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四章:暗香浮动 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出了温室的门,摄影师问我们还拍不拍外面的一些自然背景,说虽光秃秃的灰暗,但加上彩色滤光片,那种咖啡色的怀旧味道,那种淡紫色的浪漫气息,也很不错,夏雪一听就兴奋地劝我们拍,我看了眼黄鹂,她抑郁着不说什么,我只好说:“算了吧,还得换单衣服,天儿又冷,冻坏了得不尝失!”暮蔼沉沉,和“巴黎风情”的人道了别,我就让夏雪开着车直奔前门,我定的六点半请徐冬老爸吃饭,时间已经有点儿来不及了,更别谈去医院按摩了,计划得改变,我就在车上给医生打电话请了假。一路上,黄鹂板着脸不说话,夏雪却一点事没发生似地有说有笑,一点都不在乎,或者她就是故意在气黄鹂?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两个女人在我面前争风吃醋,我的心嘭嘭嘭跳得厉害,不禁暗自祈祷:就此打住,千万别升级!


离前门不远了,黄鹂接了电话,原来,第七十九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初选结果今晨揭晓,中国影片《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夜宴》均遗憾出局,黄鹂所在报纸想采访一下老谋子,问他感想如何,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没办法,报社知道黄鹂人脉多,关系广,便调她回单位救急。这未免落井下石了,可娱乐新闻不这么做却也说不出道理。黄鹂便让夏雪停一下车,夏雪一边停靠一边说:“还是我送你去吧?”黄鹂便冷冷地说:“不用了,你和方舟去吃饭吧,我打车去!”车已停下,黄鹂推开车门就下了车,然后嘭地一声,车门又被重重关上了,我不由得向夏雪瞥了一眼,但看上去她也没太在意。无论是私交,还是人之常情,我都应带着夏雪一起去吃饭,人家毕竟陪着忙一天了。


我带着夏雪走进全聚德,徐冬和女儿还有老爸,以及艾红已候在那儿了,不见张可,却已点满了一桌子菜,一看就是徐冬的风格,虽然我做东,但他也常常自作主张,先斩后奏。看我带个陌生女孩进来,他们都很惊讶,徐冬甚至还有那种暧昧的眼神看我,我刚走到近前,徐冬就问:“黄鹂呢,她怎么没来?”眼睛却看着夏雪。我说:“她半道儿走了,单位有急事儿!”我免不了和徐冬的老爸客气,然后就向他们介绍夏雪,还特别说明夏雪陪着我和黄鹂转了一天的情况。艾红和夏雪握完手,便也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我,我就知道,一定是张可跟她说过我和夏雪在单位传出的绯闻,这让我有些局促不安。张可是因为一哥们儿过生日来不了,我照例自罚了三杯,徐冬不由分说就给夏雪倒了杯啤酒,夏雪推说不能喝,可还是喝了一口,之后我又没少向徐冬的老爸敬酒,也没少说欢迎常来北京的客套话。


晚宴差不多进行了大半,徐冬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你给黄鹂打个电话,看她忙完没,忙完就过来吃饭!”我只好给黄鹂打了电话,黄鹂说她还忙着呢,过不来,我说你跟徐冬说吧,然后我就把手机递给了徐冬,徐冬接过:“我说黄鹂,你赶紧过来吧,你不来我饭吃不香,酒也喝不下去……可不是,一天不见我就想你了……真来不了?那你……没事儿没事儿……这话说的,咱俩这关系谁跟谁呀……”徐冬永远都这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嘴脸,开玩笑常常不分场合,也不分你我,我早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也不得不承认,记得我也说过,他跟黄鹂相处得有时比跟我还近便,所以他和黄鹂开这种玩笑倒也不过分。所以,我今天似乎也应该再习惯他一次。


不知为了什么,当着夏雪的面,我忽然很反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