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207.对手的新决策.

7821144 收藏 5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点了一个不该点的确定,将上万字确定没了,郁闷!!!不过也好,流浪的野骆驼大大正说我文中废话越来越多,想想也是.或者我那万把字里有好几千是要挨骂的,重写很好啊!再此,谢谢骆驼大大了,您是当头棒喝.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点了一个不该点的确定,将上万字确定没了,郁闷!!!不过也好,流浪的野骆驼大大正说我文中废话越来越多,想想也是.或者我那万把字里有好几千是要挨骂的,重写很好啊!再此,谢谢骆驼大大了,您是当头棒喝.

------------------------------------------------------------

其实鲍超怎会担忧兄弟部队不尽心,可第二集团军独抗数倍之E军猛攻,伤亡之大令他这爱兵之人心如火烧.要怪只能怪通迅手段的落后了,临时兵团已经行动了.当然,由于任务规模很大,十九师等待着第一师和十八师汇齐,没有独自行动而耽搁了几天.

战争谋略千变万化,除了战场以外的政治较量,却始终在前后左右中无个方位内实施.立体战争时代到来后,又加上了天空和海下.中华军队这支强大的临时兵团从决策本身来说没有新意,还是动E军后勤补给线的主意,十九师师长还笑言”对这活儿挺熟”.只是这次不全是破坏,临时兵团的关键任务之一是截断敌军补给线.

八月二十三号,第一师和十八师四万部队悄悄运动到了巴尔喀什湖北部,与兄弟部队汇合后全部打着十九师的旗号行动.当天午夜,用少部分实力显出一点招摇的[十九师]从E军左翼集群边缘强突而入. 锲入了E军三角控制区腹地.

E军的后勤主基地在卡拉干达,与多大前进基地构成了一个比较稳固的三角形,又与南北两路军队构成一大更大的三角形.中间的后勤线路原本有八个师十万余人把守,成防御状态时,前线部队也很容易回头.说实话,不足三个师的临时兵团在这种情况下搞破坏不难,掐断E军的脖子则要许多先决条件.

可E军被督战团逼着仓促进攻,打着打着真打出了火气.米哈依维奇又清楚没有足够兵力难以突破中华军队防线,因而只有分两批将后勤线守卫部队调上前线.其实,米哈伊维奇知道这很危险,可战斗也在各方因素推动下难以收场了,就算督战团没意见,E军能停下来,至少还要中华军队同意.

E军将希望寄托在了E军的远程协调能力上,计划中的军队数量调齐了,却不是说E国不再有部队进入中亚.米哈依维奇是证实了近一个月里卡拉干达的兵力增加到七万的情况后才调动后勤护卫部队.事实证明,同样是六百公里,因时代不同,空间限制则大有不同.连二十一世纪的军队都会出现协调误差,十九世纪军队的远程协调能力更到不了严丝合缝的地步,何况卡拉干达的E军要么是后勤部队,要么调来不久,既没有亲身见识过中华帝国的厉害,也缺乏前线官兵那种生死存亡中的紧迫感和危机感,接到保护补给线的紧急命令后,行动上难免有些拖蹋,于是出现了致命的时间差.

超级十九师一路势如破竹,连夜击溃了左翼E军的阻拦,歼灭了几股单薄的后勤部队,沿路留下两团摆出阻击E军援军的架势,主力于二十六号天亮时突进到距前线两百余公里的拉奇盖姆镇.这是一个大多普通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小镇,却是E军主要的后勤中转战之一,始终有一个团的E军驻守.

合该着这个团倒血霉,虽然第一师和十八师留在镇外围摆下伏击圈等前方E军上钩,但进攻他们的还是一个虽在多次战斗后伤亡了几千人,照样有近两万兵力的华制主力师,因而只坚持到中午即被歼灭了,拉奇盖姆镇落入中华军队手中.大批待转运物资在战火中多有损毁,剩余物资却足够使轻装出发的中华军队拥有足够重装备了.

