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上将——揭穿李世民又一谎言zt

shmily8144 收藏 51 14884
导读:天策上将——揭穿李世民又一谎言       李世民说,由于他的功劳大得不得了,以前有的各种官号都不足以奖励他的功劳,所以唐高祖特别另设官名叫做天策上将,让他来当。后世的封建世家都津津乐道,一直到现在许多人还信以为真,并以此作为李世民在唐朝开国时功劳特别大的“根据”   ——这是谎言!完全是李世民捏造出来为自己涂脂抹粉的谎言,后世封建世家奉为真经,大肆宣扬。   这一谎言的最最完整表达,见于欧阳修的《新唐书》。《新唐·李世民本纪上》这样说:        高祖以谓太宗功高,古官号不足以称,乃加号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天策上将——揭穿李世民又一谎言


李世民说,由于他的功劳大得不得了,以前有的各种官号都不足以奖励他的功劳,所以唐高祖特别另设官名叫做天策上将,让他来当。后世的封建世家都津津乐道,一直到现在许多人还信以为真,并以此作为李世民在唐朝开国时功劳特别大的“根据”

——这是谎言!完全是李世民捏造出来为自己涂脂抹粉的谎言,后世封建世家奉为真经,大肆宣扬。

这一谎言的最最完整表达,见于欧阳修的《新唐书》。《新唐·李世民本纪上》这样说:


高祖以谓太宗功高,古官号不足以称,乃加号天策上将。


《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九·高祖武德四年》进一步,说:


上以秦王世民功大,前代官皆不足以称之,特置天策上将,位在王公上。冬,十月,以世民为天策上将,领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增邑二万户,仍开天策府,置官属,以齐王元吉为司空。


但这首先是李世民吹出来的,《旧唐书》虽没有说功劳大得不得了而特设的,但正是《旧唐·高祖本纪》说:


冬十月己丑,加秦王天策上将,位在王公上,领司徒、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齐王元吉为司空。


《旧唐·李世民本纪上》也说:


十月,加号天策上将、陕东道大行台,位在王公上。


把天策上将说成是高于一切,以至于王公也比不上的大官,这不就是说因为功劳大得不得了特设的吗?《新唐书》等就是以此为根据。《新唐书》的宰相表里,还把天策上将也作为宰相。另外《旧唐·志第二十二·职官一》还说:


武德四年,太宗平洛阳之后,又置天策上将府官员。天策上将一人,掌国之征讨,总判府事。长史、司马各一人,从事中郎二人,并掌通判府事。


把天策上将说成天下兵马大元帅。——但是《旧唐》还没把天策上将说成正一品。可是在说正一品官时,注解把天策上将也列入了。原文是:“正第一品:太师、太傅、太保、太尉、司徒、司空、”在这下面注解“已上职事官”,接下去是“王”,注解是“爵。《武德令》有天策上将,九年省。”注解还添加不少天策府官员。

可是这些完全是谎言。天策府当然有官员,《旧唐》不说是还没想到必须说的重要性。拙作《唐周历史研究之一:唐高祖亲征河东道》中已经指出:“他把牛皮吹到天上去了!天策上将乃次而又次的官。限于篇幅这儿不再详述,求真知者自去看书。”

在拙作《唐周历史研究之七:李孝恭打下半壁江山》中又说过:杜伏威顾全大局在唐最困难的时候归唐,可李世民居然说是他打败了徐圆朗后,出于害怕才请入朝的。轻轻地一个“惧”字,又把江淮入一统,划入他李世民的功劳簿上了!!!他又不忘乘机中伤齐王元吉。说唐高祖“留于京师,礼之甚厚,位在齐王元吉之上,以宠异之。”——位在齐王之上,不是不可能。但真如此也当在他李世民之上。“当时元吉为司空,他为司徒,相差不多。至于天策上将,早在《唐高祖亲征河东道》中就说过,那是次而又次的官。李世民把牛皮吹到天上去了!”

另外在2002年夏天,我在复旦和北大等BBS历史版上已经给网友提出,希望能够有人去看书,作出答复。我自己则准备在《唐周历史研究之八:唐高祖亲征王世充》中回答。可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作出答复。最近有位网友来信问到这件事,这还是第一次。我今天就在这儿作出答复。

这首先可以见《旧唐·志第二十二·职官一》。


武德七年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尚书、门下、中书、秘书、殿中、内侍为六省。次御史台;次太常、光禄、卫尉、宗正、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为九寺;次将作监;次国子学;次天策上将府;次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领军、左右武候、左右监门、左右屯、左右领,为十四卫府。……


《通鉴·卷第一百九十·高祖武德五年》因袭之。

这儿写得明明白白,最高的官是三公,三公之下是六省(次一等),我们知道,六省中最主要是三省。尚书省就是现在的国务院,中书省负责起草中央文件,门下省参与讨论朝政,包括审阅和修改中央文件。三公、尚书省的尚书令和左右仆射、中书省的两个中书令、门下省的两个侍中,在唐都为宰相,大致相当于现在的政治局常委。尚书令和左右仆射相当于国务院总理。往下次一等的是御史台(次二等),再次一等的是太常等九卿(次三等),太常等九卿是皇帝直接管理,不通过国务院(尚书省)的九个部的部长。再次一等是将作大匠(次四等),将作大匠其实也是部长。但是封建时代轻视技术,在所有的部中,这个部和它的部长地位最低,将作大匠是从三品的官。比将作监再次一等的是国子学(次五等),国子学相当于教育局,是局级单位,但是由于重视教育,所以国子学在所有的局中地位最高,在这儿得以列入,国子学的最高长官叫做国子祭酒也是从三品的官。而天策府比这个教育局地位还低,只是和十四卫府比起来地位要高一点,更最高的三公和王次了五等。所以天策上将不过是个次而又次的副局级干部。可李世民居然把它吹为自古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高官,来表彰他这个功劳大得不得了的人而特设的。——真是脸皮厚得比城墙还要加三尺。

