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的时候就更热闹拉,记得那时候家里的床都是两条板凳上支一块床板,俺们就那它当桌子,再接一张平时吃饭用的小方桌,旁边支开一张折叠钢丝床能挤六个人,再把三楼到五楼所有人家的折叠圆椅都借来,不够就要有人站着吃拉。这时候就看出每个人的特点拉,有几个身手敏捷胆子大脸皮厚的去负责买菜,熟食和酒,同时买废品,就一个词---化钱。等他们领头的环宇(老四)回来第一句话准是:‘俺们又把你家这片楼里的费品收拾了一遍,TMD没扫到多少东西,一定有人先下手拉。’接着一定是边掏东西边说:‘这俩茄子买的,这三茄子顺的,这两棵白菜和大葱顺的’。。。。。。’


女孩子在俺那里一般只干摘菜,洗菜的活,刀工和做菜都是俺和一个叫晓明(老三)的兄弟一起做,最多一次俺记得三十几人的饭,俺俩做了一天啊,俺是从来不洗碗的,厨子都讲究‘宁肯饭前做,不可饭后刷’。而那些即不会‘买’菜,又不会干活的,俺罚他们摆桌子,捡碗,可就是简单的一个收拾让俺又挨了一顿打,记得哪次该马燕(老二)收拾拉,他平时挺面,俺们都管他叫‘大面’,俺们吃完正在砍大山,就听厨房传来哗啦啦#……@&,急忙跑过去一看,俺的盘子,俺的碗啊,打的满水池子,满地都是啊,没一个完整的,老二还俩手成抱碗状,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嘴张得大大的,俺的多灾多难的屁股啊。。。。。。。


还是这个老二,那时后每次聚会完都要骑自行车送他女朋友回家再骑回俺家接着和俺们几个死党打牌聊天。(那可是从黄寺到六里桥啊,来回要三十多公里啊)因为俺一直到大学毕业从不允许女生在俺家过夜。

又是这个老二,有一次他陪女朋友骑车去十三陵,回来骑到沙河他女朋友就骑不动拉,把一辆自行车放到一个工厂里,骑车带她回来的,第二天,老二来让俺陪他去取车,因为俺会骑一辆,带一辆。来回六十公里啊,这个老二,比俺还二,好事儿没俺,坏事啦总有俺啊。


二零零三年俺又召集了二十几个同学一起聚会。

小罗卜儿娶了滕代远的孙女但以分居小十年拉,他做房地产,在丽水桥北买的别墅,单独给自己整了个摄影房,光设备就四十多万,(上学时俺俩都是东城区摄影协会的会员啊。)爹死拉,陪着老娘住,城里的房子给了他妹妹。生活是富裕拉,人和心,俺看着,老啦。。。。

环宇(老四)这几年和俺一直有联系,他娶了哥乡党委书记的女儿,在机场附近的天竺旁边,好象离蟹岛很近。(俺就去过两次,都是他到城里来找俺。)前几年在做养狗,养热带鱼的生意,当时俺和俺家里的那位领导(也是俺们同学,和他们都是同学)去时看到他那两条从德国进口的黑贝拉,他说当时每条就一万多美金,都有血统证明。现在不干啦,占了一大篇地,从银行贷了几百万,盖了一大片场房出租当仓库,等着机场地铁施工拆迁挣钱那,但好象前景不妙。

在马燕(老二)和晓明(老三)都在做办公用品,都有自己的公司,老三办公地点在朝阳门华普哪个楼里,永定门外沙子口有库房,城里的两套房让他当了男女职工宿舍,还在俺家附近的武夷花园买了4套房,明年就要当爹拉。

老二已经当爹拉,但是他身边那相夫教子的人,以不是那个曾经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的人拉。。。。。。。。。

怀念那时候,那时候自行车放在外面不会丢,那时候与人交往不算计,那时候交友不和钱挂钩,那时侯没人问你住啥房。那时候。。。。。。。

怀念那年少不知愁滋味的欢乐时光啊。怀念。。。。。。。。。


未完



系统再烂,挡不住俺们上来的脚步.

网络再慢,割不断俺们彼此的联系.

配置再低,压不下俺们心中的友情.

只要俺坚持到底,俺就会看到曙光. 月亮于27/09/07

晚20:00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