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十一章 战士之城

烈鹰少校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长城防线蜿蜒曲折,南北皆与大海相连,是北凉军耗费10年时间和无数战士生命所铸就的防线,从疾风口开始,北凉军全体出动,搭建起多个巨大的营寨,然后在营寨内修建城墙,再慢慢的移动营寨,把城墙逐步连起来。当然风灵族人不会干看着,工匠们在士兵的喊杀声中继续着他们的工作,直到被派到下一个地点或被杀。天河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长城防线蜿蜒曲折,南北皆与大海相连,是北凉军耗费10年时间和无数战士生命所铸就的防线,从疾风口开始,北凉军全体出动,搭建起多个巨大的营寨,然后在营寨内修建城墙,再慢慢的移动营寨,把城墙逐步连起来。当然风灵族人不会干看着,工匠们在士兵的喊杀声中继续着他们的工作,直到被派到下一个地点或被杀。天河水师沿天河运送物资,风灵族人的小船在正规水师的大战舰面前不堪一击。于是,在无数尸骨与鲜血上铸就的长城防线就这么坐落在宁武大陆上,天河水师封锁了水陆,而长城防线封闭了一切进入星河大陆的陆路,并为北凉军划出了被称为凉王草原的一块草原用来训练骑兵。但是风灵族人的进攻却从来没有停息过,他们的步兵,攻城兵也在不断的加强,几十年的杀戮,已经无法计算有多少北凉士兵和风灵族人丧生于此。

从讲武堂出发的队伍已经接近了长城防线秦关的后墙,这面墙挡住了草原的风,为长城的守军围起了一个所谓的“家”。除了年轻的第17队,讲武堂还有10个队一起抵达了这里,但是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活着踏上返回的道路。

巨大的城门被打开了,一股夹杂着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秦中鹰明白,这就是战争的气息,杀戮,流血,直到生命的尽头,自己的父亲就是在这里丢掉了一条胳膊。长城防线里面各种建筑物摩肩接踵,都是永久性的建筑物,早在讲武堂的时候就听说过,长城防线的士兵是8人一间屋子,军官可以达到2人一间,储备的大量物资也是建筑物密集的原因。建筑物附近到处都是士兵,有的在休息,有的在聊天,大部分人的表情无法让人察觉到这是第一线,对于这支队伍,他们大多视而不见。

带队的副统领讨逆校尉赵洪飞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个甲胄已经磨损的看不出颜色的军官看到他们急忙走了上来,“是讲武堂的赵大人吗?”“是,你一定是征风将军郑恩大人吧,末将参见。”“不用多礼,赶紧说说,你这次带来了什么?”“是,大人,我这次带来了都尉712名,校尉277人以及士兵108人。”“士兵?”郑恩一转眼看到了龙扬的队伍,顿时露出不屑的表情,“士兵都去后勤司报道,我这里没时间训练新兵,军官这次来的太少了点,都是打过仗的吗?”“是大人,其中有564人就是长城防线送过去的。”“那太好了,我没时间让他们适应,他们必须立即投入战斗,这几天风灵族人骚扰的厉害,不仅是骚扰,有时候还来大规模进攻,我们的兵力虽多,但是分散在整个防线上,对于机动力很高的风灵族人来说,他们的局部兵力反而有优势,昨天他们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甚至登上了城墙,我损失了100多名军官和近千名士兵才把他们赶下去,这些蛮夷的攻城技术也越来越高了。”郑恩一挥手,几百名士兵走了过来,“这些就是今年去你们讲武堂训练的士兵,都是老兵了。”“只有这么点?”赵洪飞惊讶的说。“322人,这是我目前仅能给你的人,战事吃紧啊,对了,把军官的名单给我,我马上分配。”……

