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可理喻的若干片段:风流皇帝过把瘾就死

lzssy 收藏 3 679

【别说我坏话——周厉王姬胡的“弭谤”大业】



商朝末年,天资聪颖的商纣王精神失常,他不但在宫廷中大力提倡浪费光荣的消费观念,搞起了酒池肉林,还特别喜欢把人剜心掏肝,剁成肉酱什么的。没多久,纣王的行为便引起了诸侯的不满和民怨的沸腾,西岐境内的周武王姬发趁机领导了轰轰烈烈的伐纣大革命运动。在革命取得胜利后,姬发神采飞扬的建立了大周王朝,定都于镐京(西安附近),并大封宗室功臣。不过可惜的是,武王拥有打江山的豪气,却没有坐江山的福气,仅仅三年后,就因病英年早逝,以身殉职了。武王死后,周公辅佐成王即位,兢兢业业的开创了成康盛世,使周王朝国力臻于极盛。时间流转,康王(成王的儿子)往下又繁衍了六个国王后,周王朝十分不幸的迎来了著名的周厉王姬胡。



周厉王姬胡的“著名”,实是臭名昭著的简写。他当政期间,任用奸邪,暴虐奢侈,天怒人怨,惹得国人纷纷批评朝政,议论国王。姬胡听说有人说他坏话后气的不行,便派人去卫国找来了几个学有专长的巫师组建了稽查大队,专门负责监督言论。于是此后,高谈阔论的路人们身边往往就有个免费保镖形影不离。过了不久,在几个诋毁伟大领袖的刺头分子被杀后,都城内终于安静如昔,大家都不敢出声了,见了面也只是互相用眼色示意而已,逼的大家都改用眼神进行“眉目传谤”了。



姬胡耳根清静之后大为高兴,对大臣召公炫耀:“看,这下没人敢说我坏话了吧?”召公连眼皮都不抬,沉痛的说了句千古名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然后又唠唠叨叨的讲了一堆诸如堵不如疏的大道理。正在兴头上的姬胡哪能听得进去,心想怎么这里还有个漏网之鱼啊,于是拿起扫帚把正在声情并茂发表演讲的召公连吓带骂赶了出去。



姬胡见弭谤大业进展神速,成效显著,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认为自己治国的手段简直是一流水平。考虑到大凡国家的方针政策都讲究配套施行,姬胡思来想去,忽然来了灵感,在弭谤的基础上又发明了一个增加国库税收收入的好办法,那就是实行专利。姬胡把所有山川河流等自然资源收归自己所有,下发红头竹简文件规定,人们如果要利用这些专利资源,比如上山砍柴,下水抓鱼,往野外倒生活垃圾什么的,都要按一定比例缴税。这项政策一实行,倒没人说他不好(谁敢说啊),只不过整天在深宫里数钱的姬胡无暇顾及到这样一个细节:街道上人们眨眼的次数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而且他们的脸色好像也越来越不对劲了。



就这样过了三年,瘪了钱袋又肿了眼皮的国人们终于忍无可忍,聚集起来发动了武装起义,冲进王宫抓住了姬胡。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姬胡被逮捕后,大家迅速成立了审判周厉王特别法庭,一审就把他流放到彘去了。厉王被废黜后,大臣召公和周公在人民的拥护下开始联合执政,史称“共和”。共和元年也是中国历史有确切纪年的开始,这一年就是西历的公元前841年。



共和十四年,周厉王悲惨的死于彘(从这里可以看出姬胡的胡作非为实在是丧尽民心,诸侯来救驾的一个都没有)。召公和周公接到消息后,拥立周厉王的儿子姬静即位,这就是周宣王。宣王在位期间,吸取了自己老爹的教训,任用召公周公等一帮贤明的大臣,“法文、武、成、康之遗风,使诸侯复宗周”,周王朝开始了短暂的中兴。



其实总的来说,周厉王的历史功绩是很突出的,他既为我们贡献了“道路以目”、“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两条脍炙人口的成语,又一手促成了中国历史上首次人民暴动,还顺便使我们的历史有了确切纪年。虽然最后个人遭遇比较不幸,不过能够当上以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们的反面教员,使自己的名字和事迹经常出现在各种教材上,实属不易。一个人能够做到了这些,也算不枉此生矣。



【过把瘾就死——欣赏“倾国”之笑的周幽王姬宫涅】



公元前782年,周朝中兴明主周宣王病逝,周王朝又迎来了比周厉王更为著名的周幽王姬宫涅。幽王的确是一位不同凡响的君主,刚即位两年,镐京就发生了地震,并引发了泾水、渭水、洛水的洪灾,不久又发生了岐山崩塌这样的大事。岐山是周人的龙兴之地、祖坟所在,如今崩塌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这些小震小灾在幽王这位古代唯物主义者的眼里,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惊小怪,现在他的全部心思,已经都放在了一个叫褒姒的绝世美女身上。



