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前言 第五章 记忆深处

erdosbai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张耀东目瞪口呆中听完这段文明覆灭记。那一夜久久没有入睡,在医院的病床上辗转翻侧,扰得陪床的女朋友也是一夜没有片刻安宁,问他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张耀东轻声安慰没事。女朋友苏娟疑疑惑惑,陪床两天都是如此,以为受伤让张耀东心里有了障碍,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地好起来的。因为苏娟也有工作,只请了两天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张耀东目瞪口呆中听完这段文明覆灭记。那一夜久久没有入睡,在医院的病床上辗转翻侧,扰得陪床的女朋友也是一夜没有片刻安宁,问他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张耀东轻声安慰没事。女朋友苏娟疑疑惑惑,陪床两天都是如此,以为受伤让张耀东心里有了障碍,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地好起来的。因为苏娟也有工作,只请了两天假,第三天看见一切正常,就回去工作了。不过奇怪的是,一直到张耀东出院这样的大事也没有过来接他。由于张耀东还无法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巨变,整日里就是与辅脑不断询问爱丽文明的一切,也就没有在意。

出院后,当即就恢复了上班。一到公司,公司企管劳资部就通知他已经调整了工作岗位,到设备管理部接替即将退休的刘国民工程师的班,让刘国民亲手带张耀东最后一程,利用半年的时间,张耀东与另一个机电工程师正式挑起公司电气技术方面指导和管理的重担。

上班第一个星期由于还是神游宇外,工作老是进不了状态,刘国民还委婉地批评了他一顿,甚至最后设备管理部部长亲自出马,问他是否身体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张耀东赶紧否认,看着部里上上下下嘘寒问暖对他关怀,至此彻底清醒过来,自己还有工作。

从此以后在工作中尽量再不与辅脑沟通或者是胡思乱想,工作也恢复了正常。不过一下班就匆匆回到集团公司单身职工公寓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继续自己的“沟通”大业,与女朋友的花前月下也顾不上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才基本上搞清了爱丽文明发展程度,彻底恢复正常。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张耀东还知道辅脑的一个特性,就是一个辅脑只能对一个寄宿体,这是爱丽人设定的一个定律和规则,也就是辅脑从生产工厂诞生的那一刻起,爱丽人设定辅脑通过与寄宿体基因的融合,彻底为寄宿体所用,一直到寄宿体肉体上的消亡为止。通过程序设定辅脑自毁,如果外部力量将已经与寄宿体融合的辅脑取出研究或重新安置到另一个寄宿体,通过基因对比,一发现不对,启动自毁程序,在自身消亡时也将新寄宿体通过改变基因让其灭亡。

张耀东了解这个消息后,很是高兴了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从此以后辅脑只能为自己所用,外部力量不能染指,免除了后顾之忧。当然自身的秘密必须烂在心里,决不能外泄,不然让不明真相的人知道后,自己难免有生命之忧,毕竟自己身体虽然受到辅脑的调控,优化了身体素质,但也挡不住现代武器的攻击。一颗子弹也会要了他的小命的,所以必须慎之又慎,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能告诉,否则,人多嘴杂,一旦无意中泄漏,将会给自己带来潜在的严重人身安全危险!所谓怀壁其罪啊!

说起来,张耀东庆幸不已,自己身上的宝贝曾险险失去。当时一个某私营企业老总的儿子和他同一个宿舍,无意中在一次休息时发现他脖子上戴着一个黑不溜秋不起眼的“小石块”,问他何处得来的,他不在意道,是三年前上大学前野外捡来的。当时该同学试探想用300天元买他的这个“石块”,那时张耀东囊里羞涩,几乎就答应这个同学,但想到自从自己得到这个“石块”,身体变得越来越好,三年多来,甚至都没有头疼脑热,晚上睡眠时间大大缩小,别人往往24小时必须有7、8小时的睡眠时间,而他往往需要5、6小时就足够了,从未产生过疲倦的感觉。一直以来,他隐隐觉得这个石块价值不凡,可能是一种不知名的玉石吧。犹豫了好一会,最好咬牙拒绝了那个同学的愿望。那个同学也不在意,当时也就是临时起意,买到买不到都无所谓,张耀东委婉拒绝,他也是付之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就过去了。两人还是交往的,但由于所在的圈子不同,四年的大学同学之义也就是那么回事。

