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联合大搜救纪实:中国直升机恶斗沙尘暴(图)

SDH 收藏 2 292
导读:  中俄联合大搜救纪实:中国直升机恶斗沙尘暴     [color=#a20010][img]http://www.sinaimg.cn/jc/2007-09-27/22784584ec7d24610dabffdf4fe3950f.JPG[/img]   [/color]   [color=#a20010][/color]   搜救线路图   [img]http://www.sinaimg.cn/jc/2007-09-27/c08bbd791a635e3e910a8e997bb

中俄联合大搜救纪实:中国直升机恶斗沙尘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搜救线路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兹韦列夫获救后,紧紧抱住执行空中搜救任务的某陆航团副参谋长钟建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获救的第一名幸存者兹韦列夫发自内心地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方搜救人员徒步进入玉龙喀什河谷,进行拉网式搜救。

9月初,6名俄罗斯人在新疆玉龙喀什河探险漂流时失踪,中方随即出动军用直升机和驻军部队、武警官兵以及公安干警、民兵、当地群众千余人展开空中和地面联合搜救,俄紧急情况部也派人千里驰援。截至发稿时,20天时间内,4万余人次搜救人员搜寻玉龙喀什河流域2.5万平方公里,找到2名生还者和3具遇难者遗体,对最后一名失踪者的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长江206,我是501,特遣分队已到达距奥米沙村50余公里处,前方路段崎岖不平,部队开进迟缓,请指示!”

9月8日中午,飞驰的运兵车载着32名武警新疆总队五支队特遣队员朝奥米沙村驶去。前方路段崎岖难行,官兵们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时间就是生命,早一分钟展开行动,6名失踪的异国漂流者就会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501,我是长江206,现命你部迅速组织特遣队员下车,由摩托化开进改为徒步强行军,务必于19时50分前赶到奥米沙村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以最快的速度参与搜救行动。”

“501明白。502、503,我是501,按2号预案开始行动!”支队长吴兴旺随即向部队下达行动命令。

8个小时徒步推进近60公里,而且还是高原山路!莽莽昆仑见证了32名武警官兵的艰难跋涉。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时不时啸叫的山风中传来他们相互鼓劲的声音——官兵们只有一个信念: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搜救地域,增援救援行动。

失踪多日,六名俄罗斯漂流者生死未卜

9月6日晚,新疆和田地区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宗明突然接到一个从地区旅游局打来的电话,说一名自称带了6个俄罗斯人到玉龙喀什河漂流的中国翻译向值班人员报告,6名俄罗斯探险者8月21日从玉龙喀什河上游开始漂流,原计划于9月2日在和田县喀什塔什乡(距离和田市30公里)上岸与其会合。然而,4天过去了,他仍未在接应地点见到这些俄罗斯探险者。

事关6条人命,王宗明立即将情况向和田地委书记程振山和地区行署副专员张少云作了汇报。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程振山当即下了一道死命令:“迅速召集有关人员研究方案,展开搜救。就是脱了衣服睡觉了,也要给我拽起来!”

10分钟后,张少云副专员、和田军分区参谋长邝德旺、武警五支队政委周腊合以及公安、水利、气象、旅游等相关部门的10余名负责人来到了程振山的办公室。方案很快定了下来,搜救工作领导小组赶赴一线,组织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以及公安、水利、气象等部门专业人员,在玉龙喀什河流域乡村群众的配合下,连夜进行搜救。

情况紧急,玉龙喀什河发出求援急电

9月7日凌晨,一场大范围拉网式搜救在玉龙喀什河流域展开。玉龙喀什河流域多为海拔5000—6000米的雪山悬崖,上游到下游落差达4000米,搜救人员从地面很难进入,即便是进去了,搜寻也十分艰难。由于范围大、目标小,搜寻如大海捞针,三天三夜的搜寻没有发现任何俄罗斯探险者的踪影。

这让搜救人员心情愈加沉重。虽然俄罗斯探险者身上带着一定数量的食物和药品,但是高原山区天气多变,夜里气温低达零下十几摄氏度,他们的生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

多次搜寻无果,情况十分紧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作出批示:有关部门迅速与新疆军区联系,请求派直升机进行空中搜救,地面仍要继续寻找。在报告兰州军区党委后,新疆军区司令员邱衍汉、政委田修思命令,立即派直升机援助,全力以赴搜救俄失踪人员!

新疆军区某陆航团副参谋长、特级飞行员钟建文主动请缨担任机长,执行这次高原搜救任务。他召集机组人员研究飞行航线地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了出航准备。然而,天公不作美,民航气象部门通报在库尔勒到阿克苏的航线上有积云,能见度仅为500米,直升机穿越有困难。在直升机上待命的5名机组人员个个心急如焚——晚到一分钟,俄罗斯友人的生命就会增加一分危险!

