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边草 第一章 我在世界的边缘 第一节 回家?回家!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9/[/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9/


“我要回家了么?”

“是的,你要回家了!”

回家?家?回家?

“李风,你要回家了!”

“可是……”我转回头,相伴自己8年的熟悉的景色透过窗户印入眼帘,还是那样的熟悉。

“李风,你要回家了!你的战争结束了!”

“我的战争结束了?我的战争结束了?结束了?不会再有了么?”我缓缓步于繁华的大街上,脑海里满是这句话,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陌生。大街上人来人往,擦肩碰背,浑然一体,而我,是显得多么的格格不入。

10年了,10年之后再次回到这里——大众社会。

以前的一幕一幕逐一掠过眼前……

10年前,我12岁,一辆披着迷彩的猎豹越野车开进了我家院子。一个身材魁梧的军人跳下车,一句话没说,把我带走了,把我从只有我一个人的家带走了。

那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高大山。他是我父母的战友,一个东北汉子,身材魁梧。

把我生下来之后,我的父母就从未回过家。爷爷说,爸爸妈妈在打仗,杀鬼子。10岁那年,我终于明白了,爷爷在骗我。现在哪有仗打呀?哪还有鬼子杀呀?当我问爷爷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爷爷一流泪我就不敢问了,因为我心疼,家里除了我,就只有爷爷了,我不心疼他心疼谁?

前几天,爷爷睡着了,再也没有起来。

看着爷爷睡着的样子安详得有点可怕。是的,无论是微笑还是发怒,爷爷的面容都会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因为他曾经是军人,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对越自卫战争的老兵。不信?分成两瓣的鼻子就是证据!据说是让一个日本鬼子的刺刀划的。爷爷说话的时候,他的鼻子总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至少我觉得是。

爷爷去世的前一天,老村长送来了一个厚厚的信封,然后摇头叹息着走了。爷爷看完信后就不住地摸我的脑袋,泪流满面。之后,爷爷昏倒了,我哭着扶爷爷躺在床上,爷爷转醒过后只是不住地流泪,不住地流泪,浑浊的泪花在昏暗的屋子里仍然闪动着光芒。

哭累了的我趴在爷爷的床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爷爷怎么也叫不醒,我急得在屋里号陶大哭。邻居跑过来,看到此景慌忙把我拉出去,也不理我拼命的撕咬和挣扎。

之后,老村长带了村拼命地摇头,我不会离开家的。老村长拗不过我,流着泪走了,临走把那个厚厚的信封交给民们把爷爷安葬了。看着已经不再哭泣的我,村民们都暗子摇头叹息。老村长跟我说:娃儿,到我那去,给你吃鸡腿!我使劲儿地摇着脑袋,死活不肯。老村长把信封塞给我,抹着眼泪走了。

信封里是厚厚一匝钱,红红色的,还有一封信。那时我已经上初一了,信里说了什么我都能看明白。看来看去也就一个意思:我的父母死了,他们管这叫牺牲,这些钱是抚恤金。钱很多,厚厚一匝,多得我数不过来,其实我也没有去数,我也不知道一毛钱跟一百块钱有什么分别。

我回到自己的家,默默地抹了一夜的眼泪,父母死了,我不觉得有什么,我只在照片上见过他们。爷爷死了,犹如天塌下来一般,是的,我的天塌下来了。

第二天,老村长屁颠屁颠地着一辆迷彩色的越野车来到我家,那个身材魁梧的高大山一句话也没说把我塞了进去。汽车一溜烟儿跑开了,我看见老村长站在我家门口拼命地挥着手。

高大山是一个中校军官,听说是在那次我父母牺牲的任务回来后从上尉连跳两级升到中校的。从其他人的口中,我隐隐约约知道这样一些事情:我父母所在的部队是一支常常打仗的部队,是那种和平时期也要打仗的部队。我的父母牺牲前也是上尉的军衔,是在秘密战线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双双牺牲的。我的父亲是为了掩护高大山中了三颗子弹,一颗是致命的。而我的母亲所在的医疗分队是遭到了敌人的袭击,全部牺牲。

16岁的那年,我在部队的子弟学校读完高中。

填报志愿的那天,高大山带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将军。之后我知道就是这位老将军命令高大山把我接到军营来的,一直由高大山照顾我,而我是第一次见这位老将军。

老将军拥有爷爷一样的笑容,他抚摸着我的头发:“长大了,成棒小伙儿了。报什么学校?”

