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度有过分歧:新四军是怎样解决红枪会问题!!

jiangnanjita 收藏 0 188
导读:近日看历史剧《彭雪枫将军》时,我注意到一个情节:彭雪枫曾团结当地会门武装——“红枪会”进行抗日活动。“红枪会”是一个什么组织?我们党在抗战中对这种会门武装是一种什么态度? 红枪会是当时会道门组织的一种 红枪会是民国时期会道门的一种。多数学者认为,红枪会是由民间各种习练金钟罩功夫的刀会组织演变而来的,主要盛行于中国北方农村广大地区,尤以地处中原的河南、山东、安徽等地为甚。由于其借助传统教门的组织形式和会道门法师——“老师”的法术来加强战斗力和凝聚力,从而具有了会道门的诸多特点。又因其成员多以系有

近日看历史剧《彭雪枫将军》时,我注意到一个情节:彭雪枫曾团结当地会门武装——“红枪会”进行抗日活动。“红枪会”是一个什么组织?我们党在抗战中对这种会门武装是一种什么态度?


红枪会是当时会道门组织的一种


红枪会是民国时期会道门的一种。多数学者认为,红枪会是由民间各种习练金钟罩功夫的刀会组织演变而来的,主要盛行于中国北方农村广大地区,尤以地处中原的河南、山东、安徽等地为甚。由于其借助传统教门的组织形式和会道门法师——“老师”的法术来加强战斗力和凝聚力,从而具有了会道门的诸多特点。又因其成员多以系有红缨的长矛为武器,故先得“红枪会”之名。之后随着更多民间武装的出现,大刀、枪械等武器被越来越多地使用,相应地出现了“大刀会”、“小刀会”、“白枪会”、“黄枪会”、“黑枪会”等武装组织,再加上“天门会”、“黄纱(沙)会”等类似红枪会的武装组织大量出现,当时的社会各界遂将其通称为“会门武装”,后世学者将这种“会门武装”统称为“枪会武装”。


红枪会会员之间,一律平等相处,没有明显的地位高低之分,这是它区别于其他会道门的一个显著特征


同民国时期的许多会道门组织一样,红枪会供奉的神灵也是五花八门,种类奇多。从神话中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孙悟空,到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关羽、张飞、诸葛亮、黄天霸等等,不胜枚举。祭神是红枪会很重要的活动,红枪会每次打仗之前都要进行焚香祷告、设坛降神的仪式。


红枪会的组织形态似教非教、似团非团,内部结构比较简单。其最初多以自然村镇为单位,设立基本组织——学堂(又叫香堂),每一学堂设一学长,由本村德高望重者担当,主持会中大小事务。学长负责聘请“老师”,传授吞符咒,练拳棒,焚香请神等技能,训练会员上阵作战等。每个学堂配有几名办事人员,负责掌管会中粮米财油,购置杂物,布置会坛,对外联系,掌理会中人事等各项事务。红枪会会员之间,一律平等相处,没有明显的地位高低之分,这是它区别于其他会道门的一个显著特征


红枪会的会员多为本村乡亲,且多数都沾亲带故,故而打仗时,均能彼此照应,同仇敌忾,加上他们自恃有“神符护身”,故作战时都奋不顾身,勇猛向前


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红枪会出现了“团”一级组织,红枪会的“团”由若干个学堂组成,首领为团长、团师或学长。到后来,出于各红枪会组织联合作战的需要,团以上又出现了“联合总部”或“总指挥部”,管辖一县或数县的红枪会。再后来,在抗战期间,红枪会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组织结构上曾做过一些调整,部分红枪会原有的学团组织改变为分队、中队、大队、联队或纵队等,其首领也分别成为队长、团长、旅长、总司令、总会长等等。


红枪会的一整套仪规戒律与传授气功武术相结合,宣称在作战时能够“刀枪不入”,受这种说法蒙蔽的红枪会会众,往往能够团结作战,同仇敌忾,再加上会众作战之前都要吞服用朱砂和硝石掺和写成的符箓,故能不畏生死,奋勇向前。


事实上,在如何对待包括会道门武装在内的各种杂牌武装的问题上,中国共产党内部一直有不同意见。这种分歧不论是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还是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一直或明或暗地存在着。党内很多人认为会道门武装迷信落后,土匪行动散漫,破坏性较大,不愿对他们作耐心的争取教育工作。新四军挺进敌后创建抗日根据地初始,某高层将领就曾批评过“招兵买马”的做法。


随着形势的发展,党内赞同合理收编杂牌武装的意见逐渐占据了主导,新四军高层将领开始设法改变党内轻视争取会道门武装参加抗日工作的思想。他们意识到,当新四军“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准备迎接中原会战的时候,正确地处理地方武装,如红枪会、联庄会、民团、土匪等武装力量,是有特殊的意义和重要性的。”


彭雪枫相信会门武装“能够严重打击日寇的进攻”


早在1938年,彭雪枫就撰文强调争取绿林武装(即包括枪会武装在内的杂牌武装)的重要性,他指出:“对于‘会门武装’,对他们应有正确的基本认识:(一)他们是比较原始的反贪污反土匪的民间自卫武力,(二)他们的潜势力在民间广而且深,(三)战斗精神及战斗经验都相当丰富。倘若对他们诱导有方,在军事政治方面武装了他们的头脑和武装了他们的手脚,我们相信在从前反抗军阀压迫的时代,他们能够大量消灭军阀的数万大兵,我们更相信今天他们也能够严重打击日寇的进攻。”


当彭雪枫率新四军游击支队挺进豫皖苏地区后,对名目众多的杂色武装开展了统战联络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彭雪枫率游击支队进入豫皖苏边区后,发现鹿邑一带红枪会非常活跃。一天,彭雪枫只带少数随行人员到红枪会的祭坛,用事实戳穿了所谓“刀枪不入”的谎言,又和红枪会头头彭某结拜为兄弟,还举行了结拜烧香仪式。由于彭某在红枪会中的辈分最高,所以许多红枪会会员直呼彭雪枫为“司令爷”、“司令伯”。通过彭某,游击支队争取了其他许多地区的红枪会首领和广大会员,减少了阻力并迅速扩展了实力。


彭雪枫率部队进抵安徽淮上地区后,为了迅速打开抗战局面,还聘请了亳县红枪会师爷任义清为游击支队司令部参议。部队每到一地,任义清就以红枪会师爷和新四军参议的双重身份,与各地红枪会首领联络,帮助新四军做说服争取工作,因而使新四军基本未受到红枪会的干扰,各项抗日工作进展顺利。


由彭雪枫等一批将领率领的新四军四师,在进入敌后广大的农村开辟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在整合改编会道门武装方面发挥了自己的优势,从而一步步壮大了自己的力量,为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