两百公里,边打仗边行军最少需要两到三天,可快马接力飞奔中不过半天的事,所以,前线E军在当天入夜就接到了拉奇盖姆被攻战的消息.米哈依维奇既没暴跳如雷,也没惊慌失措,虽然前线战略物资储备只够正常情况下半个月所耗,打起仗来又使消耗剧增,可战争就是这样,无能之辈才接受不了对手获取胜利的手段.因为怨恨与气愤毫无用处,要么去报复,要么将后勤按全夺回来.只是,对等报复的难度系数太大.这场战争的发生地更靠近中华帝国边界,因前出不远,中华军队的补给线要比E军紧凑的多,前进基地几乎在大军直接保护下,战备物资集散地则大多在中华帝国境内.

于是,米哈依维奇派出了两个师连夜向拉奇盖姆进发.部队出发前,米哈依维奇叮嘱指挥官尤里申科少将说:”对手兵力虽有损失,却是一个主力师,你知道对手的实力,千万不要轻视,要与我们的后勤部队,还有那些卡拉干出来,却拖蹋到该死的家伙一起,一定要取得足够的兵力优势……”

米哈依维奇已经相当谨慎了,但没想到自己上了当,他以为破坏补给线的中华军队最多只是一个加强师.而且,出发后就是老大的尤里申科只将上司的话记住了一半,不错了,不能怪他.就像放出笼的小鸟,总要留下自己的叫声.其实,抛除E军不知道对手有三个师以外,中华帝国一个孤军深入且兵力和装备质量均有所下降的师级部队,实力不过与E军两个师想当罢了.即算实力有差距,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E军只会越打越多,最少全身而退应该没问题.

离开前线百余公里后,E军遭到了英雄132团且战且退的阻击.不过,即便132团建制完整也无法挡住十倍于己的敌军,但中华军队的目的就是要做出凭一个师截断敌军补给线一个星期的样子来.所以,132团骨子里是诱敌上当,打也是真打.因为实力相差悬殊,且战且退中根本无需佯装狼狈.

撤退了五十公里,另一个同样任务的133团加入了战团,压制着E军减缓了前进步伐.同样是真打实拼,使尤里申科越发相信中华军队兵力不足,并且还要坚守影响着南北两路E军后勤安全的拉奇盖姆镇.于是,尤里申科命令部队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决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趁中华军队立足未稳的时机夺回拉奇盖姆.

以中华军队只有一个师兵力计算,尤里申科的想法的确谈不上狂妄,而且可以说很谨慎,他也留下了两个团,专职收拢被打散的友军,另派多名通迅兵联系从卡拉干达支援过来的部队.所以说,尤里申科记住了上司叮咛中比较中要的部分,没狂妄的认为凭手中两个师能将对手怎么样,否则他很可能要全军覆没.

率领主力咬住对手紧追不舍的尤里申科部于八月三十号打到了拉奇盖姆附近,所部同时也被引进了伏击圈,第一师主力和十八师主力将E军夹在中间,各派一个团堵住了E军退路,十九师主力则挡在了E军前面,促不及防的E军被实力三倍于己的中华军队设伏,自然是人仰马翻,尤里申科终于知道自己上了恶当.激烈的枪炮声似乎没有影响,尤里申科在战斗中想清了一个事实:米哈依维奇上将最少要派出五个师,还要与卡拉干达三个师的援军联手,否则无法在对手三个主力师的破坏阻隔中保证补给线的安全.可必需保持进攻强度的前线怎能调走将近三分之一的部队?

有点朝闻道,夕死可矣觉悟的尤里申科在半日战斗后,所部即伤亡过半的情况中,下了向来路突围的命令后,整理着军容,做好了阵亡的准备.战场上没有庸才的位置,尤里申科谈不上优秀,在死亡面前的镇定也表明其是一个合格的将领,不枉上司信任.

尤里申科没能成为阵亡者,因为被围前的谨慎救了他一命,提前留在身后的两个团真的纠集了一支万余兵力的混杂部队[战斗力并不弱]赶了上来.中华军队也许得意忘形了吧,没有及时增加封口的部队,两个团的将士虽坚持着未后退一步,但设伏点地形并不险要,需防御位置过多,防线缺乏纵深,内外夹攻的E军达成了基本目标,在损失了一万三千人后,尤里申科率六千余残兵败将被接应出了包围圈.中华军队对自身疏忽相当郁闷,几位主官边指挥边自我检讨着,也许不能全歼尤里申科所部,扎口袋的绳子太细了,想亡羊补牢都有点晚,只能得理不饶人,痛打落水狗了.