“军校。”

老将军的手僵在那里,脸色变了变。

“为什么要报军校?”

“不为什么,就是想。”

“改了行不行?”

“不行。”

“你父母……你家就你一个……”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这跟填报志愿没关系。”

老将军沉默了,高大山忍不住了,他努力控制自己,尽量让语调柔和点,他从来不对我大声说话,无论什么时候。

“小风,听首长的话,把志愿改了,咱不读军校,好么?”

“不好。”

高大山涨红了脸,他第一次爆发。

“我不说不行就不行!赶紧把志愿给我改了!要不然我关你禁闭!”

我一下被高大山的大嗓门地吓住了。

“小高!你吼什么吼?当了个破大队长牛了是不?要关也得先关你禁闭!对孩子吼什么吼啊?”老将军当即扬起巴掌要抽高大山耳瓜子,高大山一下瘪了,左躲右闪的。

老将军缓缓口气,对我说:“小风,你要上军校爷爷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爷爷一件事。”

“什么事?”

“不管你考上哪所军校,你都只能到南京军事学院就读。”

“嗯?要是考不上呢?”

“考不上就不能读了呀。”老将军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16岁,我成了南京军事学院里最年轻的一位学员。别奇怪,12岁开始我就生活在时刻准备打仗的部队里,在这个除了铁和血的军营里,我这个小毛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这个部队里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多得数不清,对我这个双亲皆是烈士的孤儿,他们全是当成自个儿的儿子一般来看待的。在这4年的时间里,能学的我都学了,他们能教的也都教了。平时牛皮哄哄的特种兵战士们一见到我马上控制着大嗓门,用奇怪的语调跟我说话。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怕吓着了我这小毛孩了。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打架工夫(当时年纪小,把特种格斗技能称为打架工夫),高大山知道了也不反对,反而加大了对我的训练。直到高三备战高考前期也没停止过。十几岁的少年跟一群野兽般的士兵在一起训练也成了这个军营里的一道风景线。我没有任何怨言,因为那时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一名军人。也知道这一切都只为了活下去!没错,军人想要活着走出战场就得这样!

我读的是侦察系,也就是所谓的特种作战系,另外还选修了外国语。进校没几天,我终于明白了老将军那天那个笑容的含义。这老家伙居然是学院的新院长!之后,我的眼睛红了。自从爷爷去世后,我就再也没有流过哪怕一滴眼泪。但是此刻……

我忍不住朝天大喊:“你们做的够多了!我的父母已经可以含笑九泉了!你们……做的真的够多了!”

12岁,成为孤儿的那一年开始,有一帮父母的首长和战友照顾了我4年的时间。高大山甚至为了我至今未娶。要知道,他已经是团级干部了,已经可以不再亲自参加执行作战任务了,已经可以结婚了,已经……30岁了。老将军,4年之后才露面的老将军,父母的首长,一直在背后默默地照顾着我,帮助着我。他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了。

无以为报,我只能以优异的成绩来回报他们。

四年之后,我18岁,完成学业分配到了高大山的部队,听说的高大山强烈要求老将军直接干预的。

在高大山的部队待了两年,执行了十八次任务。第十八次任务时,我受伤最严重的一次,腹部中了一颗步枪子弹,脸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弹痕。差点因失血过多光荣了。

高大山怕了,是的,他怕了。于是,一纸强行转业的纸把我弄出了军队。前几次想把我弄出军队的高大山没找着证据,这次他抓牢了我受伤的证据,给我扔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小本,然后一脚把我揣了出去。出门的那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了他在流泪!

然后,然后我就离开了那片满是迷彩的地方,来到了这个都市。

这个繁华的都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