现在想来,如果当时他贪婪那300天元,也就永远失去今天的巨大变化。全世界几十亿人中他是唯一的,这是一笔无法用金钱估量的巨大无形财富。

这块“小石头”是在他高考完回家等待分数的那段时间捡到的。张耀东家在农村,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农民,靠着家里十几亩田地过活,家境普通,这还是近几年才拥有的,早往年,父母告诉他,在他两岁时,家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天国控制人口计划刚刚在他们那个地区推行,父母看见和他们同辈的很多人是儿女成双,羡慕的不得了,尤其是母亲看见别人家的女孩就半天离不开。

夫妻二人看见人口控制计划刚开始,以为不太严厉,冒险想生个女儿,就又怀了一胎。在怀孕后期阶段,张耀东母亲的身子已经非常明显时,乡里的计生干部就赶来劝说,父母说死说活就是不去,铁了心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磨蹭了个把月,眼看着再打胎的话,将危及大人的安全,当时那些计生干部泄了气,不过搁下狠话,一旦生下来,要对他们家罚款,不给孩子上户口。夫妻二人当时一根筋,宁愿罚款也要生下来。

就这样,张耀东妹妹张敏是在四处威逼利诱的环境下诞生的,也遂了父母的愿,用他母亲的话说,生个女儿懂得疼父母,那像自己的儿子调皮捣蛋,不知给家里惹来多少祸事,始终让父母不省心。

张耀东家又增添了一口人,计生干部立马找上门来,将家里迫害的狼烟四起,今天拉羊,明天运粮,不定时上门来骚扰,即使张耀东母亲生下女儿不久后就做了绝育手术也不顶事,就像一个姓杨的乡干部所说的那样,张耀东父母是这个乡里最顽固的一对夫妻,不惩罚不足以震住其他人。

一直到张耀东8岁那年,他还记得已经上小学了,一次乡里再次来人,这次要拉他们家的骡子,张耀东父母百般哀求,这些乡干部油盐不进,可能是认为张耀东父母软弱可欺吧,反正四年来没有一次空手而归。

这次也是看到张耀东家家徒四壁,打起唯一的值钱流动资产——骡子的主意。农村人认死理,你可以拿其他财产,唯独牛马这些田里必不可少的牲畜是万万动不得的。要是没有了骡马,那可是踏天的祸事,这个家也就不成家了。张耀东母亲看看自家的骡子已经被拉出家门,一时想不开,回到屋里当即将一把剪刀插进肚子里。

张耀东父亲眼睁睁看着妻子倒在血泊里,眼珠子都红了,抄起身边的通树铁铲要找这些祸害乡邻的“灰皮”拼命。这帮“灰皮”看见闹出了人命,又见张耀东父亲拿着锋利的长长的铁铲冲了过来,吓得急忙跳上乡里那台破烂的212亡命而逃。至此之后这帮人再没有来扰烦。

万幸的是,张耀东母亲用的那把剪刀不太锋利,只捅伤了肺部表层。村里有一个赤脚医生当时也在场,即时进行了包扎,没有一刻耽误直接用村里一个养卡车跑运输的那辆卡车送往县医院。经过抢救,张耀东母亲幸免于难,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伤愈回家。但一到阴雨天,肺部就隐隐作痛,平日里也是咳嗽不已,伤了肺部,已经不能再像往日里那样干重的活儿了。

张耀东家从此恢复正常,逐渐开始富裕起来,供养两个孩子上学还不成问题,父亲还捡起以前张耀东爷爷教给儿子的木匠手艺。只是以前张耀东父亲宁愿地里刨食,也不愿沾染锯子、凿子之类的东西,这一沉下心来,发现了做木匠的乐趣,沉迷于艺术的创造,手艺逐渐在四邻八乡传开,小日子过得一天胜似一天。