《旧唐·志第二十五 ·舆服》在说到武官时也是这个次序。


武弁,平巾帻。皆武官及门下、中书、殿中、内侍省、天策上将府、诸卫领军武候监门、领左右太子诸坊诸率及镇戍流内九品已上服之。


本来这件事是这样明明白白地摆着的,任何人只要认真看书都应该看得出来。可是欧阳修、司马光亲自写书却不知道,他们肯定只知道按自己的偏见去抄书了。《旧唐书》也一样,不过作者很多,各写一部分出现矛盾也许可以理解,但最后鉴定时肯定没有认真地去读,更没有认真去想。现在什么时候了?离封建时代那么远了,历史学家们居然都没有看出来?!最荒唐的是有人对于我指出这一点,不但不去认真对书研究,反而对我愤愤不平,那也是偏见作怪。

天策上将来源于十二军。十二军是武德二年确立的。本来是全民皆兵,实行府兵制,寓兵于农。《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七·高祖武德二年》说到了这个过程:


秋,七月,初置十二军,分关内诸府以隶焉,皆取天星为名,以车骑府统之。每军将、副各一人,取威名素重者为之,督以耕战之务。由是士马精强,所向无敌。


据注解说:“以万年道为参旗军,长安道为鼓旗军,富平道为玄戈军,醴泉道为井钺军,同州道为羽林军,华州道为骑官军,宁州道为折威军,岐州道为平道军,豳州道为招摇军,西麟道为苑游军,泾州道为天纪军,宜州道为天节军。”

《新唐书·卷五十六·志第四十·兵》说得更详细:


武德初,始置军府,以骠骑、车骑两将军府领之。析关中为十二道,曰万年道、长安道、富平道、醴泉道、同州道、华州道、宁州道、岐州道、豳州道、西麟州道、泾州道、宜州道,皆置府。三年,更以万年道为参旗军,长安道为鼓旗军,富平道为玄戈军,醴泉道为井钺军,同州道为羽林军,华州道为骑官军,宁州道为折威军,岐州道为平道军,豳州道为招摇军,西麟州道为苑游军,泾州道为天纪军,宜州道为天节军;军置将、副各一人,以督耕战,以车骑府统之。六年,以天下既定,遂废十二军,改骠骑曰统军,车骑曰别将。居岁余,十二军复,而军置将军一人,军有坊,置主一人,以检察户口,劝课农桑。


由此可见这十二军实际上是军政合一的组织,是唐朝最初所设的府兵。打仗时是军队,不打仗就经营农业。十二军的将军,战争时为将军,不打仗同时相当于地方官,和州治属于同一级的官。不仅李世民的天策上将带一“天”字,而且所有十二军都以天星为名,有两个也直接带“天”字。可李世民居然以此吹嘘自己的功劳和天一样大,官也和天一样大,并且就是因为他功劳特别大,高祖特设的。《通鉴》和《新、旧唐》也偏要把个“天策上将”吹到天上去了。

这十二个以天星为名的官,我们大多不知道,就是因为官小了。大概可以判断,不是一人自始至终担任下去的。十二军常在,十二军的将军也常设,但是和其他军队的将领以及地方官一样,这个人不当了,其他人顶上去。我们知道带天字的十二军的首领有两个。一是罗艺,一是张公勤。

《旧唐书·列传第六·罗艺》说:“时突厥屡为寇患,以艺素有威名,为北夷所惮,令以本官领天节军将镇泾州。”新唐类似。《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也说:贞观元年正月“辛丑,天节将军燕郡王李艺据泾州反”。——难道罗艺也是功劳大得不得了,为他特设的官吗?——顺便说一下,从这儿可以看到,《新唐》搞错了,天节军应该是泾州的不是宜州的。那么天纪军也不应该是泾州的。

张公勤可见《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高祖武德九年》


会突厥郁射设将数万骑屯河南,入塞,围乌城,建成荐元吉代世民督诸军北征;上从之,命元吉督右武卫大将军李艺、天纪将军张瑾等救乌城。元吉请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及秦府右三统军秦叔宝等与之偕行,简阅秦王帐下精锐之士以益元吉军。……


以下就是李世民如何策划血腥的玄武门阴谋的了。——这儿天纪和天节两个将军并列出面了。难道李世民的死党张公勤也是功劳特别大,而特设天纪府为天纪将军的吗?

我们当然可以肯定李世民是宰相之一,但李元吉也是宰相之一。武德三年一月李世民河东兵败后,被撤了太尉的职。武德四年唐高祖亲征王世充回来后,李世民担任司徒官职有所恢复,可同时齐王元吉也当上了司空。李世民也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太尉,更不等于说天策上将就是宰相。我们也可以相信可能李世民的天策上将比其他十二军将领大一点,但绝不是什么功劳大得不得了才特设的,和李世民的其他官职比都要小,只能说是兼职。唐高祖征伐王世充胜利归来,因功封李世民为司徒,齐王元吉为司空,同时让李世民兼任天策军的将领。武德八年李世民打突厥失败,又被撤了司徒的职。这次由齐王顶了司徒,而裴寂顶了齐王因此空出的司空。这下李世民不但不如齐王,而且还不如裴寂了。我们可以相信李世民的尚书令从来没被撤过,所以篡权后大家都不敢当,但是太尉和司徒从来不存在不敢当。可见李世民武德时期始终还是宰相之一,但决不是天策上将。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