经过风浪的尤里申科还能保持镇定,可能逃出生天就是赚了吧!可他的一万六七千部队分别由丢了气势的残军和一群乌合之众组成,当他们有着冲出包围圈或救出尤里申科残部的目标时,那种军人独有的在危机时刻的勇气支持着他们战斗下去.但当目的达成,而对手是那样强大,还能剩下什么呢?也就是怎么逃跑了.

整个战斗从132团的阻击开始,也是在最初的阻击区域结束,十九师留在了拉奇盖姆防着卡拉干达的E军.九月二号,第一师和十八师撵鸭子一样追了尤里申科残部上百公里后收兵.渐渐进入前线的E国大军的控制范围.那块大骨头啃不动,也不到与米哈依维奇摊牌的时候,不能再追杀下去了.随着战斗结束,尤里申科在向上级复命之前清点了残余部队,结果令其再也无法撑起镇定自若的表情,情不自禁中长叹一声.两个整师,加上组织起的几千散军,所部前前后后超过三万人,现今却已不上万了.

九月三日,再见米哈依维奇上将,生死边缘转了几回的尤里申科有恍若隔世之感.沮丧中向上司复命并请罪,米哈依维奇一句暖人心的话语让尤里申科的心里热乎起来:”…….做为主官,你有着无法逃避的责任,但主要责任在我.真的,尤里申科少将,你我都需要好好想想这场战争和所有遭遇,我们缺少什么……”

没有受到责罚的尤里申科刚刚离开,米哈依维奇立刻请来了督战团几位主要人物,开门见山一句话:”必需考虑撤退了,否则我军很可能会崩溃…….”

契尔年科大公没有感到过多惊讶,这位老资格的贵族考察了前线战事后,本心中是不希望急于与中华帝国分出胜负的,也看到了尤里申科的狼狈不堪,但他终要代表督战团进行质询开场白:”上将,说出您的理由?”

“我不会推卸责任,因为我是战时司令,现在,我军的后勤补给被掐断了,这您知道.”

“是的,我知道,但是只这样说,并不是个充分的理由.”

“那好吧,最直接的理由就是我军以目前的攻势只能坚持五到七天.必需承认,我没有把握在这个时间里攻破对手的防线,哪怕那个十二集团军没有出现[十二集团军有七个团暂归第二集团军调遣,已无保密可能].因这个十二集团军的出现,使对手能抽出较强力量深入我军身后,而我军却无法抽调大批部队回头围剿钉在我军补给线上那三个师,否则我们将难以阻挡对手发起的进攻.”

“请问上将,您的计划是什么?”

“对不起,我还没有考虑完善,因为,突然由进攻转为后退……并不容易办到.我不否认自己不愿意改变此前的态势.可是,只要开始了战斗,军人总是渴望胜利.随着战斗的进行,军人的进取心使我和我的部队渐渐控制不住最开始想象的规模.”

“难道,中华帝国军队的综合作战能力真的比我军强一倍吗?”

“那倒不见得,我之所以不愿进攻,是因为双方都有把握守住平局.再此申明,我想……尽力回复到曾经的状态,因为……对不起,责任在我,谁让我没能坚持呢!当然,督战团认为我军应该继续进攻,我服从命令…….”

契尔年科面显沉思,但双眼却向米哈依维奇露出了理解.问题在于,他不想承担多大责任,只能这样了,而米哈依维奇也无法对自己的前途抱有熊熊希望了.只是这督战团里有真懂军事的,不能违抗那个刚愎自用的最高决策而已.可也免不了有些纯为捞取政治资本的人在内,或轻或重,也算各国通病了.这种人的表演欲和表演才能都出类拔萃,气势堪称轩昂,声称继续坚持几天,胜利应该属于伟大的E国,到时完全可以从对手身上获取战略物资.嗯,没说必然属于E国?是啊,这种人并不乏聪明才智,话都在可与不可之间,尽量不承担责任.米哈依维奇耸耸肩膀,有那么简单,E国早已获得了胜利.已将荣辱置之度外他对那些屁话,根本不想再做解释.

