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赛初始, 尽是比赛。 阿迷翘首, 天天期待。 阿根廷人, 大有能耐。

进球多多, 毫不懈怠。 可到后来, 屡战屡败, 吾等闲聊, 谈谈八怪。

阿足一怪, 人见人爱。 虽无成绩, 赚钱最快。 球员平庸, 却受青睐。

每逢比赛, 球运特坏。 不是平局, 就是失败。 很少能有, 赢个痛快。

铁杆球迷, 屡受伤害。 不如从此, 不看球赛。 省钱省心, 伤心不再。

阿足二怪, 遇强缺钙。 十多年来, 非平即败。 关键时刻, 总被淘汰。

巴蒂卡尼, 深受其害。 还有梅西, 也是失败。 代代球员, 相承一脉。

不胜巴西, 怎去国外。 卧薪尝胆, 排除障碍。 为胜巴西, 同仇敌忾。

阿足三怪, 善友谊赛。 最红最火, 友谊比赛。 德国法国, 都能打败。

欧洲各国, 摇头无奈。 其他强队, 概不例外。 进球容易, 犹如小菜。

追其原因, 主力不在。 可惜只是, 友谊比赛。 若是大赛, 岂不痛快。

阿足四怪, 老马之怪。 退役多年, 已无能耐。 各级评委, 急忙招待。

本事不大, 脾气特坏。 不提酬劳, 一律罢赛。 遥想当年, 一样耍赖。

问起因由, 人才作怪。 苦了球队, 但却无奈。 小心切记, 提防此怪。

阿足五怪, 球队主帅。 多年以来, 概莫能外。 众说纷纭, 是好是坏。

帕萨雷拉, 双峰齐带。 贝帅克帅, 特别能卖。 佩克尔曼, 最为奇怪。

数十余年, 闯荡国外。 世界杯赛, 立马歇菜。 巴西莱君, 一样失败。

阿足六怪, 黑幕之害。 球场竞争, 公平不再。 假球黑哨, 无理耍赖。

裁判球队, 合作愉快。 既可赚钱, 又可还债。 如此比赛, 岂能痛快?

球迷愤慨, 民意澎湃。 不如趁早, 大卸八块。 以免以后, 再受其害。

阿足七怪, 天才之怪。 老马之后, 人才断代。 野兽兔子, 衰落很快。

里克尔梅, 很是奇怪。 自称大师, 东方不败。 只是一条, 脚步难迈。

梅西大帝, 最为实在。 假摔手球, 学得挺快。 只是最后, 全要还债。

最后一怪, 阿迷之坏。 阿国兴衰, 与你何碍。 品头论足, 资格何在。

挑三拣四, 酒囊饭袋。 打假不该, 吸毒有害。 祝愿你们, 哭泣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