褒姒生的花容月貌,美艳动人(至于怎么漂亮,就请各位读者天马行空的尽情想像吧),而这位女子的来历,也是诡异非常,事情还得从夏朝说起。夏朝末年,有两条迷路的龙闯进了夏王的寝宫内,流着口水对夏王说“俺们是褒人的祖先。”夏王满脸狐疑,先是定了定神,后来看着这两条乞丐打扮、疯疯癫癫的龙竟然赖在自己卧室里不走,还尽说些找不着北的话,就觉得受了戏弄,于是怒从心起,召集警卫把它们团团围住,并找来了国师占卜凶吉。夏王说:“要不把这两条痴呆龙杀了吧?”国师掐手一算说:“不祥!”夏王又说:“那把它们赶走吧,你看他们口水流的多恶心。”国师皱眉一算说:“不祥!”夏王急了:“那你说怎么办?”国师念叨几句,说: “把龙的口水收集起来,那是上上大吉!”于是夏王只好把龙涎盛到了一个匣子里,两条龙这才飞天而去。夏亡后,这个匣子先后被商、周大内所藏。周厉王时,姬胡突然对这个匣子产生了浓厚的研究兴趣,于是取来打开,结果龙口水流了一地,怎么也擦不干净。正当姬胡恼怒的时候,地下的龙诞突然变成了一个黑色大蜥蜴,一溜烟跑到后宫去了,而且还钻进了一个宫女的肚子里,于是这个宫女无精而孕。怀孕几十年后,终于生下一个女婴。这时正值宣王皇后姜氏统摄六宫,她认为此婴来历不明,就命人把她扔到河里让其自生自灭。当然了,像所有的传说一样,这个女婴命大,被人救起,然后辗转流浪到了褒国,被褒国国君收养,起名为褒姒。后来幽王即位,讨伐有罪的褒国,褒国国君于是把褒姒献出以求免罪,这样褒姒就来到了周幽王的身边。



通常形容一个女人如何的千娇百媚,都会说她像水做的一样,那么我们这个用龙口水做的褒姒,自然是更加让人癫狂销魂了。周幽王自从得到她后,便整天陷入到温柔乡中不能自拔,得了沉迷美色游戏综合症。在俩人的积极努力下,过不多久,褒姒就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取名为姬伯服。造人成功的幽王喜新厌旧,他废掉了原来的申王后和她所生的太子姬宜臼,让褒姒和姬伯服取而代之。不过任姬宫涅如意算盘打的震天响,但是对褒姒还是有些遗憾,因为这位美女从来不笑,整日里绷着一张吹弹可破的粉脸耍酷。幽王用尽浑身解数也没能逗笑她,估计古代那时候宫廷娱乐设施实在有限,生活也是乏味的很。如何让美人一展笑颜,便成了幽王生活中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



公元前771年的一天,幽王和褒姒去骊山游玩,姬宫涅看着山头上的烽火台,心里猛然间灵光一闪,心想我如果点燃这些烽火台,附近诸侯就会以为外敌入侵,肯定得发兵来救,到了之后发现其实是虚惊一场,那么王后肯定会笑他们上当的样子。于是幽王心血来潮,和褒姒商量好后,当下命人遍举烽火。诸侯们看到狼烟警报后,不敢怠慢,立即马不停蹄的率兵来救。当诸路大军云集骊山脚下、诸侯们心慌意乱之时,幽王和褒姒却正坐在山顶行宫饮酒作乐。褒姒凭栏俯视,看到山下一堆人衣冠不整,风尘满面,还一个个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幽王大为高兴,后来为了多看几次褒姒难得的笑脸,便每隔几天到骊山点一次火,只不过上当的诸侯却是越来越少,到最后竟是谁也不来了。



嬉戏无度的生活往往孕育着意想不到的危机。这时申王后的父亲申国国君得知女儿、外孙无故被废关押,心中怨恨愤懑,于是派人和西夷犬戎联络,联合起来突然攻打镐京,来解救自己的亲人。镐京少兵寡将,周幽王根本敌不过两国联军,他慌忙跑到骊山去点燃烽火台招诸侯救兵,诸侯们看见烽火,以为幽王又在发神经,所以都置之不理。作茧自缚的幽王最后走投无路,被乱军杀死,如花似玉的褒姒也被犬戎抓走,不知所终。



周幽王死后,申侯的外孙、前太子姬宜臼即位,这就是周平王。平王时,镐京已是残垣断壁,凄凉衰败;加之犬戎贪得无厌,时时入侵岐山一带,周朝无力抵御,首都已经是朝不保夕。鉴于此种形势,平王后来迁都于洛邑(今洛阳附近)。迁都后的周王朝,历史上称其为东周。



“共和之后,王室多故”,平王东迁以来,作为拆迁户的周王朝已经是外强中干,虽然名义上还是天下核心,但是诸侯却平常时候不去朝贡,逢年过节不来送礼。其实这一恶果,早在武王建国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周武王姬发是个很大方的人,推翻商朝后大力实行分封制度,只要是沾亲带故的人都分配到了地盘,而各诸侯们在自己的封地里吃喝拉撒和衣食住行,周天子是懒得去搭理的,只要他们每年不忘朝贡些土特产就行。当然了,周天子自然也不会亏待自己,关中周围的千里沃野和洛邑附近的膏腴之地,就是周王室的自留地。历代周王们就靠着广袤地盘和稠密人口所带来的实力对各诸侯国发号施令,好不自在。不想传到厉王时,姬宫涅竟然因为导演了一场烽火晚会就把关中老家给丢了。硝烟中即位的平王跑到洛邑后,这时周朝方圆也就几百里,人口也就十几万,实力大损;在加上幽王过于胡闹,给诸侯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疯癫周王的光辉形象。于是在这两条理由的共同作用下,周王朝一蹶不振,慢慢的沦落到了号令不从,威

权尽失的地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幽王罪莫大焉。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周幽王为博佳人一笑而落得个身死国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殊为可惜。而更可叹的是,这种毫无性价比的大无畏牺牲行为仍然在后世屡见不鲜,也许这就是人性中不能克服的弱点之一吧。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