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泽生将军二三事


一、处理问题老持稳重

一九五一年二月五日,一四八师奉命撤出帽落山和修理山,防务交由朝鲜人民军一军团接替。军里命令一四八师师指挥所转移到五圣山。电报发出后,军长为了及时掌握部队动向,又派我到五圣山与一四八师师长赵鹤亭进行联系。我率两名警卫连战士于当日中午到达五圣山下,只见山上光秃秃,没有树木,有不少大块的石头耸立在半山腰,我们三人相隔50米一字排开,向山头搜索前进。接近半山腰时,发现有人在大石头附近前后走动,我们立即喊话,告知对方我们是军里派来的联络人员。双方会面后我得知他们是师警卫连派出的警戒哨,我告知了姓名和职务后,要他们带我去见赵师长。约半个小时后,一名背手枪的警卫员从山上走下来,问谁是郑参谋,要我跟他去见首长。我和警卫走到离山顶不远的地方一块大石头后面,只见赵师长独自坐在那里喝酒。我高兴极了,跑到跟前向他敬礼:“报告师长,军长派我来担任联络,请师长将前方情况告知。”赵师长说:“原来阵地已交人民军接管了,部队正在有组织后撤,敌机现正在四四四团阵地上空投汽油弹,你上山看一下就清楚了。”我随赵师长到山顶,只见山下一片开阔地,在前方两、三公里处是起伏的丘陵地带,敌机正在轮番向小山头投掷汽油弹,滚滚浓烟从地面升起,炮声、枪声持续不断,赵师长说那是人民军正在反击。我当天晚上回到军部,向军长报告了赵师长情况。军长听后放心了,并说赵师长这么爱喝酒,我说警卫员水壶里背的全是白酒,军长笑了。


二、爱学习,不耻下问

鄂西战役结束后,在起草的战役总结中,提到“林彪战术思想在战役中的应用”。军长问:“什么是林彪的战术思想?”我回答说:“林总提出的一点两面、三三制、四快一慢、四组一队的战术思想,是从多年游击战、运动战到攻坚战的经验教训中归纳总结起来的四句话,它通俗易懂,要求每个指战员牢记在心,并根据不同的情况,灵活运用,付诸实施。在林总战术思想指导下,第四野战军在东北、华北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无敌。”军长听后,又看了我在东北军政大学担任战术教员时,写的战术讲义,他深有感触地说:“当年德国大军事家毛奇说:‘战术是各种常识在战场上的运用’,林总的战术思想深入的提出了种种条件下的实战要求,我们应不断组织全军干部认真学习,进一步领会。”我说:“军大的老师们都说林总是常胜将军,杰出的军事家。”军长说:“堪称一代军事家。”


三、汉江阻击战中事无巨细,亲自过问和部署

曾军长在汉江南北岸50昼夜的艰苦战斗中,自始至终掌握战斗进程。他每天必看作战日记,详细了解敌我战斗情况。在阵地存亡的关键时刻,他总是直接与阵地指挥员通话,鼓励前线将士的士气。如:在阻击战进入白热化、我各防守阵地出现伤亡过大、弹药告 罄的危急时刻,他先后与坚守白云山的447团李团长、坚守帽落山的443团朱团长、坚守修理山的444赵团长直接通话,在最困难的时刻,给予了前线部队极大的精神鼓励。部队退守汉江北岸后,为掩护全军在江北的战役展开,在汉江南岸建立两个滩头阵地:纛岛附近的88.3高地和浮里岛阵地。对于两个阵地的情况,曾军长都是亲自过问,要求务必坚守,以掩护军主力完成在江北的防御体系。在打击敌水陆两用坦克的战斗中,军长也是亲自布置配属我军的战防炮连,给汉江中猖狂活动的敌坦克以沉重打击。


四、翻车

一九五三年五月的一个傍晚,曾军长对我说:应人民军一军团的邀请,我明天要到一军团去参加晚会,你和丁连德(司机班班长)随我前去,天一放亮就出发,乘晨雾未散时赶到目的地,以防遭敌机空袭。

因军长此次行动不带警卫员,回到住地,我就把配带的手枪拿出来,从里到外仔细地擦了一遍,这是一支缴获的大号美制勃朗宁手枪(俗你大拉八),子弹粗大,20发就一大包。为了在人民军的晚会上体现中国军人的风采,我特意括了脸,换了件外衣,上了靴油,剪了指甲。第二天天未亮,我就赶紧起来去叫丁连德,他的大胡子也刮了,我对他说:就咱们二人陪军长出差,要事事小心,车不可开得太快,注意防空。丁连德点头表示明白。

当车进入肃川郡白鹤里时,晨雾逐渐散去,天气晴朗,这时一旦敌机临空,很难隐蔽,军长有些着急,叫丁连德加快些速度,争取早到目的地,丁连德仍不慌不忙,稳稳地把住方向盘。前面进入了一片开阔地,军长叫丁连德停下车来,对他说:“你休息一会,我换你开一小时。”我看军长生气了,为加快速度要亲自开车,所以不敢提什么意见,丁连德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我们静静地看军长开着车。军长的车越开越快,一会儿,车开到一座两侧带有木栏杆的小桥前,由于军长过桥时没有减速,车速过快,结果车撞断了小桥左侧的木栏,冲下稻田,车头栽在稻田里,两个后轮离地竖了起来,我和丁连德都被甩出车外,摔在稻田中。军长趴在方向盘上右肩撞伤,两眼发直,不会说话。我摔伤了腰不能行走,丁连德受了轻伤,还能走动,他顾不得伤痛,赶紧把军长从车里抱出来,又到公路上堵了辆人民军的车将军长和我送到医院救治。这次事故中,我的腰椎受了伤,后和军长一起被送到安东(今丹东)市五龙背疗养院疗养。志愿军司令部专为此事通报了全军,特别强调今后不准领导开车,以防意外。在五龙背疗养院,军长的伤恢复很快,不久就能打乒乓球了。疗养院的护理工作做的很好,军长很满意,尤其是护士长吴玉珍的工作最为突出,军长听说她还没有男朋友,便问我在军里的干部里面,工作好、身体好、思想好的有谁,我说148师司令部的作训参谋蒋大年表现很好,还没有对象,军长要不要见见。后来军长找机会和吴玉珍谈了,吴也见了蒋大年,他们终成眷属。他们一家人经常怀念这位红娘,感谢他在养伤期间还不忘关心下级的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