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福帅不当干部


中秋佳节,正式升帐的福拉多在香河基地带着一帮伙计练得热火朝天,但关于这位塞尔维亚老头的种种议论还是此起彼伏。谁也改变不了福拉多“执行主帅”的名分,谁也摘不掉杜伊科维奇“总教练”的顶戴花绫,但是,列位千万别拿福拉多不当干部。


福拉多只是杜伊科维奇执教国奥暂时无法腾手之下的一个傀儡——这是外界对这位国家队执行主教练的普遍意义上的定位。“一切以奥运为重、一切服务于奥运”的大背景下,这种说法合情合理,如若再考虑福拉多入主国足的过程中杜伊先生引荐的重要作用以及两人之间至深的私交,这种论断简直就是至理。

问题是,任何时候都不要以固化到某一时段甚至一个时间点的眼光来看事物。不管初始的状态如何,评判一名教练的主要因素永远是其表现——而表现总是与随着时间演进而变化的成绩挂钩的。


当年的霍顿就是最好的例子。谁也没想到管理层会因为1998年混编国家队在亚运会上的季军成绩而将“一肩挑”的重担交给这位以精通战术著称的英国绅士,而更是没有人想到,次年国奥队的溃败会让红脸老头一下子丢掉两个饭碗。


无意于将“下一个霍顿”之类的名号“赠予”杜伊或者福拉多,只是想以此表明国字号教头这个位子的诸多不确定性。而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共同作用下,保不准哪天翻天覆地。直白一点,福拉多取代杜伊也犹未可知。


这不是无聊之下的臆想,实际上,尽管没有完全意义上的指挥权,但福拉多却有“一肩挑”执教国字号的完全意义上的先决条件。


执掌大连实德的两年时间可能不会让我们对其执教能力有一个全面的判断,但那两年与中国足球的零距离接触却可以成为其带领国字号创造佳绩的有利条件。不夸张地说,单是“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第一位有过执教中国俱乐部经历的外教”这一名号就让福帅从一开始就有了“自家人”的底气。


回到最为关键的自身水平这一核心问题上。想当年,大鲨鱼奥尼尔大言不惭咧咧自己姑妈也能带队夺冠,而那些年的大连万达似乎也有奥尼尔嘴中那支队伍的影子。但这绝对不足以成为质疑福拉多能力的理由,他执教的那两年,大连队人员配置和各方面投入早已江河日下。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塞尔维亚人就有点石成金之功。只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相信,一位执教过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南斯拉夫国青队、国奥队以及科威特国奥队的教头至少拥有无可比拟的丰富经历。


事实胜于雄辩。设若“姥姥不怎么疼、舅舅不怎么爱”的国家队果真在福拉多手下出现某些脱胎换骨的迹象,再设若明年的奥运会杜伊同志不幸拿不出像样的成绩,届时,福拉多拿到百分百的兵权并不只是一种臆想——毕竟,为了冲击2010年世界杯,国家队也该保持基本的稳定。


坚持攻势足球,提升中国足球在亚洲的地位。福拉多老爷子志向高远,当然,也可以说是虚无缥缈。只是,无论“傀儡”地位是否属实,谦逊、务实、敬业的福拉多已经用短短几天赢得了很多好评。借用米卢那句“态度决定一切”,很好地摆正自己位置之后,逐渐进入角色的福拉多真说不准会成为“大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