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少年“糗事”一箩筐(之完结篇)

[长城原创]少年“糗事”一箩筐(之完结篇)


昨天说到别人的少年时的“糗事”,好像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抛砖引玉,今天说一说自己曾经干过的几件事情,也算是对少年时的“糗事”做一个完结吧。

红油彩。还是暑假,我们一帮小孩子一天转到离家只有一里地的戏园子里。在戏台的后面,有眼尖的发现了一管化装用的红油彩。那时候,由于各方面条件的限制的原因吧,我们当地几乎每个乡镇(那时候叫“公社”)都有一个戏台子,戏台子有两个用途:一是在农闲的季节唱秦腔,一是用于召开公捕公判大会。但主要还是用作唱秦腔,那时候陕西每个县都有秦腔剧团,唱秦腔在我们当地是一个很惬意的享受,但是到了外地人的耳朵里,听秦腔就是在受罪。关于这些情节,我的老乡贾平凹的文章曾经作过介绍,不必我赘言。

且说我们的小伙伴发现红油彩之后,我们也是“穷孩子拾了一块铁,左一捏右一捏”如获至宝,我提议大家模仿戏台上的演员,逐一进行化妆,化妆完比赛看谁画得最好。大家很响应,就纷纷涂抹起来。结果,抹的一个个脸上像是流了血,我们互相对视互相大笑,天快黑了,这才回家。我们村子不大,这一回去,好家伙大人们慌了神,以为我们打架了,脸上一脸的血。接着就命令我们,快洗掉。洗脸的时候才惊慌的发现,坏了,油彩竟然像长在了脸上一般,用水怎么也洗不掉!这一下,别的孩子都跑到我家来了,后来,多亏从家里翻出来一小块肥皂,这才勉强洗干净了。想一想,那时候人真可怜。一块肥皂当时都算是比较奢侈的日用品。

烧草垛。这是我犯下的最大的事情,这一次,如同《水浒传》里陆虞侯火烧草料场一样,我点着了生产队的麦草垛。结果,还叫来了119的消防车,我自己吓得躲进被窝里,哆嗦、哆嗦!如同风雨中瑟瑟发抖的一只孤独的小绵羊,又恰似汪洋中的一条船,吓破了胆。那天闲来无事,不知为什么口袋里竟然装着家里点火用的火柴,就在村子里的小的碾麦场里玩,本来也没什么事情,我在距离麦草垛挺远的玩,这时候口袋里的火柴发出的“喀喀”的声音提示我它的存在,于是我就拽了点麦草在很远的地方点着了,可是忽略了脚下的枯草落叶。这一点着火,玩了一会觉得没意思,就回了家,回家不久,就听见生产队里的大钟咣咣的响了起来,看见小的碾麦场已经火光冲天,这一下,我是彻底的失去意识,慌忙中拉起被子上了炕,再也不敢出声,慌乱中,听见消防车的声音,却没有敢出去看一下。过了很长时间吧,家里来了很多人,他们都说,18这娃,乖着呢,咋弄了这事,又有人说,我刚才看见娃离场很远耍呢,就没在意。后来爷爷把我叫出去,大人们具体收拾我些什么,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叫我以后小心点。那时候多亏生产队有两个场,我点着的是小场,只有三个麦草垛。还不会影响到生产,要不然,祸就闯大了。尽管这样,仍然把我吓了个半死。在此后的日子里,玩火我是最小心的一个。

被锨戳。到小学四年级,父亲的工作单位发生变化,我也转学到了咸阳。每日里和一帮工人的子弟们玩,逐渐的忘了农村的日子,可是到了冬天,由于没有毛裤,我仍穿着母亲缝制的大棉裤。就在那年冬天,我被铁锨戳了屁股。

84年的咸阳,还处于建设之中,那时候父亲所在的烤烟复烤厂周围是一片麦田。冬天里,有一个小孩在给家里的麦子地浇水,我们一帮大的就逗人家那个农村小孩,嬉笑怒骂极尽自己的想象,全然不觉危险已经到了眼前,一个小孩子显然是不能浇水的,我们完全忽略了这点。正骂得高兴时,一个大约15、6岁的孩子手持铁锨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径直奔向我们。我们这一帮顿作鸟兽散,我穿着大棉裤跑得最慢,拉在队伍最后面,结果屁股就被捅了一铁锨。幸亏穿的厚,吓破了胆,以后再也没有欺负过农村的孩子,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回头看时,二十多年已经过去。当年握屁的那个宜同学,初中辍学后,今天已经成了一个制衣厂的老板。调皮捣蛋的那一帮,如今都已经成为人之父母,各方面都有了成就。就连我这样的,也就职于一个大的国有企业,孩子也5岁了。时光荏苒,当童年所有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的时候,记忆之中,仍然在回味过去所干的一箩筐的“糗事”,作为人生之中的一个个谈资笑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些“糗事”曾经或正在提醒我不再去做更多的“糗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