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九章 身毒尚待灵药解 水症反须陆方医 1山谷密洞

yangwillie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海沙帮帮主手下诸人听帮主令下,早已按耐不住,纷纷跃到阵前,其中的七位堂主取出一鹿皮手套戴于右手,左手从腰间扯出一个皮囊来。七只手臂齐挥,毒砂雨点般洒向何紫竹和张仁。何紫竹听得于成海口中说神砂二字,料定必定是用毒无疑,先加了三分小心。 何紫竹小的时候跟父亲学习制作毒龙钉之时,曾听父亲说过,言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海沙帮帮主手下诸人听帮主令下,早已按耐不住,纷纷跃到阵前,其中的七位堂主取出一鹿皮手套戴于右手,左手从腰间扯出一个皮囊来。七只手臂齐挥,毒砂雨点般洒向何紫竹和张仁。何紫竹听得于成海口中说神砂二字,料定必定是用毒无疑,先加了三分小心。

何紫竹小的时候跟父亲学习制作毒龙钉之时,曾听父亲说过,言东海某帮有一种毒砂,其毒采自海内怪鱼,十分难解,本派地处山内,不知海中毒物属性,遇上须要万分小心。今日猛然想起这番言语,不禁怀疑海沙帮的神砂就是那种毒砂。

何紫竹对后面众人高声叫道:“砂上有剧毒,千万不要被它打到!”

武田、阿福、阿寿、明心、惠心等闻言大惊,不迭退后。三保与周茂等也被扯到一旁。三名帮众将帮主抢在后方,掀开腰间的衣服一看,只见伤口周围已经黑了杯口大小一块地方,外有一圈发青的肉皮,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暗叫好霸道的毒药。于成海虽然尚可行动, 但感觉伤口地方黑色部分已经失去知觉,青色部分触手生疼,心中也是大骇。

海沙帮胡、周、韩三位堂主围追张仁,其他四人围攻何紫竹, 剩下的二十几人向武田、阿福、阿寿等人扑去。何紫竹展开轻功游走,以裙遮挡神沙,不时放出毒物,顷刻间毒倒七八人。围攻张仁的三人并不敢迫得太近,还是对张仁的折扇的暗器有些顾忌,未料到其飞针早已经打完。

张仁抽眼扫视周匝情势,除师傅何紫竹尚看不出优劣来,其他人形势都危急万分,暗道和还是早走为上,再打下去可能要全都栽在此地,作势阻了三人一阻,飞奔到武田等一团人内,拍开两个海沙帮帮众,高呼“大家速撤” ,又转头对远处游走的何紫竹喊道:“师傅,徒儿实在难以抵挡敌人的毒砂,率大家先走,我必来搬救兵救你。”

眼见三保与周茂摔在马下,不及擒拿,跃上马匹飞驰而去。武田见状,亦飞奔上马而逃,阿福阿寿各提明心和惠心夺路而逃。

何紫竹闻到张仁的大叫,心中不禁微微一颤,心道:这个徒儿果真是天性凉薄之人,逃便逃罢了,还虚伪的说什么搬兵来救,真是……一疏神的功夫,夺面打来的神砂躲闪不及,额头及面颊各挨了两粒,顷刻间面部发麻,毒性发作的甚快。何紫竹想道,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在这里,否则还未找到那个负心汉就白白放过了他岂不太亏?随手摸出一颗‘百消丹’吞下,虽不对症,料想也能支持一阵子。 一把毒龙钉撒出,将几位堂主逼退数丈,瞅见三保被弃在地上,连忙抓其衣襟纵身上马而走。

三保见只有自己被提上马,大哥周茂却被丢在海沙帮众面前,自己却无力解救,不由得急得大叫。对何紫竹道:“少姑娘,请把我大哥救走!我愿留在此处。”何紫竹中了四粒神砂,一番活动下来,毒性已经扩散开来,甚至已经有懵懂之感,听三保一喊瞬时清醒片刻。心道:我怎会用你来换你大哥?只有你才知道我那负心汉的所在。何况二人同乘一骑已是难逃,在加上个大人如何逃法?想到此,从怀中取出一把精光小匕首,在马臀上用力一戳,那座骑吃痛,向前发力狂奔。迷糊中又抓出一把毒虫,向海沙帮众人抛去。就这么阻上一阻,那白马已经冲上山冈,不辩路途,向下绝尘而去。

三保在马背上感觉那马奔跑的迅捷,地面又凹凸不平,颠得厉害, 紧紧抱住何紫竹的腰,闭上眼睛任凭那马狂奔。何紫竹现已中毒渐深,四肢已经不听大脑使唤,所幸死死抱住马颈,未曾被甩到马下。

也不知道奔了多长时候,也不知道奔到什么所在,那马耗尽力气,渐渐停了下来。何紫竹亦完全失去知觉,支持不住,手一松,二人一同掉下马来。

三保身上被摔得生疼,睁开眼睛,慢慢站起身,打量四周的情景。只见目前正处在一个小山谷之中,四周环山,只有一条来路,山上长满青草和鲜花,山下和谷口处,稀稀拉拉散布一些树木,虽然不是什么好景致,可毕竟清幽自然。来路上尽是陈年枯叶,只有一线马蹄印迹止于白马蹄下,看来是个偏僻无人居住的山谷。

伏于地上的何紫竹,已经完全昏迷过去,翻过其身,赫然发现何紫竹的面部已经变成青灰之色,四粒毒砂嵌在额头和面颊,周围已是溃烂之兆。三保暗叫不好,少姑娘一死,自己身上的毒可没有人能解,当先之际还是先救助少姑娘为上。可自己一不会解毒,二无工具,如何是好?也难怪他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彷徨不已。

思虑半晌,决定还是先把毒砂拔除。一转眼间,看到马臀上仍插有那把匕首,叫一声老天保佑,悄悄饶到马后,跳脚将匕首拔下。那马嘶叫一声,撒蹄向谷中奔去,可未奔多远便累倒在地。

三保持了匕首, 在何紫竹的脸上比划比划,这是自己第一次给人动刀,心中不由得怦怦乱跳。三保在每个伤口处各划一个小十字,手指用力在周围一挤,那高粱粒大小的毒砂便都吐了出来,随之流出不少黑血。三保虽不知道解毒方法,可也明白毒质留在体内越少越好的道理,又再各伤口处挤了片刻,见流出的是红血才罢。三保未给何紫竹包扎,明知她身上必带有药物,可就是不敢伸手到她身上摸索,恐怕摸出毒虫,被咬上一口那可大大的不妙。

四处放眼仔细观瞧,见不远处树丛后有一山洞,如果不是落日的余光映照,还真不容易发现。三保不知,这其实也有他勤练太虚功的好处在内,太虚练神,神自眼出,神胜则目强。三保将何紫竹慢慢拖到洞前,洞内非浅,最里漆黑一片,便不敢进入。扭头之下, 左边树丛中竟然隐藏着一间小木屋!有屋当有人,三保未料到居然有人在谷中居住,大惊之下旋即大喜,有人就好,至少可缓上一缓少姑娘的伤势。

进入木屋一看,三保不免大失所望。只见屋内桌凳等器物上都积有厚厚的一层灰尘,明显是多年都未有人居住。无奈之下,将木屋稍加打扫,把何紫竹安放在床榻之上,自己寻了一凳,伏于桌上将就度过一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