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七章 第二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南海渔村最大的包间早早就被华明集团的刘总订了出去,值班经理专门吩咐刘总专门交代过这是贵客,谁都不许怠慢。入夜以后客人们来到,服务员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群面孔黝黑的军人们走入富丽堂皇的大厅,这里不仅有大校上校这种说得过去的中高级军官,大多数都是上尉中尉,甚至还有两个是中士。值班经理也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南海渔村最大的包间早早就被华明集团的刘总订了出去,值班经理专门吩咐刘总专门交代过这是贵客,谁都不许怠慢。入夜以后客人们来到,服务员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群面孔黝黑的军人们走入富丽堂皇的大厅,这里不仅有大校上校这种说得过去的中高级军官,大多数都是上尉中尉,甚至还有两个是中士。值班经理也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迎了过去,微笑着领他们进了“天涯海角”。刘凯和妻子早早等在那里,见到他们进来急忙站起来迎上去。刘晓飞跳过来:“爸,妈,都来了!”

“好好!你这个任务完成的好!”刘凯喜笑颜开,“赶紧坐!老何你坐上首,你老婆在和客户谈判,一会就过来。”

何志军哈哈笑着,拉着刘凯:“你是请客的,我们是客人!你坐上首!”

“咱们就别那么客气了吧?”刘凯笑着拉他过去,“雷大队长坐旁边,我坐这边。在军区大院一个大楼上班一个食堂吃饭好几年,还跟我讲这个?”

“换别人请,我们就不来了!”何志军摘下军帽递给田小牛,“你老刘请客我是一定要来的!晓飞是个好兵,你培养的好!”

“还是你们厉害!把这个小子打成了好钢!”刘凯笑着吩咐上菜,“你丫头呢?”

“在路上呢!”何志军笑。

“我们都是看着小雨长大的,这是个好女孩。”刘凯的老婆笑着说。

“废话!”刘凯说她,“话都不会说了,何志军的丫头能不好么?”

大家都哈哈大笑,刘晓飞笑着不敢说话,只是给父母和首长们倒茶。

“这回啊,我请你们大家吃饭,不为别的——我这个不成器的老兵,为你们能够为中国军队在国际上赢得荣誉,表示一下祝贺!”刘凯拿起酒杯笑着说,“来,大家先干一杯!”

大家都喝。

杯子还没放下,门开。穿着军装的方子君进来了:“哟!这都喝上了!我来晚了,医院那边刚刚住进一个孕妇。我得安排了才能过来!”

“我大丫头来了啊!——坐那儿坐那儿!给你留着呢!”何志军一指陈勇边上的空位,“哎呀我说你这个妇产科大夫整天忙着伺候孕妇,什么时候你也能当把孕妇啊?”

大家哄堂大笑。

张雷没笑容,但是也没说话。

方子君不好意思地笑笑,余光扫过张雷,走过他身后坐在陈勇旁边:“我说何叔叔,您这么大年纪开我的玩笑啊?这不工作都忙吗?”

“工作归工作,这孩子归孩子啊!”何志军大笑,“陈勇!”

“到!”陈勇起立。

“给你个任务!”何志军一本正经,“今年让我做上外公!”

陈勇一愣,不敢说话。

“怎么?”何志军故意瞪眼,“完成不了?”

陈勇看看方子君,咬牙:“报告!保证完成任务!”

“好!为了我未来的外孙子,我敬你们夫妻俩一杯!”何志军大笑举起酒杯。

陈勇和方子君不得不都站起来喝酒。

张雷苦笑,点着一颗烟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几次他都没点着,刘晓飞打着打火机给他点着低声说:“都过去了,对吗?”

张雷抽了一口,让自己沉浸在烟雾当中:“对,过去了……”

“这谁在灌我们大丫头了?”林秋叶笑着进来,“也不看看我的面子啊!”

大家急忙都起来:“嫂子!”“阿姨!”

“哎呀我灌的!”何志军哈哈笑。

林秋叶把外衣交给服务员,笑着走过去:“你以为你灌的就免罪啊!先罚自己三杯再说!”

大家哄堂大笑。

“小雨呢?”何志军问,“不是说你接吗?”

“是啊,她跟芳芳一起来的。俩人去看大厅的海鱼龙虾鲨鱼去了,马上上来。这俩孩子把这儿当水族馆了!”

