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评价“周总理”想起的“网络无赖”!

又是一篇压了很久的帖子。自认为写得很乱,但见了那些无聊“无赖”的帖,心中愤懑,毕竟还是发出了,对错、好坏皆随意,终究是吐了鲠喉之骨。


起了这么个帖名,自然是准备遭攻击的,网络语言便是遭“拍砖”了(上网竟学了不少网络语汇。希奇)。那也不要紧,我早说过,我这人很俗,遭受些“砖瓦”还是有准备的。

即便人家没有“拍砖”投瓦,也是因为给了三分薄面;或是因为根本不屑一“拍”的。就算是心中咒骂二声,我也是眼不见心不烦。

总之,“拍”与不“拍”,骂与不骂,我是悉听尊便,话还是要说,p还是要放的。无非给人驳得哑口无言,也学装一次无赖,缩了头,过段时间再来罢了。

如此看来,我也是够格当好无赖的,甚至本就是无赖,一个整天“盯”、“咬”着其它网络客的人,会不显得无赖么?其实当无赖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说话就可以无所顾忌,就可以给别人受气自己则暗中得意。因此,难得当回无赖也没什么不好。


无赖是有多种的。文学创作的,生活遇见的;人憎鬼厌的,稍显可爱的等等,千奇百怪,所见多有。

从文学创作而言,《水浒传》中的“牛二”,便是人憎鬼厌的。杨志落魄,英雄气短,被逼得货卖祖传宝刀度日,偏生生遇着个卞梁城中的无赖“牛二”。那“牛二”垂涎杨志宝刀,用了个“赖”字。赖着要买,按他自己出的价买。杨志不卖不行,不卖不让走,吵嚷着杨志砍他。他“赖”得是杨志不敢砍,因为“牛二”的蛮不讲理(他够不上“横”)是东京出了名的,他的无赖在以前是无往而不利的。然而,“牛二”的无赖却碰上了烈性的杨志。“便把来杀了”。有家有业的卞梁城民是不愿也不敢动刀杀这个无赖的,杨志则不然,身无分文,走投无路,难免“一时性起”,惹了一身官事。幸亏得卞梁城的平民与大户,竟然够个义字,以至杨志没吃牢狱之苦。

一部《水浒》,仗义疏财,除强扶弱,人们多是同情弱者。而无赖“牛二”的死,竟无人同情。从官府到平民,多为杨志开脱。也由此可见“牛二”平时的无赖,是何等人憎鬼厌的了。


而金庸先生笔下的韦小宝,也可说是无赖的典范了。见了美女阿珂发了誓要娶做老婆。于是,死缠烂打,软磨硬泡,耍尽关窍,使遍技俩。最后是霸王上弓了就心愿。其无赖的言行,被个金大侠形容的可谓: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只是韦小宝比之“牛二”要可爱的多,至少是个讨某些女孩子喜欢的“无赖”。因为,他喜欢这个女孩是用情的,有道是:“烈女也怕缠郎磨”嘛!


生活中也是不乏这种“无赖”事的。

记得前几年,动迁法尚未出台时,小姨子家所在地(上海昌平路)动迁,有些居民因动迁条件-----动迁价额-----实在太差而不愿搬走。最后剩下三、四户“钉子户”(指不愿配合动迁的居民)。但工地却按时在外围开了工。而这三、四户居民,也就面临着无赖的手段了:断水、断电、断煤气。更有甚者,那些开发商竟暗地怂恿民工,晚上在这三、四户居民家周围拉屎、撒尿,吆喝鬼叫。欲以此无赖手段,以逼走“钉子户”。

这就是一种让人厌恶的无赖事了,一个组织以此手段对付一群个体,可谓无赖已极,只不过,无所不用其极的背后,换来的只能是百姓的唾骂。


而前段时间,有报道(不知是网络还是报纸报道,我已忘)称,沈阳一商场为招揽顾客,便在商场门前搭台演秀,噪声烦扰,居民们无以安宁,跑了很多机关,却始终得不到解决。于是某日在商场演秀至高潮时,一盘无“赖”的凉水从天而下,使得“秀女”惊散,人潮涌退。商场负责者也只能望楼兴叹,悄无声息的收拾起这场“秀”演。