好在一个多小时后,阿克苏民航机场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积云散开,可以起飞!9月10日11时30分,马达轰鸣,旋翼转动,钟建文机组驾驶直升机拔地而起,向和田方向飞去……

重任在肩,陆航雄鹰独闯“生命禁区”

幽幽河谷,茫茫雪山。多次参与抢险救灾、被誉为“吉祥鸟”的陆航战鹰,在钟建文和副驾驶许值刚的操纵下,逐渐接近“玉龙喀什”这条神秘的河流。

玉龙喀什河位于和田地区南部,是由昆仑山上的积雪融化汇集而成的,上游位于昆仑山脉深处的红滩,下游流经和田市与喀拉喀什河交汇,全长约560公里,落差却达到近4000米这样一个惊人的数值。河流两岸高山耸峙,河谷里能看到许多野牦牛、野驴等动物的尸体。听当地人讲,在山腰上行走的动物经常会脚下一滑,跌进万丈深渊,殒命冰冷的河水之中。尤其是上游河段,几乎没有生物在那里活动,被当地人称作“生命禁区”。

按计划,直升机先飞到玉龙喀什河的源头——红滩进行仔细搜寻。这里海拔达6000多米,但比较平坦。直升机飞得很低,机组人员能清楚地看到山谷中的一切,但没有发现任何探险者的踪迹。紧接着,直升机进入玉龙喀什河河道进行搜救。这里河谷狭长曲折,两岸山势陡峭,加之山区天气变化无常,搜寻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有时飞越一公里长的河谷要拐七八个弯,稍不留神就会撞上崖壁,机毁人亡。山谷中不时有冷暖气流碰撞,直升机忽上忽下,像坐过山车一样。机组人员全神贯注,领航员韩雷更是丝毫不敢懈怠,精确掌握着飞行高度和方向。

9月11日的第一次空中搜救无功而返。驻和田机场的空军某部特意抽调了两辆加油车在停机坪旁待命,随时为归航的直升机加油。9月12日清晨,第二次空中搜救开始了。又是艰难而漫长的一个上午,直升机一直在河谷里搜寻,但始终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情报。有人担忧,玉龙喀什河由雪山积雪融化汇集而成,湍急的河水冰冷刺骨,人一旦掉到河里极易腿脚抽筋,落水后很难上得岸来;空中搜救,直升机必须飞得很低才成,一旦发生意外,找不到要救的人不说,连搜救队员的命也可能搭进去!但钟建文横下一条心:不管山有多高、谷有多深、天有多冷,一定要坚持到底,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搜救重点锁定遗弃物附近

9月12日下午2时18分,直升机第三次起飞,从玉龙喀什河下游飞入河道,沿河道向上游方向搜寻。约一个半小时后,飞至奥米沙村向玉龙喀什河上游方向45公里处时,机组人员发现河北岸有一个红色物体,但距离太远看不清楚。由于两岸几乎都是90°的悬崖峭壁,且河谷过于狭窄,直升机只好向前飞过几个河道转弯处后再返回观察。

经过几次拍照、录像和对照片、影像进行分析,证实那是一个红色黄边的完整的橡皮筏子,岸边一个蓝色物体初步判断是一个背囊。此时,机组人员突然想到11日那天也曾发现过红色的物体,原先的推测可能有误,那不是破篷布,而是破损的橡皮筏子。于是,直升机又沿着河道向上游飞行了13公里,到达奥米沙村向玉龙喀什河上游方向58公里河流拐弯处进行多次拍照、录像。经与下游发现的橡皮筏子进行对比分析,证实那些红色的物体就是破损的皮筏气囊,那些长杆一共6根,估计是两个皮筏子上的气囊连杆,加上在下游发现的一个皮筏,正好与6名失踪的俄罗斯探险者使用的3个皮筏相吻合。

当晚,在和田地委召集驻军、武警、公安、水利等相关部门举行的紧急联席会议上,带领6名俄罗斯探险者从于田县普鲁村进入玉龙喀什河谷的两名当地向导确认,那就是俄失踪人员使用过的橡皮筏子等工具和物品,下游蓝色物体为俄失踪人员的一件上衣。经专家认定,上游的破皮筏气囊和长杆有人为捆绑和摆放的痕迹,估计6名俄失踪人员仍有生还的可能,下游岸上的蓝色上衣可能是幸存者留下的标记,表示人员已经上岸,没有顺着河流向下游前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名幸存者保托夫获救回到和田,被搜救队员扶下直升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报特约记者李翔用长焦镜头拍摄到一名幸存者的身影。图为当时拍摄的画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俄搜救人员向正在接受治疗的兹韦列夫了解遇险情况。

