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五章 第十五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5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你,你怎么跑海南来了?!”林锐惊喜地说。   “海南我不能来啊?”徐睫笑着问,“我在海南有业务,刚刚到就听说你们军区特种兵骨干集训准备出征爱尔纳国际侦察兵比赛。我就来看看,当年的养猪兵是不是也有资格参加集训啊?”   “这是军事机密啊?”林锐睁大眼睛,“我们来海南都不许对外说的,你怎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你,你怎么跑海南来了?!”林锐惊喜地说。


“海南我不能来啊?”徐睫笑着问,“我在海南有业务,刚刚到就听说你们军区特种兵骨干集训准备出征爱尔纳国际侦察兵比赛。我就来看看,当年的养猪兵是不是也有资格参加集训啊?”


“这是军事机密啊?”林锐睁大眼睛,“我们来海南都不许对外说的,你怎么会知道?”


徐睫转转眼睛:“又不是打仗,那么紧张干什么?我爸爸和海南军方关系很熟悉,所以我就知道了!”


林锐笑笑,海南驻军的事情不关自己的事情,只要不是自己说的就可以。


“小徐,我去那边车上等你。”中年男人转身的时候看看林锐笑着说,“你就是那个小少尉啊?我们小徐可很惦记你。”


“去去去,赶紧回车上去!”徐睫推他一把。


林锐笑笑:“你送我的书,我都看完了。”


“不是吧?”徐睫睁大眼睛,“我琢磨着你怎么也得看几年的啊?”


“我也没那么傻不是?”林锐嘿嘿笑笑。


“怎么样?被淘汰了?”徐睫问。


“哪儿能呢!我入选了!”


“真的!”徐睫一摘墨西哥草帽抱住林锐狠狠亲一口,“你太棒了!”


林锐吓了一跳,徐睫松开看他的傻样子:“不至于吧?解放军同志,好像我没冒犯你吧?”


“这是在部队,海军的同志们都看着呢!”林锐苦笑。


徐睫看看周围好奇的海军士兵,笑了:“别忘了,这是在热带!”


海军士兵们一边收缆绳一边嘿嘿乐,一个上士就喊:“那边树林没人没人!”


徐睫招招手,拉起林锐就跑。林锐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跑进树林,不光手出汗,全身都出汗了。


“你别以为我怎么你啊!”徐睫笑,“我只是觉得你确实很棒!”


“那,那你在国外跟好多人都这样吗?”林锐突然问。


徐睫被问愣住了,随即笑了:“看不出来啊,你人不大想的不少啊?——我严肃告诉你,不是!”


林锐问:“那你怎么对我这样?”


徐睫格格乐:“因为你是我弟弟啊!”


林锐嘿嘿笑:“我可没说你是我姐姐。”


“看完书什么感觉?”徐睫问。


“莎士比亚太伟大了!”林锐激动地说,“太优美了,他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给我背诵一段,我听听你英语进步如何?”徐睫背着手问。


林锐想想,开始用英语背诵:“没有受过伤的才会讥笑别人身上的创痕……”


徐睫笑笑用英语说:“口语很纯正啊!继续!”


林锐看着她,不好意思地笑着继续:“……轻声!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


他的眼睛变得坚定,看着徐睫。


徐睫慢慢退后,和他对着《罗米欧和朱丽叶》的台词:“唉……”


“她说话了。啊!再说下去吧,光明的天使!”林锐继续着,眼睛注视着她,“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白云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


徐睫慢慢退后,靠在树上:“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为什么到这儿来?花园的墙这么高,是不容易爬上来的;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见你在这儿,他们一定不让你活命。”


林锐的眼睛变得火辣辣:“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它都会冒险尝试,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


徐睫绕到树后看他:“要是他们瞧见了你,一定会把你杀死的。”


穿着迷彩服的林锐摘下奔尼帽露出贴着头皮的清茬:“你的眼睛比他们二十柄刀剑还厉害;只要你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他们就不能伤害我的身体。”


