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祝福这个男人

在26岁生日最后18分钟内,总想留下些什么。心绪有些雾蒙蒙的哀伤,想起了舅舅

这样一个男人,30岁之前,他的生活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的。不知道爱情咋样,至少他很受尊敬。作为村子里少有的兽医之一,在那个家家养殖,家庭GDP来源大部分来自那些耗费精力的动物的时候,他的专长很吃香,总有村民远远看见他就从自行车上下来打声招呼~

然而,在那个下午,他骑摩托车,撞上了另一辆车,他的颈椎受了伤。

在那样时代的,那个农村的医院里,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颈椎没有查出太大的毛病,只说损伤。于是回家,墩点鸡汤补补就算最大的医治。正直壮年,即使天阴的时候,他脊椎丝丝作痛,也没有太在意。

直到,那天早上,晨鸟依旧聒噪,村风依旧香甜,可惜他的身体不属于他了,他在床上爬不起来了

检查,脊椎的算盘珠损伤严重,又是陈年旧伤,最好的打算,不能生育,要么,残废。

那年的冬天,不知道怎么熬过,这刺骨的寒,痛彻心扉的伤

中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外婆那低低的泣,外公故作坚强的笑

或许,老天爷忽然记起了他,这样个淳朴,甚至木纳的人。在那样的窘境下,都没放弃希望。

舅舅没有瘫痪,只是走路很慢,而且很容易就旧伤复发,到了冬天,就如朽木脆巍巍的迎着寒风刮骨而过。

他没有爱人,有那个女人能承受这种痛。

女人忘记了他,老天爷又将他抛弃。

11月,下着霏霏细雨的那天,外婆就那样躺在客厅的椅子上,忘记了煮早饭,忘记了摸一把母鸡有没有下蛋,忘记穿件漂亮的衣服,忘记对我们拖梦说一声,就那样的走了。

我的悲伤,在10年后,这样夜色如漆的夜晚,比暮色更浓稠,依旧是眼润的哀伤。

不知舅舅是怎样的悲伤,那次几乎每个人都是昏哭过去。惠说,外婆没走,所以10年后的我依然相信外婆没有走,只是睡的太久了,或许离家看老友,天黑,回不了家了。在路上看见苍苍老者,总要看上两眼,如是有那么点神韵,顿感亲切,融融暖意。

日子过着,舅舅的生活圈在那小小的房屋中,出不了远门,干不了活,就那样每天看着朝起夕落,云雨风霜。

瞬间的老去,背渐渐的陀了,衣服是他们不能穿了他再穿的,因为他太瘦了。

指骨突兀,下巴瘦的皱皱的皮耷拉着,碎小的步子从边屋走出,收回衣服,恍若那晾衣服的老树,落一地孤寂、哀廖。

老天真是将他彻底遗忘了,用时间抚慰的伤口再次撕裂,外公去世了

这亦父亦朋的至亲,经历了癌症的折磨后,走了。走时,舅舅送了外公最后一程,出门已是微驼的背上抗起的坚韧。

纵然有人经过,同情、可惜夹杂,他用薄薄的泪光看回,即使腰身不便,也要磕头,起身,已是抿嘴的泪笑。

没有要遗产,至少还有个措辞,等他老了,得有人为了获得这遗产付出回报。

不管将来怎么,不想再遗憾,这样一个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爱人,没有子女,平时孤寂的独守着一座空荡的大房子,看着照片回忆,听着收音机中的录音发呆远眺的男子,是我那需要祝福和关爱的舅舅。不关系其他,只想让外婆外公在天堂看见舅舅没有后顾之忧,这样至少哭泣会少些,悲哀会少些。

请祝福这样个不需要同情的男子,他不需要怜悯,只请单纯的祝福。

26岁生日过去,请西方的主,东方的神保佑下我们这些人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