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七章 初恋

erdosbai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由于睡得确实晚了,尽管有辅脑的调节,还是较往常起床晚了一会儿。匆匆忙忙赶往公司,将往常路上定点的一晚热乎乎的早餐面也省略掉,到公司时正好踏着上班铃声跨进厂区大门。门口劳动纪律检查小组的保安们眼睛瞪得溜圆,准备着抓几个典型,为自己捞点儿外快。公司规定,保安查收的罚没款项一律自己分配,以提高他们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由于睡得确实晚了,尽管有辅脑的调节,还是较往常起床晚了一会儿。匆匆忙忙赶往公司,将往常路上定点的一晚热乎乎的早餐面也省略掉,到公司时正好踏着上班铃声跨进厂区大门。门口劳动纪律检查小组的保安们眼睛瞪得溜圆,准备着抓几个典型,为自己捞点儿外快。公司规定,保安查收的罚没款项一律自己分配,以提高他们工作的积极性。

这天几乎没有什么事,张耀东随着刘国民上午到几个车间仔细地检查了设备的运转情况,中午吃罢饭后,在办公室小憩了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后下午班开始。下午有点事,一个车间设备出现故障,车间技师无法处理,打电话请求设备部支援。正好属于刘国民的管辖范围,带着张耀东到车间支援,问题不大但很隐蔽,凭着刘国民多年的经验和对这些设备的熟知程度,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修复了。

张耀东在旁边着实感觉到老师傅的厉害,自己那两下也就是以前自己无知,是井底蛤蟆,眼高手低啊。

下午再没有什么事,静等着下班,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张耀东给在另一家分公司担任质检员的苏娟打了电话,说是晚上去市广场去转转。苏娟支支吾吾,说是晚上赶一批货,要加班到十点多,让他别等了,自己出去玩吧。

张耀东这下子没辙了,好不容易自己清闲下来了,苏娟又忙乎开了。

下班后在食堂将就了一顿饭,没事可干,又返回到办公室泡网。打开天国军事网看了一顿,又到网络游戏里玩了一会儿,不经意间到了晚上9点。这段时间着实没明没夜干的有点儿身体吃不消了,注意力不足,收拾了办公桌,关闭电脑,离开办公室。

出了厂区犹豫了一会儿,近一个多月没见苏娟,前段时间全神贯注于资料编制上,还不觉得思念的煎熬。此时清闲下来,心里像开锅的油放进了软糕翻腾起来,正好接苏娟下班,陪她回公寓里,和她说说悄悄话。

想到这儿,张耀东手插裤兜,向苏娟所在的另一家分公司走去。张耀东和苏娟应聘的这家集团是一家大型民营纺织企业,从该市原毛纺厂转制后成为民营性质的企业,依此为起点,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和发展,成为拥有十多家公司的大型集团。近几年,集团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向房地产、化工等行业靠拢,已经初见成效,总资产已经达到40亿天元,被当地政府列为一面旗帜,名声显赫。当地人一提起“兴阳集团”,无不竖起大拇指。

张耀东和苏娟的认识来源于篮球。去年该市举办市属机关企业篮球比赛,兴阳集团在全集团范围内选拔。经过激烈的角逐,刚毕业不久的张耀东被选拔为主力队员,与市内各机关企业的篮球队在市体育场进行为期半个月比赛。最后兴阳集团夺得亚军,仅次于市军分区代表队,全集团上上下下向过节一样。以前兴阳集团从未进入前十名,今年招收了大批大中专毕业生,里面不乏体育爱好者,实力一下子跃升到目前这种领先状态。市军分区那帮军人打篮球简直就是变态,能够夺得亚军,实际上就相当于冠军。为此,集团老总何盛当场给参赛队员每人1000天元的奖励,教练组每人3000天元。

在半个月的比赛里,张耀东逐渐从候补队员上升成主力队员。张耀东打篮球从高中开始,那时平平无奇,上大学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精力旺盛,每日不运动身体难受,而且反应敏捷,和高中时判若两人,为此还奇怪了很长时间。大学四年,球技飞速提升,尤其一手界外三分球,几乎百发百中。