龙扬带领大家走进了后勤司的驻地,只见四处是散落的甲胄,武器等物资,士兵们正在整理。“你们几个,是新来的吗,别在那里站着,快来帮忙。”一个军官看见他们后大叫,“谁带的队?”龙扬急忙走上去,“是我,大人。”“把你们的兵器先搁那边,看见那边的东西了吗,你们把那些东西搬到那边的屋子里去。”“是。”龙扬急忙带领大家跑了过去,只见上百个白布包裹整齐的排放在这里。“这是什么啊?”孙雄伸手就要掀开白布。“别动,是尸体。”冷夜一声大喝吓了所有人一跳,“我可以闻到血腥的味道。”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干什么呢?快点,别磨蹭。”军官在远处大声呵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动手的,冷夜看了看大家,第一个走了过去,拉起了一个“包裹”,秦中鹰也急忙过去抬起了尸体的脚,一块冰冷僵硬的肉的感觉立即穿越白布传到了手上,他意识到,这是个“人”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人,他或许性格开朗,或许跟冷夜一个德行,或许有妻子,孩子,或许有很多朋友,或许比较有钱,或许贫困,但是在这一刻,他只是一具尸体和一个统计的数字。“这些都是战死在这里的战士,保持尊重。”冷夜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风天河。”龙扬一拉风天河走了过来,抬起具尸体,这一举动像无声的命令,所有人纷纷开始行动,他们一言不发,默默的将尸体抬进了一边的屋子里,即使经过了无数的训练,无数的考验,但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刻,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或许此刻,他们手中的人曾经是武功盖世的战士,曾经是智谋过人的战士,或许是将来可能成为将军的人才。

“大人,都搬完了。”龙扬报告,“一共多少?”“一共202具尸体。”“你们去2个人再清点下,然后在那边做个记录,其他人跟我来,把那些箭搬上正面的城墙。”军官边走边说,龙扬急忙命令,“南宫盛,燕飞,你们去做记录,其他人跟我来。”“是。”

秦中鹰搬着一箱箭沿楼梯走上了城墙,城墙上的士兵来来往往,从城墙上向下望去,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与天空连在一起,草原上的风吹过,顿时有种广阔无垠的味道。“快走。”凌风推了他一下,秦中鹰这才从感慨中醒了过来,继续前进,“想什么呢?”“当初夏王爷就是想把这里也划进夏帝国的领土范围啊。”前面的龙扬楞了一下,“是啊,我们帝国的创始人,先祖夏威曾经说过句话,据说是从天河遗迹学来的。”“谱天之下,莫非王土。”秦中鹰接了下去,“你也知道,据说北凉王世家将这句话作为家里的信条,而且北凉军的口号‘大夏帝国,江山万里。’就是这么来的。”“话虽如此,而且确实我们的脚下就是宁武大陆,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越过防线进入草原。”凌风说,“总有一天。”秦中鹰转头看了一眼远方,“总有一天,我们可以驰骋在这片草原上。”“搬你的东西吧。”龙扬笑了。“发现风灵族人。”城楼上放哨的士兵大叫。“备战。”一个军官一声怒吼,刚才还杂乱无章的士兵立即整齐的进入了战斗位置,弓弩手拉起了弓,一个军官看见了不知所措的龙扬等人,“你们几个把滚木雷石准备好,快去。”“在哪里?”秦中鹰急忙问,“你瞎了吗,就在那边,把滚木雷石并排排好。”龙扬这才注意到角落的大石头和原木,急忙跑过去搬了起来。负责观察的士兵又大叫,“是马车队。”军官松了口气,“弓弩手戒备,其他人解散。”“是。”他转头看见了还在搬运石头的龙扬等人,“别搬了,嫌力气大啊,新兵,都是笨手笨脚的。”说完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龙扬莫名其妙的拍了拍一边的士兵,“这位大哥,马车队是什么意思啊。”士兵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新来的吧,你看那里,他们是赶着马车来的,所以叫马车队。”“那为什么不用继续警戒了?”士兵叹了口气,“他们是来收尸的,在我们这里战斗的风灵族人大多是在攻城的时候死的,尸体就掉落在城墙下面,而他们撤退的时候必须迅速撤离到我们弓弩的射程之外,否则就会有更多的伤亡,所以当战斗结束后,他们会派一些没有携带武器的人赶着马车过来,把他们士兵的尸体运回去。”“那我们就这么看着,不进攻吗?”董连成问。“你们是讲武堂出来的吧,那里的人没有教过你们只有懂得尊重对手的军队才是真正的军队吗?”一个军官走到他们身后说,“下面那些人,他们生前都是战士,死后应该得到战士的尊重。”龙扬往下看过去,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风灵族人,他们除了因为草原的风雨,长的略黑一点外,其他的地方跟夏帝国人没有区别,不知道那里有没有像龙扬,秦中鹰,凌风这样的人?或许一定有,或许就躺在城墙下等着自己的同胞带自己回家……