张耀东高考完那段时间无所事事,父亲要乘农闲时争点活钱好给他们兄妹俩上学用度。儿子说不准就上大学了,听现在有子女上大学的乡亲们说,大学费用一年胜于一年,几乎家家负债。父亲比以往起的更早,睡得更晚,整日里起早贪黑,没有一刻清闲,不挣点儿活钱如何供养孩子上学。正是张耀东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当以后发达起来成为全国有数大富豪、大企业家,一次中央举行招待会,邀请他去参加。在酒席上依然有几个“教育家”“专家学者”还在为以前实行的教育产业化政策歌功颂德。坐在领近的张耀东,脑海里想起父亲那疲惫的身影,众目睽睽下冲过去像市井无赖一样把两个所谓的“专家、学者”一顿好打。两个 “专家学者”还在喋喋不休说张耀东,他只是轻蔑地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这是为全天国千千万万含辛茹苦的父母们揍得”。之后回到宴席再没言语。

家里的骡子没有人放养,张耀东就主动承担起放养的责任,上学那会儿,父亲不在家时,是母亲拖着有病的身体去放养的。张耀东心疼母亲,往年里一到暑假,放养这匹骡子就铁定是他的任务。

1105天国年夏天,张耀东家乡所在地区连阴十多天,大雨不间断磅礴而下,山洪爆发,冲毁了村里靠河很多良田,张耀东家也损失了两亩水洼地。

好不容易天放晴后,张耀东早早拉起骡子出去放养,来到村子南面的驼背崖下。到了地点一看,驼背崖大面积塌方,塌方的泥土被山洪冲刷一空,整个山体改变了模样。

张耀东发现这块“石头”是将近中午准备回家时,当时他准备到河边洗把脸,在靠近崖下的河岸一片石丛中发现了闪闪发光的这块“石头”,趟过河捡起一看,形状很是优美,呈水滴状。仔细观看,里面还有米粒大小一个透明白点,手摸上凉丝丝的,沁人心脾,精神为之一振。当时就喜爱的不得了,回家后用父亲木匠工具小心翼翼的顶端开了小孔,用红线绳挂在脖子上。有一段时间里精神振奋,心情喜悦无限,从此以后一直戴在身上,没有须臾离身。

说起来,爱丽人保存辅脑的方法很独特。出厂时用微生物活性剂将辅脑压缩包裹,以免辅脑受到外界细菌的侵蚀,活性剂遇空气凝固,能够适应一般状态下各种环境。活性剂能够吸收生物能、宇宙射线或其他各种能量转化为辅脑需要的能量,这么多年深埋在地下,辅脑没有一丝一毫损伤,都是活性剂吸收地里那无群无尽的微生物能才完整保存下来。当要使用时,一定要经过足够能量的激发,活性剂瞬间软化,经过一定的压力,将辅脑暴露出来,不得迟于10秒的时间,务必进入寄宿体的脑域附近,通过寄宿体的生物能供应辅脑运转,建立连接。一段时间内,辅脑读取寄宿体完整的基因信息,完成最终融合。

当年张耀东考上省城一所重点大学后,就读于机电一体化专业。由于高校扩招,这所学校各项教学资源严重滞后,各个专业塞的满满的,就拿张耀东所在专业那一级,严重超编,上课时黑压压一片。最终,教师不能充分根据学生的状态授课,学生人多有样学样,上课睡觉、不务正业,甚至翘课现象非常严重。

张耀东还是比较规矩的人,心疼父母的血汗钱来自不易,从来没有翘过课。但课堂上别人睡觉干私活严重影响了他,慢慢地也开始看课外书,考试时突击,临阵磨枪,居然几乎每门课次次通过,但分数不高,都是60分刚过。

课余时间基本就在学校的机房度过,可以说,张耀东大学里唯一觉得自己学到的知识就是计算机编程了,已经过了国家四级专业考试。这在他们所在专业没有硬性要求,自己参加考试的,对学士证没有一点用处,但对于张耀东来讲,掌握了一种社会谋生的技能。

这种学习状态,最终使他不喜欢的两门主课挂掉,还有一门副课还是补考通过的,毕业时学士证和他彻底绝缘,只拿了个毕业证就走上了社会。

张耀东工作之余,私下里聊天时,说起大学的现状,工友们反劝他,说要不是经过大学镀金,你还有现在这样的人前风光?张耀东一般都是摇头不语,但也心里隐隐约约认同这些人的言论,原来有些偏激的思想已经转过弯儿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