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庙会女郎钢管舞盛行

zhao2365192 收藏 0 563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28_28869_6128869.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28_28870_6128870.jpg[/img] 屏东县东港华侨市场中元普度,邀请辣妹大跳钢管秀助兴,辣妹担心警方搜证,戴安全帽、口罩、围巾搞笑。   “农历七月,是歌仔戏演出旺季,但宜兰县两组职业戏班,竟接不到一场戏。”看到在钢管花车上清凉女郎又跳又脱,歌仔戏艺人用“捶心肝”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屏东县东港华侨市场中元普度,邀请辣妹大跳钢管秀助兴,辣妹担心警方搜证,戴安全帽、口罩、围巾搞笑。


“农历七月,是歌仔戏演出旺季,但宜兰县两组职业戏班,竟接不到一场戏。”看到在钢管花车上清凉女郎又跳又脱,歌仔戏艺人用“捶心肝”形容自己的心情。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崛起中的钢管花车已成岛内庙会庆典的主流,打败了传统电子花车,压缩了歌仔戏、布袋戏等民间戏曲的市场。云林县布袋戏大师黄海岱徒孙林政兴的五洲园剧团,今年中元节只接了两棚戏,比往年六棚少了三分之二。甚至曾横扫全台的“牛肉场”,也悄悄吹了熄灯号。


业者推估,电子花车加钢管秀一年业绩可上亿元,全台至少有两百个综艺团,抢食这块市场大饼。每逢旺季像中元节有大型活动时,会出现好几团演出,炙手可热。


国家地理频道就曾在《探索亚洲民间特殊文化》节目中,介绍这种感官刺激强烈俗民表演。今年五月间,台中市举办台客摇滚晚会,也请来钢管女郎在花车上大跳艳舞。


研究戏曲与庙会文化多年的静宜大学台文系副教授林茂贤指出,台湾的电子花车源自六十年代云林台西一带,“大家乐”(一种赌博游戏)盛行后更趋蓬勃。主因是民间有请戏班还愿谢神的习俗,赌徒不便问妈祖“正神”,转而求问属于“黑道”的“阴神”,民众投其所好选择“黑道”最爱的情色,驱使电子花车暴红。


电子花车随着社会风气演变,从早年只有穿着清凉的女郎唱流行歌曲、摆腰扭臀,进而跳脱衣舞,再变化成现在的钢管秀。


背对警察挑逗民众


每年中元节、中秋节前后是电子花车业的旺季,台湾中南部祭鬼或欢庆中秋的场所,都会请来花车女郎演出劲歌艳舞。近年来更为风行,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屏东县东港镇的华侨市场,最盛时,八台电子花车同时演出。


“这位是二伯”、“那位厝边三叔”,主持人就这样带着穿着清凉舞者走到台下,与观众握手、拥抱,当然免不了有人很主动伸出“咸猪手”趁机乱摸一下。早年各团会彼此较劲,“输人不输阵”,这边清凉,那边就露点,你露两点,我就露三点。


钢管秀拼场,越拼越辣,警方四年前采重兵部署,制服警察在舞台四周站岗,便衣在场内架设摄影机全程录像,不过花车女郎各有妙招。


“警察不要担心,我今天穿五条裤子。”一名跳钢管秀的妙龄女子边脱边说;另一名舞者更搞笑,戴着安全帽、口罩、面具上台表演,直说“等一下要脱了”、“警察搜证没有用”,但搞半天她还是一点不露,让台下民众望眼欲穿。


还有辣妹三不五时趋前一蹲,背对警察及摄影机拉开丁字裤,喊着“你看”,或是捧起胸部“夹一夹”观众脑袋,极尽挑逗之能事,警察却只能干瞪眼。


大学生兼职拼小费


电子花车上,打扮得艳丽风骚的歌舞女郎,热情地卖力表演,台下看得血脉偾张,有人情不自禁把小费塞进女郎的小裤裤里,女郎舞得更卖力,其中不乏兼差的大学生。


“就算不全脱,收入也还不错,一场四首歌舞一千五百元,勤快点跑场,婚宴多接点,月入近十万不是问题。”从事这行已五年多的桃园小萱说,跳钢管秀价码新台币二千五百元,敢脱的,行情四千到五千元。


