个典型,他的性格命运,能折射现实中各式各样无机缘、不得志、庸庸碌碌诸公的情态和处境。

如果说作品推出了一批活跃官场商海的西北汉子,那么更让我动心的是生活在黄沙窝里的女人。黄金狗的前妻孙秀秀,一个身在农村而心态时尚的女性。跟其前夫对比,正直又任性,洒脱却孤独,刚强而自尊。在这个被封建传统束缚着的穷困小村,她是一个肆无忌惮的“独行侠”,同时起着陪衬作用。她引为知己的黄金贵之妻白翠娥,才是这部小说写得最出色、最感人的主人公。

我不了解作家是否明确,原就设置白翠娥为主人公。作品人物众多,大都写得鲜活,但从着墨的力度来看,刻画最细、最美的是白翠娥。

这是一位传统农村的传统美女,只因为青春期触犯了农村的传统禁忌,下嫁给黄金贵。她本人也深受传统思想束缚,自悔自责,自认命苦。因而她一心一意跟黄金贵过穷日子,小夫妻虽贫贱却甜蜜。可是煤田勘探人员路过他家门,打破了往日的平静。乡上矿区的开发,触动了他们改善生活的向往。而他们不会想到,挖煤的老板和贪婪赃官在市场上出卖的,实际上是他们的血汗。

作品截取夫妻之间亲热和翠娥携子独居的生活片段,通过翠娥和秀秀两个人的一段交往,精雕细刻了主人公美好的音容和善良的品性。

把翠娥和秀秀拉到一起来写,是表现两个人物尤其是突出翠娥的重要手法。两位美女,一贫一富,一文一武,一柔一刚,一秀一狂,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正是这贫的,为护长城掏钱,为修龙庙捐款,不愿被误会为官员亲戚而自付药费。正是这秀的,在纠缠中竟“配合”了“户家哥哥”白福贵的“最后一次”。这使那个富裕的、轻狂的秀秀心理失衡,提出了跟翠娥暂时分手。

为深入细致刻画翠娥这个没有文化却有良知的女人,直接揭示内心,更是主要方式。小说中有多处对翠娥进行鞭辟入里的内心描写。例如:“最后一次”事件之后,她带儿子跪到爹妈坟前磕了十几个头,接连五天闷在家。作家写道:“从看电影开始到看电影结束的整整十三年里,白福贵到底多少次把她搂进柳树林,她回忆不起来。好长好长的一部电影!十六岁开始看到了二十九岁,还在看,还在品味。生活的艺术与艺术的生活交织着她的灵魂。都是生活,都是艺术,都由她来扮演主角。而那位导演是谁呢?与其说这是问,主使翠娥偷情的是什么魔力,毋宁说这是质询,主宰这位美好善良女人命运的导演,究竟是哪一方的神。

显然,这是作家着意安排的:让这位在黄金狗的眼里“美得入骨入神入魂,美得叫他不敢有非礼之想”的女人,在黄金贵离开她到矿区的日子里,罹患绝症;让这个虽答应过“最后一次”但对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葆有热爱真情的妻子和母亲,在默默支撑艰难岁月、苦苦等候男人归家、殷殷盼望生活能得有所改善的期待中,见到的却是黄金贵模糊不清的尸体,“就再没有直起腰来”

这是因为什么,为什么翠娥这么美好善良的女人竟落得个这样悲惨的结局?同样的,为什么整部作品最后以一场突然的蹊跷的矿难来结束?

答案就在作品里,就在读者的心里。当此历史时期,特大煤田出世,给这一地区、其实也是给神州大地的五行八作各色人等,提供千百年未曾有过的变革机遇。真假是非、美丑善恶,得到了又一个倾情演绎、尽力招摇的舞台。《黄沙窝》记录下这场复杂微妙独特新奇的,特别是勾魂摄魄地塑造了白翠娥这么个典型,因而在我心目之中,它成为了近来所读最好看的长篇小说。

“卖鞋婆婆光脚跑,掏炭的哥哥睡冰窑”,这是一部诗化了“信天游”小说。这是一曲人生“信天游”:“见了一回黄河没喝一口水,交了一回朋友没一搭搭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