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六章 第十五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5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问他,他怎么了?”陈勇黑着脸对林锐说。

洼地里面,躺着四个戴着妇女和老人面具的男子,搞笑的是装妇女的男子居然还穿着裙子。脚下都是军靴,显然这都是爱沙尼亚军队的士兵假装的伤员。

林锐问一个焦躁不安的“妇女”。

那个“妇女”大叫着指着自己的胳膊。

“他说枪伤。”林锐苦笑。

“胳膊伤了治胳膊!”陈勇喊。

田小牛拿出急救包刚刚撕开过去,就被这个“妇女”踢开了。力量很大而且田小牛没准备,被踢倒了撞在一块石头上后背贼疼。“我操!你敢踢我?!”田小牛举起枪托。

林锐一把抓住:“放下!现在我们的科目是战场救护和心理疏导!”

“按住他,包扎!”陈勇下令。

董强扑上去按住他的胳膊,林锐按住另外一胳膊。“妇女”大叫着踢来踢去,田小牛一屁股坐在他腿上咬牙切齿:“我让你踢!给我包好了!”

几下子就给包好捆上了。

“好了!”田小牛说,“完成了吧?”

林锐看看英语的比赛说明:“没完,我们还得心理疏导。”

“啥?”田小牛纳闷。

“安慰他们一直到他们安静下来。”林锐苦笑,蹲下在他们面前柔和地用英语说话。

不说不要紧一说就开始喊叫,哭天抹地。

林锐大声说着英语,不管用。

“你这安慰他们安慰到2000年也没戏!”陈勇着急地看表,“你起来!”

林锐起来看陈勇。

“你翻译——你们OK,我OK;我不OK,你们都别想OK!”陈勇说。

林锐纳闷但是还是翻译过去:“你们好,我好;我不好,你们都别想好。”

四个人又开始哭天抹地。

“操!”陈勇挽起袖子,“不给你们看看,你们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睛!”

林锐急了拉住他:“中队长,你别乱来!”

“我乱来啥啊?”陈勇一脸坏笑推开他,“我安慰他们还来不及呢!”

四个男人都看着他。

陈勇蹲下,笑着抓住那个叫唤最凶狠的“妇女”手腕:“你不OK是吧?”

林锐在旁边翻译。

“妇女”疯狂点头,哭天抹地。

陈勇笑着,摸着穴位手下使劲了。

“妇女”高叫着,突然叫不出来了,疼麻酥一起来了,浑身跟蚂蚁爬一样。

“你OK了吗?”陈勇笑着问,“OK不OK?”

“OK!OK!”“妇女”不用林锐翻译就喊起来。

陈勇松开手,笑着拍拍他的脑袋:“OK了就好。”

他站起来转向其余三个“伤员”,笑着问:“他OK了,你们OK了没有?”

都喊着“OK”,惊恐往后退。

“这不都OK了吗?”陈勇背上步枪,“写报告,齐了!”

林锐苦笑,开始写英语报告。

那边遇到的情况差不多,四个“伤员”极端不配合。张雷他们使出了擒拿技术才都按好包扎,心理疏导怎么也疏导不了。四个队员急得满头冒汗,刘晓飞刚刚按住这个那个又跳起来。

“操!成心的都是!”刘晓飞喊。

张雷蹲起来看着他们四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四个伤员都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们都是军人。”张雷用英语说,“我们的任务是安抚你们,你们的任务显然是不被我们安抚。这样好了,作为军人咱们打个赌——你们起来,跟我打,四个一起上。我赢了,你们都安静,我任务完成;你们输了,我们走人,扣分。”

四个爱沙尼亚兵都看着他,面面相觑。

张雷起来脱掉外衣脱掉迷彩短袖衫,把国旗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来啊。”

四个爱沙尼亚兵不起来,还是大呼小叫。

“懦夫。”张雷冷笑。

军人最怕这种刺激,外军也一样。马上有个五大三粗的“妇女”起来了,摘下面具脱掉裙子活动手脚。其余三个也起来了,都是五大三粗。

“他们显然不是一般部队的,看动作应该是特种部队的。”刘晓飞说,“你这招不行!”

“行不行已经这样了!”张雷用拳头蹭去额头的汗珠,“打不死我,他们就别想赢!”

三个队员靠后,让开洼地中央。

四个爱沙尼亚士兵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对视一下同时扑上来。

“啊——”张雷怒吼一声出拳了。

五个彪悍的男人打成了一团。

终点已经围了好多人,有裁判,有记者,也有爱沙尼亚当地的居民。何志军和雷克明站在人群外面,脸上都没有表情。翻译沉不住气看表:“四天三夜要结束了。”

两个主官都不说话。

洼地。张雷被扔出人群,满身是血,鼻青脸肿。四个爱沙尼亚大个子笑笑,起身要走。

张雷突然一下子站起来了:“我没输!”