神兵天降,玉龙喀什河畔发现遇难者遗体

9月13日9时50分,直升机搭载两名俄搜救专家、和田军分区参谋长邝德旺、作训参谋张纪良以及武警五支队副支队长张全,紧急飞往两处目标点进行空中地形勘察,发现距1号发现点(玉龙喀什河上游距奥米沙村58公里处)1.1公里处的一个山腰上地势较平缓,可以进行直升机起降。有了这一块机降场地,“使用直升机空中远程输送,机降投送人员进行地面搜寻”的最高效方案得以实施,搜救工作有了实质性的转机。

随后三天,直升机出动7个架次,累计飞行近18个小时,分批将中俄联合搜救队的27名队员投送到机降点。

9月14日16时50分,8名搜救队员在武警新疆总队五支队副支队长张全的带领下来到1号发现点斜对岸。流急水冷,数次尝试渡河失败后,搜救工作被迫中止。

夜幕如期而至,寒冷的气流在山谷回荡,地表的植物被吹得瑟瑟发抖,空旷悲凉的昆仑山谷传来阵阵狼嚎声,陡峭的山坡不时有石块滑落的声响,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毛骨悚然。突击队员张同亮参加过武警总部特战队员比武,攀登、索降都取得了最好成绩,但参加这样的救援行动还是军旅生涯的第一次。他说,三天三夜在“生命禁区”执行搜救任务,让他平生难忘!当时有恐惧,也有身体的不适,但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尽快找到俄方失踪人员。冷了,就地活动身体;怕了,就唱革命歌曲,给自己壮胆,如今自己感觉声音都变了。但特殊的环境让自己如同昆仑仔玉一样在河床接受洗涤、冲击,灵魂得到升华。

次日13时20分,4名搜救人员艰难地渡过玉龙喀什河,在破损的皮筏下找到了两具俄罗斯探险者(后经证实是切尔尼克父子)的遗体。

为了加大空中搜救的力度,经上级批准,新疆军区于9月15日又派出两架直升机参与搜救行动。次日清晨,某陆航团副团长、特级飞行员李勇俊担任长机机长,驾驶并指挥两架直升机编队飞行,从玉龙喀什河上游俄失踪人员遗弃物发现点开始,向西继续展开大范围空中搜寻。

李勇俊不止一次飞临昆仑山上空,知道巍峨的昆仑山区奇险无比。用他自己的话说:“面对脚下刀背一样的山脊,万一有个闪失,就是手里拿着直升机都没地方摆。”如今,李勇俊仍然用这句话告诫飞行员们,但高山悬崖加万丈河谷的千难万险并没能阻挡他们前行的脚步。

9月16日11时1分,当直升机飞到距离1号发现点以西19公里处时,李勇俊第一个发现河北岸的石滩上有一具俄探险者(后经证实是斯梅坦尼科夫)的遗体。此处位于狭长的河谷中央,海拔达3000米,两边都是悬崖,直升机花了20分钟,两次尝试直角拐弯后才在遗体西南侧成功着陆。遗体已经腐烂了,机组成员忍着刺鼻的气味将遗体抬上直升机紧急返航,以免河里突发洪水使遗体受损。

“战鹰”比翼,勇斗寒区沙尘暴

9月18日上午,和田地区笼罩在层层沙尘中,地面以上4000米的空中能见度不足800米,不适合直升机飞行。此时,16名搜救队员在玉龙喀什河流域的高原山谷里已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所携带的给养也即将耗尽。如果直升机仍不能飞进河谷接应,搜救人员的生命也将受到威胁。

10时25分,驻和田空军某部传来即时气象情报,4000米左右高空天气略有好转,能见度1公里左右,介于可飞与禁飞之间,飞行时间由机组自行决定……“时间就是生命!”李勇俊这位在险恶环境中多次出色完成过急救任务的特级飞行员,经过周密考虑后,果断地抓住两次沙尘之间稍纵即逝的良好天气,驾机直飞玉龙喀什河谷。

直升机进入山区后,山势陡然增高到6000米以上,而且开始有大面积的积云出现。棉絮般的云团与皑皑雪山融为一体,很难准确地判断出哪是山,哪是云。如果穿云飞行,极易发生直升机与山体相撞的事故。李勇俊和钟建文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决定直升机编队一起爬升到4500米左右的高空,穿过沙尘的笼罩,直接越过山口飞抵河谷。这是直升机飞行员最不愿采用的飞行方式,因为在高海拔地区穿越沙尘暴飞行,最怕遭遇山谷中毫无规律的强气流的干扰,难以保持飞行姿态。但机组成员们坚信,勇敢和经验会使他们安全到达目的地。