整整一天,第17队的人都在四处进行搬运工作,直到夜幕降临,累了一天的人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任何东西,但是这里不是讲武堂,他们甚至不知道去哪里吃饭,龙扬急忙拉住一个后勤司的士兵问,对方却笑了,“这里是全天战备,没有人告诉你什么时候吃饭,去哪里吃饭,那边是粮站,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粮站,如果饿了就去里面拿东西吃,后勤司有专人负责把做好的食物分发到各部队粮站。”龙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人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在粮站胡乱弄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后,他们又发现,自己没有睡的地方,在号称8名士兵就有间永久性建筑作为住宅的地方。龙扬不得不再拉住了一个后勤司的士兵问,“咱们司的司马大人在哪里啊?”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龙扬和秦中鹰直接走向了乐司马的住处,但是对方连门都没开,“你们今晚就在后勤司的仓库驻守,睡在那里,晚上注意放哨,看好物资,少了的话拿你们试问。”于是在忙碌了一天后,他们再次按照讲武堂的部署,挤在了后勤司的仓库里,还不忘记里外的明哨暗哨,虽然感觉很委屈,但是对于在讲武堂训练出来的众人来说,已经习惯了。

草原的夜晚星空万里,点点星光如天河微起的波澜,闪烁着点缀天空,皓月弯弯的挂在群星之中,长城防线内部安静的出奇,官兵们似乎都进入了梦乡,只有城墙上的火光和巡逻的士兵还在与星空呼应。在外面站岗的秦中鹰苦笑着看着旁边的龙扬,铁虎,董连成等人,“我以为能参战,没想到来当搬运工,而且在讲武堂好歹还有几个帐篷,现在100多人挤在一个仓库里。”“后悔了?不过再坚持1年,等你成为了军官就可以跟这一切告别了,你会拥有自己的住处,自己的队伍,不用站岗,晚上可以睡个好觉。”龙扬微笑着回答,“不过我这个队长是失职啊,队伍来干了一天的苦力,我居然找不到吃的,找不到住处,这确实不像一个军官该做的。”“2年,我一直以为自己支撑不下来了。”董连成说,“我没有龙扬和秦中鹰那种武功,没有风天河那种地理知识,没有燕飞那样的脚力,没有凌风和孙雄那种猎人的直觉和箭术,没有铁虎那种身体,更不是冷夜那样的天生战斗机器,但是有你们几个带领我支撑下来了,老实说,我们后面的2届少年学员,有死的,有受不了逃跑的,他们缺乏你们这些人,缺乏主心骨,所以我们是幸运的,或者说,这100多人是托了你们的福才能坚持下来,在这里也一样,反正队伍里有你们几个,大家就知道该跟着谁走,我们不会抱怨什么,因为你们已经做的够多了。”龙扬点了点头,猛的拔出配刀指向天空,“我龙扬对天发誓,我带着107名手下出来,就会把所有人带回去,然后一起去领军衔。”

一声沉闷的号角声划破天际,接着是一个士兵歇斯底里的吼叫,“敌袭!”,刹那间,安静的长城防线顿时活了起来,衣甲整齐的官兵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迅速集结成队,有条不紊的进入各自的位置。“全体集合。”龙扬急忙大喊,劳累了一天的第17队迅速从仓库中跑了出来,整齐的列队,“打开仓库,立即将箭取出来,送到城墙上。”“是。”经过一天的搬运,龙扬也明白长城防线战时最需要的物资是什么,后勤司司马乐胜带人跑过来的时候,第17队已经开始运输箭了,乐胜没有说什么,直接指挥手下有条不紊的开始了运送物资。

