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圣劳伦斯河—纳粹狼群在加拿大

1942年夏,德军潜艇在大西洋上的作战活动达到了顶峰。“狼群”频繁袭击盟军的护航船队,击沉盟军舰艇的数量甚至一度超过了盟军的造船能力。美国参战将更多的德国潜艇引至北美东海岸,德军潜艇则借助直布罗陀和好望角广泛出没于自巴伦支海到墨西哥湾一线的辽阔海域,甚至前出到加拿大领海。


目标加拿大

和其他同盟国一样,二战爆发之初的加拿大处于极度萧条和低迷之中,同时,加拿大也缺乏足够的战争物资同第三帝国对抗,曾一度拥有150 多艘舰艇的加拿大皇家海军到了1939年中只剩6 艘驱逐舰和2000名海军士兵。由于经济不景气导致的预算持续削减,加拿大海军不得不考虑重组其海军并积极训练作战人员,为了支援英国抵抗第三帝国日益强大的进攻,加拿大毫无选择地忽视了对自身领海的防御。尽管加拿大海军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有所担心,也只能寄望于德国潜艇继续在远离加拿大海岸的区域活动。

早在1939年大战伊始,德国人就知道加拿大皇家海军的实力已今不如昔,而且为盟军运送物资的行动必将严重削弱其领海的防御。同时德国人也注意到哈立法克斯港的重要性,德军潜艇开始了纽芬兰岛和诺瓦斯科蒂亚附近海域的巡航,这是任何一支前往英国的护航队的出发地。由于已非常接近加拿大海岸,德军潜艇距离通往这个国家内陆心脏的圣劳伦斯河其实仅有一步之遥,而事实上德国海军先前并未制定关于圣劳伦斯河的作战计划。一系列证据表明,德国潜艇后来进行的攻击行动也仅仅是事故或航线的临时变更所致。

圣劳伦斯河之战最初由德国海军“U-553 ”号潜艇引发,这艘潜艇当时正在由美国东海岸的波士顿前往哈立法克斯的航线上全速航行。由于引擎故障,“U-553 ”号潜艇不得不改航向为被认为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圣劳伦斯,希望在那里可以着手对潜艇进行修理并有望发现一些容易攻击的目标。1942年6 月10日夜,“U-553 ”号发射的鱼雷命中了刚刚离开安翟科斯第岛数公里的英国货船“尼科亚”号;不到两小时后,“U-553 ”号再次发现并攻击了荷兰货船“勒托”号,猛烈的爆炸致使该船立即沉没。在将战火燃至距离魁北克市不到600 公里处后,“U-55”3 号从容离开圣劳伦斯河返回大西洋。

自1812年的战争结束后,加拿大领海从未遭受直接攻击。这两次攻击为加拿大人敲响了警钟,关于德国潜艇如何成功策划这次在加拿大海域进行的恶意袭击的质问和责难顿时四起。所有加拿大人特别是魁北克人由此突然意识到:战争已经来到了他们家门口。


大闹圣劳伦斯河

1942年夏,圣劳伦斯河上的防御力量仅有一艘“邦加”级扫雷艇、两艘“法尔迈尔”级巡逻艇和一艘武装快艇,而这一海上力量显然无法承担由萨普特雷至加司佩海岸长575 公里、宽110 公里圣劳伦斯水域的巡逻任务。尽管在那次德国潜艇攻击后得到了五艘“花”级轻巡洋舰的增援,其实力仍显不足,事件的发生揭示出加拿大皇家海军无力应对德军攻击的事实。由于从加拿大和美国出发的护航船队的目的地不仅是英国,还有苏联的摩尔曼斯克等地,盟军不得不在战略决策上作出优先权的考虑:和圣劳伦斯一样,诺福克- 波士顿航线、墨西哥湾以及西印度群岛上的许多航线同样缺乏足够的护航力量,于是盟军将圣劳伦斯列为次要考虑,德军亦是如此。但无论其是否被视作第二条战线,当7 月6 日德国海军“U-132 ”号潜艇在加司佩海岸附近击沉3 艘货船并于7 月20日再次击伤另一艘后,加拿大人又一次感觉到了危机的存在。而在这几次攻击行动中,“U-132 ”号均能成功摆脱加拿大海军“佐姆蒙德威尔”号轻巡洋舰的攻击。直到战后很久,科学的进步才得以解释德军潜艇在圣劳伦斯水域取得极大优势的原因:作为内陆淡水与海水交汇处的圣劳伦斯河口水域,其水温变化极大,这使得作战舰艇上的声纳设备的工作受到很大影响。如果恰逢大雾或气象条件恶劣的天气,几乎所有的有利因素都将在德军一边。尽管有空中巡逻和舰艇护航,德军潜艇仍占尽优势。在接下来的8 月里对拉布拉多港和纽芬兰岛附近以及贝尔海峡的护航船队的攻击行动中,“U-513 ”号、“U-517 ”号和“U-165 ”号潜艇均将目光投到了圣劳伦斯。同年9 月,尽管被发现并遭到一架空中巡逻飞机的机枪扫射,“U-517 ”号艇仍然顽强通过圣劳伦斯河口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内取得了击沉9 艘舰艇和击伤1 艘的战绩,而在每一次攻击之后都能设法从护航舰艇的追击中逃脱。“U-165”号就没那么幸运,在试图击沉武装快艇“浣熊”号时,德国人发现圣劳伦斯并非人们所说的那样毫无戒备,而是遭到了加拿大皇家空军持续的猛烈攻击。