“高原天,娃娃脸,说变就变。”11时30分,直升机进入玉龙喀什河中游的峡谷里,漫漫黄沙转眼就变成翻滚的乌云,仿佛一只巨大的铁锅将要倒扣下来。一股股旋流不断袭向直升机,机身剧烈地抖动起来——旋流干扰了旋翼的转速,直升机升力不足!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李勇俊迅速加大油门,猛拉操纵杆,“战鹰”颠簸着冲出了旋流区。尽管此时机舱里的温度已降到摄氏零度以下,但汗水还是布满了李勇俊的额头。

一个小时后,两架直升机搭载着16名中俄联合搜救队员和两具俄失踪人员的遗体,相继降落在和田机场……

全力搜救,记者相机里“惊现”第一位幸存者

9月21日上午9时30分,中俄联合搜救队员搭乘两架军用直升机沿玉龙喀什河河道,继续展开对其余3名俄失踪人员的搜救工作。

上午10时40分,直升机飞到玉龙喀什河距离1号发现点以西19公里处的河道上空时,机组人员发现好像有一个人影在动。在直升机上伴随采访的记者迅速用相机的长焦镜头将目标拉近连拍了几张照片,在

显示屏上放大后发现,是一名身着黄色运动衣的人,不像是当地的群众,极有可能是俄罗斯幸存者。直升机降低高度后,记者再次使用长焦镜头进行拍摄,发现这个人还挥动着手臂,似乎是向直升机发出求救的信号。记者的这一“发现”,令大家都兴奋不已。长机机长李勇俊迅速指挥僚机在高空观察地形,长机则迅速选择好地形,降落在俄罗斯幸存者附近。直升机还未停稳,搜救队员就跳了下去,迅速将这名幸存者扶上了直升机,给他补充了水和食物。

这位俄罗斯幸存者名叫亚历山大·兹韦列夫。他介绍说,8月24日,切尔尼克父子在1号点附近溺水遇难。兹韦列夫与其他3人将其遗体掩盖好后,察看过附近地形,发现步行无法脱困,于是继续向下游漂流。8月28日,4人乘用的两个皮筏在湍急的河流中被撞翻,他自己奋力游向岸边逃生。

至于其他两名失踪者的下落,兹韦列夫表示不知情。但大家分析后认为,这两名失踪者极有可能还活着,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全力搜救,就一定会有新的“惊喜”。

扩大搜索,第二位幸存者看到“生的曙光”

9月21日下午,中俄联合搜救队继续通过空中搜索和地面搜索,在玉龙喀什河沿岸搜寻另两名失踪者。19时55分左右,中方负责人伊利·司马义在2号发现点附近突然看到,100米远处有个人影在向这边缓缓移动,并不时向这边招手。伊利立即组织人员过去搜救。这名被发现的人员,正是俄罗斯失踪人员之一——保托夫。因天色已晚,联合搜救队决定保托夫与搜救队员原地宿营,等待第二天直升机前来营救。

据保托夫讲述,几天来,他一直观察直升机搜救的动向,一阵阵螺旋桨的声音都会给他带来惊喜。求生的欲望使他一点点向直升机的机降点艰难移动。9月21日18时左右,保托夫终于接近了2号发现点附近区域,并发现中方直升机为联合搜救队输送物资。看到了“生的曙光”,他奋力向机降点一步步靠近。

克难历险,将地面搜救进行到

从9月21日至今,搭载中俄联合搜救人员的中方直升机克服恶劣天气的影响,先后多次出动,对玉龙喀什河谷继续进行空中搜索。9月26日,中方两架直升机再次搭载19名中俄搜救队员升空,对3号发现点(9月16日发现一具遗体处,距奥米沙村39公里)附近区域10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进行了重点搜寻,但未发现任何新情况。

9月26日晚,中俄双方召开蹉商会议,俄方对中方直升机组和地面搜救人员克服恶劣的天气,在复杂的地形条件下尽全力进行搜索表示衷心的感谢,“中国军人为了中俄之间的友谊,表现出了英勇的胆识和高超的技术,令人钦佩”。会上,双方共同宣布联合搜救结束,俄方决定撤回己方人员,中方则由武警官兵、民兵及当地群众继续对最后一名失踪者季先科进行地面搜索。

据介绍,截至9月26日,中方三架直升机共飞行53架次,飞行时间86个小时,飞行距离12000公里,空中搜寻面积2.5万平方公里,先后投入搜救人员40000余人次。中方搜救队员不畏艰难险阻,在昆仑雪山下、玉龙喀什河畔,写下了一曲壮丽动人的生命赞歌。

兹韦列夫在获救后双手合十,感激地说:“我要衷心感谢伟大的中国人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