秦中鹰将一箱箭搬上了城墙,只见城墙下面已经满是敌人的尸体了,战士们搭弓等待着对手,但是由于黑夜,可视距离大减,他们对于远处的敌人无可奈何。一个军官问另一个军官,“小规模骚扰?”“大部队,只是他们躲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夜袭失败后,他们故意躲藏在后方,只要少数观察人员就可以掌握我们的动向,他们在跟我们比耐力,如果我们稍微放松或者支持不住,他们就会突然全力进攻。”“所以我们必须睁大眼睛守着?”“对。” 征风将军郑恩走上了城墙,“敌人这种攻击就是想把我们拖垮,但是主动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没办法进攻,只能守城,从明天起,我们分成2组,一组全力防守,一组休息,相互轮换,今晚就先撑着吧。”“大人,在下有一计。”军官回头,看见一个年轻的军士站在那里,装箭的箱子放在一边,“一个小兵敢在将军面前口无遮拦,成和体统?”一个军官愤怒的叫了起来,“要不是现在缺人手,一定打你20军棍。”“慢着。”郑恩看着眼前的士兵,“你是讲武堂训练的少年兵吧。”“是。”“说说吧,你有什么意见?”秦中鹰一抱拳,“风灵族人能够仔细观察我们全因为我们点了火把,可以仔细观察我们选择最佳的出击时机,就是说,他们在很远就可以观察到我们,而我们却看不到他们。”“如果灭掉火把,那么我们就完全成了瞎子,看不到他们了。”军官不屑的说,“但是,灭掉火把就给了我们足够的隐蔽空间,风灵族人就无法观察到我们的行踪,也就无法找到合适的攻击时间,而我刚才听了一下,城里入夜后非常的安静,就是说,敌人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声音,这里的将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可以通过声音来判断敌人的行动,起码敌人的云梯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架在城墙上,如果听见敌人大规模的行动就在我军背后点火,人在黑暗中潜伏太久眼睛就适应了黑暗,突然的亮光会让他们的视力一时无法适应,同时会引起敌人短时的惊慌,而我们的弓弩手背对火光,眼睛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那时我们一放箭就可以最大限度的造成敌人的惊慌和损失,同时,我们可以将仓库里用来当箭靶的草人放在城墙上,让敌人难以分辨我们城墙上的具体人数,让他们不敢轻易攻击。”几个军官楞了,郑恩沉思了一下,“如果敌人在被发现的情况下继续攻击呢?”“那时只要发出敌袭警报,根据我的观察,这里官兵的素质保证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冲上城楼完成布防,同时对于敌人来说,他们的进攻预想是偷袭,那么偷袭到一半被发现的话就面临撤退还是继续进攻2种选择,无论是哪一种,都会有巨大的伤亡,而相比下,撤退的伤亡会小一点,由于敌人几十年强攻都未能成功占领长城防线,从心理上已经形成了对这里的恐惧,所以偷袭计划失败,对方的士兵则不会再有继续进攻的斗志,而指挥官则大部分会选择撤退,以减少伤亡而不会继续强攻,等敌人撤退了,我们再熄灭火把,不让敌人了解这里的虚实。”“讲武堂少年兵?”郑恩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我们是讲武堂第17队。”秦中鹰回答。“我叫你们去后勤司,但是你们听到敌袭后的动作似乎比其他的人都快的把武器搬了上来,而且知道要搬哪些武器。”“是队长龙扬的功劳,他已经很清楚这里的补给需求了。”“讲武堂的第17队。”“你叫什么?”“秦中鹰?”“秦战羽是你什么人?”“是我爹。”郑恩大笑,“欢迎你们来长城防线秦关,战士的城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