四个大个子无奈地苦笑。

张雷又冲上来,脚步跌跌撞撞。

自然又被打倒了。

四个大个子刚刚转身,张雷又站起来了:“我没输!”

四个大个子很无奈。一个无奈地问:“为什么?”

“为中国陆军的荣誉!”

张雷用英语一字一句地说。

终点。陈勇小组第一个出现在人群的视线当中。

“最后6公里奔袭!冲啊!”陈勇高喊一声。

四个已经精疲力竭的中国特种兵开始疯跑,完全不像已经经过四天三夜非人类折磨的比赛选手。

主裁判张大嘴:“不可思议!”

四个中国特种兵冲过终点线集体就倒下了。

医生们冲上来抬起他们:“Areyouok?”

“OK!”陈勇翕动嘴唇,晕过去了。

“最后一个科目6公里奔袭的第一名。”雷克明看看通报。

“总分呢?”何志军着急地问。

“还没出来!”雷克明说,“团体总分要等第二小组到终点才能计算。”

洼地。张雷又被扔出去了。

四个大个子无奈地看着他,都没转身。

张雷果然又站起来了,眼睛都成了一条缝:“我没输!”

一个大个子趋前一步,张雷坚持摆出散手姿势。

大个子掏出一包烟,递给他一支。张雷嘴叼着,眼睛都睁不开了。大个子给他点着烟,张雷坚强地站着抽了两口:“再来!”

“我们安静。”大个子说,“中尉,你们可以写报告了。”

张雷很意外。

“我们可以打倒你,但是打不倒你的精神。”大个子苦笑,“我也是中尉,希望我们成为朋友!”

大个子伸出右手,张雷看着他,眼睛肿着但是露出笑容伸出血糊糊的右手。

终点。何志军和雷克明焦急地等着。

有代表队已经跑过去了。

突然,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出现在地平线上。

何志军和雷克明都是眼睛一亮。

光着膀子的张雷鼻青脸肿,扛着砍下的树枝做成的旗杆,五星红旗在他的头顶飘扬。

刘晓飞扛着他的枪,另外一个队员扛着他的背囊。

“为了祖国——冲啊!”张雷用尽自己的力气高喊。

四双中国军靴踩在爱沙尼亚的土地上,踩起泥水溅起雨水。

四双年轻的眼睛黑白分明,在已经看不出本来肤色的黄色脸孔上闪烁着永不服输的光芒。

四个年轻的中国战士扛着自己的国旗,怒吼着跑向六公里外的终点。

张雷光着膀子跑在最前面,浑身的鲜血还在流淌,他张大嘴怒吼着:“啊——”

刘晓飞跌倒了,另外一个队员拉他起来。两个人都跌倒了,但是都撑着枪起来了,追赶这面红色的国旗。

张雷跌倒了,跪在地上,但是国旗没有倒。跑在他身边的队员接过了国旗,挥舞着:“同志们——胜利就在前方——冲啊——”

张雷爬起来浑身泥泞,怒吼着接过国旗,继续前进。

所有的裁判、记者和爱沙尼亚军民都惊讶地看着这个扛着国旗的中国小分队。

何志军举起右手敬礼。

雷克明举起右手敬礼。

主裁判举起右手敬礼。

在场的所有军人举起右手敬礼。

当张雷冲过终点线,他腿一软一下子跪下了。

国旗却没有倒,他撑着国旗急促呼吸着,血和汗水掺杂在一起落在地上。

最后一个中国队员冲过终点线。四个人围在一起,蹒跚着扶着国旗抱头痛哭。医护人员冲过去却无法把他们分开,他们伤心地哭着,嚎啕大哭。

何志军分开人群走过去:“起立!”

四个年轻的队员坚持着站起来。

张雷哽咽着:“何副部长,对不起……”

何志军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痕:“好样的!”

他伸手接过国旗,张雷一下子栽倒了。其余三个队员也都摇摇晃晃栽倒了,医护人员这才扑上来把他们抬上担架。

“伟大的中国陆军!”主裁判走过来,敬礼。

何志军手持国旗,还礼。

“张雷小组是最后6公里的第六。”雷克明说。

“第几都无所谓了。”何志军声音发抖,“他们都是英雄!”

五星红旗在他头顶猎猎飘舞。


爱沙尼亚赛区的一个角落,五星红旗飘舞。

11名中国军人站成一排。

爱沙尼亚特种部队司令站在他们身边。

“敬礼!”何志军高喊。

爱沙尼亚特种部队司令高喊一声,在场的几名爱沙尼亚军人敬礼。

“老伙计,你就在这里安息吧。”何志军低沉地说,“从此之后每年来比赛的中国特种兵都会从你身边跑过去,你会看着一代代的中国特种兵成长起来。”

他们面前是一个小小的金属墓碑,用中英文刻着: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耿辉上校安葬于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