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八章 情海生变

erdosbai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张耀东来到苏娟的公司,走进大门时,已经和张耀东很熟悉的保安探出头来打着招呼:“耀东,又来接苏美女了,你小子,一个月不见你来人,小心让人抢跑了。”一身保安服的小刘从门房里探出头冲着他神秘地笑了一下。 张耀东也笑哈哈地回着话:“这不是来了吗,刘哥今天你的班啊,用不用登记一下?” “去、去,少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张耀东来到苏娟的公司,走进大门时,已经和张耀东很熟悉的保安探出头来打着招呼:“耀东,又来接苏美女了,你小子,一个月不见你来人,小心让人抢跑了。”一身保安服的小刘从门房里探出头冲着他神秘地笑了一下。

张耀东也笑哈哈地回着话:“这不是来了吗,刘哥今天你的班啊,用不用登记一下?”

“去、去,少来烦人,赶紧进去吧。”

“好嘞,谢谢刘哥。”张耀东迈步走进厂区,顺着水泥路绕过花圃,进入车间里。

走进车间里,扑面而来隆隆机器运转声将耳膜振得颤动起来。张耀东公司机器比这还厉害,几米的距离说话基本靠吼,多年在车间工作的工人到外面说话特别大声,成为间歇式失聪,说话还以为是吵架。来到苏娟所在车间办公室外面时,几个女工从水房走了过来,每人拿着一个水杯,看见张耀东,立即嘻嘻而笑,交头接耳起来。

不一会迎面相遇,其中一个大个子女孩打趣道:“啊呀,好久不见了,帅哥,小心你的娟妹妹被人抢跑了,咯咯。”

张耀东半年来和苏娟所在车间这些女工混得非常熟悉了,经常开一些玩笑话,也就笑了笑,没在意,问道:“苏娟还在吧?”

那些女工笑嘻嘻地异口同声道:“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擦肩而过,交头接耳不停说笑着走了。

张耀东来到拐角处的化验质检室,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苏娟的几个同事正在忙乎,唯独苏娟不在。张耀东和她们打了声招呼,问其中一个和苏娟关系不错的同事道:“小兰,苏娟到哪去了?”

叫张小兰的那个女工抬起头,看见是张耀东,说道:“8点半就走了。”说完继续忙着手头的活计。

张耀东诧异地问道:“不是要加班到10点吗,怎么走的怎么早?”

张小兰道:“可能是回宿舍了吧,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耀东郁闷地返身走出质检室,在关门的一刹那,隐隐约约听见里间几个女工叽叽喳喳起来:“哎,可怜的帅哥,就这样让人抛弃了。”

“要不你乘机下手,把帅哥夺过来。”“去你的,我看你才有花心呢。”

……

张耀东站在门外,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没有无缘无故的闲话,难道苏娟出了什么事?

想到此,张耀东赶紧拿出电话,给苏娟拨打手机,手机响起合成声音:“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张耀东收起手机,急匆匆离开,决定先到公寓看看。或许她身体不舒服吧,可千万不能怀疑苏娟对自己的一片真心。

十几分钟后,张耀东站在苏娟宿舍的楼下,看见三楼苏娟的宿舍亮着灯,匆忙中隐约看见楼下角落里停着一辆小汽车。拾阶快步跑上三楼,站在苏娟的宿舍外,掏出苏娟配给他的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张耀东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看见让他怒火万丈的场景:在自己曾经多次躺在上面与苏娟嬉闹的香榻上,被子尽头露出两个脑袋,正在亲密地说着话。苏娟长发披散,头搁在那人的胸脯上,脸色红扑扑地,面带微笑听着那个男人的话。房间充满一股难闻的淫糜气味。显然刚才发生了张耀东不愿想象的事!

两人看见门打开后,已经站在床前面带怒色的张耀东,一阵慌乱。苏娟尖叫一声,将被子蒙在头上,那个男人刚开始显得有些慌乱,然后开始平静下来,起床穿起衣服。这个男子大约20多岁,短头发,光洁溜滑,个头比张耀东略矮,1米7已出头。

张耀东眼睛通红,瞪着该男子悠闲地穿着衣服,内心怒火腾腾,一股狂暴之气直冲脑门,一步上前,将男子还没有穿上外套的衬衣领子揪住,两眼瞪着该男子,大声吼道:“给我个理由,不然今天让你躺着出去。”

