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国际旅 特种训练营 第四十三章.不屈不挠

wnet99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size][/URL] 一. 他的心情是复杂苦涩的,颜色是暗淡的。 忐忑,不安,期待,忧郁,想要从容的面对梦梅是不可能的,他以为自己可以。 可当他的手指轻微的颤抖,仿佛看到他抚摸的温暖的梦梅的手;当他的心百感交集,仿佛听到她叮咛自己不要那么多愁善感时候,梦梅微笑的脸;使李唯的心感受到阵阵凄凉,痛楚的感觉在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他的心情是复杂苦涩的,颜色是暗淡的。 忐忑,不安,期待,忧郁,想要从容的面对梦梅是不可能的,他以为自己可以。

可当他的手指轻微的颤抖,仿佛看到他抚摸的温暖的梦梅的手;当他的心百感交集,仿佛听到她叮咛自己不要那么多愁善感时候,梦梅微笑的脸;使李唯的心感受到阵阵凄凉,痛楚的感觉在蔓延。

所爱之人即将离你远去,去追寻那复兴中华民族的抗日的梦。

本就两地相隔,这一下子相见之又更远了许多,曾心中如何告诉自己终究有一天终能长相聚,可离别的心中还是有些失落,远了,这一下子便又是千百里,

惜别离,叹别离,无限情思又该何处邮寄,鸿雁传书,怎奈千山万水,琴瑟传意,可叹音律两难通。

望穿秋水却遥不可及,家中的亲人望着月亮 将一颗心煎熬的滚烫滚烫,只是天明仍不见久去的,思念的,未婚夫婿儿郎。

轻轻地唱着别离的歌, 守望每一份残存的记忆,在这个美丽的季节,别离是人生注定的苦涩乐章。


聚散过后留下的都是痛,但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经历过,所以即使略有遗憾,那也是美丽的。

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别离牵出长长的思绪,会延伸到你的每一个所在,爱意无限,情思绵长。

在别离的日子里,回忆成了最好的伙伴,枕着思念入眠,带着期待醒来,梦里全是你的音容笑颜。

因为有了爱,生命不再枯竭和茫然,因为有了期待,日子不再会单调和孤独。

独立教导队的战士们已经该是返回营地的时候了。

东北的密林生长茂盛,里面都是高大的落叶树木,当时正值东北的雨雪季,阴雨连绵,雨雪交加,战土们穿着湿透的衣服,吃着采来的野菜山果,部队继续前进。

长白山区的百姓与抗联结下了鱼水深情,从抗联组建那天,人民群众就把她当做自己的队伍,自己的亲人,他们积极参军,补充兵源,为抗联做军服,送粮食,掩护,护理伤病员。

有抗日群众冒着生命危险送给部队一些粮食和牲口。

正是他们的帮助,使李唯和独立教导队的战士们渡过了难关。

在露营地,战士们便围在篝火旁取暖,睡眠。


二.


山峦起伏,寒风瑟瑟,这里白天黑夜挂满霜,浑身白,全是冰屑。

大树冻得喀吧喀吧响,把战士们的鼻子都冻白了。

有时在高山密林中行进,有时走向荒野草原,他们多么需要火啊,可火光能一下照出老远,表烟飞上林梢,敌人就会像狗蝇子一样扑上来。

在原始森林中,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孤独与渺小。

远望,不知名的针叶树密密麻麻无边无际,战士们身边,那几搂粗的大树干健壮挺拔直插云霄。

在苍然古木的四周不乏枝干纤纤的幼树,但无论长幼一率是针冠钢髯络腮胡须,呈现出一派不修边幅的自然美和血脉贲张的野性美。

越往前走,树林就越茂密。

先前仰头可见的蓝天,此时已经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大朵大朵的阳光经过茂树繁枝的过滤照在巨人般比肩而立的密林里,仿佛一幅没有保存完好的陈年古画,看上去是那样的斑斑驳驳,那样的幽幽暗暗。

雨雪消融的沙地凸凹而泥凝。

青筋暴起的树根交错缠绕,一半埋进泥土,一半匍匐地上。寻着勉强可以辨认的足迹前行,一不小心,透气孔开得很低的旅游鞋就会透进冰凉的泥水。

继续前行,不时可遇到骸骨般横陈的古木。它们或连根拔起,或拦腰折断,或仆倒林间,或斜阻路上,虽生机殆尽,朽烂不堪,但无一不保持着倒下时的姿态。

被苔藓覆盖的小路更加难以辨认,没有向导,没有路标,只能在偶尔被人抛弃的杂物和若有若无的脚印的指引下艰难地向前跋涉。

渐渐地,战士们的意志开始动摇,并在暗暗地盘算:是知难而进还是迷途知返?

迷途知返会不会功败垂成?

知难而进又敢问路在何方?

就在他们进退为谷犹豫不决的关键时刻,我的因长久而巨大的宁静变得有些麻木不仁的耳鼓忽然迎来了一脉潺潺的水声!


战士们只能在雪地上蹦,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和堵截,李唯率领部队日夜兼程,过草甸,穿树林,披荆斩棘越过长白山。

他们穿过敌人重重封锁,辗转跋涉,经过十几天的艰苦行军,群众冒着生命危险送给部队一些粮食和牲口。

他们以艰苦卓绝的精神,不屈不挠的意志,挑战生命极限的英勇精神,战胜了困难,使部队终于按时赶到目的地,第一次圆满地,胜利地完成了这次任务。

山顶上那变化万千的晚霞,还有在不远处披上了金色外衣的密林。

因为霞光已经穿透云层向着对面长满白桦的山坡上,金色的霞光与深深浅浅的金色的从林中,笔直的白桦树树杆散发着洁白的光芒,长白山的白是皑皑白雪的白色吗,还是满山的白桦树的色彩?

看过无数次你的静悬于云上山顶的深邃而清幽的神形,在峭壁之上的风雪中,黑黝黝的深谷所表露出的只有狰狞,野蛮和神秘而未知惊戾。

听着风拂过密林顶端的呼啸,微黄的草叶正在延伸的它最后生命纹路,山石表面微不可察地记载历史变化的岁月痕迹。

苏联红军特别重视来自独立教导队的战士们方面的绝密情报,在掌握日本在东北这一战略动向后,及时调整了战略部署,有效地遏制了日军的猖狂进攻企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