一盘凉水,还了居民居住的安静,虽则无“赖”了些,但却是可以原谅的。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大概就是无“赖”的共同特性。


说至此,一些网络客难免要兴风作浪一番了:中国的百姓多苦,连个居住权都不踏实;中国的政府机关多官僚,根本不为百姓办事。

瞧!这就是我要说的“网络无赖”的一种手段了。他们考虑问题,历来就是从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出发的。比如:他们从不考虑以前是没有“动迁法”、“物权法”的,而现在有了或者正在出台;他们就不考虑政府机构的职能正在完善,多头执法,互相推诿的现象正在消除的这种事实,偏就按其所需,进行指责和攻击。


正常的人们对于一段史,一个人的评价,都是设身处地按着当时的历史背景去评判的,脱离历史的实际,为达到某种目的,按如今的现实结果去评价历史人物,那就属于一种无赖了,一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赖了。

打个比方:以“网络无赖”们心目中的天堂-----美国为例。

美国的法律体系的完整,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吧?也是自华盛顿建国后的二百多年中,不断完善的吧!那么,今天的美国人是否就可以指责他们的开国之君,在当初“没有建立”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呢?

华盛顿对于黑奴的政策,举世共知,那么是否就可因此认为,华是一个糟糕的总统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一种正直的思维方式。

但“网络无赖”们则不然,他们就从不这般思维。当然,这也仅局限于中国。

对于新中国总理的评价,就很能说明他们的这种无赖逻辑思维。

“网络无赖”们按自己所需,给周总理定性:是一个不称职的总理。然后编排出自己需要的评价结果,其理由就是没有达到无赖们的“内---心---标---准”。而他们这种内心定义,是根据什么制定出这种标准呢?要怎样才能算达到他们的标准呢?无赖们一个也没有说,因为一说,他们的无赖嘴脸就得暴露。你再怎样责问,他们照样还以“无赖”腔:有本事你们自己找呀?


那么,为何说他们这种行径,属于无赖呢?

举例言:他们将新中国的人民当时没有存款,罪及于周恩来。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们都知道,1949年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大陆是怎样的一个底子(在此,不愿多叙),而直到改革开放时,中国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如同一个祖父,他没有学别人给财主家打工,而是带着子女全家,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开垦种果,并且盖起了挡风遮雨的房子,尽管全家没有什么高档的生活享受,但温饱已无愁,病死有保障。祖父去世后,长大的子女们继承父业,并且灵活的做起生意,致使家庭中富,孙子辈也囊中充裕起来。然而,有些孙子辈又眼红起别的财主生活来,逢人便指责祖父辈,没给他们幸福,没给他们存款,他们最大的理由就是:祖辈们太差,没有经营头脑,连存款都不给孙子们。今天他们有存款,不干祖辈的事,是父辈给的。他们不认祖辈了。

正常的人都知道,给财主打工,只能是给财主创造财富,而勤劳地自己建设经营,终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财主。这些孙子们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试问:这些不认祖辈的孙子们,是否有着一种无赖的滑稽呢?


“网络无赖”们很奇特,他们对于美国的一切就能从“善良”的角度理解。而对于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总理,他们就能横竖挑刺,动辄加罪。

他们可以对先烈们横加指责,手段便是以今天的立场,按他们无赖内心标准去评判是非。

他们可以对先烈们罗织加罪,手段便是说话可以不负责任,可以不必举证罪自何来,因为论坛不是法庭,谁指责这种无赖行径,谁就必须举证。

他们可以变换马甲,说话不算,对于不顾事实的谎言,以恬不知耻的语言“听说”来解释一切。

他们可以对历史事件,通过他们自己的“如果”、“假设”进行否定,因为他们内心已经将这种“如果”、“假设”,无赖地认作必然。

他们可以根本不理会别人的责问,耍弄无赖的“龟”律,因为他们可以无赖地认定:我是无赖我怕谁?

这是否一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赖行径呢?这种无耻的无赖目的,岂非让人深思?


这就是网络无赖们的共性,很有些滑稽,那就是-----胆大、皮厚、不要脸。

正常人,又岂奈“赖”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