“我怎么也不愿让他们瞧见你在这儿。”徐睫错开脸。


“朦胧的夜色可以替我遮过他们的眼睛。只要你爱我,就让他们瞧见我吧;与其因为得不到你的爱情而在这世上捱命,还不如在仇人的刀剑下丧生。”林锐缓步上前,右手丢掉奔尼帽,伸手放在树上。


“谁叫你找到这儿来的?”徐睫的声音真地发颤了。


“爱情怂恿我探听出这一个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给他眼睛。我不会操舟驾舵,可是倘使你在辽远辽远的海滨,我也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林锐的右手大胆地放在了徐睫白嫩细腻的手上。


徐睫躲开他的眼睛:“幸亏黑夜替我罩上了一重面幕,否则为了我刚才被你听去的话,你一定可以看见我脸上羞愧的红晕……”


林锐一把拉她到树前:“姑娘,凭着这一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果树的梢端,我发誓——”


徐睫的左手食指放在林锐干燥脱皮的嘴唇上:“啊!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林锐的嘴唇已经覆盖住她的嘴唇。


徐睫推着他,改了汉语:“剧本没这个!”


林锐松开她,火辣辣看着她的眼睛:“我是这场戏的导演……如果需要,导演可以对剧本进行修改!”


“傻大兵,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徐睫笑,点着他的额头。


“已经分手了。”林锐说,“其实,我早就意识到了——我喜欢你,只是自己都不敢承认。我知道你在国外,我是现役军人也不能写信给你,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写。”


“我跟你是不可能的。”徐睫笑着推开他,“去找一个好姑娘吧。”


“你不是中国公民了?”林锐问。


“我当然是中国公民,要看我的身份证啊?”徐睫笑。


“那就没什么问题。”林锐笑了,“只要你是中国公民,我们之间没什么障碍,除非你有男朋友了。”


“我没有男朋友,也不会有。”徐睫笑笑,“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那我等你。”林锐说。


徐睫看着他,有几分感动,却又错开脸:“我们象从前那样不好吗?”


林锐一把拉过来她:“我爱你!”


徐睫闪开眼睛:“我不可能爱你!”


“因为我是傻大兵?你是富翁的女儿?”


“不是!”徐睫生气了,“你怎么能这样看我?”


“那是为什么?!”


“你以后就知道,也可能永远不知道。”徐睫苦笑,“我们还象从前那样好吗?”


林锐一把抱住她看着她的眼睛:“不好!”


“你非要逼我……”徐睫哀怨地错开眼睛。


“我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林锐急促地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国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找我,我爱你!”


徐睫看着林锐年轻刚毅的脸,泪花出来了。


两只细腻如藕的胳膊抱住了他黝黑粗壮的脖子,徐睫哭着说:“林锐,我喜欢你——从你救我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你,那时候你有女朋友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林锐抱住徐睫的身体:“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


“不!”徐睫突然推开他,“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


“你会陷入无穷尽的等待。”徐睫说,“我不能让你这样!”


“我会等下去!”


“一年两年你能等,一辈子你能等吗?”


“我能!”林锐抓住她,“我能等!”


徐睫哭着抱住林锐:“林锐——”


那个中年人出现在树林旁边,吹了个口哨:“我们要去赶飞机,今夜必须到北京。”


徐睫推开林锐,笑着流眼泪:“你如果愿意,就等我;如果等不下去,就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我不会怪你的。”


她说完转身走了。


林锐高喊:“我会等你的!我发誓——”


黑色奔驰轿车开走了。


林锐回到赛场笑呵呵,何志军看着他很奇怪:“谁啊?”


“徐睫。”林锐笑。


何志军想想:“怎么跑海南来了?”


“她在海南有业务。”林锐笑着脱衣服,“何副部长我上场了。”


何志军看着他光着膀子在场上跟疯子一样跑,精神十足,摸摸脑袋也乐了:


“你们这帮小子啊,怎么都对我身边的丫头下手了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