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五章 第四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5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喂?军医大学吗?我找刘芳芳,让她接一下电话好吗?我是她的妈妈。”   萧琴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声音发颤。   外面车声,刘勇军下车大步走进来。萧琴还在拿着电话:“什么?她不接?麻烦你告诉她,我是她妈妈好吗?……她说谁的电话都接,就是不接我的?为什么啊?我是她妈妈啊……喂!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喂?军医大学吗?我找刘芳芳,让她接一下电话好吗?我是她的妈妈。”


萧琴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话声音发颤。


外面车声,刘勇军下车大步走进来。萧琴还在拿着电话:“什么?她不接?麻烦你告诉她,我是她妈妈好吗?……她说谁的电话都接,就是不接我的?为什么啊?我是她妈妈啊……喂!喂!”


啪,对方挂电话了,电话盲音。


刘勇军把帽子和公文包交给公务员,冷冷地看着萧琴。


萧琴坐在沙发上撑着头掉泪:“我是她妈妈啊,她怎么就不接我的电话呢?”


刘勇军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公务员迅速把茶放在茶几上。刘勇军点点头,看着萧琴不说话。


“老刘,你能不能去找找军医大学的领导?让他们帮忙劝劝女儿?”萧琴问。


“你不是能耐吗?”刘勇军把杯子一顿,“你自己去找啊?”


“老刘,我错了还不行?”萧琴擦着眼泪,“你就帮我去找找他们领导,好吗?”


“这种事情,找人家领导算怎么回事?”刘勇军站起来在客厅踱步,“我怎么说?我说我女儿离家出走,不回来了?你萧琴以为什么事情都是找领导可以解决的?”


“那,那你说怎么办?”萧琴可怜巴巴地看着刘勇军。


“你不是能耐吗?”刘勇军指着她的鼻子,“你不是比我还领导吗?你见了军衔和职位比我低的,不都是领导吗?啊?!你比我还能耐,你比我还领导!”


“老刘,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萧琴可怜巴巴地说,“我写检查还不行啊?”


“我告诉你——萧琴!现在不是检查的问题!你太不象话了!”刘勇军声色严厉,“有你那么跟人说话的吗?我不是光说张雷的问题,我是说你跟很多人的问题!我工作忙管不了你,以为你没工作在家待着就惹不了祸,没想到你更厉害了?啊?!”


“老刘,我……”萧琴气馁地坐在沙发上。


“权力是什么?权力是军队赋予我的,你有吗?”刘勇军厉声说,“你什么级别?你可以随便在我不在的时候动我的车我的司机?你凭什么坐奥迪?昨天我和司机谈话了,他跟我汇报了你最近的动态,你现在不得了啊你?!”


萧琴不敢说话。


“军区机关,下面的部队,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刘勇军指着她的鼻子,“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居然还敢和我的干部谈话?!居然敢整特种大队的黑材料?!”


萧琴脸色一惊,看刘勇军:“老刘,我没有……”


“军区的干部都给我汇报了!”刘勇军举起茶杯就砸碎在地上哗啦啦一地水,“你有什么资格去调查?!有什么资格去询问我的干部?!”


公务员无声拿着墩布过来擦地。


“你先出去,等会再擦吧。”萧琴颤抖着声音说。


“怕什么?!”刘勇军怒了,“怕丢面子?!——小岳!”


“到!”公务员立正。


“给你一个任务!”刘勇军看着他,“能不能完成?!”


“能!”公务员斩钉截铁。


“从现在开始,萧琴不许出大门一步!”刘勇军颤抖着声音说,“你给我看好了,出去了我就处分你!”


公务员张大嘴,看着首长,又看看萧琴。


“能不能完成?!”刘勇军怒吼。


“能!”公务员立正。


“老刘,我……”萧琴颤抖着声音,“我不是犯人,我是公民,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对,你有人身自由!”刘勇军怒气冲天,“你可以走出去——出了这个门,你就别给我回来!”


萧琴脸白了看着刘勇军。


“特种大队的黑材料怎么回事?!”刘勇军怒视着她。


“我也是想帮助你工作……”萧琴辩解。


“你有什么资格帮我工作?”刘勇军气得手都发抖,“我郑重告诉你,萧琴——我不是林彪,你也不是叶群,我刘勇军不搞老婆当办公室主任那一套!你给我记住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萧琴低下头不敢说话擦眼泪。


“材料呢?”刘勇军问,“你交给哪个部门了?”


“我没交……”萧琴说。


“为什么不交?”


“我怕人家说你搞裙带关系……”萧琴低头撒谎。


“你还怕这个?!”刘勇军一脚踢飞身边的一把椅子,哗啦啦砸碎了玻璃,“你萧琴还怕人家说我搞裙带关系,搞枕头风?!你给我老实交代!”


“我真的是怕这个……”萧琴不敢说真实原因,“老刘你别生气,你的身体……”


“你给我坐下!”刘勇军怒吼,“小岳,给我收拾东西送到军区司令部首长值班室!我今天晚上就去值班室住!从今天开始,你不跟我说清楚,别想见我!”


他戴上军帽指着萧琴怒吼:“我是带兵的!我不能让我的兵在前面冲锋陷阵,我老婆在后面整他们的黑材料!”


他拿起公文包大步走了。


外面车门响,车走了。


萧琴追到客厅门口,无力地靠着看着敞开的大门。


“阿姨,我,我去收拾东西了。”公务员小心说,“这是首长的命令,我得执行。”


萧琴不说话,流着眼泪。


公务员上楼了。


“我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萧琴哭着说,“你们怎么都不理解我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