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23)

357378913 收藏 0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少年人是很难掩饰自己体内的欲望的,几乎全写在脸上,他那强憋硬撑的模样儿,看得诃额仑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也速该不死,他们家现在仍旧是乞颜部的贵族,诃额仑完全可以找一个有性经验的年轻婢女或女奴去帮铁木真解决烦恼。有很多年青的女奴都情愿这样做,因为如果怀了孕,生下的又是男孩,自己马上就可以脱离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少年人是很难掩饰自己体内的欲望的,几乎全写在脸上,他那强憋硬撑的模样儿,看得诃额仑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也速该不死,他们家现在仍旧是乞颜部的贵族,诃额仑完全可以找一个有性经验的年轻婢女或女奴去帮铁木真解决烦恼。有很多年青的女奴都情愿这样做,因为如果怀了孕,生下的又是男孩,自己马上就可以脱离奴隶身份,晋升到妾的地位,这在盛行奴隶制的草原社会中,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呀!

事实上,大部分草原贵族家庭也是用这种方法来教受家族男孩们性知识的,正所谓言传不如身教。

但是铁木真一家现在已经没落了,失去了往日的荣华富贵,虽然还挂着一个贵族名号,却过着连奴隶都不如的流浪生活。家了除了诃额仑外,就只剩下老仆妇豁阿黑臣与别克帖儿的生母塔娜兀真了两名成年女性了。豁阿黑臣年老色衰,无法胜任这项工作,唯一的选择就是正值盛年的塔娜兀真了,但她在名义上也是铁木真的阿妈,抛开伦理道德不说,诃额仑也很难开这个口。

历史上的草原民族都有收继婚的风俗,如兄死妻其嫂,父死妻其母(当指后母)。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美人王昭君,就在其所嫁的匈奴单于死后,又嫁给了单于的大儿子,大儿子死后又嫁给了孙子,一人连嫁祖孙三代,千古奇闻。虽然双方都没有血缘关系,但还是有乱伦之嫌的。草原贵族政权里的收继婚都是带有政治目的的,王昭君就是因为乃汉朝的公主,所以才会被匈奴单于的继任者一娶再娶,为的就是她的政治影响力。

平民家里的收继婚则主要是为了不让家庭里的财产外流。按照草原的规矩,家庭里的任何一个成员都有分财产的权利,如果嫂子或后母一旦改嫁,势必会带走属于她们的那份财产,如此一来就会使整个家庭的分裂,失去生存和竞争的实力。所以说,收继婚并非是草原民族蒙昧无知,不懂伦理的表现,而是他们更看重现实的利益。


经过再三的考虑,诃额仑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塔娜兀真。因为接近陌生部落的危险是这个家庭无法承受的,而铁木真的烦恼有必须尽快解决,不然长期的性压抑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害。

塔娜兀真知道自己是没有选择的,在这个问题上。她必须无条件地为铁木真奉献自己的一切,不管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地令人尴尬。苦难艰辛的流浪生活曾让塔娜兀真萌生离开这个家的念头,而且随着不停的颠沛流离,这念头也越来越强烈。

正当她准备向诃额仑言明时,却突然发生了铁木真射死别克帖儿的事件。那一箭射死了她心爱的儿子,但也射掉了她想离开的念头,因为她看到一个比也速该还要倔强刚强、冷酷野悍的男人正在逐渐长大成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重振也速该当年的威名,才能保护她在这个不讲公理的、混乱的草原上生存下去,给她重新带来往昔的浮华生活。

所以,生性柔弱的塔娜兀真果断地答应了诃额仑的请求。按照草原风俗,铁木真本来就有支配她的权利,只不过是将时间提前、方式改变而已。

铁木真对母亲诃额仑提出的建议很是吃惊,怎么说塔娜兀真也算是自己的阿妈呀!再说自己曾亲手射了塔娜兀真,心里一直对她很愧疚,现在让他去和别克帖儿的生母睡觉,感觉总是很别扭。草原上的收继风俗铁木真略知一二,这是他作为长子的权利,可他从没想过收塔娜兀真为妾,那对死去的别克帖儿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但诃额仑却说,并不是让他收塔娜兀真作妾,而是让塔娜兀真帮他解决自身性冲动的问题。最后,在得知塔娜兀真已经同意的情况下,铁木真才勉强答应了母亲的建议。毕竟自己和塔娜兀真也没有血缘关系,姑且一试吧!

一大两小,三座雪白的毡房依山傍水而搭,白房绿水间点缀着三五成群的牛羊,背景是一座高耸万仞的青山,美景如画。

三座毡房呈倒三角搭建,中间靠后的那座大毡房是供诃额仑与小女儿帖木仑和老仆妇豁阿黑器具用的;左侧的毡房里住着塔娜兀真和儿子别勒古台;铁木真、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兄弟四个同住在右侧的毡房里。牲畜圈和马厩建在靠近水源的地方,每夜都由铁木真兄弟几个轮流看守,那可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和生存根本,千万大意不得。