男子被张耀东揪住衣领,呼吸有些上不来,有些慌乱地说道:“兄弟,我知道你叫张耀东,针织一厂工作,去年刚毕业来到兴阳。有话好好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补偿,何况你和苏娟还没有结婚,我们两之间是自愿的。千万别动粗。”

看见张耀东依旧不放手,眼睛里的怒火让男子心里开始恐慌起来,色厉内荏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是你的老板,如果你动粗,立马炒你的鱿鱼。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得绕人且……”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斗大的拳头迎面而来,将还没有出口的话生生打断。男子只觉得眼睛一黑,眼冒金星,脑子里嗡嗡作响,紧接着小腹上、脑袋上一阵阵的剧痛传来,实在忍受不住,啊啊大叫起来,耳边隐约还听见张耀东的斥骂声:“你以为啥事都能让钱摆平,还威胁我,大不了老子不干了,老子早就腻味这个破城市了,能这么着,你以为兴阳是什么香饽饽,没了它,人就活不成了。今天不让你知道马王爷几只眼,老子不姓张……”。忽然感觉到身子凌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身子重重摔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身子里的骨头剧痛难忍,肚腹上一阵重压,晕眩的脑子还在迷糊,更大的疼痛一下接一下传来,整个房间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击打声。

张耀东此时理智已接近丧失,只知道今天不将这个将自己幸福葬送的人渣痛揍一顿,难平心口那股冲天的怒火。

正在打着起劲,忽然自己的手臂被抱住,耳边传来苏娟的焦急痛哭声:“别打了,会出人命的,都怨我不好……呜呜”。张耀东一振肩膀,将缠在身上的苏娟摔了出去,一声“啊呀”娇呼从身后传来,接着就没了声音。

张耀东扭回头一看,苏娟穿着凌乱地斜躺在床边,头上鲜血流出,晕了过去。张耀东内心里的柔情上涌,放弃了那个男子,跑到床边将苏娟抱在怀里,焦急地呼喊到:“小娟,醒醒,你别吓我啊……”。

地上躺着的男子,从晕糊中醒来,挣扎着爬起身来,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踉跄地走出房间。临出门时,扭回头用肿的像面包似的眼睛仇视地瞪了张耀东一眼。张耀东也看见那个男子走出房门,但此时焦虑地看着苏娟,顾不上理会其他,从苏娟上衣口袋掏出洁白手绢在苏娟伤口上粗粗地包扎了一下。

苏娟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看着一双熟悉的眼睛关怀地看着自己,心里一股委屈和辛酸以及怨恨涌上心头,扭头不理那双眼睛,只是眼泪扑簌簌顺着腮帮滚落了下来。

张耀东松了一口气,看见苏娟醒来,刚才被焦虑压下的怒火又禁不住冒了上来,狠狠地问道:“你为什么背叛我,说,否则我…我…”。一时接不上口。

苏娟停止了哭声,哽咽道:“你别理我,是我对不住你,是我配不上你,我下贱,呜呜。”张耀东心里憋屈难受,道:“好,好,既然说不出所以然,从此咱们一刀两断,可惜啊,枉费我如此真心付出,也罢,从此你可以和那个人渣自由自在,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将怀中的苏娟推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在拉开门时,身后传来苏娟的喊声:“耀东”。

张耀东转回头,静静地看着房间里这个让自己心醉神迷的女孩。

苏娟张了张嘴,流着泪看着张耀东,什么话也无法出口,好半天,才说道:“以后多保重。”

看着房门关上,那个熟悉的身影被门隔开,苏娟内心一阵凄苦和悲哀涌上心头,自己真正的爱情从此再不会出现了!

张耀东快步走下公寓,楼道两侧站在众多的围观人群,都在窃窃私语,看见张耀东走了过来,都住口不言。各种嘲讽、怜悯、幸灾乐祸的无形压力让张耀东身上一阵无力。刚才房间里争吵声、打斗声在寂静的夜晚怎么能不传出去呢,何况这种男女之间的绯闻是如此敏感?

张耀东惶惶糊糊走下楼梯,出了楼门,一步也不停地从公寓走出,公寓里停着的那辆小汽车已不见踪影。

刚走出公寓大门,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停在他面前,车门推开,从车上涌下来十多个身着保安服的小伙子,手拿木棒、钢管,气势汹汹直奔他而来。

张耀东撒腿就跑,很明显是刚才那个挨打的男子叫来的帮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跑等着挨打吗!