“妈,说什么呢!”何小雨和刘芳芳穿着便装兴冲冲跑进来。

“我的仨丫头今天全齐了啊!”何志军大笑,“好!好!现在就剩下我三丫头没许人了啊!我们这帮小子都不错,你看上哪个就说话!我给你做主!”

“您真能做主啊,何叔叔?”刘芳芳笑着问。

“哟!还将我的军啊!”何志军笑,“说,我做主!”

“他——”刘芳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一指张雷。

正在抽烟的张雷一愣,随即尴尬地笑:“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何志军哈哈大笑:“看上他?那你就挨着他坐!三丫头我可告诉你,这是个刺头兵!你肯定让他给气死,换一个换一个!”

“不,我就选他了。”刘芳芳笑笑,大方地坐在张雷旁边。

何志军看不像开玩笑眼睛就直了:“这都唱的哪出跟哪出啊?”

林秋叶急忙端起酒杯:“来来来!没喝酒你就醉了,你回来我还没给你庆功呢!喝酒!”

林锐和刘晓飞对视一眼,都看尴尬的张雷。

刘芳芳端起酒杯:“张雷,这杯我跟你喝。喝吗?”

张雷看着她:“你明显在激我。”

“就是激你了,你敢喝吗?”刘芳芳笑笑。

张雷端起酒杯:“伞兵的字典里面没有‘怕’这个字!”

“好!”刘芳芳和他碰杯,一饮而尽。

张雷也一饮而尽。

大家都看着,何志军嘴角出现笑意:“我看明白了,是三丫头挑女婿来了!呵呵,我何志军是特种大队的首任大队长不算,我家的三个丫头也要都嫁特种大队了啊!我说你们这帮小子哪个也没闲着,啊?”

大家哄堂大笑。

方子君没笑意。

陈勇看看方子君,看看大家,也没什么笑容。

张雷笑笑,对刘芳芳说:“家父有命,我未到营级干部不能谈及个人私事。好意我领了,不过我确实不合适。”

刘芳芳毫不示弱又端起一杯酒:“家父也有命,明天晚上请你赴家宴——不知道张雷中尉是否有胆量赴宴?”

军区参谋长请张雷这个刚刚毕业的毛头中尉赴家宴?!

全场都惊了。

张雷看看大家的眼神,傲气被激起来端起酒杯:“我说过了——伞兵的字典里面没有‘怕’这个字!”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大家都乐了,没什么不值得乐的——张雷是优秀的军官坯子,刘参谋长看上他作成龙快婿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何况张雷马上就是特种大队的人。这事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方子君的脸色却有点发白。

田小牛坐在下首眼睛都直了,自语:“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董强还不明白。

“刘大夫为了张助理来咱们特种大队,张助理为了谁这么苦——我明白了。”田小牛眨巴眨巴眼睛。

“谁啊?”董强好奇地问。

“亏你还城市兵呢!”田小牛瞪他,“不明白算了!敬酒!”

“我是不明白啊?”董强一脸无辜。

“你不明白就算了,这个话不敢乱说!”田小牛说,“说了我就没命了!”

“有那么严重吗?”董强不依不饶,“你说不说?不说我就不当你是兄弟!”

田小牛一瞪他:“你自己要问的啊——这桌,谁最不高兴自己看!”

董强纳闷,看了一眼马上头就低了:“哎哟!我没问我什么都没问!”

两个小机灵兵急忙起来给各位首长嫂子敬酒,打破场上可能存在的隐患。气氛热闹起来,但是方子君却喝了不少酒。张雷也不多说话,就是喝酒。陈勇就更没话了,喝了一杯又一杯。

正在把酒言欢,领班推门进来:“先生,有位先生送的。”

大家都纳闷,推进来一看是条做好的全鳄鱼。

“是哪位先生送的?”刘凯问,他知道这个价值不扉。

“刘总,是我——廖文枫。”廖文枫笑着拿着一瓶香槟走进来。

刘总惊讶地站起来,林秋叶也站了起来。

“这是法国的德尔柏克玫瑰香槟,1832年的品牌。这瓶酒的历史有五十年,半个月前,朋友从法国给我带来的。”廖文枫笑着说,“这瓶酒,是我专门给凯旋而归的中国特种兵勇士准备的。”

何志军站了起来,纳闷地看着他。

“我们不认识,不过我和林秋叶女士很熟悉。”廖文枫笑着说。

“他是我们的客户。”林秋叶紧张得很,“廖先生,今天是比较特殊的宴会……”

“我知道——所以我开了香槟,和各位勇士喝一杯就走。”廖文枫笑着说。

刘凯正要说话,一直坐在那里观察廖文枫的雷克明不紧不慢地说话了:“听口音廖先生是闽南人?”