这次在市篮球比赛中锋芒毕露,一旦上场,全场得分名列前茅,要不是整体水平差军分区很多,说不定就是名正言顺的冠军。当时各参赛单位组织了庞大的拉拉队给自己的球队助威,苏娟在工余闲暇时自然去为自己所在集团的球队呐喊助威,看着场上意气奋发的矫健身姿,潇洒英俊的张耀东,从此埋下了仰慕的种子。篮球赛后,球队解散,回归到正常生产状态中,张耀东又不知道有无数姑娘仰慕自己,苏娟又是一个文静的姑娘,矜持使得她不会主动去搭讪。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北方的冬天早早来临,张耀东是大学生身份,英俊帅气,再加上篮球比赛上的风光。三个月来不知有多少人给他介绍对象,其中不乏事业单位的单身姑娘。张耀东因为毕业时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小城市谋生,实在是万不得已,有机会还是要回到离家近的省会城市谋一份工作,这里只是暂时落脚点。所以一直推托,总之说破天不会去相对象的。

元旦那天,集团公司因为今年大中专学生招收实在不少,大部分离家远,组织了一次毕业生新年团拜会。巧合的是,组织者将各公司男女打乱,随意分配,说是增进交流,实际上也暗含着稳定这些学生的思想。将这里作为中转站的毕业生们大有人在,不只张耀东一个。集团管理层发觉这种苗头,利用各种机会挽留,有人出了点子,将毕业生混杂在一起,说不定就成双入对,既然成家,留在企业的几率显然大大增加。

酒席宴上,打乱后的张耀东和苏娟被分到一桌上,苏娟心里还深深印着那个比赛场上的身影,自进入这家企业以来,美丽婀娜的她被无数单身青年追求,没有一个看上眼的。今天,当日那个给自己无数遐想的小伙子就坐在自己身旁,虽然中间隔了几个人,正好能够眼对眼看得仔细。张耀东一入座,就被对面那个女孩的钟灵秀气击倒:乌黑的秀发简单扎个发卡披在背上,娥眉弯弯,杏眼桃腮,小嘴若樱桃,露在外面一截脖颈上的皮肤如天鹅绒,下身一件水磨蓝牛仔裤,上身一件淡黄色的羽绒外套,将她苗条的身材承托地更加婀娜,坐在那里文静地喝着茶水,一种钟灵之气扑面而来。同桌的几个男青年显然如张耀东一样被震撼了,有手疾眼快的马上让座斟茶,嘘寒问暖,开始套起近乎。苏娟只是淡淡回应,态度冷漠。

张耀东也跃跃欲试,只是中间隔着几个人不太方便,中间互相敬酒的过程中,才终于有了机会。

“苏小姐,我叫张耀东,针织一厂的,今天很荣幸见到你,以后有机会多联系,多指教,先干为敬!”张耀东站起身举杯向在座大家敬酒时轮到对苏娟碰杯时说道。

苏娟看见心仪的小伙子向自己碰杯,慌忙中将手边桌上的吃碟碰落到地上,文静的她马上脸红如晚霞。听完张耀东的祝酒辞,羞涩一笑,说道:“久仰大名,你的篮球打得不错,相互学习吧,可不敢当指教。”两人的目光隔着桌子在空中相遇,如磁石一样碰出一缕缕火花。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各自的心意,心照不宣中落座。席间众人的眼光也是毒辣的,看出了苗头,纷纷起哄,两人在席间入坐针毡,慌乱地应付在这帮同龄人的调侃。

气氛有了,自然两人的心意更是明了。吃到中途,两人眼光相碰,张耀东示意了一下,对在座的人说是方便一下,穿上外套出了里间。

方便以后,静静地在酒店外间走廊拐弯处等着。一支烟的功夫,苏娟拿着手包,从里面出来,四处寻找着,来到拐弯处发现了张耀东,脸上一片通红,羞答答跟在张耀东身后走出酒店。

两人走在街上,很长一段路默默走着,都在等着对方打开话匣子。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寒风顺着身边的缝隙灌进身体里,一阵阵发冷。晚上来时太阳没有下山,再加上打的士过来的,没有明显觉得冷,现在走在街上,空荡荡的街道两旁被呼啸的北方刮得广告牌咣当乱响。

张耀东看不是办法,自己身体棒可以撑得住,人家姑娘家身子骨嫩,可别冻出病来。伸手招了一辆经过的的士,两人上车后,司机发动汽车,打下计价器,问去那里,张耀东扭头看看苏娟,示意她回答,苏娟说出自己的住处,张耀东才知道两人同在一个公寓里,比邻而居,张耀东心里暗暗高兴不已。