跑着跑着,张耀东叫苦连天,不得不停下步来,这才是真正地慌不择路。里面张耀东曾来过几次,紧靠公寓的这个小巷是个死胡同。在他转回身时,那几个人已冲到面前,二话不说,搂头盖顶棍棒齐下。

张耀东心里愤恨不已,自己的好好的女朋友被人抢走了,还要遭到毒打,看样子不奋力还手,今天自己这一百多斤就交待在这里了。张耀东护住脑袋要害部位,凝神出击。一个拿着钢管的男子跑得最快,嘴里叫喊着:“吃了豹子胆了,敢打何公子,活腻味了”。张耀东敏捷地向侧面一闪,避开钢管,抡起拳头,直冲男子的面门而去。此时危机时刻,再不保留,拳头与那个男子的面门亲密接触,男子啊的一声,身体倒飞出去,将身后紧跟的两个同伴压倒在地上。挨打的男子头破血流,竟然让张耀东一拳头揍得昏迷过去,可想而知,这一拳头的力量有多大。

张耀东在辅脑进入脑袋里,活性剂对身体的改造是天翻地覆的,除了身体里污垢全部排出体外,更重要的是将身体潜能大幅度激发。比如现在的打斗,反映神经十分敏锐,步伐灵活,往往能够及时判断出对方棍棒的出击路线,掌握了打斗的主动权,即使对方有十多个人,一来场地狭窄所限,对方一次最多上一半人,二来张耀东有意识地背靠墙壁,防止了对方背后偷卸的可能,尽管对方吵嚷的厉害,对他的威胁并不大。

即使偶尔避免不了打击,尽量避过头部的要害,所以肩膀和腰部挨了几下,但经过活性剂改造的身体,大而化小,基本不成伤害,而对方一旦挨着自己的拳脚,就受伤颇重,挨着就伤筋动骨,两三下基本就丧失了战斗力。

十几分钟的打斗很快就结束了,张耀东身上挨了对方十几下棍棒,尽管皮粗肉厚,但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一阵阵反应在神经上,呲牙咧嘴,吸溜溜不断呼着凉气。而对方则躺到一地,有抱着肚子打滚的,有满脸鲜血昏迷过去的,有大声嚷嚷哭爹喊娘的,不一而足。

张耀东揉着挨打的部位,颤悠悠托着墙壁走了过来,这顿打斗几乎耗光了体力,这也是他打斗经验不足,否则根本不必这么费时,再多一倍的人也不在话下。

这帮打手看见张耀东走了过来,吓得纷纷让开道路。张耀东走到一个长头发家伙面前,揪起他的头发,恶狠狠道:“是谁让你们来的,快说”。

那个长头发的家伙显然让张耀东恐怖形象吓倒了,想一想,手拿棍棒的十几个人让一个赤手空拳的人打得满地找牙,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事,只能恐惧地道:“是…是…何公子,就是兴阳集团董事长何盛的公子何明亮,他就在外面的车里。大哥,我们在他手下干活,不得不来啊,大哥你绕了我吧”。说完眼睁睁看着张耀东,生怕那让人恐怖的拳头再次光临。

张耀东撇下这个没种的家伙,顺在巷道走出去,不一会来到小巷口。果然那辆面包车就打横堵在小巷口,张耀东疾步走到面包车旁。此时面包车发动机发动起来,但由于打横,一时调不过头来,驾驶室车门就被张耀东拉开,果然里面那个头肿得像面包似的何明亮面带惊慌地看着张耀东,紧接着摔出车门,重重地摔在地上。

在何明亮和那些保安认为,十几个人收拾一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所以只留下受伤的何明亮一个人在车里,其他人都下车想为何公子出出气,表现得很积极,以后何大公子一定短不了他们的好处。

何公子今天很倒霉,两次被张耀东狼狈地摔在地上,一身名牌衣服肮脏不堪,看见又要挨打,赶紧求饶:“张哥,你绕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张耀东看着这个罪魁祸首,心里那股怒火实在难以忍受,大喝一声:“去你妈的。”骑到何明亮的身上抡起手掌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就听得“啪”的一声,何明亮鼻嘴里刚止住的血一下子又涌了出来,上次挨打松动的牙齿再也没有保住,一个门牙就此光荣下岗。

就在张耀东再次抡起手往下落的时候,就听外面一声大喝:“住手”。张耀东住了手,抬起头一看,大惊失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