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五)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62 4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五、 郑燕在军部大院门前下了车,对张爱国挥挥手说:“回吧!” 张爱国欠身扶着副座提醒说:“毛毛在L师二团!” “知道了!” 张爱国惋惜地说:“多少年过去了,我们都快老了,你们就不准备见一面吗?” “会见面的。你回吧,照顾好娟子,妊娠初期的孕妇心情烦躁,你多让着点!” 张爱国不说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五、

郑燕在军部大院门前下了车,对张爱国挥挥手说:“回吧!”

张爱国欠身扶着副座提醒说:“毛毛在L师二团!”

“知道了!”

张爱国惋惜地说:“多少年过去了,我们都快老了,你们就不准备见一面吗?”

“会见面的。你回吧,照顾好娟子,妊娠初期的孕妇心情烦躁,你多让着点!”

张爱国不说话,嘿嘿地坏笑。郑燕嗔怪地瞪他一眼说:“本人当初可是妇产科优秀护士,还等着给娟子接生呢。”

“免了吧,少拿我们家宝宝练手,再见!”张爱国开车走了。

郑燕拿出证件说明来意让哨兵登了记,直接向政治部办公楼走去。

政治部主任陈向农是军里的老人,看到郑燕进门,马上从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来远远伸出双手:“我们的燕子飞回来了,欢迎来采访老部队!”

郑燕刚入伍的时候,陈向农还是英俊潇洒的年轻军官,如今已经两鬓斑白了。郑燕唏嘘说:“陈叔叔,都有白头发了!”

“自然现象,到我这个年龄没有白发才奇怪喽,坐吧!”陈向农陪着郑燕在会客区的沙发中坐下,等公务员端上茶水,陈向农说:“我们接到军区政治部关于你们台来采访的批文,做了一番接待准备,没想到只有燕子飞来了。”

“陈叔叔,我是来打前站的,主要任务是选定采访目标搜集素材整理材料,等采访队伍过来,尽快完成拍摄尽量少给部队添麻烦。”

陈向农呵呵笑着说:“燕子的兵没白当,说话干脆利索简明扼要。说说你的采访设想,我已经和下面政治部打过招呼,对你全力配合。”

“标兵部队、优秀军、政主官、英模人物、基层官兵代表、抗洪抢险的先进部队、个人,就这些。”

“燕子胃口蛮大嘛,这是准备把老部队采访透啊!”陈向农从办公桌上拿来厚厚一摞资料说:“幸亏我们做了准备!这都是各师团推荐上来的先进单位、个人,你看一下,有采访价值的拿出来,我通知下面做准备。”

“谢谢陈叔叔,有时间去我们台,我一定请你喝茶。”

“好个吝啬的燕子,我忙活了半天换来一杯茶!”陈向农呵呵笑了一通说:“燕子,你就在我这儿看,我去开会,有什么事招呼公务员。中午,陈叔叔请你喝午茶。就这样,中午见!”

“陈叔叔再见!”

陈先农拿了公文包走出办公室,公务员续过水,也退了出去。

办公室中安静下来,郑燕捧着简历式的资料细看,翻过几页,她看到了梁伟军的简历。简历看来是临时从档案里抽出来的,有些年头了,照片上的梁伟军还扛着上尉军衔,威严地注视着她。

瞬间,郑燕百感交集,泪眼模糊,从茶几上扯过一把纸巾,掩住口鼻堵住哭声。她哽咽着,泪水啪嗒啪嗒地落在照片上,梁伟军被晶莹的泪水折射的变形了。她连忙用纸巾擦去泪水,细看,再滴,再擦……

哭够了,郑燕跑进卫生间用冷水洗过脸,对着镜子自我解嘲地笑笑,自言自语:“傻女人,他已经结婚了,虽然据说不幸福,但他已经属于别人了……”


试验场上风沙弥漫,风向袋被吹的鼓胀胀得横在空中上下舞动。严周驾驶着轮式翼伞强行起飞,发动机声嘶力竭地怒吼着,轮式翼伞几乎在垂直拔高。

地面工作人员屏住呼吸,死死盯住在空中“之”字型逆风缓慢前进的轮式翼伞。一阵狂风从侧面袭来,左侧伞衣被吹瘪,急速下坠百十米,才重新充气鼓胀起来,慢慢拔高艰难地继续前进。

郑燕吓得面无血色,连忙扛起摄像机对准空中的动力翼伞。

“不准拍!”一名身穿迷彩服没佩带军衔的工作人员,粗暴地伸手挡住镜头:“这是军事机密!”

“明白!”郑燕利索地放下摄像机,注视着动力翼伞,担心地问:“不会出事故吧?”

“不知道!”那名工作人员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好像在为空中的轮式翼伞使劲。

郑燕又问:“严技师经常亲自做这些危险的试验吗?”

“不知道,是,是啊……”工作人员心不在焉。

轮式翼伞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安全降落,严周边解安全带边对围上去的工作人员喊:“这种气象条件下,在我们预定的高度,动力翼伞可以……”

严周看到了郑燕,立刻闭上嘴,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是郑燕,电视台的记者。”郑燕自我介绍说:“空降兵转业的。”

“哦,政治部早上来过电话。”严周从轮式座架上跳下来,摘下手套与郑燕握手:“你好,我是严周。”

“我看过你的简历,慕名而来!”郑燕拿出一个小巧的录音笔伸到严周嘴边:“严技师,你从事这么危险的试验,不感觉恐惧吗?什么动力促使你这样做?”

严周指指录音笔说:“最好关掉,我看到这种东西就不会说话了。”

郑燕笑着关掉录音笔。

“我设计的伞是要给战士们使用的,我必须负责,万一出了事故,我良心不安。”严周笑笑说:“其实这种伞是最安全的飞行器,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危险。”

“我看还是很危险的,刚才你的飞行把我吓坏了。”郑燕接着问:“你的家人不为你担心吗?”

“战士们也有家人!对不起,我还有事!”严周匆匆走了。郑燕这才想起她无意间触痛了严周,懊恼地跺跺脚,不死心地追上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