送苏娟到了公寓楼下,张耀东有些忸怩提出看看苏娟住的房间,苏娟掩嘴娇笑,明白张耀东心里想法,大方地将张耀东领到自己的房间坐了一会儿。在房间里谈了各自的身世。苏娟家在本市远郊,父母只有两个女儿,苏娟姐姐前年出嫁到外地,她大专毕业后父母不放心女儿到外面去,让她回来。作为一个孝顺的女儿,听了父母的话,来到兴阳工作。

两人天南地北闲聊到公寓快熄灯时,张耀东才依依不舍离去。

从此以后,两人花前月下,关系迅速升温,如胶似漆,郎情妾意。这家公司那个出这个主意的人确实厉害,苏娟肯定听父母的话,不愿离开家乡,张耀东原准备离开的想法与两人的恋情相冲突,必然其中一个要做出牺牲。

张耀东思前想后,给家里打了电话,征询了父母的意见,父母让他拿主意。自己觉得,在那里也是谋生活,只要自己以后的生活美满就行了,何必要求十全十美呢。从此以后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一心一意准备留在这个城市。

苏娟明白张耀东的前后的想法,很是感动,觉得自己找的这个对象实在体贴自己,以后的生活肯定会很幸福的。

半年多的时间一晃而过。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家的阶段,由于两人家庭都经济拮据,购房只能往后拖了,先租一个合适的房子将就住着,两人努力工作挣钱,以后再购房。再说,这个城市的房价相对于省会城市而言,低的差一截,应该是不费力的。

张耀东负伤之前,两人谈起婚期,议定到冬天时让双方的父母见个面,然后在男方家和市里各办一次,收取的礼钱也应该不少,可以补充购房款的一部分。既然已经到了目前这种地步,两人亲热地程度也在升温,虽没有到迈过最后那道门槛,搂搂抱抱,亲吻抚摸还是做过的。

公寓的住宿也为两人的亲热提供了方便之门。由于两人都是大学生,集团公司给予了充分照顾,一般一线工人一个宿舍住六至八个人,他们这些大学生则两人一套房间,还带着卫生间和厨房,不愿去食堂就餐,还可以自己在公寓作饭,今年五一节苏娟同宿舍的那个女孩结婚了,从四月份就搬出公寓和对象住到一块儿。四五月份两人如鱼得水,一有空闲,就在苏娟的宿舍耳鬓厮磨,两情缠绵。只是苏娟是一个保守的女孩,不愿在婚前将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宝贵身子奉献,张耀东也无可奈何,软语委婉地问讯了几次,都没有得逞,只能随着苏娟的意愿了。

对于苏娟的身体倒是不陌生了,张耀东有时一人独处时,总会呵呵傻笑,窥一斑可见全豹,仅凭苏娟上身的资本,自己一辈子就享福不尽。一次苏娟实在磨不过张耀东的要求,羞答答地同意他的“阴谋”——看看她胸前的骄傲。张耀东在抚摸亲吻苏娟时,隔着衣服曾感觉过那对圆润挺拔,苏娟稍稍推拒几下就顺从了他。这也是恋人之间的润滑剂,苏娟深深地把握这个原则不动摇,只要不提那个羞人的条件,随张耀东折腾自己的身子去。

半推半拒中,张耀东颤抖地解开斜躺在自己怀里的苏娟上衣纽扣。此时已进入炎热的夏季,春天的薄毛衫已换成薄薄的夏衣。苏娟看着心爱的人那双魔手顺着自己的腰侧慢慢爬了上来,浑身酥软,两人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将外套半解,苏娟那光滑的上身顿时暴露在张耀东眼前,确实像张耀东以前猜测的那样,皮肤嫩滑如绸缎,在一个白色的胸罩衬托下,胸前那对圆润是那样显眼,高大挺拔。

张耀东颤抖着手笨拙地将乳罩解开,一对颤颤巍巍从束缚中解脱出来,顶端一铜钱大小的红晕镶嵌着一对玛瑙。张耀东将手神圣般慢慢覆盖上去,苏娟身子颤抖了一下,渐渐平静下来。

苏娟看着自己的那对骄傲在爱人手中变化出各种形状,脸就像上了红漆一样,羞涩中透露出一缕难以抑制的骄傲。仰起头,两人的目光相碰,张耀东仿佛能从她的眼神中读懂那种骄傲,低下头,不知不觉中两人的嘴凑到一起,房间里顿时响起亲吻声,述说着这对恋人的如火热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