她说,走入这行的唯一的目的就是为钱。有时演出很激情,观众情绪被舞娘挑起,气氛热络,有人塞现金到舞娘内裤,她曾有一场两万多元“入裤”的纪录。


二十三岁的小萱,肌肤白皙加上三十四D的双峰,“学生时期还会被同学笑,没想到现在靠它吃饭。”五年前,她高职毕业找不到工作,友人看她身材不错,邀她进歌舞综艺团,练了一个月的舞,背了十多首热门歌曲,就上台了。


老家在后里的欣玫,以前是保险业务员,一次在美容院遇到一名电子花车歌手,两人聊得投机,对方邀她一起跟花车,省得天天求人买保险,就这样一头栽进这行。


起先只跑晚会、唱歌拿红包,收入不多,因跳钢管舞收入是纯唱歌的两三倍,于是转入当钢管女郎。欣玫说,钢管舞是要凭真本事,不仅展现身材、舞姿,更重要的是要有技巧,如以皮肤当“煞车”。欣玫的高空快速旋转而下,曾是业界津津乐道的绝技。


有舞蹈基础的东东,是云林县跳钢管舞的第一高手,一出道就会六种钢管舞姿势,技惊业界。她坦言,若不是为了帮家里多赚点钱,当年也不会出来跳钢管。


屏东的雅君读小学时就被“前辈”介绍开始跟车,父母也不反对。雅君现在念大二,她说,自己是兼差,开学后以课业为重,她觉得上台拿着麦克风就很酷,“别以为在电子花车演出,都是表演色情。”


小萱说,“没人喜欢在大庭广众下半露酥胸,既然踏到这行就认命,反正靠劳力赚钱,心安理得。”


槟榔西施转行


在花车舞台上表演的女郎,个个身材曼妙,不时演出高难度的特技或令人心猿意马的煽情动作,舞团业者指出,不论歌舞或钢管女郎,最大来源是“槟榔西施”。


业者说,槟榔摊业者为吸引顾客,多半选择身材好、长相佳、敢秀、敢穿清凉的妙龄女子,她们到了舞团,不须花时间突破表演心理障碍,自然成为挖角目标。歌舞及钢管女郎每场两三千元,一个月收入少说也有六七万元以上,上班时间不像槟榔西施几乎得全天顾摊,年轻美女都乐于转行。


屏东雅文少女综艺团团员从甄选、训练、调派、管理,有套严格规定,还订有十大守则。团主简清村说,女团员至少要满十八岁,甄选要过五关,即脸蛋、身材、歌唱、口才、台风,最重要的条件是“脸蛋一定要漂亮”。


对于高难度的钢管舞表演,经纪人或经纪公司还会定期请老师教导。舞者蓉蓉说,多看相关表演影片和揣摩其它舞者动作,一些倒挂等高难度动作,更需常常练习。钢管舞虽火辣、煽情,也暗藏风险,最难的单腿倒挂及多人倒挂,力道不够,常会“失足”坠落。


“谁能了解做舞女的悲哀,暗暗流着眼屎,也是装得笑嗨嗨……”把钢管舞引进花车表演的方亭,常以《舞女》这首歌描述花车女郎的心境。


方亭也是首位接受国家地理频道访问,向国际介绍台湾特有花车钢管秀的舞者。二十六岁的方亭,父亲是乐手,母亲陈美珠早年在台糖文艺工作队(类似军中艺工队)工作,生下方亭后,夫妻为讨生活也跑场。


读初二时,方亭的父亲生意失败,一家三口每天躲债。方亭对母亲说“我要唱歌帮忙赚钱”,虽然父母反对,但她坚持,不到十五岁就开始半工半读生。方亭是她自取的艺名。


方亭高职校肆业后,成为全职花车歌手。几年下来,她发现传统花车歌舞已难吸引客群,拼到后来,就靠胴体比谁敢露,花车表演几乎成了“脱衣秀”的代名词。让她感受很深,特地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取经观摩钢管舞。


“我们虽不是云门舞者,但取悦观众是我们本能与职责。”钢管舞者的生活,让方亭的感情世界并不顺遂,但她不灰心,在博客里,热爱阅读的方亭自称是“小螃蟹”,并以多尝试、多改变,是进步的开始和网友互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