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一章  西西伯尼亚的寒潮来了 九 捞鱼打枪胡道生

zhurui1963 收藏 3 1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捞鱼打枪”是胡道生的外号,正如蒲老灰的外号叫“讨口告话”一样,是表明的身份的。

也就是说,胡道生是靠在大木桥下的黑水河张网捞鱼和在大巴山开火药枪射箭打猎生存的。在农业为主的中国,只有种田然后置田才能成为大户人家、乡绅,而捞鱼打枪的人通常就境遇并不好。这样的人通常生性彪悍洒脱,在没有种田汉子那么可以有做大户人家、乡绅的崇高目标的情况下,他们就有钱喝酒,无钱赊帐,家徒四壁。只不过,小镇没大城市、官场那么森严的等级,乞丐和邓婆婆、大户人家、捞鱼的、打猎的,互相都是只当乡邻亲戚。

胡道生的破草盖土墙房子就在邓婆婆的红灯笼酒楼进镇四百米的镇中心(大木桥长短就两公里)。胡道生也不象蒲老灰那么多破规矩,比如:爬起来先要抽一袋烟,喝一口凉茶,咳一阵嗽直到土出一口痰,还要上一个厕所。

“邓婆婆叫?”他问一声,只一挺就从暖烘烘的兽皮里弹出来。抓过老虎皮裹在身上,在腰上插好钟家铁匠打的十二把飞刀,火药枪一抗,弓再一挂,门只一带过来,锁都不锁,拖起公羊子就健步如飞地闯入红灯笼酒楼里来。

一进门,蒲老灰刚把情况给他讲完。就有一个人也闯入了大厅。

“肖雄。”邓婆婆盯住他。

肖雄笑咪咪地对蒲老灰、胡道生点点头:“邓老板,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

蒲老灰又微闭着眼咀嚼着肉,胡道生倾了一碗酒进嘴,正愉快地感受着。

肖雄递给邓婆婆一样东西,邓婆婆一接住便惊叫一声:“剑雄。”

惊得蒲老灰也睁大了眼。

那是一个布缝的三角形护身符,是“装神弄鬼”唐道士的专利。

邓婆婆紧紧地攥着,盯住肖雄,声音颤抖着:“剑雄有什么事?”

“剑雄同志很好,他只是叫我带着他的这个护身符来找你老人家,说是有事你一定会全力相助。”肖雄笑咪咪地坐下。

公羊子忙给他递上一双筷子。

邓婆婆连诵道:“阿弥托佛,阿弥托佛。”急急转到神龛上供的观音大士的塑像下,点燃三柱香,敲响罄,又一连地喧着佛号:“阿弥托佛,南海观音大士,保佑我剑雄,阿弥托佛,南海观音菩萨,保佑我们大木桥不被鬼子祸害,阿弥托佛。。。。”

蒲老灰看着肖雄,脸上露出他怎么表情也不慈祥的笑来:“肖老板有什么公干啦?”

肖雄捧过酒抿一口:“我奉新四军总部的命令来接一位首长。”

蒲老灰点点头:“这个首长先在哪里?”

肖雄游目四顾。

蒲老灰指着胡道生道:“这位是捞鱼打枪胡道生,大木桥山山岭岭的活地图。”

肖雄再一次对胡道生点点头,举起酒碗:“胡大哥,真是太好了。我要求的事因为有你,就好办了。”

与胡道生一碰碗,他喝一口,回头对蒲老灰道:“国民党收编了川东一个臭名昭著的邪教帮派——地鼠门,其门徒主要是盗墓做贼之徒,这些人练的是闭气功夫,最善长打地道,从你想不到的部位发起致命攻击。一路追杀我部首长。情况十分危急。”他看看已过来的邓婆婆:“我已接上头,我们首长就是住在你们店里的张大少爷,护送他的四个人是我们川东游击队的同志。一路已牺牲了很多同志,我们急需在明日通过天东岭。不然国民党后面的军队赶上来,后果不堪设想。”

邓婆婆正要开口,蒲老灰已抢过话先开口:“即是剑雄一起的新四军,我们就是一家人,此刻离天明还有两个时辰。你去睡觉,养精蓄锐,容我和邓老板商量。雪山山路不是那么好走的。”

肖雄已笑开了颜:“拜托了,拜托了,乡亲们。”

“剑雄的新四军原是不用谢的!一家人!”胡道生郎声道。

肖雄走了,邓婆婆指住蒲老灰:“你还怀疑?蒲老灰,剑雄的同志,你也怀疑?”

蒲哦灰盯住胡道生。

胡道生那被日晒雨淋风吹雨打成岩石一样的脸上,起了一丝涟漪:“我总觉得这人笑得象狐狸一样,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

蒲老灰一击掌:“妙论,妙论。我只识人不识兽,比起胡家老侄却又差了一层。”

“那剑雄为什么会给他护身符?”