一条体型健硕、模样凶猛的草原牧羊犬正在羊群周围窜来窜去,不时地将出群的羊儿赶回群中,非常尽职尽责。铁木真坐在一条由山上积雪融化而成的小河旁,目光越过羊群毡房,投向远处的青山。今天轮到他放牧,合撒儿带领着几个兄弟一大早就出去狩猎去了,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引起了铁木真的注意,目光移动,正好看到塔娜兀真缓步朝他走来。铁木真的心跳骤然加快,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却显得十分紧张。离答应母亲诃额仑的建议以过去三天了,他始终没有去塔娜兀真的毡房,甚至有一次塔娜兀真派别勒古台来叫他去,都被他借故走掉了。

他不是没有勇气,而是还未准备好,心理方面的。

今天塔娜兀真显得格外美丽,显然是经过一番精心的修饰打扮,白皙的脸蛋上泛着少女般的红晕,浅浅的笑容更凭添几分醉人的风韵。她头带以桦木为骨、外罩红青金帛的古古冠,身着一袭天蓝色绣金丝质夹袍,腰系同色腰带,上面缀有华美的饰品,足蹬一双精致的绣花皮靴,擦的锃明瓦亮,一尘不染。

铁木真神色不太自然地站起身来,比较尴尬的向走近的塔娜兀真问好:“阿妈。”

看到铁木真那一脸窘态,塔娜兀真心里直想笑,终究还是个孩子呀,这种事还是应该自己多主动一些。她笑着对铁木真道:“该吃午饭了。”

铁木真点头道:“知道了,谢谢阿妈。”

以前都是豁阿黑臣来叫他吃饭,今天怎么换成塔娜兀真了?这一切都似乎预示着什么?

塔娜兀真帮铁木真把羊群赶回圈里,然后当先朝自己居住的毡房走去。怎么不是主屋呢?铁木真脚下迟疑,塔娜兀真回头微笑,“快点呀,就差你了!”

铁木真很少到塔娜兀真的毡房来,除了逢年过节的必要问候外,平时一家人都聚在主屋吃饭,饭后再各自回房休息。毡房内流动着一丝淡淡的幽香,陈设也很简洁,只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具。

铁木真一看毡房内没有母亲诃额仑等人,他马上就明白了这次午饭的真正用意。合撒儿带着别勒古台等人出门狩猎,母亲诃额仑等人又好久不见踪影,看来是故意为铁木真和塔娜兀真创造机会。

“怎么不见阿妈她们呢?”铁木真明知故问,想借谈话来平静紧张的心情。

“我不是你的阿妈吗?”塔娜兀真娇媚地冲铁木真一笑,带有明显的引诱意味。

铁木真避开塔娜兀真媚人的双眸,无言已对,他还不太适应这么快就和塔娜兀真转变关系,尽管内心深处也很兴奋。

塔娜兀真也不想让事情进展的太快,以免给铁木真留下淫荡放浪的印象。其实她心里比铁木真更紧张,他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两人一起睡多少有些心理障碍要超越。

塔娜兀真定了定狂乱的心情说:“吃饭吧!”

铁木真默默地脱掉长靴,一屁股坐在帐中央的饭桌前,他确实也饿了。塔娜兀真端来一铜盆温水,先让铁木真把手洗净,然后再亲自用雪白的毛巾为他擦干净,动作温柔体贴,让铁木真大感受用,心情顿时放松下来。

午饭是铁木真最爱吃手扒羊肉,其做法是将整只羊分解成若干小块,放到白水锅里煮,水一滚沸就出锅,其肉鲜味美,营养丰富,因用手抓食,故名手扒羊肉。更令铁木真高兴的是,饭桌上竟然还有一壶马奶酒,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啊!雌马的乳汁是所有牲畜的乳汁中最上乘的,异常珍贵,几斤新鲜马奶才能酿一斤马奶酒。平时很难喝到。

铁木真急不可耐地倒了一碗马奶酒,仰脖灌下,味道好极了。马奶酒的酒精含量很低,多饮不嘴,但它能加快人体内的血液循环,容易使人兴奋,恰好适用于今天这个场合。

塔娜兀真见铁木真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急忙又为他倒了一碗马奶酒,生怕他噎着。铁木真发觉塔娜兀真并没有动手吃肉,便问为什么,塔娜兀真说她已经吃过了,这一切都是为他特意准备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呀!

暧昧的语言撞击着十四岁少年的心,强健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起某些变化。善于察言观色的塔娜兀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抬手抚摸铁木真光滑的头顶,眼中充满爱怜。

这亲昵的举动让铁木真很不习惯,感觉它好像是在哄孩子吃饭,神色马上就有些不快。

塔娜兀真注意到铁木真神色的变化,适时地收回手来,满含爱意地笑着说:“对不起,我忘记你已经长大了,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既然是长大了,有些事情就必须知道了。我想你诃额仑阿妈的建议你已经知道了吧?我等了三天你都不肯来,是不是讨厌我呢?”

铁木真摇摇头,意识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今天这里没有亲情关系,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你明白吗?”

“我——”

“你不用回答,只需用眼看和按着我说的做就行了。”

莫名的兴奋刺激着铁木真全身每一根神经,肌肉开始渐渐地绷紧,清凉爽口的马奶酒此时变成了爱欲的催化剂,一下肚便如火焰升腾,引爆青春少年体内火热的激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