“对,我是台湾人。”廖文枫笑着看他的凌厉眼神丝毫不躲闪,“台湾人没有资格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吗?”

何志军也一激灵,看刘凯和林秋叶。

“廖先生,今天的场合确实不方便你出席。”刘凯只能笑着说,“这几位在座的都是现役军人,没有经过组织的允许,他们是不能和境外人士结识的。”

“解放军的规矩我很明白。”廖文枫还是那么笑着,“我来也不是想给各位找麻烦。我自我介绍一下——廖文枫,祖籍河北大名,父亲是国民革命军第54军上尉连长,1949年到台湾后不久退出现役。我于1984年参加国民革命军,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曾经在海军蛙人连、水下爆破大队和特勤队待过,也是特种兵出身。——我今天来,不是作为国民革命军退役特种兵,而是作为中国军队的退役特种兵,来祝贺各位在爱沙尼亚为中国特种兵赢得的荣誉!”

何志军仔细看着他。

雷克明似乎是不经意地靠在椅子上,眼镜后面的眼睛锐利无比。

“国民革命军海军陆战队把鳄鱼作为勇士的象征,所以我今天送给大家一条鳄鱼。”廖文枫对这种眼神没有丝毫畏惧依旧笑容满面,“这瓶香槟,我拿了好半天了,不知道哪位开?”

“我开。”雷克明站起来,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好。”廖文枫把香槟递给他。

雷克明非常熟练开了香槟,沫子飞出来。

摆在一起的杯子哗啦啦都倒上,雷克明拿起一杯递给何志军,自己也拿起一杯:“都端起来吧,廖先生的一片好意我们不能拂!干!”

大家就都拿起来一起干了。

廖文枫抹抹嘴巴:“痛快!廖某对这种荣幸不胜感激,告辞了!”他放下杯子转身出去了。

“老雷,我去厕所,你和我一起去吧。”何志军放下杯子问。

雷克明站起来跟他出去了。在洗手间确定没人后,何志军问:“这个台湾人这个时候冒出来不正常,要不要军区情报部组织力量监控起来?你是这方面的行家,你说说你的意见。”

“我看不用了。”雷克明笑笑,“我敢肯定,他就是老冯养的那条金鱼。”

“那他来这里干什么?跟A军区情报部副部长喝酒?”

“祝贺我们。”雷克明笑笑,“情报工作有个行话叫‘挂相’,他的眼睛骗不了我——他是真心的。如果我是你,就要准备策反他。”

“如果你错了呢?”何志军还是担心。

“情报工作的要点就是——用人要疑,疑人要用。”雷克明洗手,“我晚上跟老冯通个电话,确定一下,军区情报部别和安全部撞车了。”

酒席上还是很热闹,方子君不知道为什么来了精神一杯一杯喝。谁劝她都劝不住,张雷是根本不敢劝,刘芳芳是没法劝。何志军跟着雷克明进去本来就满脸严肃,这会更急了。

“哎呀我说你不能喝你就别喝那么猛!”何志军黑着脸说,“喝成那样干啥,都结婚的人了还是小孩啊?”

方子君从未被人这么狠说过,她抬头看着何志军眼中泪花闪动:“何叔叔,是你骂我?”

何志军意识到自己失语:“我没骂你我是说你别喝那么多酒!”

方子君奇怪地笑着,泪水下来了:“我一直把你当我亲爸爸!”

她说完这一句就夺门而出,杯子也摔在地下。

何志军张大嘴:“这丫头怎么了这是?我没骂啊?”

“你啊你啊,我没法说你了!”林秋叶着急地,“陈勇,还不赶紧去追!”

陈勇拿起方子君的军装和军帽就追出去了。

张雷阴沉着脸,又喝了一杯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