尽管没有导致很严重的后果,因为仍然损失了大量的船只,加拿大政府不得不于1942年9 月9 日命令圣劳伦斯河流域全面禁航,这个引起广泛争议的决定看来更多的是出于政治考虑。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当时的加拿大政府已经无力保护其领海水域。因为禁航的缘故,原先驶往蒙特利尔和魁北克的货船上的货物只得转而由铁路运往哈立法克斯,这样一来便给铁路运输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但是,所有的护航船只自此得以统一由哈立法克斯港出发,而纽约方面起程前往英国的护航船队则无须等待来自魁北克和蒙特利尔

的船只。禁航命令对盟军的海上运输没有带来任何影响,对德军也毫无益处而言。

然而,坏消息再次传来。10月,德国海军“U-69”号潜艇在纽芬兰岛和诺瓦斯科蒂亚之间的卡波特海峡击沉美国渡船“驯鹿”号,船上237 名乘客中有131 人丧生,“U-69”号在扫雷艇“格兰密尔”号的追击下逃脱;11月,“U-518 ”号潜艇在纽芬兰岛肯塞普逊湾击沉2 艘并击伤一艘货船,在前往加司佩的途中,这艘德国潜艇甚至成功地让一名特工登岸,从而再次让加拿大人蒙羞。然而德军潜艇官兵未能更多地品尝加拿大海域的胜果便被调往北大西洋重新布防以拦截前往英国的护航船队。

1943年是大西洋之战的转折点。尽管德国潜艇仍在继续攻击护航船队,但此时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敌手——全新的加拿大皇家海军。其部队官兵接受了更好的训练,舰艇也装备了更精良的武器和探测设备。训练有素的加拿大水兵占到了整个大西洋护航船队水兵中的48% ,盟军的护航体制也逐见成效。1943年末,邓尼茨的儿子所在的潜艇被盟军击沉,邓尼茨不得不承认:“我们失去了大西洋”。此时的“狼群”正在慢慢变成“羊群”,圣劳伦斯水域也于1944年4 月重新通航。


最后的疯狂

1943年当加拿大海域逐渐平静之际,德国潜艇的数量实际上正在急剧上升。在哈立法克斯布雷的同时,德国潜艇“U-537 ”号设法在拉布拉多设立了一个与德国人在格陵兰岛、熊岛和斯匹兹博根等地设立的类似的自动化气象站。直到1944年盟军开始进攻德国本土时,德国潜艇才重返加拿大海域。那一时期的德国潜艇损失极大,平均每艘潜艇在执行三次作战任务后即被击沉,故而艇员们都希望能找到一些容易攻击的目标。水下通气管的装备使得德军潜艇在水下即可为电池充电。1944年10月14日,装有水下通气管的德国海军“U-1223”号潜艇成功的进入圣劳伦斯河并重创加拿大货船“马格”号;11月2 日再次击沉货船“桑普森”号。三星期后,“U-1228”号潜艇在卡波特海峡用鱼雷击沉加拿大皇家海军“肖文尼根”号轻巡洋舰,该舰成为圣劳伦斯之战中的最后一个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