还是契而年科中肯一些:“也许,谢罗廖夫中将能解决后勤问题.”

“谢罗廖夫?他的兵力调配比北线更困难……很抱歉,请诸位允许我进行深入的思考,然后向诸位禀报,好吗?”

小小要求,当然可以,米哈依维奇很光棍儿,看样子不想拉人赔葬.于是,众人闻言起身,一个个点头致意,动作优雅极了.

禀报个屁,既抛开了荣辱,虽说契尔年科大公为人尚可,可他并不是一个杰出的军人,自己何不独断一回呢?

九月四日,米哈依维奇甩开督战团发布命令:不降低攻击强度,却缩减进攻规模,选择右翼[中华军队左翼]为主攻点,兵力随命令向右翼集中.

何以为独断?少啰嗦,服从命令就是了.其实,米哈依维奇是不想也不敢绕乱军心,除了督战团高层与几位心腹将领,他没向其他人透露准备撤军的打算.自然有将领疑问,集中兵力专攻一侧,双方都将出现难以弥补的漏洞,E军的漏洞更大,而且过多兵力于一处也不便展开.米哈依维奇回答:”这是军事机密,只能执行,不能过问.”

简短的命令发布完,挥退部下,米哈依维奇座上椅子仰天苦笑.因为契尔年科大公提到谢罗廖夫,灵感触发,思考中度过一个日夜的米哈依维奇觉得战略思维出现突破.曾经,开口闭口战略全局,却只有荣辱不上心头时才隐隐有一点把握到的感觉.

想起战前的谢罗廖夫那差一点儿受到处罚的发言,米哈依维奇真真切切的感到这位比自己年轻十余岁的中将是那样理智:”…….我想请诸位不要那么瞧不起中华帝国,也许各位觉得调动几十万大军与中华帝国作战,很看重中华帝国了,可我们的确将自己看的过于强大了.中华帝国,那是一个愿战便强的国家,事实上,现在的中华帝国拥有着令人尊敬的战意.所以,我们将兵力在一千多公里的预定战线上分成三部分,绝对没有必胜的把握,反倒有可能被对手一一击破.因而,我个人建议,专攻中华帝国一到两点,分兵也不能距离过远,以便互相依靠……”

当时的米哈依维奇对此言颇不以为然,但那就是经的住时间考验的真知灼见.如果一开始就按谢罗廖夫的建议出兵,以当时一定程度上占据的战略突然性,即便E国最终战败,最少也应该从伊犁或乌鲁木齐撤退.

可现在呢?米哈依维奇决定与谢罗廖夫合兵一处,组成中华军队撼不动的巨大战略集群,维持住令人郁闷的平局,谁让E国总是那么不知满足呢!只是,派人去南线通知绝对来不及了,可谢罗廖夫的战争意识使米哈依维奇有充分的信任.

谢罗廖夫完全对得起同僚的信任,因距离更远,他比米哈上将晚两天接到后勤命脉遭袭的情报却在第一时间感觉到E军的危机,因为他不相信中华军队会只派一个残缺的师级部队执行责任那么重大的任务,不相信对手的指挥官会为了骚扰E军补给线冒着葬送一个主力师的风险.绝对是,不论是北线的石达开或鲍超,还是南路的杨岳斌或韦昌杰,他们都能把兵力战优的E军逼的不敢轻启战端,不可能那么笨.

谢罗廖夫的[独断专行]比米哈依维奇更早几天,不顾任何反对的命令部队整体向西南方向转进,目标是喀尔巴什湖西岸中部.他并不知道中华军队的主要目标是南是北,但两路大军中任何一路被击败,另一路都难逃覆顶之灾.这时候,私心再重的为将者都要抛开私心,至少要与友军构成互为移靠的犄角之势.

仅仅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接近正确的战争态势,谢罗廖夫的军事才华成为众多中华将领的钦佩话题.同样是这些中华将领,因为眼光与思想的开放,战略思维开始领先世界,因此也发现了谢罗廖夫的悲哀.就如他的南路对手杨岳斌中将所言:”谢罗廖夫将军的杰出无可否认,但在E军中他似乎一枝独秀了.”

那么,一枝独秀的谢罗廖夫能达成战略目的地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