蒲老灰点点头:“是啊!剑雄的护身符怎么会在他手上?”他慢慢地抬起头:“有这个东西,假设有了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证明肖雄的身份。那万分之一呢?这万一的出现,就是我们帮助了汉奸,就是我们害了抗日英雄新四军,我们,我们整个大木桥就会千古留骂名!”

邓婆婆急得一掌拍在桌子上:“这也不对,那也不行,等日本人汉奸在大木桥横行,等新四军被杀害?”

胡道生顿时笑起来:“活人岂能被尿憋死!”

蒲老灰盯住他:“你有什么高见?”

胡道生摇摇头,再一次笑起来:“在你蒲老先生面前,我胡道生不说高见啊!但是,我从打猎上来说个事。猎物不会等着我们,它要么隐藏要么攻击。我们通常都不会直接相对,而是以我为主,设置陷阱,不只一个陷阱。这样我就取得了主动了。”胡道生端起酒又饮一大口,盯住望着他的邓婆婆、蒲老灰:“对付人怎么布陷阱,我又不会了,嘿嘿。”

到把邓婆婆逗笑了,回头盯住又闭上眼的蒲老灰:“喂,蒲老灰,该你上场了。”

蒲老灰眼也没睁,又抓起一坨肉塞入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又是一声鸡鸣,又是一声狗叫,邓婆婆站了起来,在屋里走动着。

终于,蒲老灰一块肉吞了下去,点点头,盯盯邓婆婆,又盯盯胡道生,两眼露出他见到食物一样的亮光:“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再去判断,所以,我们只有布置两个陷阱。其中一个陷阱要胡道生机警,甚至有危险,你愿不愿意承担?”

“愿意!”胡道生一下子站起来,端起酒仰天倒入嘴里:“头掉了碗大个疤!上次,我就给剑雄讲,叔跟你去杀鬼子,也当回保家卫国岳家军,过回英雄瘾。他说,大木桥也需要英雄。我气得骂他狗眼看不起老叔。没想到,今天真要应他的话了!”他一抱拳:“剑雄,对不起了,表叔骂错你了!”

“好!”蒲老灰一掌击在桌子上,顿时显得格外精神:“胡道生,你天一亮就带李子生和崔成出发,去的位置是关帝庙。然后等待我们给你传来的消息。”

邓婆婆停止了走动,回头盯住蒲老灰。蒲老灰继续说:“那么,如果李子声生是汉奸,国民党追杀时,日本人会扑上来,他会逼你带路。所以,你一路即要保护他们,更要防备。如果李子生他们真是汉奸,你要和唐道士迅速脱身,布置陷阱困住他们。然后应进入八卦洞,带张大少爷过天东山。”

蒲老灰盯住邓婆婆:“张大少爷这群人你应带进八卦洞。如果他们是共产党,则只有国民党会追杀,我们有八卦洞这个宝贝。可以没什么事了。而且我们可以让乡亲们躲入八卦洞。则,日本人就不可能找到人带他们过天东岭,我们还可以相机派人帮助杨燕子他们利用关帝庙的陷阱困死日本人,等待国军来彻底消灭日本人。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邓婆婆面上露出笑来,亲自给蒲老灰和胡道生各倒上一杯酒。

蒲老灰长出一口气:“第二种可能是,如果张大少爷是汉奸,则日本人将进攻红灯笼。那么,我们大木桥就变成战场了。嫂嫂几十年成就的红灯笼酒楼可能会毁于一旦。”

邓婆婆笑了,笑出了声:“剑雄说,日本强盗侵略中国,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多少母亲失去儿子?多少儿子失去父母?大半个中国都毁了。现在又要打我们四川的主意!蒲老灰,我明白剑雄那个理,只有消灭日本人,中国人才有家和安宁。我大儿子二儿子已比我早走了一步。我这个破楼我舍得。当年我就是个穷人孤儿,到你蒲家我也 个不祥之人。就是我死了,我还笑。只要剑雄他们活得好好的,日本人就活不长,活不成!”

蒲老灰盯住邓婆婆半晌:“嫂嫂,你嫁到蒲家是我蒲老灰的不幸。”

“为什么?放屁!我以为你是个读书人。。。”

蒲老灰也叫起来:“因为你是巾帼英雄,因为你胜过男人,时时叫我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自形渐惭。”

一时大家都愣住了,邓婆婆的面色由愤怒变为双眼发红,低下头又抬起头,指住蒲老灰:“你狗日读书人花言巧语。”

“不!”胡道生叫道:“不光大木桥的老老少少,剑雄也是最崇拜你的。”

邓婆婆盯住他,突然笑起来:“什么时候,还在这里说狗屁话!”她站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